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4月5日 星期四


有誰膽敢對宋楚瑜政治迫害?
修改「圖利罪」以解公營行庫授信之寒蟬效應
慎防中國鼓動「民族主義」
擾民的違規拖吊
e墓園和e墳墓
支持司法改革,從尊重司法開始


有誰膽敢對宋楚瑜政治迫害?  

☉顏敏雄

 興票案經洪泰文檢 察官不起訴處分後,律師莊柏林提出「新事實和新證據」,在「再議」期間向最高檢察署和高檢署提出告發,終於得到高檢署的回應,認為有發交北檢續行偵查的必要;希望地檢署能以認真、客觀態度續行偵辦,展現司法獨立。國民黨卻感錯愕,非常低調的撇清和此案已無關係;而當事人宋楚瑜的親民黨提出聲明,強調他們的黨主席的清白不容污衊,更強烈質疑此案回到原處是「政治迫害」。我們看到有正義感、有擔當的司法人員能依循正當程序進行此案,感到高興,同時也對出言恐嚇的親民黨覺得不齒。既然他們相信宋楚瑜的清白,就應平心靜氣的等 待司法還給宋楚瑜清白,何必做賊心虛地大喊政治迫害。宋楚瑜現在是政治上「最大尾」的頭號人物,可以左批中國國民黨,右打新政府,誰有那麼大的膽子敢對他政治迫害!

 再看親民黨 所提三件事實,說可以充分證明宋楚瑜的清白,真令人啼笑皆非。他們的第一件事實是原檢察官洪泰文已做成不起訴處分。就是因為洪檢察官的濫權不起訴,才有莊柏林的告發,也才有今天的重行偵查,可見宋楚瑜是否清白還在未定之天。他們的第二個理由是原告訴人國民黨已表明對興票案「不提起再議」,國民黨是否提起再議,當時曾有爭論,並非有志一同,後來政治考量派戰勝司法正義派,而演出打擊司法的錯誤抉擇,這怎麼能還宋楚瑜的清白。更可笑的是第三件事實,是原國民黨委託律師莊柏林在個人聲請再議後,已遭到駁回。莊柏林聲請再議被駁回是因 為沒有得到國民黨的委任,而不是因為宋楚瑜的清白而駁回,這樣怎麼能證明宋楚瑜沒有犯罪的嫌疑呢?親民黨為了護主,不得不搬出似是而非的理由來欺騙人民。

 更奇怪的是,親民黨把興票案和景文案扯在一起,認為有轉移焦點的可能性。景文案涉案官員都是舊政府的官員及黨工,新政府怎麼會為新司法案件而重提舊司法案件呢?本來兩案都是要辦的啊!可見他們已是急不擇言,就是要打擊司法,卻又說會尊重司法,這不是矛盾嗎?不管他們怎麼說,興票案能重行偵查,可見司法見青天,是值得國人高興的事,但也期盼新的檢察官能夠戮力從公,讓案情大白,對國人有個交代。(作者顏敏雄╱國中教師)

修改「圖利罪」以解公營行庫授信之寒蟬效應

☉李禮仲

 去年十月,行政院要求央行、財政部對傳統產業提撥四千五百億專案融資貸款,以落實照顧傳統產業的融資需求,但至今年三月十六日止,僅貸出一千三百五十四億多元,約專案總金額的三成,原因乃公營行庫為免動輒遭被冠以圖利罪名,民營行庫職員擔心背信罪,因而配合意願低落,使得政府美意被打了折扣。

 近來政府辦理許 多公共工程,及為傳統中小企業提供融資貸放的進度不甚理想,民間驗工商界迭有反映,指現行「圖利罪」之構成要件過於寬泛模稜,造成公務員心態消極保守,不敢勇於任事。大型公營行庫高層主管指因擔心觸犯「圖利罪」並招致起訴,數件案例使公營行庫授信人員有動輒犯罪的危機感。例如前財政部長邱正雄處理宏福票券案,被檢察官懷疑有圖利他人之嫌,而近日幾件舊案重辦,包括前中信局長蔡茂昌因辦理永朧集團冒貸案而交保候傳、彰銀婦幼集團授信案的相關經理人員被起訴,台北銀行經辦巴而可廿九億超貸案,乃至立委廖福本疑似更改支票案,導 致台銀分行經理、交換所高層也被波及等個案。此一連串以「圖利罪」之起訴已導致公營行庫授信人員人人自危,擴散中「寒蟬效應」使公營行庫人員對任何授信案都採取最嚴格的態度應對。

