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
中華民國90年12月12日星期三

立委選舉 中國統戰再次受挫
林重謨與陳文茜的戰爭
謊言•夢囈•先知
副總統可以隨便被糟蹋嗎?
台北市政府反對勞退金三制並行,指控勞委會公然說謊
為李鎮源唱台灣生日歌


立委選舉 中國統戰再次受挫

☉沈潔

  立委選舉前,統派、反本土者呼應中國統戰論調,狂妄的企圖翻轉台灣民主化及台灣主權獨立之果實,結果統派大敗,急統份子悉數落選。如此結果,輿論界有各種不同解釋,但美國哈佛大學亞洲研究中心主任柯比的論點,特別值得台商及北京當權者深思。 柯比對立委選舉所做的論斷:「經濟整合並不一定帶來政治解決。

 你可以有相當美妙的社會及政經整合,一個很了不起的兩岸來往,卻沒有政治上的關係。」 照紐約時報的引申:台商利用中國低廉勞工,在中國設個工廠,也許很有吸引力,但那並不就使中國成為「祖國」。

  出賣低廉勞工,照共產主義的教條,和中國民族主義的觀念而言,那是對中國的剝削,與十九世紀帝國主義入侵中國同樣罪惡,但是,中共政權可以忍受「特區」,外資、台資進入利用過多的勞動力,給予低廉工資,不顧勞工福利保障,當然別有目的:它需要外資、台資去搶救行將破產的共黨政權,也希望利用吸引台資,達成其政治上併吞台灣的目標。

  在國際關係史上,有些例子證明經濟關係密切,會導致政治關係密切,美國在二十世紀初期對中南美洲的銀彈外交,目的便在於此。但是,此項原則應用於主權國家之間的對等關係,未必能適用於兩種不同體制國家間,且有一方企圖以經濟整合併吞另一方的情形。

  柯比的觀點在描述目前台灣民意堅持與中國政經分離的事實,這可能是台灣多數人,至少是商人的主觀意願。立法委員選舉結果,主張台灣主權獨立的政黨大勝主張一個中國、聯共反台的政黨,即反映如此心理。

  中國的態度及策略,與台灣正相反,它拿定資本主義社會「唯利是圖」的弱點,企圖以經濟當工具,以達成其政治上吞併台灣的目的。它並不願政經分離,讓台灣可以享受經濟上的利益,卻不必在政治上付出代價。 台灣要政經分離,雙方保持經貿往來合作,但不能建立使台灣喪失主權的政治關係。

 中國不肯政經分離,要以經濟手段,建立取得台灣主權的政治關係。雙方利益重疊的只有經濟關係。中國未達到其政治目標之前,仍與台灣保持經濟往來,因為那是北京策略的一部份。 雙方目標及策略大異其趣,此次選舉結果,對在中國投資的台商,應是一項警訊。

 第一、台灣選民認為台灣商人到中國投資,或許對商人有利,但對台灣未必有利,甚至是有害。

 商人為自己利益,又回頭要求國人向中國讓步,那是說不通的事。

  第二、在中國投資之台灣商人,如果還是靠行賄、特權經營,那必然被人牽著鼻子走,台灣人民也看不起,但如果是規規矩矩經營,賺取合理利潤,則其政治參與應在對中共政權遊說,要求建立法治,去除腐化,保障台商投資,尊重台灣人民的選擇,而非受中國指揮對台灣施壓。

  第三、台商利用中國廉價勞工賺錢,但對維持中共政權不致因為人民貧窮、失業而瓦解,也有其功勞,中國可以容忍其勞工被剝削,其體制也走上唯利是圖之路。

 因此,台商的影響力應該用在促使中共政權的改革,和其投資環境的改善,而非受中國之壓力,對自己國家的主權提出不得人心的要求。 第四、台灣選民以選票決定那些北京代言人下台的命運,台商應了解做北京代言人得不到好下場,也應讓中國人了解台灣的民主已經生根,人民當家作主決定自己的命運與前途已經是確立的制度。

