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月8日 星期一


從公共政策觀點探討核四
停建核四廠是正確的決定
國璽
施明德的剩餘價值


從公共政策觀點探討核四

●林基源

 有關行政院與立法院對核四之憲法爭議,正由司法院大法官審理中。不過除了法律問題,尚有實質問題。核四之續建與否,影響層面廣泛與深邃,本文就公共政策的觀點,應用多目標決策理論,依照五大步驟,做整體評析。

 一、選對問題

 選對問題(Do the right thing)是處理問題的先決條件,若選錯問題,可能造成嚴重後果。經濟發展是台灣生存的命脈,經濟部理應規劃經濟發展的藍圖,可惜林信義內定為經濟部長後,卻立即挑起興建中的核四問題。不但錯失促進經濟發展的良機,反使股價跌跌不休,經濟景氣衰退,失業率節節上升,國際信譽折損。去年底記者會,林部長坦言大家必須警覺到會有一段苦日子要過了,因為國內經濟景氣衰退,短期內不可能恢復。

 去年四月廿八日,即林信義宣佈將成立核四再評估委員會的前夕,加權指數為八八二四點,至十二月廿七日的指數為四六一五點,下跌幅度高達四十七.七%。在此期間,政府曾提出「振興傳統產業方案」、「知識經濟發展方案」、「五大保證」、「八大措施」、「六大穩定股市措施」等,又自五月廿五日財政部開始動用四大基金及國安基金持續護盤,但改變不了股價持續下滑的趨勢。影響股價原因雖然很多,但停建核四及因此引發之爭議,實為關鍵因素。

 二、確立目標

 以客觀的立場檢討核四問題,應從國家能源政策著手。  電力是人民生活的必需品,也是經濟發展的基本條件,所以經濟部有責任提供「安全、價廉、充足與穩定的電力」。政府的這項責任應做為評析核四的總目標,而不是核能的安全性。根據這項總目標,進一步研訂評估方案時所考慮的具體分項目標,包括:1、成本效益(含賠償損失),2、安全性,3、足夠的電力供應,4、穩定的電力,5、國內政經的影響,6、國際信譽的損失。

 三、尋求解決方案

 經濟部所成立之「核四再評估委員會」僅就核四停建與續建兩個方案加以討論。但許多專家學者及國民黨連戰主席均建議完成核四汰換核一。並可考慮核二、核三提前除役。因此本文將就三個方案,進行評估分析:甲、停建核四,乙、續建核四、丙、續建核四、汰換核一(含核二、核三之檢討)。

 四、評估各項方案

 現依前述六項目標,進行評估:

 1、成本效益 張俊雄院長宣布停建核四理由之一為:「核四合約終止損失尚低於續建投入成本」。他說:「核四合約終止停建損失,估計在七百五十一億元至九百零三億元之間。…若決定續建核四,據經濟部估計,則至少須再投入一千二百億元。」這樣的分析顯然有嚴重的瑕疵,因為只考慮「成本」而忽略了「效益」。停建核四的支出,全屬損失,不但毫無效益,而且可能還須花錢處理廢墟;但續建核四的支出,屬於投資性質,完工後有一座核能電廠可發電,而且每度發電成本,核能均較燃煤、燃油、燃氣為低。

 2、安全性 核能發電廠的安全性(包括核廢料之處理)是大家所關注的焦點,更是反核人士的主要訴求,也是行政院宣布停建核四的主要理由。但清華大學原子科學院全體(三十七位)教授於十二月一日共同連署發表意見書強調:「我們是一群長期從事核能專業教育工作的大學教授,本著教育良心、專業知識、以及對台灣核能發展歷史負責的態度,對於行政院停建核四決策文中,引用核能專業資訊錯誤以及對核能專業知識嚴重扭曲,正式提出澄清。」清華大學長期從事原子科學研究,所提專業意見應值得信賴。

