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4月3日 星期二


舊當權者宋楚瑜之言
台灣人民站起來,為國禱告
八敬法顯非佛說
愛、體諒、鼓勵
「鄉土語文」與「國語文」的競賽
虛擬墳墓


舊當權者宋楚瑜之言  

☉楊青矗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在親民黨黨慶的晚會上對現在執政的民進黨痛批一番,這些痛批的話宋主席應該檢討他在國民黨任黨政要職,執政之時,有沒有犯過。親民黨及國民黨成員,以及執政的民進黨都要深思這些問題,痛改國民黨執政五十餘年累積的前非,大家也不要有嘴說別人,無嘴檢討自己。其實將這些話拿來對照宋楚瑜執政時的所為,句句都在痛批他自己。

 一、宋主席說:民進黨對族群和兩岸問題沒有包容性,處理政策問題意識形態掛帥,以致政局動盪不安。 這實是「一支嘴拉虛拉虛,襯採講講咧」。泛國民黨者何時能比民進黨有包容性?

 我們要問的是宋主席在新聞局長任內規定布袋戲不能說台語,要用國語演,逼迫當時轟動一時的史艷文不能再演;電影台語超過規定的長度即不給放映證。任國民黨及蔣經國要職時,曾策動「語言法」規定三人在一起就要說「國語」,幸好全民激烈反對而沒送審。宋主席對族群不但沒有包容性,還極端歧視台灣人及台灣語言,宋主席舊國民黨的大中國意識以殖民地中國奴化教育教育台灣人,以致台灣住民的國家認同錯亂,台灣現在政局的動盪不安肇源於此,及立法院多數泛國民黨立委逢李必反、遇扁必亂,民進黨屈居少數而無法反亂為靖之故。尤其是親民黨立委反的更厲害、亂的更厲害,立法院現在是台灣最大的亂源已有共識,而立委的多數乃包括親民黨在內的泛國民黨立委。

 二、宋主席提出「新台灣人主義是救台灣主義」。蔣家忠臣的宋主席,在蔣經國時代是蔣經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掌國民黨實權的執政者,能救台灣早就「反攻大陸」「解救水深火熱的同胞」(國民黨喊了四十年的常用語),使台灣揚眉吐氣了,不至於現在台灣動輒受中共文攻武嚇,處於飛彈瞄準台灣的恐懼中過活。國民黨在中國腐敗,被共產黨趕出中國,亡命來台。丟掉整個中國,老國民黨執政集團之一的宋主席,實在是敗軍之將不可言勇,不要再彈國民黨老掉牙的「解救水深火熱的同胞」那種老調了。台灣人只有自己救自己,靠老國民黨的領導者救,「無衰也著衰」!再者我們是台灣人,絕不是你們老國民黨亡命來台的新台灣人,宋主席應該入鄉隨俗,尊重在地,不要一直要我們跟你們親民黨做「新台灣人」。

 三、宋主席宣告致力反黑金、反暴力。今天台灣黑金猖獗,黑道治國,始自宋主席掌國民黨實權及任省主席之後。宋楚瑜任省主席之時,台灣半數的地方議會受黑道把持,有提名權的國民黨掌權的三巨子李登輝、連戰及省主席宋楚瑜,卻提名許多黑道大哥當議長。台中的大黑金大黑道,宋楚瑜選總統時是其大樁腳,人盡皆知。在此情形下,宋主席如何能反黑金?反黑道?現今台灣黑道治國,李登輝、連戰及宋主席要負最大的責任。因這些黑道漂白,都在他們掌國民黨實權及任省主席時提名競選的。再說,自己黨員李慶安委員被打之後,一向跟黑金黑道你儂我儂的宋主席連哼聲都沒有,只說要退出政壇,這種態度如何反黑金,反黑道?

