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2月23日 星期五
自由談鏗鏘集

未定之日?

 在上了軌道的政府體制下,除非遇到天災地變,否則哪一天是放假日,都是可以預知的,更何況是國定假日,豈有事到臨頭,還不知要不要放假的道理?二二八到底要不要放假,到了今天竟然還是跟二二八紀念碑文一樣,難以定案。當然不必因此全盤否定政府的能力,卻凸顯出政府行政效率的低落,以及施政優先次序似乎還沒有理出一個頭緒。

 二二八要不要休假,其實不只是攸關民眾一天假期的權益,而是反映出政府的施政思維仍未以維繫台灣經濟發展為考量。在工時不斷縮短、政府部門實施週休二日之後,再加上國定假日特別多,使得台灣的生產力明顯萎縮,勞動成本大幅提升,產業的競爭優勢幾已喪失殆盡,像二二八這樣的紀念日,早該只紀念而不休假了。

 台灣的失業率每月頻創新高,外銷接單逐月下滑,甚至自殺率都有升高的跡象,主管經濟事務的經濟部所得的滿意度更是低得慘不忍睹,這就像一個健康出現異狀的人,該小的部位卻腫大,該大的部位卻縮小,如何求醫治療,調整體質,才是當務之急,如果還是整天想著多休假,好逸惡勞,經濟的重病恐將積重難返。

 一個政府如果對眼前的困境,視若無睹,麻木不仁,「一天假期」都拿捏不定,卻奢言「萬年的幸福」,豈非捨本逐末,徒惹笑柄而已。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