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4月5日 星期四
自由談鏗鏘集

少來這一套

 在原承辦檢察官做出不起訴處分,而國民黨又未聲請再議,以及辯護律師莊柏林自行聲請再議無效後,原本已塵埃落定的興票案,日前又因有人提出「新證據、新事實」,而由高檢署發交台北地檢署續行偵查。

 興票案波瀾再起,對於有意以放棄聲請再議向親民黨示好,藉此鞏固在野聯盟合作關係的國民黨,其處境之尷尬,可以想見,故而再聞興票案之偵查,便急忙撇清說,就國民黨而言,興票案的法律程序已經結束,充分顯露出政治考量優於司法正義的偏頗心態。

 而對於宣稱不起訴處分已「還他清白」,最近並頻頻以猛烈砲火轟擊民、國兩黨的宋楚瑜,可說又從雲端掉入深淵,心情之懊惱,亦可想而知,所以他的同志們便迫不及待揭發所謂「幕後黑手」的陰謀論,而宋楚瑜更把日前才盛讚「還他清白」的司法,又大罵成執政者打壓異己的政治工具,真是此一時也,彼一時也。

 在威權時代,司法確實充滿了政治色彩,是執政者得以操控的工具,但在民主化,甚至政權轉移之後,司法早已獨立了。現在的政治人物,只要涉有犯罪嫌疑,莫不遭到檢調系統的積極偵辦,從執政黨到在野黨,無人可以倖免,政治迫害之說,無異天方夜譚。

 興票案不起訴之初,縱然外界多所質疑,但亦不敢指責司法淪為政治的僕役。設若執政黨有操控司法的能耐,興票案豈有不起訴之理,如今遭到續行偵查,再控訴政治迫害,難道不也是另一種形式的司法干預嗎?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