 四、宋主席說:「親民黨執政,不搞橘化,也不會綠化、藍化,而是多彩多姿化。」 宋主席掌國民黨實權及省主席任內,全國各級政府及公營事業內,都設有國民黨黨部,公然在上班時間開國民黨的會議,多數機關都有領公家薪水辦國民黨黨務、出國民黨刊物的單位,一到選舉,各公家機關的國民黨黨部,動員該機關的員工領公家的加班費、便當費參加國民黨候選人的造勢大會。我幹了二十多年的公務人員,知之甚詳,真的是「多彩多姿的國民黨化」。宋主席的這一番話,過去的執政方式都擺在眼前,無須再置喙。我們耽心的是以親民黨成員的大中國主義吃死台灣意識,不會橘化,不會藍化,而是大中國五星旗的紅化!縱觀親民黨立委逢李必反、逢扁必亂,而不批中國半句,便知會如此。

 五、李慶安委員被打,宋主席感慨地說,他要退出中華民國的政壇。宋主席的兒子在美國,又在美國買有五棟大廈,台灣在其當權之一的國民黨統治下,徹底被藍化、中國化、黑金化、黑道化,實在夠慘了!他如能去美國抱孫享福退出台灣政壇,實在是台灣人的一大幸運。不會有他領導的泛國民黨及親民黨來逢李必反、逢扁必亂,造成台灣政壇動盪不安,而且成員經常去北京朝聖,挾共以自重,使台灣赤色化、中國化!親民黨成員乃一群不甘心台灣人自己執政的舊國民黨員所組成,跟舊國民黨的老法統、老道統大中國統治台灣的心態沒有兩樣。

台灣人民站起來,為國禱告

☉林萍章

 台灣教會界將於今年四月七日在台北市舉辦首次國際性的「國家祈禱早餐會」,邀請國內外基督徒、牧者、政府官員、企業人士,一同分享、見證,並為國禱告。然而,為國禱告祈福並不局限於特定時間、地點、或人士,所有台灣人民都應該站起來,真誠地、持續地為我們所愛的這塊土地禱告。

 幾天前,美國貿易代表署公布年度外國貿易障礙報告,首次把台灣的貪污現象列為貿易障礙。報告中說,台灣的政治人物,無論在鄉鎮、縣市、及中央層級,都存在索賄、囤積救災物資、非法股票交易、及其他非法活動。我們必須承認台灣在政治方面充滿了特權橫行、金權掛勾、貪污腐敗等罪行。在經濟方面,台灣充滿了超貸、內線交易、掏空等罪惡。在社會方面,治安惡化、環境品質低落、黑槍毒品氾濫、色情淫亂風氣瀰漫、兇殺綁架屢見不鮮,已是有目共睹。生活在台灣的人民,除了麻醉自己、得過且過、出走移民外,我們還能做什麼?

 聖經告訴我們:「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因此,只要我們誠心持續地禱告,上帝必垂聽。我們求上帝施恩賜福給全民,賜智慧給陳總統及各級政府官員。求上帝使政府決策者秉行公義誠信,不論外交、內政、兩岸關係,都能尋求民意共識。求上帝使當政者重視個人行為,在社會風氣和道德上帶出示範作用,並與財團利益團體劃清界線。求上帝制止關說、特權、貪污、金權勾結的氾濫和橫行。求上帝使我們的政治透明化、制度化,也求上帝掌管決策者的心思和決策過程,顧及社會公義及大多數民眾利益。求上帝制止色情、雛妓等罪惡,也求上帝使政府有智慧端正警察及司法風紀。求上帝賜下行公義、好憐憫的行為在全體國民中,讓我們過勤儉樸素的生活,成為存謙卑的心與上帝同行的百姓。(節自士林靈糧堂週報)

 愛國者飛彈或神盾軍艦並無法阻止台灣向下沈淪。唯有全民一致持續地為國禱告,行公義好憐憫,上帝必垂聽賜福施恩,醫治台灣,使台灣向上提昇。(作者林萍章╱長庚醫院胸腔及心臟血管外科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系外科臨床教授)

八敬法顯非佛說 

☉釋昭慧

 署名「敬法者」的律師所發表的「且慢撕毀八敬法」一文(自由廣場,三月三十一日),先以「八敬法確為佛制」為大前提,然後以「世尊智慧如海」為小前提,而達成了「制度上為維持僧團秩序,並未兼顧歷史因素所必需者,因此不宜撕毀之」的結論。