 行政院認為核能電廠危險(事實上高估其危險性),所以主張停建核四,逐漸建立非核家園。但現代的社會,處處都有風險,無法完全避免。如果因有風險就放棄,可能要回到數千年前的石器時代。事實上就是因為有風險,所以專家學者從事風險管理之研究,其主要目的是將風險降至最低且可為人們接受。例如機車、汽車及飛機均有風險,但其風險程度甚低,所以一般人還是使用。假如政府真正關心核能發電的安全性,更應該完成十倍安全的核四,汰換核一,以提高全台灣核能發電的安全性。

 核能發電有危險,其他發電就絕對安全嗎?答案是否定的。核一、核二、核三營運多年來,未曾有過死亡案例,但我國每年都有一百起以上瓦斯爆炸、民眾喪生。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空氣污染及其他污染每年造成三百多萬人死亡。

 3、足夠的電力供應 數十年來,政府規劃得宜,有足夠的電力供應,才能使台灣的經濟呈現高度發展,電力供應仍是台灣未來經濟發展的命脈。行政院宣布停建核四時,曾強調台灣的電力供應在不建核四又無替代方案的狀況下,到民國九十六年以前都不會缺電。為供應穩定且不虞匱乏的電力,政府會積極推動經濟部替代方案的實施。但替代方案已引起各界質疑。由過去五年民營電廠建廠經驗,可以證明替代方案難以落實,有的電廠因受民眾抗爭,工程嚴重落後,有的需通過環保評估,耗費歲月,有的在得標後就放棄。

 4、穩定的電力 電力是經濟發展之原動力,政府不但要提供足夠的電力,而且要維護電力的穩定性,因此,應採取多元化的能源政策。 有一句既通俗且古老之格言:「莫把雞蛋全放在一只籃子裡」,已成為現代投資理財的重要觀念。美國財經學者馬可維茲(Harry M. Markowitz)將此觀念發展成投資組合理論,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 事實上,投資組合的觀念早已應用在能源的規劃上,各國都朝能源多元化之方向發展。世界主要國家均同時擁有水力、火力及核能發電設施裝置。當然因其國情之不同,各國對三種電源之比重自然有所差別。

 根據國際原子能總署(LAEA)民國八十八年五月所公開的資料,到八十七年底,台灣共擁有核能發電六個單位。先進國家仍繼續使用核能發電,日本、南韓、美國、加拿大、法國、英國、德國、瑞士、瑞典、比利時及俄羅斯等擁有核能發電單位數均遠超過台灣。

 能源多元化不但有其理論根據,也為各國採行之政策。 台灣天然資源貧乏,總體能源需求中幾乎全部需仰賴進口,水資源也相當有限,我們更需要維持能源多元化,以確保能源穩定供應。因此,核能發電實為我國不可或缺之能源。

 5、國內政經的影響 前已分析,八個月期間,股價加權指數下跌四十七.七%,股票總市值減少了四兆六七八二億元。又據估計,若含房價下跌與企業損失等連鎖反應,人民財富縮水高達十兆元,相當於目前中央政府六年半的歲出預算或十一年的稅課收入。

 停建核四與美濃水庫,為何造成這麼大的衝擊呢?分析其主要原因有四:第一、企業界擔心缺水缺電。行政院於宣布停建核四時,保障七年不缺電。但是七年後如缺電,企業如何生存?而且口頭的保證,對企業而言,並無濟於事。企業的憂心加速了產業外移。第二、核四案係經立法院通過覆議案而興建,但行政院未與立法院協商,片面宣布停建,破壞兩院協商機制,並引發朝野之爭議。第三、人民對政府施政失去停心。第四、外商憂慮台灣政策的不穩定性,影響其投資意願。

 依最近財經情勢研判,政府如不改變停建核四政策,股市可能持續下滑。若改變核四政策,股價可能回升,但因傷害已造成,加權指數難回復到原先的八八二四點,不過,有可能回升到七千點。

 6、國際信譽的損失 停建核四使我國在國際信譽遭受莫大損失。雖然很難以具體數據表達這項損失,但有幾項事實可以證明其嚴重性。中華開發工業銀行劉泰英董事長,曾前往美國幫忙中華電信海外釋股,但所有美國投資銀行都害怕,因為核四案已令他們感到國營企業都會毀約。

