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月13日 星期六


陳水扁的政治禪
搶救芝山岩的一封公開信
蚵農的財富和民眾的健康
追懷一位「時代女性」得慈顏
任何人都不該被遺忘—側寫「四六事件」平反運動
濱南工業區環評 不無行政瑕疵


陳水扁的政治禪

☉黃吉村

 來時模糊去時迷,空在人間走一回;未曾生我誰是我,生我之後我是誰。長大成人方知我,隔眼朦朧又是誰,不如不來亦不去,既無煩惱亦無憂。

 這一首詩,是清帝國攝政王多爾袞,把他的情敵順治皇帝殺掉之後,偽託順治皇帝出家當和尚,所做的詩句。我用它來形容兩岸的政治禪,讓大家不再對統獨煩惱和憂愁。

 統一和獨立,其實是民國三十八年兩岸分治後,毛澤東要血洗台灣,蔣介石要反攻大陸的延伸,由於時代不同,口號也要改變,所以把血洗台灣改為統一,反攻大陸改為獨立,其實都是空話,所以叫政治禪。禪就是空,空無所有,所以是模糊概念。因之,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提倡模糊概念的是老子,他的虛空哲學,其實就是模糊概念,他說:「牆壁如果沒有留下空虛的地方,就沒有窗戶可以通風,房子如果沒有留下空虛的地方,就沒有房間可以居住。」這個「空」是指空的用處,所以是具體的空。又說:「可以用語言文字表達出來的道理,便不是永遠不  變的道理;真正永遠不變的道理,是非常玄妙神秘的,它看不見摸不到,無形無影,所以不用語言文字表達,只能用心去體會。」這個「空」是指空的意義,所以是抽象的空。

 日本的禪學大師鈴木,把禪解釋為靜、定、慮,是指禪的功用,佛家把禪解釋為空,是指禪的意義,所以鈴木禪屬於老子具體的空,佛家禪屬於老子抽象的空。實體的空,可以說也可以做,抽象的空,只可以說不可以做。統一和獨立,就是只可以說不可以做的抽象之空,屬於佛教禪不是鈴木禪,是抽象之空不是具體之空,它正如護國法會上的空話一樣。政治人物只要遁入這個空門,還有什麼話可以相信呢?

 陳水扁在元旦賀詞中,告訴大家要建立兩岸政治統合新架構,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顏進發詮釋說,陳總統元旦的談話,所強調的兩岸新架構,其現實意義,就是「統中有獨,獨中有統」,因此他希望兩岸都能「放空」,在不犧牲既有獨立基礎上,建立統合新架構,因之,兩岸關係不只牽涉到台灣與大陸,更與亞太區域和平直接相關,任何希望能解決兩岸關係的架構,都是從自身利益出發,最終則希望確保亞太、甚至全球和平,這和美國提出的「兩岸中程協議」內容相同。

 這些談話,完全和法會上的空話一樣,它是政治禪的最高境界。陳水扁叫兩岸一同「放空」,就是要大家比賽說空話,可見統中有獨是江澤民的統一禪,獨中有統是陳水扁的獨立禪,為什麼?因為既要統一,卻允許獨立,既要獨立,又允許統一,這不是想要利用模糊概念,讓人看不見摸不到嗎?這樣的政治禪是屬於佛教的禪空,不是鈴木的禪境。如果要把統獨的抽象禪空,化為具體的禪境,我套用西方觀察家的話:兩岸大概還要等二、三十年,直到那些製造歷史的人死光之後,再以住民自決方式,解決兩岸問題,也只有這樣,才合乎美國「兩岸的遠程協議。」

 因此,無論是邦聯、聯邦、一國兩制、自治區,對台灣來說,都只是一種政治禪。(作者黃吉村╱屏東永達技術學院教授)