 一位法律人,一旦先有此二前提的肯定,都尚且以「世尊智慧如海」來合理化八敬法,不知覺成了「讓惡法繼續存在」的幫凶,更何況那些沒有法學訓練的修道人呢?我們試想:世間法律,倘若因「為維持社會秩序,並未兼顧歷史因素」,於是產生了迫害人權的惡法,我們是要以各種冠冕堂皇之理由而繼續留下它,還是應予廢除?果如作者的邏輯,則台灣根本不必「解嚴」,刑法第一百條根本不應廢除,民法親屬編中的一些不利女性法律也不應更改。

 八敬法當然可以廢除,原因是:

 第一、佛陀在世時,就以極其開明的態度,打破弟子對他「個人崇拜」的迷思:「無論何時,只要你自己發現……『這些東西是不好的、可斥責的、受智者所譴責的、不能適當接受的,以及導致傷害和痛苦的』,你就應當放棄它們。……不要由於傳言、傳統、傳聞,或聖典上的言辭、邏輯推理的結果、觀念上的容忍、表面上的相似、對師長的仰慕,而接受任何東西。……如同智慧的人把金子用作試金石來燒煉、琢磨一樣,你們這些比丘,應該研究之後,再接受我的話語,而不要因為尊敬我就接受。」

 所以有智慧的佛弟子,不要為「世尊智慧如海」而合理化所有經典內的歧視女性之言論與戒規,而應合理懷疑:正因為「世尊智慧如海」,所以這些可能已被經典的結集者所扭曲或「加料」了。畢竟,所有經典都不是佛在世時逐字記錄的;佛滅之後,經典的結集權與解釋權,又是掌握在男性手裡的。

 第二、退一步言,即使是在當時當地為「維持僧團秩序」而制定之法,一旦時空背景不同,反而會造成僧團兩性的對立,就應予以廢除,這是在遵循佛陀遺教「小小戒可捨」,而不是違逆佛戒。漢傳佛教早已不知捨了多少戒(包括衣著、乞食、不拿錢等重要戒法都在變革之中),憑什麼就不能捨去如今已讓許多比丘驕慢腐敗,讓許多比丘尼自卑萎縮,讓僧團兩性處在尊卑或對立關係的「八敬法」?

 第三、就以戒學原理而言,筆者也可肯定「八敬法非佛制」。原因是:

 一、依佛陀制戒的原理,凡有附罰則的律法,一律是「隨犯而制」,八敬法獨獨在尼眾尚未出家前就預制在那兒,連罰則都訂好以伺候未來的不依從者,實在是太「例外」了,太不符合制戒常規了。

 二、律典中記載:比丘尼不行「八敬法」,必須受到「摩那埵」(重罰);更古老的戒經則記載罰則為「波逸提」(輕罰)。兩者自相矛盾。還有,「摩那埵」是僅次於「驅出僧團」的第二類重罪(僧殘)罰則。試想:僅只不禮遇比丘或不受教誡等之行為,竟要受到如此嚴厲的懲罰,也未免太匪夷所思了!

 三、所謂「比丘尼不得說比丘過,比丘得說尼過」,來源可疑,且不符事實。大愛道比丘尼就曾向佛陀「說六群比丘過」,佛也沒攔阻她,反而將六群比丘罵了一頓。所以筆者相當懷疑此一敬法出自佛制的可靠性。

 更何況,「說比丘過」,是連女信徒都可以的,比丘律中的「二不定法」,就是女信徒對疑似犯戒的比丘行為加以檢舉,僧團所應採取的處置規制。難道女信徒可以「說比丘過」,比丘尼卻反而不准?

 四、「比丘尼不得罵謗比丘」,這是多餘的!「不得罵詈任何人」,這是比丘僧尼戒律的共同規定,比丘罵比丘尼當然也一樣有罪。

 五、最不合理的就是:「受具百歲,應迎禮新受具比丘」。道理何在?實欠缺說服力。這倘說是「佛制」,那簡直是逼佛陀與封建沙豬一齊跳崖!且不說它與現代兩性平權思想背道而馳,那是連同樣尊男卑女的中國傳統倫理都不能見容的事。我們試想:《紅樓夢》中的賈母倘若二十歲生下賈政後就出家了,四十歲時,賈政生下賈寶玉,七十歲那年,賈寶玉三十歲,出家受戒成為比丘,竟要大剌剌接受七十歲老祖母的頂禮,這還有沒有倫理?有沒有體統?

