中華民國90年4月18日 星期三
 
十字架之路 -高俊明牧師回憶錄<上>

高俊明牧師於六○年代因突破政治禁忌,發表「國是聲明」,表達台灣應擁有民主自由的基本人權,而震驚遐邇,後逢美麗島事件,因藏匿施明德而入獄。其對時局的關心,對世人的愛心與勇氣,受到普世教會的愛戴。本文摘自其回憶錄中,詳述藏匿施明德與被捕入獄的過程,一見被喻為「二十世紀的使徒保羅」的高牧師,實踐其信仰的心路歷程。—— 編者

◎ 口述/高俊明.高李麗珍 ◎ 文/胡慧玲
◎ 照片提供/高俊明 ◎ 影像合成/小丸子


藏匿施明德
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日,美麗島事件發生。三天後,國民黨展開大逮捕。十二月二十三日早上,許天賢牧師(當時擔任傳道師)於台南白河林仔內教會,在聖誕節慶祝主日禮拜的講壇上,當眾被逮捕。那天,也是他大女兒雅茹的周歲生日。牧師於講壇主持禮拜時被逮捕,這在文明世界是非常嚴重的事情。總會忙著關心許牧師,照料家屬,我完全沒想到自己會捲入施明德藏匿案。
我認為國民黨要逮捕我,有三個原因。第一,他們認為我應為長老教會三次聲明負責;尤其第三次的「人權宣言」,主張「讓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更是讓國民黨政府無法忍受;第二,我始終主張應該重新加入普世教協,不應該孤立於國際社會之外;第三個原因才是藏匿施明德的事件。後者只是導火線,我若不下獄於藏匿案,也會下獄於別的案件;總而言之,我都無怨無悔。
有幸為台灣下獄,我深以為榮。只是該事件因我而牽連太多人,尤其是林文珍女士的犧牲最大,至今我一想起她的受苦,仍心痛如絞。
先前我並不認識施明德,好像只有兩次在公開場合見面。一次是與友人在餐廳吃飯,朋友遠遠指著一名男子說:「他就是施明德。」好像還有一次,是韓國牧師來訪時,見了一次面,僅此而已。對他的了解,大多來自報章雜誌,說他以前被判死刑、無期徒刑,關在綠島,再特赦出來。
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施明德於大逮捕之夜逃脫,之後全台通緝,懸賞五十萬元。隔沒幾天,獎金節節升高,提高到一百萬元、兩百萬元、兩百五十萬元,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有一天,大約是十二月十五日吧,聖經公會出版幹事趙振貳牧師到總會找我,關起門來低聲說:「施明德已經走投無路……希望你能設法幫忙。」
他的請求,我並未立即答應。我告訴趙牧師說:「請讓我想一想。」
個人的命運如何,比較無所謂,但是我還對全台灣八百多間長老教會和十六萬信徒負責。我在辦公室踱來踱去十幾分鐘,思考和祈禱。
我的助理施瑞雲提醒我:「這次施明德若再被捉,就是死刑了。」我內心一震,想一想,事態果然嚴重,他不僅是面臨普通的審判,而是面臨死亡。
基督徒的信仰,愛護患難中困苦的人,責無旁貸,其他反而比較次要。耶穌說,人為朋友而放棄生命,沒有什麼愛是比這個更大的;在所有的愛心中,能為別人或朋友放棄生命是最要緊的。尤其他又是世界特赦組織認定的良心犯,使用非暴力方式追求政治理想,多年來為台灣努力奮鬥,我們更應該協助他。
我對趙牧師和瑞雲說:「好,我來設法。」
其實我不知道應如何幫助他。當時我家已二十四小時受到監視,管區警察幾乎每天晚上到我家閒坐喝茶聊天,問我施明德藏在哪裡?曖昧的刺探說:「有風聲傳說是藏在你家……。」我說:「你每天晚上都來,怎麼不知道?」
之後多年,我才得知,施明德從十三日半夜脫逃後,先後去了兩三處地方:先是去彰化陳婉真父母家,聯絡一些人,發現黃信介家沒人接電話,姚嘉文、張俊宏、林義雄家電話被斷線。陳婉真的家人想載他逃往彰化鄉下,但他認為不能離開台北,因為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