  可以想像的,北京當權者不會因為此次以商逼官,拉其代言人在台灣興風作浪的計謀不成便罷休,但台灣選民的覺醒使中國以經濟關係誘得政治關係的機會大減。

 對台灣商人和台灣人民而言,「政經分離」還是最有利的方案。台灣經濟面對的困難是國際經濟衰退,和中國以低廉勞工吸引台灣資金,而非政治整合問題。 中國勞工成本遠比台灣低廉的問題,並不會因為台灣被中國併吞而解決。

 香港的工資比中國高得多,港商到中國投資的情形,並不因為主權被中國收回而減少,因為沒有一個國家有中國那樣用之不竭的廉價勞力。經濟問題的根源如此,在主權上對中國讓步有害無益又屬公論,中國想以經濟關係換取政治隸屬關係的如意算盤難以如意。

 

林重謨與陳文茜的戰爭

☉施兆起

  立法院的「國是論壇」,原來不是問政的地方,而是比賽罵人的作秀舞台。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需要用不堪入耳的字眼去醜化他人。民進黨立委林重謨出言不遜,辱罵尚未正式入國會大門的新科女性立委陳文茜,用粗暴的台語髒話問候人家,侵犯女性的尊嚴。做立委要有「口德」,這樣罵人簡直是斯文掃地。

☉蕭銘洲

 立法委員林重謨在立法院「國是論壇」羞辱陳文茜,用了極其粗鄙的言語,我覺得這是不對的。

 民進黨的席次在這次選舉增加不少,但不宜太自我膨脹,不應挑釁,徒增對民進黨負面之影響及自損形象,希望林委員要謹言慎行,免得害了民進黨,也毀了自己。

☉楊儒宏

 林重謨批評尚未就任之新科立委陳文茜,沒想到陳文茜「分身」竟如此之多,紛紛挺身為她辯護,莫非走了「羅大哥」來了一位「大姊大」?林重謨罵人被圍剿,陳文茜罵人則被呵護,寧不怪哉?男生罵女生不要臉,有那麼嚴重嗎?那麼女生罵男生就有豁免權嗎?(作者楊儒宏╱土地代書)

☉蔡敏雄

  民進黨立委林重謨在「國是論壇」上,痛批陳文茜,指她批評時政,宛若妓女評論社會色情。

 或許,林重謨的比喻有失當之處,但陳文茜平時的言行,也非全是「健康衛生、言行適切」,諸如,她曾把醫學上視為第二性器、養兒育女用的女性乳房視為「社交的工具」;她強力主張,要將黨、政、軍趕出「台視」,造就中立的媒體,然而,她自己參與立委選舉,當選立委,卻仍緊抱媒體不放;她在民進黨當文宣部主任時,未見臧否民進黨缺失,一旦離開了民進黨,回頭就將民進黨批得幾無是處。

 不知是民進黨真的那麼無執政能力?或是「無奶便非娘」?人必自重而人敬之、自侮而人侮之,公眾人物自不例外。(作者蔡敏雄╱同愛小兒科內科診所醫師)

☉林健次

 陳文茜擔任民進黨文宣主任崛起政壇,口齒伶俐,可說千句而不嚼舌,聽來充滿自信而有正義感,在電台、電視台任意批評她不滿的人,還說過要用胸部雙乳做為社交工具,但這適用於立院嗎?(作者林健次╱台電員工)

☉程一善

 林重謨委員在「國是論壇」上警告陳文茜將來進了國會,不要再東罵西罵,走了一個「羅大哥」,卻來了一個「陳潑婦」,林重謨說出了許多人的心聲。

 陳文茜「北港香爐」人盡皆知,對政府的努力,她可以說出「不要把國家的喪事當喜事辦」的狠毒話語,給她一點喝叱是必要的,林重謨委員的「國是論壇」犧牲打情有可原,算是一記苦肉計。