 所以在《中阿含經》中,就有大愛道向佛陀要求男女眾一律依受戒年歲序次的記載。顯然那原是尼僧團剛成立時,佛陀交代比丘們擔任教師,所自然產生的「師生倫理」,卻不幸在比丘們嘗到甜頭之後,勒令形成「兩性倫理」,造成了大愛道比丘尼的不平之鳴。

 「八敬法」已成為比丘對比丘尼可以隨時祭起的緊箍咒。時至如今,法定的優越感使得許多比丘「比李登輝、陳水扁還大」,誰都說不得、罵不得。這不是心性墮落的源頭嗎?墮落、不長進的比丘,會是修道上的「贏家」嗎?

 所以筆者向來主張:應速速廢除八敬法,好讓佛門修道兩性,都能獲得心靈的真正解放,讓比丘僧尼平等地互尊互重,以回歸佛陀扶植女眾的美意與「眾生平等」的精神。

  九十、四、一 于尊悔樓

愛、體諒、鼓勵


☉洪淑娟

 一個建中資優生之死,引發議論,也勾起已讓我刻意淡忘的記憶。叫我「三個資優生的娘」,多麼沈重! 在過往的歲月中,有接近三分之一的日子,「許媽媽」的身分幾乎耗盡我全部精力,只求穩住三個鬼靈精,只盼他們快樂、健康與甘於平凡!

 我以為孩子就是孩子,資優生只是提早開竅而已。他們敏感、早熟,需要比一股小孩更多的關愛,對「愛」的要求幾乎是無止境的。加以精力過人,大人只好與他們「車輪戰」。在我的專業,我是主導;但在做為「母親」的角色中,我是「被動」,見招拆招,每天打開眼睛,不知道今天會有什麼「出頭」。如果風平浪靜的過一天,就謝天謝地了!沒有兩個資優生是一個樣的,即使是我親生親養的三個孩子,情緒上的困擾幾乎都有,各自不同,正所謂「神經人人皆有,巧妙各自不同」,他們發揮淋漓盡致的結果,在每天夜半一兩點,留下一個筋疲力盡的娘!短暫的充電(睡眠)之後,迎向第二天。

 么兒稚齡期,我回台大接受齒列矯正專科訓練,並到美國參加國家考試。於是天大的麻煩來了!每回出門,我總對跟在腳邊的他說:「乖乖,媽媽去幫大野狼拔牙齒,大野狼喜歡吃你這樣白白嫩嫩的小孩喔,所以弟弟不能去。」想必他整天深思了大野狼的咀嚼消化功能,於是幼稚園小班一開學,老師說大野狼與七隻小羊的故事,他馬上舉手大聲反駁:「不可能,小羊進了狼肚子,會被咬碎、消化,不會再一隻隻跳出來!」老師當場傻眼,不知如何應對。他的手、腳指(趾)甲永遠短短的,我以為阿媽剪了,阿媽以為阿嫂剪了,直到有一天腳趾甲化了膿,我們才知道都是他自己咬掉的!「attention-calling」,醫學上有這樣的名詞,孩子來提醒我他的需求,注意他的存在,我只能給他更多更多的擁抱、軟語與微笑,趕著在還沒被他咬掉之前剪掉它,以免重複錯誤的行為。

