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8月27日 星期一
 
〈姊姊妹妹下午茶〉
我的朋友離婚了
◎YY 圖◎吳孟芬

阿蜜回國。接到她電話真是驚喜交加,三年前跑到日本去結了婚,從此無聲無息;老朋友這兩年不剩幾個了,偏又一個個脫離單身戰場,以為丟了的人忽然又出現,心上竟然有份感激;怎麼說呢?只覺得∣唉,在這世上我還是有人記掛、有人惦。
 CC卻覺得不是好事。就只因為不剩幾個朋友了,所以我回頭,會有什麼好事。
 三年了無音訊,飛回來立刻找上來。我回想那些年每一次愛情崩潰,即使半夜她也非得找到我們的日子。
 果然,見面的時間是午夜十二點,在東區我們過往廝混的pub;阿蜜戴著一副墨鏡,即使唇上塗著鮮紅,那臉色就是有問題。
 兩句寒暄的話才落下,她把墨鏡摘下來,原來眼睛黑兩圈,腫一邊,眼角還帶著撕裂的痕跡。
 一直耗到天將亮,天空微微的青光映著空蕩的街頭,多少年了,從黑夜到天明,自青少逼近中年,依舊是三個女人相濡以沫互相扶持,為男人。
 CC猶然不失她的激烈諷刺,嘲諷表示這一回來個日本武士適時印證了前些日子幾個八卦時事的深層反應,果然最徹底的暴力執行者就是這些貫徹武士精神的男人;看看本島受過櫻花教育的老頭,有幾個懂得尊重女人做為人的尊嚴!對這些武士精神的信仰者,女人只是豢養著供做維持他的男性自大與平衡自卑的供需品。
 可是女人自己也需負責任的,所有的故事看來,女人不也是隱約被制約,相信可以用肉身交換權勢與安全?
 可是這些日子國家經濟與兩性關係一起利空不見底的惡質空氣,若不是因為我們的朋友的傷害,又怎麼能刺激我們呢?
 說真的,國家民族我們幫不上---大人們從來不管人民想要什麼嘛!知名男女的爛帳又與我們何干---我們自身也都是千瘡百孔待修補啊!
 一整天,我在屋裡陪伴阿蜜,反覆聆聽她這幾年的婚姻。
 猶記得她在工作室裡那幾年,清純得像一朵花,除了趕稿的日子辛苦,最煩惱的也不過是愛情。
 但比之於後來這一路---那些小小的愛情煎熬又算什麼呢?
 一個從小被家庭學校與社會教育,妳若沒有婚姻不被一個男人擁有,不懷胎孕育扮演母親,妳就不完整。這麼被教著長大的女性,如何理解這個真實的世界,男人不是教科書上、不是文學裡所表現的那樣唯一一種。
 並非決定了一個男人,一生就定位了,妳以為自己定位了,但他並未定位。重點是,他還是一個殘缺不全的人,除了器官,他的人格還在發育中,且一輩子無法發育完整,因為他來自的家庭、學校與整個大社會沒能讓他學得會。
 但就算妳耗盡妳的一生,即使陪上性命也無法使他更完整。
 阿蜜細述她的婚姻,那個男人,娓娓道來,臉上沒有傷痛,也許這痛對她是沒有底的,那超越人能表達的極致,她不知道怎麼傳遞那種痛覺。
 但至少走到底了,她已經出來。
 這之後那最原始的對愛的純粹期待還在嗎?
 CC的意思是,當然存在。為什麼我們每天每日需要大量的偶像劇的灌溉,因為那裡面完成的都是不可能的愛呀!
 關於內心深處最軟弱的那一點溫柔,即使活到一百歲我們還是無法忽略,所以,需要王子與公主的幸福原形,不管真實世界怎樣的殘酷,人們內心深處永恆需要純情的元素。
 忘了哪裡聽來的,純愛是一切基因的開始基礎,也就是,沒有愛,就沒有了生命的存在。
 所以,儘管現實是如此的千瘡百孔,能夠幸福快樂的過日子,起碼,曾經就夠。

 (8/27)

我的朋友離婚了
誇獎的難處
環保處理廚房廢油
賣早餐的夫婦


〈HOME CARE〉
雞肉比雞湯補
◎孫達明

 雞湯補還是雞肉補,這是個頗為有趣的問題。人們常常因為雞湯的味道特別鮮美,以為雞湯補得很,而雞肉則無啥營養。其實,這是誤會。
 雞湯的營養確是不錯的,但與雞肉比起來,就大為遜色了。據研究,一般肉類食物湯裡的營養成分並不高,主要的營養還在肉裡。就拿最重要的蛋白質來說,湯裡所含的僅為肉中所含的七%左右,其他如脂肪、無機鹽、維生素等,湯裡的含量也不多

Maintained by James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