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4月9日 星期一
 
〈不孕心情〉
我欠他一個孩子

他是個好丈夫,但是遇到流產或治療失敗,
他會擺一張很臭很長的臉,
就是擺明了我欠他一個孩子。
◎楊麗齡 圖◎何文瑩


德宜坦承說其實她並不喜歡小孩,她每天教小孩兒童美語,下課後巴不得他們趕快走。「吵啊」是德宜對小孩的評語。
 去接受不孕症的治療完全是為了老公、公婆和鄰居。鄰居?更明確地說是為了封住鄰居的嘴。「這個小社區,什麼事都傳得很快,那天一個鄰居向我確認一件事,我問他『你怎麼知道的?』他說是老婆講的,而我是前一天向她老婆的另一個鄰居提起來的。人言可畏啊!」
 德宜的母親曾向她說過巷口的一位太太今年初做了試管嬰兒,最近如願地生下一個兒子!母親原本只是想給德宜打氣,沒想到德宜從此不敢將自己做不孕症治療的事讓母親知道。「雖然讓自己的媽媽知道了是沒關係,可是他們難免會講出去。鄰居難免會知道。」可是,知道了又會怎麼樣?「不孕症是很丟臉的,我丟不起這個臉。我的婆家、娘家,沒有一個人有不孕症。讓別人知道你得了不孕症,就像對全世界的人宣布,你得了愛滋病。人是群居的動物,我不喜歡別人在我背後指指點點的。」
 為了怕別人指指點點的,德宜從第一次流產後就很積極參與不孕症的治療。去年一年,她做了三次人工受孕及一次試管嬰兒。那個婦產科醫師要求她做完試管嬰兒要住院三天。為了不讓婆家、娘家知道,德宜自己一個人在醫院躺三天,是全天都不能下床的。
 「我暗示老公要不要請個假,陪一陪我?他沒反應,我就算了。這還不說,他下了班來醫院,問過我吃了沒有?知道我吃過了,他一頭栽進去看電視,那時我覺得這一切都好不值得…,我也不想再跟他多講什麼了。第二天,我受不了,回家了。結果當然是流掉了。」
 好不容易等到先生回來,他知道這次又失敗了,很失望,又好幾天不說話。上次的流產經驗,德宜已經知道了,雖然他是個「好丈夫」,可是遇到流產或是治療失敗時,他會傷心到臉很臭、很長。溝通之後,他會道歉,可是又有什麼用?「他就是擺明了我欠他一個孩子。這次我不想再跟他溝通了,他不主動關心我就算了。」真的算了嗎?那幾天他們像是住在超大型的冰窖堙A互不往來。
 當然冷戰也不是天天發生的。德宜平常可是把家堨朝I得好好的。此外,她也善於規劃家庭休閒生活。那個只愛看電視的老公,現在也會和她一起打羽毛球、游泳,更不可思議的是,那個電視木頭人也會和她去溪頭小木屋度假。沒想到他一去溪頭,就愛上那堛瑪@霧。
 或許就是那種濃霧,暫時使老公忘了無子的遺憾,然而德宜似乎需要一場更大的濃霧,掩蓋住她不孕的羞恥。在霧中,她永遠光鮮亮麗,是天生的贏家。但當霧散,她害怕人的眼光、人的嘴巴,和自己的耳朵。
 為了面子,她寧可活在霧中,守住一切的秘密,也鎖住一切的委屈。
  (4/9)

我欠他一個孩子
帶女兒逛博物館
阿公阿媽要離婚
只是發發牢騷!


HOME CARE
腹式呼吸 幫助入睡
◎曾金木
當上床就寢時,輾轉反側不已卻難眠,怎麼辦?
 首先做深呼吸,尤其緩慢的「腹式呼吸」。不僅增加睡意亦可降血壓。其方法為採仰臥的姿勢雙手輕放於腹上,並隨著呼吸而上下。吐氣時腹部凹進,吸氣即凸出,慢慢呼吸,盡量使呼(吐)氣的間隔長些。最初一分鐘七∼八次,習慣後次數可減至四∼五次。如此早晚兩回,各做五分鐘,漸漸就會睡得很好。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