 知道我愛乾淨,他故意在我面前挖鼻涕、吃鼻涕、抹鼻涕到牆上,開始我溫和的制止,後來聽宋維村醫師的勸,視如不見。忘了幾歲的時候,自然恢復正常。 為了展現「母愛有限公司」的母愛,我帶三小去看「阿瑪迪斯」(描寫莫札特一生的名片)。那知母子四人一坐定,銀幕上「搬」的是一個像木乃伊那樣包裹的屍體,被擲到挖好的洞穴中,草率的覆土掩埋,配著幽冷陰沈的音樂,恐怖而沈悶。我與兩個稍大的孩子掩目不忍看,三歲半的他卻盡入眼底,電影散場之後,惡夢來了。他不停的與我討論死亡的種種,包括機轉與痛苦與否,及將去往何處。不讓我出門,怕我路上意外死了。不得已與他觸及醫學、靈魂與宗教,葬禮風俗儀式等話題,並且搜尋各種美麗的墓園圖片,包括舊金山一處基督教的花園公墓以及萬一我與外子同機身亡,誰來養育他等等,只要他問什麼我就答什麼,直到他滿意為止。

 一年多以後,調皮搗蛋的他著實把我氣壞了,忍不住嚇他:「弟弟,你這麼壞,把媽媽氣死了怎麼辦!」那知他頭也不回的說:「沒關係,東港大伯會把我照顧得很好,他心地好,恰巧有錢沒有兒子」,我差點沒氣昏,但久懸心中的一塊大石頓時落了地,夢魘過去了,死亡對他不再是威脅,他的不安全感已經消失。心中可也有一絲悵然,媽媽的角色不再那麼不可或缺!

 打從兩歲裡跟著唸小一的哥哥與電腦認識了中英文字母,雜七雜八的閱讀,一知半解的吸收,胡思亂想,加減乘除,不得已請老師「整理」(fix)他的小腦袋,偶爾偷看一下,他時而在桌上、時而在椅子底下,邊玩邊學,真難為了這位林老師。一直到小三,不管在台灣或美國,永遠拿著一兩頁算術與我討價還價:「媽,我做完這些,今天不要上學」,或者甘脆賴床,我得千方百計的哄他穿衣、上車。直到望著他走進教室,才鬆一口氣。好在他到學校後有玩伴,也就好了。

 那六年,學校對他最大的功能應該是「玩」、Gym、體育。我總是拜託老師,上課讓他做自己的功課。好在他在課堂上安靜,專心自己的「作業」,也能達到我與老師對他唯一的要求,段考好好做題目。鼓勵他當小老師,幫助同學與老師,經常當選模範生與Good Citizen(在美國)。小一小二赴美,語言學習佔去大部分時間,數學天分贏得美籍老師、同學的尊敬。他的名言(來自副校長的告狀),如果我可以在一分鍾之內做完功課,幹麼像哥哥、姊姊那麼辛苦要跳級,花較多的時間在功課上。校方與我也由著他。

 玩,是他的最愛,我只有試著諒解與等待,並且反覆思考,我期待我兒長成什麼樣?Push(強制)他?激勵他?成為數學或科學的贏家?我與西屋獎得主的家庭聯繫,到人家家去住,實地瞭解,也閱讀各種資優教育期刊,參考能拜訪的專家的意見。外子當時在NIH(美國國家癌症中心)作訪問學者,肝癌的研究初綻頭角。他及周邊各國的學者專家,個個壓力寫在臉上,對學問真理的執著與追求讓我佩服,但也幾乎讓我喘不過氣來。最後我決定,只要孩子每天笑咪咪的上下學,我於願足矣!至於懂事之後,他願意走怎樣的路,那不是我能、或願意左右的。

 孩子的行為,每三個月就有長足的進展,在么兒身上我更得到印證。我觀察到其實他精明小心,每新到一個團體,總先瞭解團體成員的強弱,當他得到定位之後,或說取得領袖地位,就安心玩耍。他不貪,不做太吃力的事,遇強則強,遇弱則弱,可以說他有自尊與理想也有點懶,不高攀,被打倒時知道努力扭轉劣勢。逐漸的,走出自己的風格。他勇於任事,當班長、社長、桌球校隊隊長,也不吝充當友系司機。為娘的在身邊只是提供玩具、書、車與愛和救急、鼓勵,隨時準備當他跌倒時擁抱、安慰他。家中在一般獎賞外設有安慰獎,當孩子自認努力而不幸失敗時,我總適時給一點小小實質金錢上的鼓勵,表示心有戚戚,希望他們下回好運一點,或是為自己的不良基因遺傳導致失敗,聊表歉意。