 我國目前有關 圖利罪規定刑法第一三一條:「公務員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直接或間接圖利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七千元以下罰金。犯前項之罪者,所得之利益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現行刑法內文對公務員「圖利罪」的定義採取非常模糊的陳述方式,不僅未排除合法的圖利行為,就連圖利公庫的行為亦不能免於入罪,以致公務員為避免觸法,寧可採取「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的消極心態來處理事務,縱使對民眾有所裨益者亦不敢有所作為,結果反而成為一條引發民怨四起的惡法。除此之外,該條文與當今民營化 或公私合營的世界潮流背道而馳,且外國立法如德國並無「圖利罪」,而只以「背信罪」來處罰,以保障個人法益,即公務人員被依對國家不忠誠來處罰之。目前一銀董事長陳建隆即以一銀郵資對特定民進黨人士助選,即以「背信罪」遭起訴,倘若有公務員觸犯同樣行為則可依刑法第一三四條加重其刑二分之一來論處,此足以將因非法行為導致公營行庫損失之行為人繩之以法。另外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對非法圖利行為亦有所規範,是以,刑法第一三一條是否有繼續存在之必要值得重新考慮。

 行政院院會於 一月十七日通過刑法第一百三十一條的「圖利罪」及貪污治罪條例修正草案,就「圖利罪」增列以公務員「違背法令」、「圖利私人不法之利益」及「因而獲得利益者」為構成要件,將「圖利罪」從「行為犯」改為「結果犯」,圖使「圖利罪」更加嚴謹明確,期使公務員日後執行職務時可清楚區分「圖利」與「便民」。但此一修正並未針對公務員之疑慮加以解決,因為即使如此,授信人員之授信程序稍有瑕疵,也可因「圖利罪」改採「結果犯」而被處罰「未遂犯」,即只要構成處罰形式之行為也可能面對刑事之處罰,對公營行庫職員未有解放桎梏之實。因此行 員為免於麻煩,未來仍可設置高授信門檻,使得夠資格貸款之借款人只得「望檻興嘆」。公營行庫授信人員可因不授信而無事一身輕,但不授信也可能導致公營行庫收入減少而觸及所謂消極背信罪。然而我國公營行庫常非以營利為目的,而以非賠錢即可,因而間接容忍了行員不作為之行徑。

 是以「圖利罪」所衍生對公營行庫授信人員之囹圄,並不因此一刑法修改而消失,因此如何在全盤修改或廢除刑法圖利罪及貪污治罪條例中有關「圖利罪」之規範,以解公營行庫之「寒蟬效應」才是根本之道。(作者李禮仲╱銘傳大學法律系助理教授)

慎防中國鼓動「民族主義」 

☉蔡同榮

 美國一架EP─3電子偵察機在南海上空與中共殲八戰機擦撞事件發生後,目前美中雙方如何解決此一問題,頗受世界各國矚目,由於時值「台美軍售會議」召開之際,美、中軍機碰撞事件連帶著也影響到台灣在此一事件所扮演的角色。

 儘管在四月一日發生碰撞事件至今,美中雙方的處理及對外談話均顯得非常低調,中國方面甚至以非常難以讓人捉摸的反應,對整件事的發生過程均以迴避的態度處理,中國當局越是不講話,就越讓人擔心中國當局是否有其不為人知的大動作正在醞釀中,而這個動作最讓人擔心的是:中國當局是否已在營造出運用「民族主義」以人民的力量為主軸,興起一波波「批美」、「反美」風潮,將「民族主義」推到檯面上對抗美國。

 以發動人民力量將「民族主義」風潮推上檯面,其實是中國最佳的解套方式。因為中國目前正出現內部面臨社會主義即將崩盤的潮流、外有台、美、日聯合防衛體系逐漸成形,有阻斷統一之路的趨勢的壓力之下,中國若在此時大揭「反美帝」大旗,重新啟動民族主義抗外的仇恨動作,不僅可達到對美國表達不滿的情緒發洩,更可藉「反美帝之名、擴大為反台獨之實」的連鎖目的。

 這種藉由「反美帝」之名,實則是在進行「反台」的「兩手策略」,從中國多年來對台美的統戰動作來看,實不得不讓我們感到重視。

 中國動用「民族主義」來做為師出有名的依據,其實不是第一次。一九九六年三月台海危機發生時,當時中國當局對內宣傳,以「寧失千軍、不失寸土」大肆宣揚「民族主義」,煽動解放軍與中國人民反對台灣實施首屆總統民選。若不是包括美、日等國際勢力的介入關切、及天候問題等種種因素阻斷解放軍的動作,當時可能已釀成台海戰爭。

