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4月3日 星期二

挽救台灣經濟關鍵絕非開放中國投資

 據指出,陸委會日前已將戒急用忍調整案送達行政院。陸委會主委蔡英文昨天在立法院表示,戒急用忍對中國投資政策攸關台灣產業的發展,「與其做得快,不如做得穩、做得好」。然而,陸委會在報告中仍建議行政院針對五千萬美元(約新台幣十六億五千萬元)以上的中國投資案,由禁止改為專案審查,包括個人高階電腦也可能開放。

 另一方面,由於國內景氣低迷、失業率頻創新高,同時中國對台灣尚未有善意回應,政府內也存有反對立即大幅開放的意見。除了國安會內部有不同的看法之外,行政院內部也有人認為當前景氣不佳,立即開放戒急用忍可能使廠商加速出走,惡化已經相當可憂的失業問題。

 我們認為,既然連政府內部都對鬆綁戒急用忍存有不同意見,行政院方面實應針對大幅開放中國投資的負面效應多加思考,以免積極開放之後根本無法有效管理,一放難收悔之晚矣。而且,如果政府漠視國內產業不振、經濟衰退,只求為中國投資大開方便之門,使愈來愈多的企業、資金和產業移往中國,中國必能更加得以利用台商、台資,對台灣進行軟硬兼施的政治勒索,使台灣加強軍事防禦力量意義全失。

 不久前,財政部公佈所掌握的上市上櫃公司赴中國投資情形,顯示至今已有新台幣一二二八億元流往中國,其獲利回流台灣的數額則連新台幣八億元都不到。根據中央銀行的保守估計,台灣資金流往中國的總數則達五百億美元,若從實務判斷數量只會更多而不會較少。顯然,所謂戒急用忍的問題,並不是出在太緊而是太鬆,許多立委聽了財政部的報告也驚呼,戒急用忍根本是玩假的!

 實際上並未發揮管制作用的戒急用忍,執行幾年下來已經為台灣製造了許多難以解決的難題。舉凡企業關廠歇業將失業問題丟給政府,向國內銀行借貸卻將資金匯往中國造成國內所需資金排擠效應,都是過去戒急用忍政策不夠嚴謹所致。如今,若要檢討戒急用忍,應非朝所謂大幅開放的方向,而是要朝緊縮戒急用忍的方向,才能夠挽救國內奄奄一息的產業,以及岌岌可危的經濟衰退。

 除了國內影響之外,企業、資金拜戒急用忍太鬆之賜,漫無節制地流往中國,已使中國掌握更多威脅台灣的籌碼。所謂的「以商圍政」、「以經促政」,已經不是中國對付台灣的抽象理論,而是活生生的將統戰手腳伸進台灣的現實,現在連中國官員來台都膽敢違法宣傳一國兩制順帶招商引資。某位紅頂商人竟還公開要求政府接受「一個中國原則」,以及當面吹捧來台中國官員對他「有求必應」,甚至教訓其他台商在中國要規規矩矩做生意!再如奇美關廠傳聞事件中,中國官員藉之恫嚇台商不得一方面在中國賺錢,一方面又抱持特定的政治立場,更是政府不得不注意至少五萬家台商會否成為中國肉票的一大警訊。

 今天,不論是從台灣的產經形勢來看,還是從國家安全的角度來看,都應當考量到台灣政經已有漸向中國傾斜之虞,以從嚴管制的精神來緊縮戒急用忍。甚至,我們認為,政府不應該把施政重心放在大幅開放中國投資,或者貪小便宜引進中資來台,因為台灣的生路絕對不能倚賴內部風險極大,而且動輒對台灣武力威脅的中國。恕我們直言,過去將近一年以來,政府就是偏聽紅頂商人和親中人士的說辭,把施政重心置於大幅開放中國投資,才使得充滿隱憂的台灣經濟痛失及時挽救的機會。眼見企業、資金紛紛錢進中國,台灣的景氣對策信號卻不斷下滑,失業人口也節節攀升,政府還看不出其中問題的癥結所在嗎?

 昨天,陸委會指出,刻正研擬中的開放中國人士來台觀光,預估初期的經濟效益約新台幣二百億元。我們不得不提醒,即使有此效益,比起大幅開放中國投資後的資金加速外流,這個數目也必定是小巫見大巫。更何況,國安局早已警告,中國人士短期來台參訪者很多是中國的情工人員,中國偷渡犯在台灣也有二千多人掌握不到行蹤。在這種情況下,為了區區二百億元開放中國人士大舉來台,不是望梅止渴就是飲鴆止渴。我們實在懷疑,政府官員在一片開放聲中,難道連國家安全的風險也置諸腦後了嗎?

 最令人提心吊膽的是,經濟部長林信義昨天竟然表示,大環境不好的情況下,即使請神仙來也沒有辦法!我們認為此言差矣。台灣經濟嚴重衰退,絕非神仙也救不了,關鍵只在於政府能否先做好把關,莫讓企業、資金加速出走,使台灣經濟的病症更加嚴重,然後以有效的經濟政策對症下藥,以「台灣優先」為基軸,落實「投資優先」、「經濟優先」,使台灣的經濟在產業復甦的基礎上重現榮景。

 官員們,請切記:挽救台灣經濟關鍵絕非開放中國投資!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