搶救芝山岩的一封公開信
重燃關懷心火 再建監督機制


 公元兩千年歲末,士林芝山岩山腳下發現了古代先民的遺骸,使這個小山頭再度吸引了社會的注目。先民遺骸是否應作現地展示?擬議中的生態池是否因而取消或應移往何處?固是值得討論的課題,然而整個芝山岩正在如火如荼進行的「文化史蹟公園」規劃施工情形,是否與原先學者專家主持的調查研究報告相距太遠?是否與原先熱心參與規劃的居民期望格格不入?才是更迫切、影響更深遠的問題。

 一九九 三年台北市政府曾委託學者完成一份「芝山岩文化史蹟公園規劃研究」報告,但因部分熱心居民及社團的質疑,經市議員協調而暫緩了該公園的設計與施工,另由七位學者分別從史前文化、人文歷史、景觀、植物、動物、地質等六方面重新調查研究,終於在一九九六年五月完成一份更周詳的報告,其間更有一群居民組成關懷小組,不但參與協助調查、自我充實,而且出版了六期的《芝山岩之友》刊物,堪稱為新時代的「參與式規劃」樹立了典範,而七位不同領域的學者攜手合作,事後常被稱為「夢幻隊伍」。然而,由於制度及人為的缺失,後來的施工執行無法被有效 監督,目前芝山岩山上山下進行的工程,至少出現以下問題:

 (一)山上山下新設兩千多公尺的棧道,不少人認為太多太長,尤其為了遷就棧道路徑,有些地方竟然砍削樹木、敲掉鑲有化石的石頭,真可謂削足適履。此外,所謂以棧道限制民眾活動動線以保護土石植被,亦有過猶不及之處,例如東隘門石象,若依棧道位置根本看不到象頭象鼻。

 (二)日治時代留下來的「學務官僚遭難之碑」數十年來被棄置草叢,固應早日復元,但位置何在?基座高度如何?在未與原來的調查研究者商量討論的情況下就豎立起來,同時把三百多年老樟樹的枝幹切除一段以遷就之,實在令人痛心。過去我們呼籲民眾把山上的一切視如瑰寶,宛若不可碰觸,然而上述的行為豈非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三)山上的水泥鋪面哪些可以留著、哪些應該去掉?已經引起一些跳舞╱運動團體不斷向市府施壓,逐漸流於政治角力,失去客觀標準。

 (四)南面山腰上的地質景觀「肋骨狀裂紋」巨石(俗稱太陽石),已因週邊的施工不當,而造成嚴重傾斜,將來是否有崩塌之虞?

 芝山岩 文化史蹟公園的規劃,原是鑑於山上土壤流失,諸多樹根、岩石裸露,新苗無法生成;紀念碑等史蹟受到破壞;外來樹種侵奪原生樹種……顯然這座資源豐富的小山頭需要「休養生息」,具體而言包括史蹟需要復元、保護,植物需要復育從而土壤不能一再流失,甚至棲息鳥獸的需求必須受到尊重,因而,民眾的活動範圍與使用程度勢必有所管制。於是,民眾的理解和支持乃非常重要,可惜如今「芝山岩關懷小組」已因施工過程粗魯、負責單位故步自封,而感到心灰意冷,噤不作聲,市政府聽到的反而是日益高漲的跳舞╱運動團體的聲音,豈非宣判昔日參與式規畫之失 敗?

 總之,我們不忍見到芝山岩生機乍現又要面臨危機,既然已經有了較為周延的調查研究報告,為使規劃執行階段不致走樣,我們建議趕快調整、修護已經發生的問題,並儘速建立定期諮詢的監督機制,不要使調查研究團隊與規劃執行單位斷為兩橛,俾便此一芝山岩經驗可供今後其他規畫案之正面參考,而非反面教材;其次,我們呼籲昔日疼惜芝山岩的熱心居民再度集結起來,「重燃關懷心火」,為守護芝山岩而共同努力;最後,希望諸多跳舞╱運動團體高抬貴手,讓受傷的芝山岩休養生息吧,畢竟跳舞╱運動的場所可以有替代選擇,而台灣只有一個芝山岩。

