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4月22日 星期日

夏功權:共機不夠機警才撞美機

〔記者/ 蘇永耀 報導〕 今年四月一日美國偵察機EP-3與中國殲八戰機發生擦撞,導致殲八機毀人亡,而EP-3也因機身受損迫降海南島,目前美、中雙方正為後續處理方式僵持不下。

 雖然責任歸屬尚未明朗,但偵察機受戰機攔截,是任何戰略要地或軍事敏感地帶所經常發生的現象,任何飛行員都得受訓如何應變於瞬息萬變的空域纏鬥,順利完成任務,並保護人機安全,美中軍機擦撞雖是意外,但也並非全然無法避免。

  為此,記者日前走訪曾於五○年代擔任國軍空中偵察隊隊長、也是美國與我斷交後,首任駐美代表的夏功權,由於他曾赴美接受空軍飛行儀器教官訓練、參加對日作戰,之後國民政府撤退台灣後,又擔任空軍偵察隊隊長,多次深入中國大陸東南領空執行偵蒐任務,期間並與共軍米格機有過交手經驗,對與敵機交纏過程,夏功權提供親身的珍貴經驗。

 「五○年代時,中共由於受到蘇聯的支持,飛機都是噴射機,我們卻是飛螺旋槳,相較之下,士氣的確差一點」,夏功權憶及兩岸的空軍對比。 因此,當時擔任蔣介石總統侍從武官的夏功權,就與另一位侍從盧姓武官一起向老總統表達希望能下部隊,不多久,兩人便重回空軍服務。

 夏功權說,飛大飛機與飛小飛機都是一樣,要眼觀四面,耳聽八方,但是你要是碰到小飛機與大飛機時,「就有差別了」,你經過小飛機身邊時,周邊的空氣擾流都還可以承受,但若是大飛機,擾流就大了,靠近時就要小心點。

 談到這次美中軍機擦撞,夏功權斷言:「顯然中共的殲八不夠機警,因為他小飛機靠得近時,遇到美國偵察機要轉彎的話,趕快一回頭就沒事,完全是因為不夠機警所致。」

 夏功權說:「假如我飛的話,看到大飛機要撞上時,我就一定趕快掉頭就躲。」 夏功權並提到一次特別的經驗,他在一九五四年到五六年飛行偵察,經過一年後,美國借給我們改裝為偵察機的F-86,這與米格15同樣的速度,當時全世界僅有四架;夏功權強調:「我飛偵察機的時候,沒有丟一架飛機。」 夏功權說:「一九五五年十一月,接到命令要到廣東、廣西以及越南邊境進行偵察,但分配的油料實在不夠,作戰官原本要退回命令,但我拒絕退令,決定自己出發。」

 夏功權形容當時狀況,由於飛到偵察高度一萬八千英尺較為耗油,他就飛到三萬六千英尺,雖然飛得高較省油,但卻看不到,到達廣東韶關,他就降回兩萬八千英尺,當雲散開之後,共軍的攔截機就出現面前。

  「為利於夜間攔截,追我的米格七型機還是米格九型機全部漆成黑色」,夏功權談到當時狀況:「中途到打虎山遇到攔截後,我就往台南機場方向逃走,但距離一百三十五英里到一百四十英里之間時,油卻已經沒有了。」 夏功權說,他當時決定以滑翔方式返回,幸虧上帝保佑,給了一個機會,讓他順著西風,以六點五馬赫的順風速度滑翔飛回,米格軍機離他二、三十英里遠,並打不到他,等到快到台南機場時,剛好離地高度一千多英尺,放下輪子後就落地了。

  降落機場後還發生小插曲,油罐車開過來準備加油,車上的機械士認得偵察機剛出任務,因為機身的偵察蓋子已經拿掉了,才能拍照,假如是練習飛行偵察蓋子就要蓋上;因此,機械士就問夏功權:「任務順不順利?」夏功權回答:「不順利。」 等到簽油單時,機械士說:「你是不是弄錯了,怎麼會剛好五二八○加侖」;夏功權就說:「你過來看,你從來沒有駕駛過空油飛機嗎?」機械士聽到後問到:「那你怎麼回來?」夏功權淡然表示:「我是飄回來的!」機械士當場掉淚。

 夏功權說,這就是空軍精神,這樣的情景他也是永遠不會忘記的。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