 一九九九年,美軍誤炸中國使館事件,是中國第二次比較明顯的動用「民族主義」抗爭行動,當時的台灣正積極想要加入美國TMD高空防衛系統、「日美防衛條約」又隱約的將台灣納入防衛範圍。

 種種跡象顯示,中國當局「先港澳、後台灣」的統一步調,在收回澳門之後,對於中國與台灣完成統一的「歷史任務」可能因此而停頓,而美國即是被中國當局認定為阻斷兩岸統一的最大障礙。美軍誤炸中國使館事件,讓中國得以藉題發揮向美國:SAY NO!

 這一次,背景有點相同,值此「台美軍售會議」即將召開之際,台灣有可能買到神盾艦。沒想到,美國與中國卻「神來一筆」,「意外的」在南海上空造成軍機擦撞事件,說是「意外」或可說是「故意」製造的事件,其結果可能是,中國人民出面鬧一鬧,期待美國不出售高性能武器給台灣。

 中國如果利用「民族主義」反美、反台是在玩火,因為「民族主義」就如神明,「請神容易、送神難」,鼓動起來的「民族主義」有可能失控,對中共政權未必有利。 (作者蔡同榮╱立法委員)

擾民的違規拖吊 


☉達文

 星期日傍晚,長假第二天,從新竹帶著家人逛台北縣板橋觀光夜市,順便想嚐嚐蚵仔之家的美味。事先知道停車不易,想說停遠一點也無妨,於是沿著四川路南下尋找車位。一路上黃線空位許多,雖耳聞台北市週末黃線可停,一來不確定,二來縣市不同,也就略過。之後右轉華興街, 再右轉進入一不知名死巷後,欣見一白線車位。此車位位於一建築工地旁,而我之前已有一排車沿牆停靠,最前面兩部甚至停於門已關上的出路口前。我看了一下錶,五點三十分,誰會在這個時間施工呢?

 停車地點位於後火車站與觀光夜市中間,這促使我決定以停車位為中繼站,先去逛後站誠品書店。回程時,遠遠望著自己的停車位,覺得愛車顏色已變,而後面又多停了幾部車。心裡忐忑趨步向前,久聞的事也發生在我身上。我一直支持的政府拖吊車措施,最後也對我下手了。地上的粉筆字已被另一輛車蓋住,我趴在地上,只能看見自己的車號。路人告訴我,附近就有警察局可問,於是我從那裡拿到拖吊場的電話,而證實愛車是遭警察拖吊, 而不是被工地私人拖吊。

 拖吊理由很堂皇,那條路的中間以雙黃線區隔,因此,停車的左側必須切於白線內。我當然不知道這條規定, 也不了解政府在死巷中以雙黃線區隔道路的用意,更不會預知既然中間已劃上雙黃線,路邊又要劃白線的企圖。可確定的是,之前停靠的整排車車主,一定也不知道,我懷疑這裡雖然偏僻,卻是全板橋拖吊績效最好的地點。同一地點違規停車很多,到底是政府的錯,還是人民的錯。即使違規,但此時此地,完全不影響他人,為何不以罰單代替拖吊,而讓我帶著幼兒四處奔波。

 繳罰款的看板上還印著申訴的程序,至於細節,「請自己打電話去問」。我相信投入再多心力上訴,也是「一切依法辦理」的解釋。如果能如美國法院上訴那麼簡單,有理罰款還打折,台灣百姓可要感激法官的「皇恩浩蕩」了。

 喜歡釣魚的人都知道,河中有魚窩,在那裡釣魚特別容易。魚窩的形成條件大都是天然的,但也可人為形成,如在水面撒上許多誘餌。當馬路旁被劃上白線誘餌,我這隻游到陌生地的魚上鉤了,除了不認命的掙扎外,也要告訴後面的同伴,小心有人在釣魚。不!是在電魚。

 繳了罰款後,我不願在板橋消費了。回程車上,我想通了這一切。工地圍牆外突一點而造成白線內停不下車。警察在長期取締違規停車後,必須抓住這機會,才能維持業績。至於為什麼一定要拖吊呢?空出車位才能讓下一個人早點掉入陷阱。回到家發現駕駛座旁的門無法上鎖了。我知道,不用告訴我,車開離拖吊場後才發現的故障,就是自己弄壞的。電魚的人會在乎魚的死活嗎?