芝山岩文化史蹟公園 資源調查研究學者: 劉益昌(中研院史語所) 陳儀深(中研院近史所) 詹素娟(中研院台史所) 陳亮全(台大城鄉所) 郭城孟(台大植物系) 袁孝維(台大森林系) 劉聰桂(台大地質系)

蚵農的財富和民眾的健康

☉謝炎堯

 近日發生的牡蠣含銅量偏高事件,將台灣的社會病態,表露無遺,同時也提供一個良好的機會,作為推動台灣改革的契機。

 誤導民眾的不夠專業報導

 我國報社缺乏各種專家負責專業新聞的篩選和編輯,所以可能刊登偏差不平衡的新聞,誤導民眾。媒體報導牡蠣的含銅量是先進國家產品的五百倍,有致癌的危險,引發民眾不敢購食牡蠣。事實上長期食用含銅量偏高的食物,導致慢性銅中毒,臨床表現是貧血、肝腎功能異常、不隨意動作,和智力衰退,少有引發癌症的報告。

 受害者的無助和非理性的舉動

 蚵農因為被報導牡蠣含銅量偏高,因而遭受嚴重金錢損失,求助無門,政府也無救助措施,只好責備研究的學者,表達無證據的非議,以生吃牡蠣,證明養殖的牡蠣衛生安全。我國民眾只要認為自己受害,就可以隨心所欲地採取任何行動,表達不滿和爭取權益,所以幾乎每週都可看到受害者親友追打加害者,和病人家屬到醫院門口叫罵撒冥紙的電視畫面。

 學者的非專業對應

 學者從事水產品的重金屬含量檢驗,應該注意採樣的代表性、檢驗方法的正確性,據實報告,將論文刊登於科學專業雜誌,並且提供相關政府單位,作為改善的依據,不必因為別人的責難,就退縮改變立場,或發表似是而非的言論。

 有某學者計 算,要每日食用牡蠣一百三十九公克三十年才會致癌,因為沒有人會這樣做,所以不必擔心會得癌症,因此,就沒有採取行動的必要。銅是人體必須的微量金屬之一,一名體重七十公斤的人,體內含有銅二百五十毫克,攝取不足會生病,超量會中毒。螃蟹肉、新鮮蔬菜、硬果類、種子和豆類,含有不少銅金屬,正常飲食的人們,每日自食物攝取的銅約為二至六毫克,攝取超出需要的補充量時,可經由特殊新陳代謝途徑排出體外。若體內的代謝途徑因為遺傳基因變異而失常,即使正常飲食,也會發生慢性銅中毒。因為個人對銅的新陳代謝能力無法測試,每日自飲食 所攝取銅的數量,也無從得知,所以食用含銅量偏高的食物,對健康總是具有危險性。

 政府的無能和不負責

 台灣河川的嚴重汙染,是多年來眾所周知的事實,如果牡蠣的含銅量是先進國家產品的五百倍,是河川汙染的證據,同時應認定是受汙染的食物。河川銅汙染,主要來自電鍍工廠,數十年前,日本開始重視環保,電鍍工廠無法生存,一時台灣電鍍工廠蓬勃發展,不少業者賺錢,卻造成河川的銅汙染,遺毒至今。

 政府不敢面對電鍍工廠的抗爭,放任河川汙染,讓蚵農受害,現在再沒有作為,最後的受害者,是全體民眾的健康。牡蠣的銅汙染不是單一事件。

 其他諸如蔬菜的農藥殘留量、豬肉的抗生素含量等,各級政府都不敢嚴格檢驗管制。

 農漁畜牧產品的汙染問題,牽涉環保署、農委會,和衛生署的職權,沒有一個單位能獨立做好業務,應有統合機制處理這一類事件。

 補救之道

 天災的災民,可以獲得政府的救助,因為人禍而受害的民眾,也應該獲得政府的照顧,政府應該負責妥善處理,不能讓蚵農因求助無門,而採取非理性的抗爭,或扭曲事實,促銷受汙染的牡蠣。針對目前社會上各種非理性、不合法的抗爭,也應該透過教育和執法,導正社會亂象,不能因循茍且,姑息養奸。 (作者謝炎堯╱和信治癌中心醫院副院長)