☉許文德

 林重謨你錯了,陳文茜是何等人物,你居然敢公開罵她,而且還罵得人心大快,難怪你的話才說完,不僅在野黨罵你,連執政黨的同志也要罵你,因為你道出了民眾的心聲,搶走了眾政客的風采,大家焉能不裝腔作勢罵你以自保? 林重謨你錯了,總統夫人挨陳文茜的罵,其實正可證明總統夫人的淳樸可敬,你何必跟陳文茜計較?何況以陳文茜的媒體優勢,你公開罵她,又能幫總統夫人洗清什麼污名? 林重謨你錯了,你說陳文茜「像」菜店查某在批評色情行業,其實陳文茜怎會「像」菜店查某?從她早已自稱「乳房只是社交工具」,即已自暴其心態與行徑。

 你只說她「像」菜店查某,豈不辱沒了她? 林重謨你錯了,道出「陳文茜現象」的事實,除了招來媒體為她講話而扭曲你的原意,你能從陳文茜身上討到什麼便宜?既然佔不到便宜,「好男不與惡女鬥」,及早向陳文茜說聲抱歉,不要再把陳文茜拿來跟妓女類比,以免妓女蒙羞。(作者許文德╱台灣更年期醫學會理事)

☉陳秀容

 陳文茜因對總統夫人吳淑珍「鄉下女人」的批評,引來民進黨立委林重謨反唇譏其為「菜店查某」。

 在陳文茜及部分國民黨籍立委的引導之下,這整個事件的焦點對準了林重謨對陳文茜的「女性」身分的「人身攻擊」。在此我必須指出,陳文茜在言語中暗示著,鄉下女人的見解是無知的、是粗鄙的,鄉下女人的言論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

 我認為她這種對「鄉下女人」的錯誤見解和鄙視,是應該被指責的。如果陳文茜可以看輕鄉下人的政治見解,瞧不起鄉下人的知識水平,而用政治上流社會的觀點來小覷社會最底層的鄉下人,那為什麼不准出身基層的林重謨用最直接的語言來反擊這樣的社會階層歧視?如果頂著知識份子的桂冠就能嘲笑鄉下女人的無知,那麼憑什麼不准別人說知識份子是妓女? 本人出身彰化縣鄉下,目前委身北部從事教職。

 當十一日的口水戰爆發後,鄉下的父親要我務必挺身捍衛鄉下人的尊嚴以及鄉下人的問政權利,我很高興父親未被陳文茜及其他國民黨籍立委錯誤且失焦的言語蒙蔽,也很高興從父親身上看到了來自社會最底層、最真實、也是最高品質的「鄉下人的見解」,那不是陳文茜這種偽知識份子所能明白的。

謊言•夢囈•先知 張國財

●誰比較愛台灣?

 台灣境內朝野各政黨、新舊住民間,政治上是難得有太多共識的。真要找政治共識,大概就是大家都「愛台灣」。

  台灣,何其有幸啊! 有李登輝情結、阿扁情結的,愛台灣應該無庸置疑;那逢李必反、逢扁必反的,敢罵「綠色恐怖」、敢當中國的傳聲筒,卻還不敢明目張膽說「我不愛台灣」! 十二月一日,隨著縣市長、立委選舉的落幕,「愛台灣」的口水大戰,似乎也高掛免戰牌。

 事實上,另一回合的「愛國」比賽,卻不知不覺在台灣人身邊上演。 中國新黨即將下台一鞠躬的立委馮滬祥,告別之作是豪氣干雲地在國會殿堂揮舞著「國旗」,以凸顯其捍衛中華民國的「心志」。