e墓園和e墳墓

☉鄭天佐

 清明節到了,大 家又擠向山坡墓園,清除長滿祖先墳墓上的野草,算是子孫的孝行和對祖宗的懷念。但是隨著我們生活程度的提高,墓園和墳墓就越造越大,孝行本來是好事,卻造成山坡地水土保持的問題和自然景觀的醜化,天氣乾燥時掃墓還會引起火燒山,嚴重地破壞自然環境,也威脅到民眾的安全,難怪黃吉村先生和媒體開始討論並報導國外虛擬墳墓的新觀念,只是「虛擬」一詞恐怕會使一般民眾感到不安,因為它會使人聯想到「虛假」,其實這種墳墓比現有墳墓更真實,也許用「e墓園和e墳墓」更容易被民眾接受,到底「e」是高科技和綠色矽島的標誌,即使年紀 大的一代一時無法改變觀念,新新人類應該會接受,果真如此那才是超高人口密度的台灣人民之福。

 e墓園和e墳墓不 只不會破壞自然環境,還有紀念祖先的效能。在e時代,只有喜歡群居或怕寂寞的人才需要e墓園,它也只是一個網站,裡面可以有不同的墓園景色,有的開闢在風景秀麗的山坡,同樣是山坡也有熱帶綠林和寒帶冰雪的選擇,山坡可以面對浩瀚大海或碧綠湖泊,有人喜愛平地,當然文人雅客不妨在墓園裡植滿來自世界各地稀奇珍貴的花草。如果希望更接近天堂,太空旅行對一般人來說到現在還只是願望,何不把墓園建在月球或火星表面上,讓他去世時實現願望。個性孤僻的人不用受到墓園的拘束,自己高興把墳墓建在哪裡就建在哪裡,甚至可以安置在太空 艙內,在無限的宇宙中遨遊,當然費用不低。墓碑也不必拘泥於形式,有人喜歡金字塔,有人偏好廟宇或靈塔,有人會選擇金閣寺,或許是生平住不起的豪宅,或如來佛五指形狀能給人安全感,花不起的人只好從現成的景色和樣式選擇,花得起的人還可以和墓園設計師共同創造出更神奇美妙的墓園景色和墳墓樣式。

 用e設備最大的優 點來自於e墳墓,裡面要什麼就有什麼,就是沒有令小孩懼怕的骨灰,當然我們應該尊重死者的愛好,它總得設置有幾個展覽室,其實展覽室也只不過是一扇門,訪客只要用電腦小老鼠輕輕一點,大門敞開,展覽品就會顯現在你的眼前。室內免不了放置些死者生前喜愛的照片和自傳之類的資料;商人除了店面和產品外,不妨擺放些董事會的紀錄和公司帳簿,顯示他一生輝煌的事業;教授學者展覽的是他所培育成功的學生名單和照片,還有他生前的學術作品,稍微吹噓一下也是人之常情,只不過要寫得淺顯易懂;文人和藝術家更容易了,他們的作品往往更有 普世價值,很容易受一般人讚賞;就是工人和農人也不必太謙虛,不妨把你們耕種過的田地和豐收時堆積如山的五穀蔬菜照成引人的五彩相片,把參與建設的大工程的相片收集成冊,擺在墓碑旁門內,供訪客以小老鼠點開欣賞;還有切記不要忘了家庭主婦在培育子女、維持家庭和對社稷的貢獻。如果不怕尷尬,大家不妨把主人和親戚朋友之間的人情世故或愛恨情仇全部照實寫下來,供後代晚輩參考,也算是善盡了勸導晚輩的責任。老年人不如花點時間和心思在自己展覽室的規劃和設計上,對保持身心的健康也會有助益。

 電子墳墓、墓園 和紀念館的好處實在太多,費用低而效用高,也不會破壞自然環境,重要的是對死者的紀念和認識也會隨著時間增進。大家不用等到清明節才去掃墓,親朋和仰慕者時時可謁陵參拜,另外只要收一點費用,墓園管理員還可以定期替你獻花獻酒,甚至於獻黃金獻鑽石都很容易,但政府必須依照祭品價值來課稅濟貧,要整修墳墓也不難,親戚朋友還可以在墳墓網頁刊登一些懷念的詩詞。當然這種墓園仍須政府立法嚴格管理,免得商人拿到設計、建造和維護費用後逃之夭夭,如果管理得當並且時時翻新,墓園和墳墓世世代代不怕淪為廢墟,後代子孫很容易找到家譜 ,也很容易認識祖先們的容貌和成就,這種紀念方式不是比現有的墓園和墳墓來得真實和有意義嗎?(作者鄭天佐╱中研院研究員)