追懷一位「時代女性」得慈顏 

☉莊永明

 八十年前(一九二一年),台灣文化協會成立。這個本土化的民族運動社團創設的日子,是十月十七日;就在此歷史性的日子的一百一十三天前(六月二十六日),從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畢業,返鄉服務於台南醫院內科年餘的韓石泉,和莊 鸞訂婚。

 韓、莊結婚是在七十五年前(一九二六年)三月三十一日。那是一場別樹一格的「新式婚禮」,新娘莊 鸞是在台南第二高等女學校畢業的第四天,穿上婚紗禮服。「韓莊結婚式」摒棄繁文縟節,在儀式中向親朋貴賓和聲朗讀「結婚宣誓書」,此創舉性的「婚禮」,傳揚一時,和一九一五年,翁俊明(旅日歌星翁倩玉祖父)與吳湘蘋抵拒傳統婚俗,舉行新式婚禮,開風氣之先,前後相映。

 身為台灣文化協會一份子的韓石泉,不僅勇於移風易俗,也義不容辭參與抗日民族運動。做為一位「異議份子」,非有遠見、盡責、膽識不可。其實,做為日本殖民政府「列管」抗日份子的妻子,莊 鸞也兼具了遠見、盡責、和膽識;韓石泉和莊 鸞在「愛情長跑」時(訂婚後四年十個月才結婚),日本特務經常尾隨監視,她如果柔弱、懼怕、自保,面臨一天一天的壓迫感,她的雙親如要保護其安全,婚約豈不解除?先生為啟迪民智,參加社運,她僅以「聽天由命」來表達心境,誠如其回憶舊時光景,也還如此說:「那時實在太危險了,韓先生隨時有被扣押的危險,但他不  怕,我也不怕。」戰後,二二八事件發生時,韓石泉又義不容辭地擔任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與非理性的官方周旋、談判。那真是「出生入死」的境界,對於那段動亂的日子,他的夫人也平靜的說:「他從日據時代就從事這些非常危險的社會運動,我從來沒有反對過,因為這些事是對台灣人有利的,二二八當時,我看見他每天都早出晚歸。」莊 鸞是將自己的先生獻給台灣。

 韓石泉和莊 鸞是「非武裝抗日民族運動」時代的「患難夫妻」,韓石泉無怨無悔的投效民族運動,堪稱「先覺者」。而更可貴的是他絕不是「大男人主義者」,這在當年「男尊女卑」的社會,娶妾不是新聞的時代,韓石泉能以家庭為重,是非常難得的。他不僅鼓勵未婚妻升學,也在醫務空暇時,幫助她補習,讓她在離校三年後,能夠順利考上台南第二高等女學校。一九二四年,他還鼓勵台南高女二年級的莊 鸞,參加台灣文化協會開辦的「夏季學校」;「夏季學校」可以說是「民族教育的講座」。

 一九二○年代,史稱「台灣人的自覺年代」,風起雲湧的文化啟蒙運動,韓石泉是中堅份子之一。而做為賢妻良母的莊 鸞在當代的婦女運動也不落人後,一九二八年,她與林氏好(台灣民眾黨宣傳部長盧丙丁之妻)等人,曾發起組織台南婦女青年會。她們籌備期間,曾遭到挫折,當時《台灣民報》曾以「將抬起頭來,由繡閣而漸出社會了」之句相期許。最後終因保守社會所造成的壓力,而未能正式結社,但相信韓石泉對愛妻參與婦女運動,必然是強力支持的。

 韓、莊伉儷情深,家庭生活美滿。然而,長子良哲的一年十三天的短暫生命,以及長女淑英在十八歲的荳蔻年華不幸喪生戰火,喪子亡女之痛的至深打擊,亦何嘗不是「上帝的考驗」。