  另一方面,刻在台北舉行的亞洲女足賽,台北的大家長馬英九市長的「加油」方式卻另樹一幟「請台灣觀眾不要帶國旗進入亞洲女足比賽會場」。 哇塞,小馬哥真不愧是哈佛博士,既識大體,又理性溫和,更懂得自我閹割以討好中國。那像「莽撞」的電玩小子曾政承,在勇奪第一屆世界電玩賽冠軍寶座後,竟「不知好歹」舉起「國旗」,惹來中國一頓抗議。

  只敢在台灣國會揮舞「國旗」,卻不敢在天安門廣場亮出旗號;只敢在台灣喊要捍衛中華民國,卻在江澤民、朱鎔基的陳腔濫調前不敢吭一聲;只敢在選民面前說「我是新台灣人」,卻在中國人面前將「國旗」自動收起來,這種政客,和只有國中學歷的曾政承比較起來,你說,誰比較愛台灣?

●中國國民黨還在作夢嗎?

 中國國民黨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召集人陳錫蕃十二月二日在一場座談會上慷慨激昂指陳:「中華民國的國家地圖仍是秋海棠,中華人民共和國並不是一個國家。」

  夠可怕吧?這種公然與世界六十多億人的認知挑戰的言論,不是出自無知市井小民之口,而是堂堂國民黨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坐第二把交椅的陳錫蕃的堅決主張。

  陳錫蕃的夢囈,正是典型的「老人痴呆症」症候群之一│只清清楚楚記得三、五十年前的陳年往事,卻不記得三、五天前的新鮮事。

 年紀一大把的陳錫蕃患上老人痴呆症,那不是國民黨的錯;但是,讓患了老人痴呆症的陳錫蕃在中國國民黨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當副召集人,盡說些「白頭宮女說玄宗」混淆國人視聽,卻絕對是國民黨的錯!

 說「中華民國的國家地圖仍是秋海棠」,笑話則笑話矣,充其量只是中國國民黨在自瀆;宣稱「中華人民共和國並不是一個國家」,簡直荒天下之大唐,強暴、摑掌聯合國一起來了。 

●不甘寂寞還能當先知嗎?

 一般而言,先知之所以成為先知,性格上或多或少傾向扮演著悲劇的角色。先知不但是寂寞的,更是苦難的象徵。

 在先知前進的路途上,不要說左右伴隨的人了,那固然是稀稀落落、寥若晨星,就是肯追隨在後的,也不至於太踴躍。所到之處,萬人空巷、夾道歡呼,那是英雄的場景,不是迎迓先知會出現的排場。 明乎此,就知道台灣政壇的「先知」,為什麼在失去權杖後會窘態畢露、醜話盡出了(許信良、施明德等以「先知」自居自視者都如此)。

 想頂著先知的光環、戴上先知的桂冠,卻又不甘寂寞,天底下那有這種便宜的先知呢? 靠謊言、夢囈起家,假先知之名編織英雄夢者,那一天才能從台灣政壇絕跡呢?(作者張國財╱新竹師院副教授)


副總統可以隨便被糟蹋嗎?

☉陳信雄

  討債公司負責人董念台向呂副總統求婚的鬧劇,無論動機如何,其無視於別人的尊嚴,以個人喜好為出發點的舉動,令人感到憤怒,把解除戒嚴之後,好不容易建造的自由社會,踐踏殆盡。

 我們的電視媒體也唯恐天下不亂,一而再、再而三的詳加報導,甚至介紹其個人檔案,忘卻了公共媒體隱惡揚善的功能,令人扼腕。

 上自總統下至販夫走卒,每個人都有其天賦的尊嚴,都應受到必要的尊重,請別再傷害我們選出來的呂副總統。 

☉王瑞麟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一介平民竟以多部禮車到總統府欲向呂副總統求婚。此種荒唐行徑,有污辱國家副元首之嫌,心態可議。 男歡女愛是建立在感情的基礎上,不是一廂情願,且也從未聽聞呂副總統和董念台認識或談及感情的事,而今,董念台卻以作秀的心態,表達其對副元首的「愛慕」,可笑亦可悲。