支持司法改革,從尊重司法開始 

☉蘇永欽

 頃閱六位意見領袖聯名發表的鴻文:「總統對賄選審判應有政策性之宣示」(自由廣場,四月一日),痛陳黑道以賄選取得公職,而腐蝕社會公序、行政紀律之積弊,指出法制上所以未能杜絕此弊,關鍵在於法院審判賄選案件「稽延時日」、「重罪輕判」,因此建議總統在不影響獨立審判的前提下,呼籲主審法官對賄選速判、重判,召見司法院長,約見各級法院院長,以示對賄選案件的關切。全文反映了相當多民眾對惡質政治的痛心與無力,只能期待總統發揮影響力,振衰起敝,而且以司法行政首長為支點,使審判全力配合檢察,而收弊絕風清之效。

 然而良藥苦口 ,苦口卻不一定是良藥。隨著大量法律擴散到社會各領域,取代傳統的道德倫理規範,成為社會秩序的主要維繫者,司法這一道正義最後防線的健全與否,的確可以影響到整個政治經濟的秩序。惟個人關心並參與司法改革多年,深知司法問題經緯萬端,審判的獨立與效率,法官的操守與專業,人民的認知與認同,在在都需要改革者去努力提升。但目標之間有其微妙牽連,改革手段若不能適時適度而全盤觀照,只執其一即痛下重手,很可能會得小失大,直其一而曲其十。賄選案件的審判,稽延時日大體上還可以歸到司法行政問題,重罪輕判就已經觸及審判權的核 心。前者最高司法機關的首長應有一定的著力空間,但無論如何不適合由總統介入。後者則連司法行政的大小院長都不適合過問,總統和院長們如果真的對承審法官施壓,審判獨立一定會受到傷害。如果法官為了維護獨立,反而不敢重判,則效果適得其反,這樣的例子已經不少。院長和法官都是為了司法好,卻因不得其法,讓好心變成了毒藥,反而害了司法,總統再攪進來,事情只有越弄越糟。

 事實上,經 過十多年數任司法首長的戮力改革,我國司法的素質已經有相當大的提升,只是百分之九十從來沒有進過法院的民眾,始終還保留舊有、傳統的印象,不太能感受這些改變。以賄選案件來說,「選上沒事,落選倒楣」,「執政黨輕辦,反對黨重辦」,「一審重判、二審減輕,三審豬腳麵線」,這類民間流傳的說法,幾乎無人不信,司法的政治化,好像已經變成一種無需證明的原罪。然而這樣的刻板印象到底有多少真實性?兩年前的一場學術研討會,從政治學角度研究司法的吳重禮教授就曾發表了他的實證研究,記得是以雲嘉南地區為範圍,蒐集了幾年的賄選案件 裁判做精密的統計分析,結論證實以上三種刻板印象都不符合事實。很可惜司法行政當局始終不夠重視司法的實證研究,對於錯誤刻板印象的改變,也就無從著力。如果改革始終只是關起門來做,憑空想像民眾對司法的需求和期待,就開始大幅改造,很可能陷入冒進,這一點個人已經不厭其煩的多次指出。還有不少地方,問題其實更在於人民的觀感和信賴,司法行政當局只要積極主動的拿出事實來,不斷向人民說明,就可以有所改變。如果連這也不做,讓大家以為賄選的問題真的卡在審判,而且嚴重到非總統干預不能解決,若總統真的在眾議之下出馬,最後演變為一場法治 的鬧劇,誰來負這個責任?

 我不敢說,六位意見領袖的指責都是空穴來風,但碰到司法問題真的不能只憑印象就要採取行動。所以才抱著同樣關心司法,痛恨賄選的心情,表達以上的淺見,希望今後司法改革能在方法上更精進,在方向上更能掌握民眾的需求。司法當局應勇於面對各界的批評,自我檢討,但對於社會上長期存在的錯誤刻板印象,也要積極拿出事實來導正,讓司法開始受到尊重。對於賄選問題,總統應該還有其他的著力點,直接或間接介入審判絕對不是合理的選擇。剛好相反,總統在司法改革上能做的最大貢獻,就是對審判獨立的絕對尊重。(作者蘇永欽╱政治大學法律系教授)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