 一九九三年,我出版《韓石泉傳》,此書為台灣省文獻委員會出版「台灣先賢先烈專輯」全系列的第一冊出版品,期間得韓氏家族鼎助甚多,也親炙韓老夫人,憶及慈顏,謹記數言,以為追念。 (作者莊永明╱台灣文史研究者)

任何人都不該被遺忘—側寫「四六事件」平反運動

☉蕭亞譚

 當媒體大幅報導教育部長曾志朗為「四六事件」代表政府向當年受難學生道歉,對於政府勇於面對歷史的態度,我們應予以肯定。歷史不應遺忘任何人,即使是市井小民,對於被湮沒半世紀的四六事件是如此,對於其他尚未平反的白色恐怖事件是如此,對於推動事件平反過程中所有付出努力的人更是如此。我們樂於見到四六事件終於撥開迷霧,呈現在社會大眾面前,但誠如林玉体教授所言「四六事件從無到有,是歷經了許多的人力完成」,「因為他們不斷的挖掘資料,才使歷史真相大白」。

 四六事件的平反,從開始到現在,承載了許多年輕學生的青春,是他們的努力才使這宗無人知曉的歷史迷案得以撥雲見日,而這卻是媒體閃光燈所遺漏的重要片段。

 從一九九五年起,台大與師大八個改革派社團學生聯合發起「四六事件平反運動」,至今已是第七個年頭。在這期間,他們曾提出的訴求包括在兩校分別成立調查小組、將四六事件列入校史、出版調查報告總結、對當事人恢復名譽及補償、持續調查四六事件前後之白色恐怖事件、將四六事件定為台大學生日…等,這些訴求在這七年之中已逐一實現。四六事件的平反過程亦是曲折離奇。

 最初提出四六事件時,旁人總對於四六事件不知所以,甚至將其誤認為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讓人啼笑皆非;到後來連總統府的軍警都知道李前總統與四六事件有所關聯,至此,推動平反工作的每一個成員都付出很多心力。

 歷史憶起了四六,卻遺忘了推動平反的學生。作為一個平反事件,四六事件的平反過程和二二八事件以及其他白色恐怖事件並不相同:後者是由受難者家屬甚至是受難者本身發起,但是四六事件卻是由一群與當事人完全無關的學生所發起,受難者在調查過程中,最初都抱持著抗拒的態度,不願回想那段黑闇的過往;反倒是這群學生為了引起社會大眾對於此事件的記憶不斷努力著。與事件無涉的學生們之所以站出來要求平反,單純是為了反省與重構台灣的學生運動史。

 現在看來,整個四六事件的平反過程不僅極具宏觀的人權意涵,也超越了統獨意識形態之爭,回歸以人為本的學生運動。

 我們應向這七年間發起平反運動、投身事件調查的所有台、師大的學生及教授喝采,縱使教育部和媒體遺忘了他們,但若少了他們的努力,四六事件不會在二十一世紀撥雲見日。

 我們期待當年由學生所提出「將四月六日訂為台大學生日」的訴求,能早日實現。在此並以本文向歷年來付出青春、參與推動平反的學運幹部們表達敬意。(作者蕭亞譚╱前清華大學研究生聯合會會長,曾任四六事件平反委員會召集人)

濱南工業區環評 不無行政瑕疵

☉邱文彥

 位於台南七股潟湖的濱南工業區環境影響評估案件,元月十二日舉行第六十六次會議八項應補充修正意見的第二次審查會議。主管機關行政院環保署或許希望將延宕多年的案件早日結案,但歷次會議中有太多的問題都沒有獲得圓滿解決;如果刻意護航,以「有條件通過」便宜行事,不但是宣告台灣最珍貴溼地和海岸的消失,其間行政瑕疵或疏失,也必定引發另一場風暴。

