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4月18日 星期三

董事長樂團性侵害案 不起訴

〔記者蘇恩民╱台北報導〕喧騰多時的「董事長樂團」三名成員被控妨害性自主案,台北地檢署昨日偵查終結,承辦檢察官吳春麗調查發現,提出告訴的女子對於部分關鍵案情的供詞前後不一,且相關檢體經科學鑑定結果,也無法證明告訴人曾遭性侵害,故裁定全案不起訴處分。

 本案肇因一名任職酒店花名「妮可」的女子,於今年一月間,向警方報案指稱「董事長樂團」成員吳永吉、杜文祥,及男友鄒永泰,涉嫌在台北市的一家飯店內,輪流對其強制性侵害得逞,警方接受報案後,將三人依妨害性自主罪嫌函送台北地檢署偵辦。

 不起訴處分書指出,妮可報案時指稱,她遭吳永吉等三人以強制手段性交得逞後,即「邊哭邊跑」,至台北市警察局松山分局報案;但她次日又前往警局翻供,並於庭訊時向檢察官坦承,表示自己因喝酒過多,且與男友鄒永泰吵架心情不好,加上本身患有憂鬱症,才謊稱遭前述三人性侵害。

  承辦檢察官吳春麗傳訊飯店案發時的當班櫃檯人員,並調閱現場監視錄影帶,發現妮可進出飯店時,衣著均十分整齊且神情自若,且前述三人並無對妮可有限制自由的情形,顯示告訴人報案時,部分指述內容並非真實。

 而「董事長樂團」成員則宣稱,妮可與三人原係友人,於今年一月三十日凌晨,先在PUB喝酒,隨後相偕到飯店玩撲克牌、脫衣的遊戲,阿吉在脫光後曾自慰射精在床單上,後因妮可笑他,雙方發生口角,後來不歡而散,各自穿衣離開。

 吳春麗指出,相關鑑驗報告,雖顯示告訴人內褲上及肚臍周圍檢體,與吳永吉的DNA相符,但告訴人生殖器部位的檢體採樣,則未與任何被告的DNA相符,反而與被告供述情節有若干一致,遂於無積極證據足以認定三人對告訴人強制性交情況下,諭令全案不起訴處分。


〔記者蘇恩民╱台北報導〕「妮可」報警時具名指控遭人性侵害,但妮可事後翻供,坦承當初告訴不實,有人質疑她前後供詞不一,若第二次為對,則第一次不無有誣告之嫌;但承辦檢察官吳春麗以告訴人無犯意為由,決定不另簽分誣告案偵辦。

  吳春麗表示,「誣告」雖為公訴罪,檢察官依法可逕行分案調查,但仍須告訴人有「意圖使他人受行事獲懲戒處分」主觀犯意,才符合此項罪名構成要件。

 經查,本案告訴人自去年四月至案發日期間,確曾因「適應障礙合併憂鬱情緒及安眠藥濫用」等症狀,赴台北市立療養院就診八次;另告訴人自陳有幻聽等精神疾病,案發時不僅未服用相關藥物,還大量飲酒,並與男友吵架,才在酒意及心情沮喪下,控告三人涉嫌對她強制性侵害。

 吳春麗強調,因告訴人次日酒醒,即赴警局接受複訊,陳明被告並無對其性侵害,足證告訴人最初所提控告,應為對當時情境之適應障礙,合併憂鬱導致情緒失控所致,自不能單憑告訴人指訴前後不一,即驟然認定其有誣告之故意。


〔記者王慧倫╱台北報導〕董事長樂團團員小白、阿吉在性侵害案獲判不起訴處分後,昨日透過所屬宇宙唱片表示法律終於還給他們清白,對於外傳兩人曾付百萬元和解費才平息此次風波的說法,唱片公司則鄭重否認。

  董事長樂團成員小白、阿吉因為涉及集體性侵害案而喧騰一時,昨日上午兩人因「證據不足」獲判不起訴處分後,該團所屬宇宙唱片隨即與兩人聯絡,不過由於小白目前人正在中國大陸處理私事,阿吉也刻意與外界隔絕所有聯絡管道,因此唱片公司原本希望兩人發表一份書面聲明陳述心情,卻因為聯絡不到人而作罷。


〔記者邱俊福╱台北報導〕喧騰一時的董事長樂團涉嫌性侵害酒店女子「妮可」疑案,台北地檢署不起訴處分,告訴人「妮可」強調,將與律師研究後,再考慮是否提出再議。

 告訴人「妮可」昨天接受媒體專訪時,原先表示,自爆發此事後,她承受極大的壓力,且發現媒體的報導已造成她負面的影響,故為了自己的權益與尊嚴,將堅決告到底。

  不過,「妮可」後來又改口向媒體表明,是否向檢方提出再議,必須與律師研究後再行決定。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