 人是社會的動物,人生危機處處。學問只是生命的一部分,就好像「許媽媽」只是我的一部分。學問可以深入淺出,生命可以淡出,但是不能重來。孩子的笑靨是我一生的追求,可能我埋沒了幾個可能的諾貝爾獎得主,但我培育了熱愛大自然與生命,懂得相對與絕對,願意友直、友諒、友多聞的未來社會中堅分子、好醫生(現就讀台大醫學系),特別是,我得到貼心的好孩兒。

 資優生的蜿蜒成長路,於焉幻化成踏實光明的坦途。正是化繁為簡,追求極簡生活的表徵。「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法尚應捨,何況非法」,佛陀如是教化我。(作者洪淑娟╱北市開業牙醫)

「鄉土語文」與「國語文」的競賽

☉吳麗慧

 拜讀南師院鄉土文化所黃世祝所長的「教育尖兵在鄉土教學表現欠佳」一文(自由廣場,三月廿七日),百感交集,不吐不快。

 五年前,學校突然找我協助指導學生參加全縣鄉土語文演說比賽,這對無指導過任何學生參賽經驗,亦未任教語文科的我來說,無異一大挑戰。但是因長期關心本土文化,憂心本土語言即將消失,一種身為台灣人最基層教師責無旁貸的使命感,驅使我不自量力的接下了擔任這項中華民國教育史上頭一遭,由彰化縣政府舉辦的「鄉土」語文競賽的指導教師。

 當時本校近一百班,約四千名學生,但代表學校參加比賽的選手,卻未經由舉辦校內初賽選拔產生,只由教務處請一位較熱心,教國文(中文)的導師,在她班上找一位學生代表參賽。幸運加上努力,才得以通過初賽,參加最後的六人決賽。

 決賽當天是在彰化市中山國小,與國語文競賽同時舉行。一整天的賽程,「鄉土語文」競賽只舉辦演說一項,而「國語文」競賽項目很多,到了下午頒獎時刻,並未安排「鄉土語文」競賽先頒獎,可見彰化縣府主辦人員重「國語」,輕母語的心態。我們好不容易等到「國語文」每一項競賽的前三名得獎者逐一領獎(包括獎狀與獎金)完畢,卻見工作人員已經開始整理會場,主辦的官員一面收拾桌上東西,一面把一疊六張參加者的獎狀往桌上一丟,說:「台語演說組不列入競賽項目,你們六個人自己來找你們的獎狀」。

 剎那間的震撼與不知所措,使我只敢用眼睛的餘光掃描一下坐在身旁的學生,只見她的眼睛泛紅,滴下了淚水。她本來要參加「國語文」組,是因為老師的建議與說服,才改參加台語演說的。無疑的,主辦單位這種輕蔑的態度,已經刺傷了年輕學子的心靈。

 但,當時的震驚與憤怒並未澆熄我關懷本土文化的熱情,也慶幸第二年開始,彰化縣府就將台語演說正式列入比賽,是故連續五年來,我從未拒絕指導或協助指導學生參加「鄉土語文」之競賽,這期間,我在教學相長的體驗中,不斷的學習與成長,也一再「建議」學校教務處,應每年舉辦全校性的「鄉土語文」競賽,不只為了拔擢人才,也為了推廣母語,但學校始終未採納,更令人無法接受的是,往後的比賽,校方竟然指派不諳台語的新住民與客家籍教師,擔任台語演說與台語說唱藝術的指導教師,可見黃所長所言,在學校直接面對學生的教育尖兵,輕視母語的心態,比任職教育行政機關的官員更加嚴重,故其「鄉土教學表現欠佳」自是理所當然。

 只要教育人員「有心」於鄉土教育,「表現欠佳」終究是暫時的,會改進的,「無心的冷漠心態」才是今天教育改革,推廣鄉土教育與母語最大的阻力。要如何讓教育人員「有心」呢?除了讓他們良心發現之外,最迫切的也是最有效的方法是:胡蘿蔔與棍棒並用。將鄉土教學的成果列入校長辦學的考核項目之一,鄉土課程也應列為學生成績考試評量的一個科目,因為畢竟有獎勵才能產生向上提升的力量,有考核才能激發超越巔峰的潛能。