☉江弘交

  十二月十一日台北政治圈發生兩件侮辱女性的新聞事件:其一是立委林重謨用語言侮辱新科立委陳文茜;其二是討債公司老闆董念台用行動侮辱副總統呂秀蓮。 用髒話罵人,作情緒性的人身攻擊,固然不應該,然而罵人可以不帶髒字,就更惡毒了。

 林重謨對陳文茜的謾罵,遭眾人圍剿,在此不多談;倒是董念台對呂副總統的人身侮辱,我們這個社會又作了怎樣的反應呢? 一位女人在最黃金的歲月,被囚禁十餘年,不論是否因而錯過婚事,總是個人悲劇,如果董念台真的愛慕呂副總統,絕不會以聚眾嬉鬧的方式來求婚,尤其是透過電子媒體一再播弄,令當事者情何以堪。

  一位以說書出名的文化人,昨天在廣播節目中幾乎花了半個小時一再肯定求婚一事,並強調求婚者有權利示愛,不應被警方取締。

 我認為,如果一個文化人對同時受辱的二位女性有如此的差別待遇,那麼,我們這個社會怎會有公義? 台灣人果然粗俗,罵人都只能用髒字,要想做到侮辱別人不帶髒字,只好向有文化水準的中國人學習吧!

台北市政府反對勞退金三制並行,指控勞委會公然說謊

☉台北市政府勞工

 十二月十日、十一日連續兩天,自由時報報導「勞工退休金條例」修法審查會議,其中引述勞委會郭吉仁副主委的語意,表示北、高二市代表對三制並行無異議的說法,台北市政府代表認為郭副主委公然說謊,只要看第一、二次的審查會會議紀錄,就可清楚看到台北市政府的立場,台北市政府反對三制並行。

  台北市政府於十一月十三日第一次審查會時即提出經發會共識是否可違反的尖銳問題,而且進一步提出三制並行是不可行的,因為三制之間互相矛盾,內容也太複雜,工人無從選擇(詳會議紀錄),台北市政府根本不同意經發會就業組的共識。

 但從貴報的報導中卻提及台北市政府代表無異議的字眼,是否勞委會自己不敢扛責任,想把台北市拉下去背書。況且行政院十二月十日召開的第三次審查會,已進行到逐條審查,根本不是在談三制並行,但是郭副主委的發言沒有誠實說出會議中的反對意見,竟然以北、高二市代表無異議一語帶過,其發言已失真。

  台北市政府十二月十日亦發文給行政院,再次敘明修法之立場,因為退休金涉及數百萬勞工權益,三制並行是出賣勞工的做法,因為舊制年資沒有被保障,等於宣告勞工自動放棄,修法草案又只保障勞工在新制實施後所領取之退休金,對於原有年資權益僅有保留年資之規定,未有其他配套措施。

 台北市政府代表於第二次會議中直指該項缺失,審查會卻僅列入會議紀錄,避而不談,台北市政府提出之修法意見如下:

  ●新制採取個人儲蓄、商業保險制,勞基法社會福利性質被取代 現行勞基法退休規定,勞工於同一事業單位服務滿二十五年或年資十五年,年滿五十五歲可自請退休,事業單位必須按月提撥二%至十五%不等的退休準備金至中央信託局專戶中,勞工於達到退休要件時才可領退休金,當時立法係屬社會福利性質的強制提撥制,本次修法卻將此種保障取消,三制都走向個人儲蓄、商業保險的方向,政府完全不介入,原有勞基法社會福利的性質已被取代。