 南北高速鐵路建設,進度落後已相當嚴重,其主要原因係受核四停建影響,外商轉趨謹慎。日本新幹線對台灣高鐵機電工程的猶疑,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五、抉擇與執行

 現將上述六項目標分析之重點彙總於(表一),採取嚴謹的多目標決策理論,尚須研訂各項目標之權重以反映其重要性,將各方案之可能結果加以量化,然後再計算其加權平均值。不過從(表一)已可看出各方案間之優劣,似不必要再作詳細繁複之計算。
表一
分項目標甲案
停建核四
乙案
續停建核四
丙案
核四汰換核一
成本效益
支出效益
發電成本
(每度)
751-903億元

燃煤1.758
燃油2.082
燃氣2.233
1,200億元
完成核四廠
核能1.689
1,200億元
完成核四廠
核能1.689
安全性火力發電污染與意外事故高核四係採最先進設計,不會發生車諾堡事故

核四安全度為核一之10倍,核廢料為1/4

足夠的電力替代方案難以執行,有缺電之虞不缺電不缺電
穩定的電力背離各國能源多元化政策,降低電力穩定性符合能源多元化,提高電力穩定性符合能源多元化,提高電力穩定性
國內政經的影響已減少10兆元,可能再減少1兆元已減少部分可能回復約6兆元已減少部分可能回復約6兆元
國際信譽損失非常嚴重,且違約可能引起長期法律訴訟可能恢復部分信譽可能恢復部分信譽

 比較乙案(續建核四)與丙案(續建核四汰換核一)。

 兩者之間唯一的差異是安全性。核四的安全度為核一的十倍,核廢料為四分之一。所以,丙案顯然優於乙案。

 再就甲案(停建核四)與丙案比較。丙案比甲案須多支出約三百至四百五十億元,但可獲得一座核能電廠運轉。反核人士認為核能電廠危險,可是世界各國均採取能源多元化政策,而核能發電仍為重要能源之一。況且,丙案以安全度較高之核四汰換核一,可提高整體之安全度。如採丙案可望舒緩國內政經之衝擊及減輕國際信譽之損失,因此,丙案為最佳方案。

 公共政策常會引起爭議,必須先宣導、溝通與協調才能順利執行。政府若採行本文建議之丙案,必先妥善規劃如何執行,以免因溝通協調不良,引發爭議。

 六、結語

  核四問題不是單純的核能安全問題,而是一項重大的公共政策,應從國家能源政策與經濟發展的觀點,加以探討。根據這項觀點,本文應用公共政策的專業知識及多目標決策理論,以六項目標,綜合分析比較三個方案後,建議採行丙案,即續建核四汰換核一,並且將來可配合其他能源之發展,檢討提前除役核二與核三。

 核四案之憲法爭議,正由司法院大法官審理中,若司法院解釋行政院宣布停建核四係屬違憲,行政院可藉機改採丙案,恢復續建。但若司法院不做違憲之解釋,行政院應透過黨政協商,與立法院共商解決之道。(作者林基源╱中原大學企業管理系所講座教授、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管理研究所兼任教授,前中山大學校長)


停建核四廠是正確的決定

☉蘇義隆、賴柏年、陳星旭

 行政院張俊雄院長在去年十月二十七日宣布停建核四電廠,這是經過民主程序,由學者專家組成的委員會,經過好幾次公開深入討論後所做的決定。本文作者之中有兩位曾經參與核電廠設計及維護工作二十五年的經驗,以及長期對台灣環保問題的關心,認為台灣專家所提出停建核四的六大理由是非常正確的。

 核能發電本來就是很具爭議性的一種能源,有贊成也有激烈反對的。核四廠自一九八○年開始招標,一九八二年由法國的PWR式設計(壓縮水式反應爐Pressurized Water Reactor)得標,之後廢標,最後在一九九六年由美國和日本合作的BWR式設計(沸水式反應爐Boiling Water Reactor)得標,到二○○○年停建,前後達二十年之久,核四廠最後所面對的,和全世界先進的核能國家(美、加、英、德等)一樣,就是一般所說的核電衰退(The decline of nuclear energy)。