 濱南一案環 評最有爭議的議題,包括黑面琵鷺保育、潟湖生態維繫、工業用水需求、二氧化碳排放和海岸侵蝕等問題,只有開發者主觀論述,幾乎沒有一項有具體的答案,至今甚至謬誤重重。例如,潟湖生態系統的模擬,中央研究院生態專家邵廣昭博士已經不止一次指出其錯誤,最重要的生物如蝦、蟹、貝類和紅樹林等均未納入評估;如果加上重金屬和容易累積毒性物質的沈積物一同評估,本開發案對於潟湖生態系統影響「十分劇烈」,絕非開發單位所稱「影響輕微」。因此,假設濱南一案已經原則上「有條件通過」,那麼這種結論顯然是建立在至今仍無法解釋清楚、甚至 錯誤百出的基礎上。如果爭議不休的案件,甚至目前無法得到結論的評估,即表示目前仍無開發的條件,依照美國「國家環境政策法」的環評制度,早應予以擱置。但我國主管機關為何一再配合,不斷延期補件,到底為的是什麼?

 濱 南環評作業真的疑雲重重。歷次初審會議中,與會專家都主張以「不使用潟湖」為原則,但第十四次專案小組審查會議中,卻突然轉折為「開發初期容許使用百分之五的潟湖」;該次會議在沒有共識情形下,卻作出「本案建議有條件通過環評」,再行提出因應對策,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臨時召集方式,在少數委員審議下,完成大會對於一個重大案件的審查。試問這是「刻意護航」?還是「行政瑕疵」?姑不論核四興建與否,濱南工業區的開發方式無疑是高耗能、高耗水和二氧化碳排放量驚人的廠區,投資效益甚低,這種開發計畫,值得我們花這麼高的社會與環境成本嗎 ?

 日前 經建會方面業已駁回濱南工業區的銀行聯貸的申請,對於一個營運不善、資金困窘,卻可能造成生態環境莫大損害的開發者,能夠相信其開發計畫的合理性和執行承諾事項的可行性嗎?雖然,燁隆鋼鐵公司據稱已經被中鋼購併,環評「開發主體」已經變更,依照環評法的精神,連評估者都需要簽名負責,換個開發者豈能以「概括承受」遽以認定?環評法第十五條規定,「同一場所,有兩個以上之開發行為同時實施者,得合併進行評估」;但與濱南工業區連成一體、同一個港口工程,審查結論卻容許工業港另案進行環評,即使是促進產業升級條例有相關規定,但環評法為 特別法,特別法應優先適用為眾所周知的基本原則,環評委員會怎能輕易棄守,全然配合?

 將來不論工業區作何種彌補措施,當冬季來臨,南台灣空氣污染勢因難以擴散而更加惡化。保育類的黑面琵鷺棲息環境必然減縮,假設海岸侵蝕導致沙洲消失和堤防崩垮,潟湖生態系和琵鷺棲地鹽度深度改變,當地生態丕變,我們如何面對國際制裁和國內漁民的質疑?每到夏季,西南季風極有可能將港區油污和工業廢污捲入潟湖,即使今天只使用不到五%的潟湖,但潮口易於淤塞、水質交換能力有限,潟湖裡的養殖物能擔保不受污染嗎?以最近魚體和牡蠣污染風波來看,有誰敢承擔這種經常性魚市崩盤的風險?

 工業區一旦興建,七股生態環境必然難以回復。很多巴黎人認為巴黎鐵塔只是一個觀光假象,對他們而言卻是一個永遠無法移除的錯誤。我們實在看不出,台灣有必要為濱南犧牲如此重要且有高度生產力的珍貴環境。從長遠來看,工業區帶來的稅收或政績,比起當地民眾未來永無止盡的污染和社會負擔,恐怕微不足道。濱南一案,我們誠摯地建議主管機關切勿因循苟且、便宜行事,應該為百姓生靈勇敢地說「不」!(作者邱文彥╱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國立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及工程系副教授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