  ●三制並行選擇增加,但勞工要自負盈虧 勞委會修法草案總說明中提出依據經濟發展諮詢委員會決議,秉持「保障勞工退休生活」、「不增加政府財政負擔」、「勞動條件最低標準」之原則,擬具「勞工退休金條例」草案,採三軌並行:個人帳戶制、附加年金制、其他年金制三制,而且未來退休金費用及運用,國庫不予補貼,雇主提撥率採漸進式從二%至六%,但經比較,其實個人帳戶制就是強迫儲蓄,附加年金制也不是保險,只是以提撥率六%,倒算出年金給付率為○.○八%的年金給付制,而且三年精算一次,如有不足或虧損時調高費率,調高部分由勞工強制負擔。

  審查時有關部會代表更直接指出「附加年金制」看起來不像保險,為何要以保險方式辦理?其間免稅額自提及雇主提撥部分如何處理等問題,我們認為不屬商業保險則屬政策性的「社會保險」,勞委會不該掛羊頭賣狗肉,將屬社會保險的勞工退休金制度,改為商業保險、企業年金的定位。

  ●將現行專戶改為單一基金制,可解決現制問題 現行勞基法中工作年資無法累積是領不到退休金的關鍵,也是許多事業單位不願雇用中高齡勞工的原因,但也因為領得到的勞工不多,雇主寧願被罰也不提撥,這些問題其實修法就可以解決:

  一、將現行所有提存在中央信託局中之勞工退休準備金專戶打破,形成單一基金之專戶,由中央主管機關統籌管理,爾後勞工達到退休條件時,直接向該基金領取,勞工退休金為個人確定給付。

 另參考積欠工資墊償基金制度,由勞工保險局統一收繳、稽催;如有雇主未給付退休金,則由該基金墊償。

  二、對於其他未提撥勞工退休準備金之事業單位,其員工退休後直接向該基金請領退休金,事業單位欠繳之退休準備金,由政府於給付金額範圍內代位求償。

  三、納入滯納金之規定,針對未依勞動基準法第五十六條規定提撥之事業單位,除繳交滯納金外,罰鍰亦提高,且採連續罰。

  四、新制中對於年資保留及「約定結清」的規劃,無法保障勞基法退休金領得到,建議勞工於加入新制或選擇沿用舊制時,雇主未提撥或提撥不足額者,強制結清勞工之工作年資,俟勞工達成退休要件時,以契約終止時之平均工資計算其結清金額,並由前項基金支付。

為李鎮源唱台灣生日歌

☉劉美蓮

  一九九一年夏天某日,我在台教會當義工,正巧會長和秘書長等人從土城監獄探視李應元醫師回來,興奮地喊著:「大仙仔站出來了,大仙仔站出來了。」他們說的是:蛇毒大師李鎮源博士,以中央研究院院士身分站出來了。

  同一年,九月二十一日,一百行動聯盟成立,李鎮源院士成為「反閱兵、廢惡法」活動的領袖。沒有經歷過白色恐怖的一群醫師娘與聯盟幹部太太們,也以李夫人淑玉教授做為榜樣,勇敢地支持先生的理念,並不畏懼雙十節之後,可能要到土城去探監。 那一年,十月十日「反閱兵」活動成功向社會表達後。

 「刑法一百條」惡法也順利廢除了,某日醫界於台大舉辦餐會,我隨外子應邀出席,到了現場才知道是李院士生日。好像是陳振陽教授起鬨吧,要我唱歌,我唱了一首新的台語生日歌,看到院士和夫人眼中有異樣的光采,嘴角有讚賞的微笑,他們跟我握手,好緊好久好溫暖。

  整整十年後,院士放捨他摯愛的土地,離開我們了,大家都很難過。我和音樂學會的朋友們,聊起這段往事,有人提議:李院士生日當天(農曆十月二十八日、西曆十二月十二日),大家在不同的地方,為院士唱台灣本土生日歌,不管是大聲的唱,或是輕聲哼哼,院士在天上,一定聽得到,他會跟我們招招手,臉上有他一貫堅毅且智慧的微笑。(作者劉美蓮╱台灣音樂教育學會秘書長)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