 張院長為台灣的未來提出勇敢而正確的抉擇。但是清華大學原子科學院江祥輝院長竟然批評政府說「不是無知,就是專制」。接下來,他又聯合三十七位原子科學院的教授,共同發表六項聲明。在此,我們要根據我們的專業良心,來評論、糾正他們所傳佈的錯誤訊息。

 (一)他們說「核電廠不等於原子彈」。

 不錯,這是現在有高中程度的學生都了解的事實。問題是萬一出了差錯,核電廠輻射線的外溢,比原子彈更恐怖。像烏克蘭的車諾堡(Cher-nobyl)核電廠災變,反應器發生爆炸,外洩的輻射線相當日本廣島原子彈的五百倍。張院長說過,我們不怕「百萬」,只怕我們無法承擔那「百萬分之一」的風險。

 (二)他們說「蘇聯車諾堡核電災變實際死亡人數為四十五人」。

 在資訊這麼發達的二十一新世紀,清大的這幾位教授好像仍住在象牙塔裡面。其實你若用點心在http://www.yahoo.com,只要打下〔chernobyl〕去找,就會找到二十五篇以上有關車諾堡(Chernobyl)的文章,你也會找出有關車諾堡Chernobyl災變的死傷情形及後遺症等等的報告。根據二○○○年十二月十六日新聞,烏克蘭總統Kuchima宣布〔車諾堡核電廠永久關廠〕,並且說有三百五十萬的災民(其中有一百二十六萬的小孩需要特別照顧),十分之一的土地(約等於六萬平方公里)受輻射物污染,禁區大約有十六萬人被迫遷離,感染喉癌的病人增加了一百倍。根據烏克蘭官方資料,死亡人數大約有三萬人。

 (三)他們說:「車諾堡事故不會發生在西方國家,也不會在台灣發生。先進國家也未因車諾堡事故而逐步廢核。」 清大江院長如果這麼相信原子能委員會,就請原能會主委夏德鈺(風險發生率專家)鄭重聲明核四設計爐心熔毀及輻射線外溢的機遇率是零。如果不能,我們就是擔心那「百萬分之一」的風險(譬如:地震、飛彈、操作疏忽等等)。這就是一般人所說的墨非定律Murphy's Law:任何可能發生差錯的事,總會發生。江院長又提出,世界各國還有三十四部核機組仍在興建中(但他們都是PWR式,和台灣的核四不同,核四是BWR式)。有一點江院長也沒有提到,就是全世界有六十八部核機組分別在先進國家永遠關廠;二十部已經除役;二十二部停止運轉;雖然有十三部在計劃興建中,但另外也有十二部計畫被取消。所謂「先進國家也未因車諾堡事故而逐步廢核」的結論,真是從何說起?而這些資料都可以在網路上查得到。

 (四)他們說:「核廢料及核能安全問題,用國際間已有標準的處理程序,而原能會的管制也達到世界水準。」 暫時儲存在核電廠水池內的高放射性廢料,是受著IAEA(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t)的管制,在北美洲仍沒有最終處理場,只有實驗場,因為劇毒的放射物(鈽)要經過萬年才會衰退,需要非常謹慎的處理,以求萬無一失。國民黨建議將核一至核三廠提前除役做交換條件,以便繼續完成核四廠。將仍可運轉十五年的核電廠,提前除役,世界上有沒有舊廠換新廠的先例?是不是因為不安全?還是不合國際標準?請問江院長:台灣的核一、二、三廠的國際核能運轉成績到底如何?

