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8月1日 星期三

桃芝已遠颺 花蓮救災急

惡水沖走10親人 他們救起1小孩

〔記者花孟璟╱光復報導〕花蓮縣光復鄉大興村土石流災變第二天,救援仍持續進行,但一整天卻只找到兩具屍體,還有廿五人可能深埋土中,不少家屬抱怨救災進度太慢。

 這場災變,大興村已有廿一人死亡、八人重傷,設在大興國小的災民收容所則收容六十七戶、兩百零四位災民。

 桃芝遠颺後天氣轉好,通往大興村的台九線原先滿溢的泥巴乾了,沙塵飛揚,災變現場也是煙塵濛濛。上午九時許,林吳秀琴的屍體首先被挖出,十一時又發現邱葉丁屍體後,救難工作就陷入膠著,救難人員先從埋在沙土中、還看得到屋頂樣子的房子開始挖起,一路挖掘了三、四棟房子,但都一無所獲。

 由於堆積的砂石厚度接近十公尺,許多房子被埋得太深,從「新地表」看,根本無法確定確切位置,怪手司機只好以民眾指稱的大略位置開始挖洞,但一連挖了幾個洞,都沒有挖到房子,只見洞裡不斷冒出積水,讓家屬心焦不已,下午有家屬現場「擲筊」,希望死去的親人能告知埋屍的位置,令人鼻酸。

 花蓮團管區司令部副司令許輩燕,父親也住在大興村,幸好家中只有客廳被泥流淹過,行動不便的父親才逃過一劫。許輩燕的房子被泥流淹了一半,但災變第一天早晨五點就投入救災工作,指揮花防部一千多名官兵在現場救災。

 在台北工作的林文三,昨天上午也盯在現場,雖然上午母親林吳秀琴的屍體第一個從房子裡被挖出來,但直到傍晚,七十三歲父親林標還是不見蹤影,林文山眼眶紅腫地表示,家中除了他還有五個姊妹,都在外地,父母二人留在大興村,沒想到竟發生憾事。

 目前在台北工作的楊明山,有十四位親人住在大興村民權街,從恐怖的颱風夜當晚,他一直嘗試以電話聯絡家人,最後卻斷了聯繫,他前天就趕回大興,沒想到人事全非,四名家人存活、四人死亡,還有六人失蹤。

 幸運存活的家人告訴他,當時水愈漲愈高,一家十四人牽手成人龍,但水勢實在太猛烈,家人都被沖散,隔天陸續發現四名家人屍體,四個生還的家人還在湍急的水流中,緊急拉住一個從上游漂下的小孩的手。

 六十五歲的阿美族頭目陳文生,他八十多歲的老母親也幸運生還,二人命雖保住,但大興國小臨時收容所不僅沒水沒電,一下擠了二百多人,天氣悶熱的晚上、小孩的哭鬧聲,都讓人難以適應,他只希望早日將家園整理好,趕快回復日常生活。

 而災變後村民現實的生活問題,也讓陳文生擔憂,他表示,大興村民大多務農,三十多年來他眼見村民從種植外銷日本的梧桐樹、乃至改種檳榔、文旦柚,價格都不是很好,村民在經濟上都很弱勢,最近三年改種山蘇後,最高還有一斤一百五十元的好價錢,原以為總算有好日子,但一場土石流卻碎了村人的美夢。

 陳文生說,大家要趕快先把失蹤的人找出來,但是接下來的日子要怎麼過,他真的不知道。


大興村民 原是八七水災災民

〔記者楊宜中╱特稿〕花蓮縣光復鄉大興村遭遇空前的潰堤土石流災難,但藏在部份村民背後,還有著隱隱作痛的創痕,因為他們的父母或是自己,四十多年前就是因八七水災而遷徙東部、落戶大興村;兩次大災難都給他們碰上了,實在讓人不勝唏噓。

 民國四十八年,台灣西部發生災情慘重的八七水災,不少於一夕間失去家人、家園的災民,隻身或是結伴到東部落戶找尋新生,花蓮縣豐濱鄉有個「彰化新村」,許多花蓮縣民耳熟能詳,這就是八七水災災民的聚落,而散居在花蓮縣各鄉鎮的八七水災災民,更難以計數。

 光復鄉大興村雖以原住民佔多數,但也有不少客家、閩南人,他們部份是八七水患之後遷徙到東部的災民,四十餘年來,他們已經有了第二代、第三代子孫。

 剛來到東部的歲月,八七水災災民大多刻苦地種植蕃薯、生薑、金針,或四處打零工維生,但生活得和樂平靜,幾乎已經忘了被稱為「災民」的日子。

 光復鄉民代表會主席鍾玉清說,據他了解,當年來此落戶的八七水災災民,有的發展得不錯,例如,謝姓及陳姓兩個家族,目前在光復鄉已舉足輕重;而大興村的確就有八七水災災民或他們的後代居住,如今再逢巨變,實在讓人同情。

 當年從台灣西部逃避八七水災而到東部找新生活的災民,絕對不願意自己再受當年之苦,更不願意自己的子孫,在自己選擇落腳找尋新生的土地上再遭遇類似的天災!偏偏,他們還是又遇上大興村空前的潰堤土石流災情,加倍的苦痛,將未癒的傷疤挖得更深。


木石流重創 復興部落將遷村

〔記者邱顯明╱豐濱報導〕近年來土石流在台灣各地造成重大傷亡,花蓮縣豐濱鄉新社村這次在桃芝颱風中卻出現「木石流」,山區巨石、木頭隨溪洪而下,直接沖進民房,同樣嚴重威脅生命財產安全,鄉長李啟誠表示,將積極協助居民遷村。

 濱海的豐濱鄉,在桃芝颱風中首當其衝,過去兩天中形同「孤島」,北上南下的花東海岸公路落石處處,難以通行,鄉內穿過海岸山脈與花東縱谷區聯絡的瑞港公路仍無法通行,光豐公路則勉強能通行機車。

 豐濱鄉復興部落住有三十多戶阿美族人,他們依當地一條野溪,沿溪在山坡上築屋;七月二十九日深夜,桃芝颱風暴風圈接近,復興部落籠罩在狂風暴雨之中,使野溪溪水迅速暴漲。

 住在部落最上端的陳文良回憶颱風夜時的情形說,當時空中是風雨呼嘯聲,海上是狂濤怒吼聲,加上溪中的撞擊聲,聽起來很恐怖,是他五十多年來未曾經歷過的;七月三十日凌晨,他發現院子裡堆著一根根的漂流木,和一塊塊如桌面大的巨石。

 陳文良走到村中,沿著村子起建的彎曲馬路變成了河流,大木頭堆在馬路上;桌面大的巨石堆在民宅之旁,只差幾公尺就滾進鄰居家中。

 部落內真耶穌教會側門面對著馬路,巨木就沖進教堂內;有的大木頭沖到民宅院子裡,不明就裡的人,還以為是民眾從溪中、海邊撿回來的漂流木。

 豐濱鄉長李啟誠說,復興部落在八十六年安珀颱風中,也曾經受到野溪溪洪暴漲的影響,整個部落遷到社區活動中心的臨時收容所中,這次再遭到木石流災害,部落已不能再住人了,鄉公所將積極協助遷村。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