於是他先北上,找林樹枝,那裡不太方便;又去石牌路德教會吳文牧師的家,吳牧師家有岳父母同住,而且沒多餘房間,也不方便。過了一夜,吳牧師建議施明德南下,去台南神學院,找倡議解放神學的南神師生,但那些人也身處險境,早已各自避難。他只好繼續在吳牧師家過第二夜,後來想:「不然找總會試一試。」於是趙振貳牧師代為奔走,來總會找我。
我雖然答應幫忙,其實還沒有具體方案,於是和瑞雲商量。我想,這件事應該拜託一位與施明德完全不認識的人才好。瑞雲說:「不然,再找林文珍長老幫忙。」林文珍長老時任女子神學院院長,好像有好幾棟房子,人脈很廣,找她也是辦法。
於是請文珍長老來。我很坦白對她說,如今事態很嚴重,施明德有生命危險。根據我的了解,他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疼愛台灣。如果他被逮捕、被槍斃,對台灣的民主,是很大的打擊。是不是能考慮幫忙他?
文珍不認識施明德,而且她家有七十多歲的老母、兩名幼子,還有一位智障的弟弟,全家靠她一人支撐,肩上擔子沉重。她面容憂愁,說:「請讓我想一想。」然後低頭祈禱。沒多久,她說:「好。」
我們開始討論如何幫忙。起先,文珍建議往宜蘭羅東方向進行,她有很可靠的友人和安全之處可以藏匿。這計畫傳給施明德時,他卻反對。他說,往僻遠處的道路,都有士兵、警察、便衣檢查人車,途中必定被捉。大隱隱於市,他主張繼續待在台北市比較好。
既然如此,文珍聽其言,決定帶他去她家。文珍家住敦化南路的大樓,同樓住有國民黨黨政要員,施明德戴上老人帽、老花眼鏡,拿掉假牙,妝扮成鄉下老頭子,通過大樓管理員和電梯的監視,險險乎到達頂樓的住家。家裡老老小小也當他是鄉下親戚,不疑有他。其間,瑞雲、趙牧師和吳牧師負責探望和傳話。
施明德在文珍家住了兩星期,透過吳牧師的聯絡,找到施明正(施明德之兄)的朋友許晴富,他一口答應收留。所以十二月二十八日又搬到西門町許晴富家,再聯絡張溫鷹北上,幫他動手術整理牙齒。隔年一月,就在那裡,施明德被逮捕了。
逮捕始末
我是幫助施明德逃亡的人當中,最晚被逮捕的。
一九八○年一月八日,施明德於西門町鬧區許晴富家被捉,成了全國大新聞,甚至是世界性大新聞。許晴富、吳文、張溫鷹等第一線的「窩藏者」,很快一一被捕或到案;沒多久,瑞雲、文珍、趙振貳、黃昭輝等人,也先後被捕。
我的助理施瑞雲,出身非基督教家庭。靜宜文理學院畢業後,立志為主工作,曾任職於台中基督教青年會,後轉任職於長老教會總會,熱心服事上帝和教會,也背負來自家庭的壓力。家人不太了解她的信仰和行事,被捕之後,她的母親和兄弟來責備我,說我這個主管連累屬下。
文珍家也是。家裡少了棟樑,亂成一團,大家都失了方向,陷入恐懼中。文珍的姐姐和姐夫當然也怪罪我,認為我是禍首,要我出面澄清,負起所有的責任。
想到文珍和瑞雲的痛苦,以及她們家人的憂慮,我非常難過,日夜落淚、祈禱。我決定自首。
每個人都被捕了。我一人獨自在外,忍受內心的煎熬,設想他們的苦處。我希望趕快自首,把所有責任擔起來。
我與鄭兒玉牧師等人商量此事。施明德逃亡時,鄭牧師曾來找我,憂心忡忡的問起:「施明德到底下落何處?有沒有辦法可以幫忙?」我見他非常焦慮,就邀他出去,路上告訴他實情,他才放心。總會裡我起先只告訴鄭牧師。我的家人,母親、麗珍和小孩都不知情。 (待續)

                        (4/18)

十字架之路 -高俊明牧師回憶錄<上>
證嚴法師 跨世紀的一步 <下>
證嚴法師 跨世紀的一步 <上>
閱讀西蒙波娃與其書

「聯合文學小說
新人獎」徵稿
第十五屆聯合文學小說
新人獎即日起開始收件
,徵選三到七萬字中篇
小說,為及五千到一萬
五千字的短篇小說兩項
。參選資格為未獲社會
性及省級以上的小說首
獎及未曾結集出書者。

收件日期至六月十五日
為止。詳細辦法請洽:
02-27634300 # 5108,或
聯合文學網站http://unitas.udngroup.com.
tw。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