 (五)他們說:「核四廠採取多重障壁,圍阻體可以承受飛機撞擊而不受損,安全較核一與核二高十倍。我們所擔心的是「百萬分之一」的風險。世界各國所有正在興建的核機組都是PWR式的設計,所產生的蒸汽(用來吹動汽輪機)和一般火力發電一樣,並無毒性。

 但是核四廠是採用BWR式,比較便宜,因為省掉安裝在圍阻體內的蒸汽機,直接用有毒性的蒸汽去吹動汽輪機,汽輪機房若是被飛機撞到,難道不會受到破壞? 台灣的核能技術及設計主要是由美國引進,不過,美國的核電管制非常嚴格,因為怕有「百萬分之一」的差錯,所以一定要有周全的核災緊急疏散措施,台灣的緊急疏散措施,是不是達到國際標準?

 江院長發動全體教授連署的「澄清行政院停建核四決策文資訊錯誤」的意見書,竟然有那麼多扭曲事實的地方。我們覺得在這個資訊發達的時代裡,實在太不應該。我們也認為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一定要糾正過來。另外,清大還有二座等待除役的實驗反應爐(THMEP及THOP),需要江院長以及該院的全部教授多多費心。

 備註:

 一、華訊新聞網十月二十八日,www.ttnn/cna/001028/p27.html

 二、華訊新聞網十月一日,www.ttnn/cna/001201/p44,p45.html

 三、華訊新聞網十二月十六日,www.ttnn/cna/001216/i01.html

 四、a. CNN,the Associated Press & Reuters Report,Dec.15,2000 "Chernobyl Power down permanently" b. The Globe & Mail,Canada, Dec. 16,2000 "Little to celebrate for Chernobyl staff" c.National Post, Canada, Dec 16,2000 "Chernoby1 Nuclear Power Plant Closes"

 五、a.國際核電安全中心,www.insc.anl.gov/plants,updated, Dec. 17,1997 b.核能研究所,www.iner.aec.gov.tw選「核能網站」

 六、美國原子能委員會,www.nrc.gov/AEOD/pib/states.htm,updated Feb.16,1999 本文作者中有兩位是現在服務於加拿大安省電力公司的資深專業工程師,另一位為關心台灣環保的物理博士。

國璽

☉陳哲男

 我國國璽,一為中華民國之璽,一為榮典之璽。 阿扁總統就任未久,巡視總統府各單位時親眼目睹兩璽,特囑監印官妥善保管。我有幸陪同陳總統敬觀,但見兩璽玉質含章、朱文煥采,國家之璽翠綠欲滴,雍容大方,榮典之璽白裡透紅,方正不阿,幸得親睹,肅然久之,也興起探究兩璽來源之趣。

 翻閱檔案,始知總統府第一局曾於民國六十四年一月編印「中華民國之璽、榮典之璽圖說」一冊,除以原件同樣彩色之圖照顯示兩璽之形貌與璽模外,並以中英文扼要說明兩璽之質料、體積、重量、啟用日期與使用方法,分送各單位參考。

 不過,該圖說卻無兩璽來源之敘述,抱撼之餘不得不借助其他資料。據中央月刊與聯合報記載,民國十七年十一月二日,國民政府第五次國務會議,曾決議製造一方中華民國之璽,第八次國務會議,核定璽文和尺寸,但因上乘玉材得之不易,一時之間無法完成。

 直到民國十八年,陳濟棠將軍到廣州接任第八軍總指揮時,趁國民政府文官長古應芬前往接洽公務之便,以九千五百元購得緬甸翠玉一顆,請古應芬獻贈國府,刻製國民政治玉璽及國民黨中央黨部印。國民政府印鑄局接獲此玉,於民國十八年七月一日開始琢製,同年國慶前一日告成,國慶日正式啟用,此為中華民國之璽。

 榮典之璽則於民國二十年七月一日啟用。據國史館所藏總統府移交檔案資料,榮典之璽璽材為新疆省政府主席金樹仁所呈自民間徵獻之羊脂玉,於民國十九年七月委由時任新疆駐南京代表廣祿晉京獻玉,經過一番長途跋涉,始於翌年元旦上午八時,獲國府主席蔣介石接見,並親手接下裝在烏木鏡框裡的玉石。