 當然,比賽只是一種成果檢驗,主要的仍在平時的教學是否用心、落實?上自校長,下至教師是否仍抱持「尊中國,輕台灣」的中原虛妄心態?是否依恃著「金飯碗」的既得利益,對於教育改革一味的敷衍與反動?或是自身不求長進,以致對本土文化的生疏不懂,而產生反射的自卑與抗拒?如果這些心結無法解開,鄉土語文教學將永遠只能淪為國語文教學的陪襯罷了! (作者吳麗慧╱彰化縣立彰安國中教師會理事長)


虛擬墳墓 

☉黃吉村

 一般人以為法國和俄國的革命,只是在改變人而已,其實只要了解行為主義科學家布林頓的話:「改變事物的計畫,不只在改變人。」就會發現,革命的行為,不只在改變人,也在改變環境。

 同是行為主義的賽爾德,曾有一個著名的比喻:「人是環境的產物,如果你交換三十個非洲的小土人,和三十個英國貴族小孩的環境,則為了一切習俗的目的,貴族將變成土人,而土人將變成小保守主義者。」所以,文明乃是指塑造優美環境,以培養優美個性的行為,文明不是對於一切習俗提供不變的目的;而是為了不同的目的,必須改變習俗。因之,當一個人用傷害別人的行為,傷害環境時,我們便必須想盡辦法,改變他們的行為。是以,面對台灣自然環境被破壞的情形,掃墓的習俗也要革命,用什麼?用虛擬墳墓。

 虛擬墳墓是將死者生前的照片或相關資料,交給虛擬墳墓公司,把它儲存在電腦之中,讓人可以隨時調閱或追思,它的收費,在歐美國家大約二百元美金,中國的廣州則只收一百元人民幣,在地窄人稠的台灣,這種虛擬墳墓,應該大力提倡。

 由於台灣人迷信風水邪說,而把墳墓蓋在青山綠水的懷抱,或曠野平原的胸前,整個自然環境就被殘酷的破壞了。試想!那個千松林立、萬雪飛揚的青山,那個百花齊放、牧童橫笛的曠野,不但景色優美,也是人類的一座大醫院,它可以讓人免於生病,也可以治療我們的疾病,但風水的迷信,卻把它踐踏了,讓人懷疑建造墳墓的目的,是否為了生病?一八七七年出生的德國文學家赫塞,在他的春日一詩中,這樣寫道:

 林間微風,鳥聲啁啾
 平穩而洋洋自得的雲之船
 在晴朗的碧空上越升越高
 我夢見金髮的女郎
 夢見我的青春時代
 碧藍無盡的天空
 是我嚮往的搖籃
 我心寧靜、幸福、溫馨地
 橫躺其中
 像小孩般
 被母親的手腕環抱
 
 清明節之所以佳,是這種清新明亮的大自然,像母親的手腕,環抱著我。可是台灣人卻高舉掃墓的道德,從事破壞自然環境的不道德行為,於是有人開始指責,清明節是破壞環境的劊子手。其實,只要大家能用虛擬墳墓來掃墓,清明節怎麼會破壞環境呢?因為只要打開電腦,我們便可以讓祖先的音容笑貌、家居情趣,一覽無遺,不但可以追思,可以懷念,也可以表達我們對他們的崇敬之心;就是平時也可以隨時打開,一慰相思,不必等到清明節,才來一訴衷情,而分佈世界各地的兒孫,也不必千里迢迢趕著回來掃墓。若然,蘇東坡就可以把他懷念亡妻的《江城子》,儲存在電腦裡,即使外出做官,也不必因為不能回來為亡妻掃墓而悲傷:「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自是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昨夜幽夢忽還鄉,小軒窗,理梳妝,相對無言,唯有淚千行,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崗。」

 假設不能把在青山或曠野掃墓的習俗革命掉,以致必須把我們的兒孫放在一個被破壞的環境中長大,你以為他將來會變成非洲的土人,還是英國的貴族?(作者黃吉村╱屏東永達技術學院教授)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