 上述史料,曾見於兩璽圖說初稿,但為避免予人國璽璽材出自國外之印象,以及呈獻榮典之璽璽材的金樹仁後來因案去職,而原獻人陳發祥呈文國府,聲稱獻玉未獲補償,經國府交行政院轉飭新疆省政府核復,新省府未能滿足所求,至事隔十六年終戰後獻玉人已死,其妹尚曾為索償一事上書北京行營轉呈國府申訴,國府再予駁斥,是以兩璽璽材獲得之經過,在編印圖說時均遭全數刪除。

 匆匆蒐羅此段史料,或有訛誤疏漏之處,尚待各方先進匡正,但歷史就是歷史,不論掌權者有意篡修或無心荒疏,真相永遠只有一個。兩璽璽材之來源已如上述,但究竟是何人篆刻,由於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猶待史學家考證,本文即不再贅述。

 至於兩璽現今保管何處?則有明確答案。民國八十五年一月二十四日總統府組織法修正以前,總統府設有典璽官,由第一局局長兼任,承秘書長之命,典守國璽。為確保安全,兩璽歷存警備總部防空堡壘之保險鐵箱,各項文件需蓋璽時,由監印人員隨時前往作業。

 總統府組織法修正後,國璽之典守改由第二局負責,不再設典璽官,改由監印官保管,也不再藏於防空堡壘,而改存於總統府內向國外特別訂製的保險箱裡。 (作者陳哲男/總統府副秘書長)

施明德的剩餘價值 

☉施肇榮

 元月四日從TVBS晚間新聞得知蕭美琴將參選民進黨僑選立委,她聲稱得到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的支持及奧援之後,才再前往民進黨黨中央拜訪吳乃仁尋求新潮流系支持。同時,ㄜ新聞中分析正義連線分票給蕭後,將衝擊同屬正義連線的現任僑選立委張旭成…,報導中更指出蕭美琴為「施系人馬」云云。

 身為施家長孫,我從小面對家族長輩施明正、施明雄、施明德為台灣民主自由的付出,讓我相當的自豪,雖然四叔施明德對於外界的誤解一直以「理會會忙死,介意會氣死」一笑置之,但是對於這件事,我還是覺得有必要將事實真相講出,以免引起誤會,得罪一大堆關心此事的親朋好友。

 去年十二月卅日,我照往常一樣以電話與三叔施明雄聯絡問安,電話那一頭說:「你四叔(施明德)要我有心理準備。」 「為什麼?」我問。 「昨天下午蕭美琴主動來找你四叔,說『總統府那邊和新潮流要支持她出來選僑選立委』,她同時也希望你四叔支持她。」

 「那四叔怎麼說?」我問。 「你四叔說他跟蕭美琴的父親是舊識,同時他曾是蕭美琴的舊上司,基於疼惜晚輩心理,所以他不好意思當面拒絕她。同時,如果蕭美琴真的得到總統府方面正義連線的支持,新潮流不支持我們轉而支持蕭的話,恐怕我(施明雄)很難在安全名單內。」三叔說,「至於新潮流將會支持誰,現在也還不知道。」我說:「五年前四叔作黨主席時,你要選國代,四叔怕被人說圖利自己兄弟,硬要你退選,你也退了,當時加拿大僑界的鄉親對你已相當不諒解;同時你已經六十幾歲了,最多也只能做一屆來實現你的理想,姓施的實在有夠衰,只有坐黑牢與流亡外國的份,看來你只好繼續多勤跑點基層了。」「對啊!只好這樣了。」電話那頭傳來嘆氣聲。

 因此,我要在這裡澄清:施明德已經退出民進黨了,請不要在有利用價值時張冠李戴,沒有利用價值時把他罵得臭頭。蕭美琴絕對不是「施系人馬」,也沒有所謂的「施系人馬」,她是總統府的聘僱人員。她的出來參選絕不是因為事先得到施明德的支持,才轉而尋求其他黨內高層支持。又同時,如果蕭美琴參選真的如TVBS預測,衝擊到張旭成的話,也絕對與我們無關。(作者施肇榮╱醫師,施明德的侄子)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