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7月10日 星期二


不要開教改倒車--國中小學「小班小校制」應繼續推動
抗議吳經國把票投給北京
談「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
原來阿扁政績這麼輝煌
黃大洲、大安公園及其他
阿通伯與台灣鯨豚保育
默默奉獻的學校護士


不要開教改倒車--國中小學「小班小校制」應繼續推動

☉洪裕宏

 報載教育部長曾志朗擬停止國中小學「小班小校制」之推動。教育部的新政策恐得等到七月份召開「二○○一年教改回顧與前瞻」研討會之後才會明朗化。報端所報導部長的講話也許有誤解或斷章取義之嫌,但是因為贊同這些調整或停止推動「小班小校制」的理由不乏其人,有必要加以澄清,以提供決策者另一個面向之考慮。

 國中小學實施 「小班小校制」已成國人之共識,包括李遠哲院長所召集的「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四一○民間教育改造推動聯盟」、「全國教師會」、「人本教育基金會」等教育改革團體,以及報界所做之民意調查,均反應支持「小班小校制」強勁民意。這股強勁的民意並不需要關於「小班小校制」的學術論述來支撐,幾乎人人都親身經歷灰暗的國中小學階段。育有學齡兒女者無人不目睹自己的骨肉飽受惡劣的教育環境之摧殘。極少數上層階級可以將兒女送往國外或台北美國學校,大部份的人卻只有被迫接受這一個人人怨恨又無可奈何的教育環境。面對二百七十 萬國中小學生與數百萬父母每日之煎熬,教育部要慎思切毋將蒼生當芻狗。

 主張調整或停止 「小班小校制」的主要理由為:一、國家財政困難;二、不確定過去推動「小班小校制」是否提升教育品質;三、為提升國家競爭力,短期國家發展重點應為高等教育。評估「小班小校制」之實施成效是必要的,也是政府負責任之方式之一。但是即使發現成效不彰,亦不構成停止推動之理由。眾所週知政府掃除黑金之成效一向不彰,這並不表示應停止掃除黑金。何況我們要質疑教育部是否已切實推動「小班小校制」?行政院教改會於民國八十五年提出的教改行動方案明確提出超過六十班的學校應予縮小,國中小學應努力於八十七學年每班降至四十人以下,最 遲九十五學年達成每班三十人以下之目標。此外,教育部每年應提出增校與增班計畫,並調整教師編制、教師每週授課時數、教學方式,以確保小班制之達成。從八十五年至今,跨越新舊兩政府,只有小班制略見努力,小校制則文風不動,其他應搭配之措施也不見用心用力。在此情況下,「小班小校制」若未見成效,其責恐多在政府執行不力而非制度本身。

 另一個理由 是為提升國家競爭力,教育資源應著重於高等教育。這是一個似是而非的理由。在大學教書的人都知道,中小學教育沒辦好,學生到了大學也很難被教好。中小學教育是很重要的心智發展教育,學生在此階段所接受的教育若不能豐富化其心靈,反而貧困化其心智,則即使將其送進國際一流大學,亦有其發展之上限。黃武雄教授曾指出,我們的國中小學教育的問題,不是只偏重智育,事實上連智育都沒做好。這使我們的社會患有嚴重的「知性貧乏症」。「知性貧乏症」的後果之一是理性(rationality)的匱乏。在知識論上,理性指一個人對其信念與慾望之邏輯思維 與串連之能力。後果之二是缺乏對世界、環境與人文之敏感度與好奇心,導致想像力與創造力之貧困。面對普遍患有「知性貧乏症」的中學畢業生,許多大學已在思考成立「大學生院」,並將新生入學提前至七月初,施予「大學前(pre-college)補救教育」。若要根本性地提升國家競爭力,非從國中小學教育改革做起不可。這不表示高等教育不重要。不過即使教育資源應著重高教,我們仍然應該認真思考到底要著重高等教育的全面提升,還是提升某些重點科技的研究?要提升國家競爭力,應爭取適當的教科文預算,而不是挖東牆(小班小校制)補西牆(高教)。

 政府財政困難 是最無奈的理由。這個問題牽涉到國家資源分配的正義問題,與社會整體的價值選擇問題。國家資源分配要對大多數人有益,或對那些受害最深的人有益。這個原則很難量化。不過,直覺上一個牽涉到數百萬人的立即福祉與社會整體發展的根基的重要教改措施,應享有施政之優先地位。至於價值之選擇,如果我們重視個人之生命尊嚴,認為個人應享有自由發展其人生理想之充份選擇機會,則政府在教育上之投資應得到保障。事實上,目前國二班級人數為三十四人,國三為三十三人,已快接近行政院教改會九十五學年降至三十人之目標。教育部應堅持不減班之政 策,向行政院爭取適當之教育預算,以繼續推動「小班小校制」。(作者洪裕宏╱中正大學哲學系教授,澄社社員)

抗議吳經國把票投給北京

☉施明雄

 前天,某中文日報記者打電話來問我:「台灣的國際奧會委員吳經國,已表態要將他的票投給北京,支持中國,你的感想如何?」

 不久前,在此間電視媒體的「中國新聞」上,中國經濟工商官員,對台灣商人喊話利誘的嘴臉:「中國政府一貫對台商採取優厚的待遇與安全的保障,歡迎台(呆)胞踴躍來祖國投資……」與去年總統大選時,朱鎔基那副恐怖的「劊子手」醜相,真有天壤之別,看了,頃刻噁心反胃,中國人真是不要臉到極點,要你的錢時,阿諛諂媚;取你的命時,反臉成鬼魔。

 而且我也十二萬分不解,吳經國究竟是台灣人抑或是中國人?領台灣納稅人的或是領中國人的薪水?誰容許他將票投給中國北京?

 至於我,我已在楓葉旗下宣誓成為加拿大人,多年來享受加國政府保護下和平舒適的居住環境,中國「霸權」違背天賦人權的惡劣紀錄,屢屢讓我心存悸懼,加上我是多倫多市民之一員,多倫多也是二○○八年申奧最有希望的城市之一,我愛加拿大、愛多倫多,更愛台灣那個生我育我、我和祖先們一起奮鬥打拚過的祖國!中國北京的申奧,對我們台加人(Canadian Taiwanese)一點助益都沒有,如果北京舉辦了奧運,多倫多包括我在內的市民,會大失所望,如果中國舉辦奧運成功,定會挾取威厲強勢,大力擴展對台灣的併吞侵犯姿態,台灣人民將會遭殃!

 尤其,我萬分厭惡那些冒死逃亡到美國追求民主自由、獲得新生命新生活的中國「政治難民」,在他(她)們得到美國政府的「庇護」後,竟然在發生美國誤炸「中國大使館」和中美軍機撞機事件後,成群結黨於美國領土上,忘恩負義地「反共抗美」!幸好美國是一個尊重人權民主的國家,不過我還是十分不屑這些「中美人」的行徑舉止。

 針對那位記者的問話,我的回答是:「我是台加人,我反對台灣的吳經國將他的票投給中國北京,助長中國的聲勢,這對台灣極端不利,我希望多倫多市取得二○○八年的奧運舉辦權,我祈望有機會在那一年,招待台灣來的親友,在多倫多欣賞奧林匹克運動會。」所以,我抗議吳經國把票投給中國北京。(作者施明雄╱旅加文字工作者)

談「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

☉尤伯祥

 陳水扁總統於就職演說時宣示將遵守被通稱為國際人權法典的世界人權宣言,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並宣示將促使國際人權法典國內法化,以期融入國際人權體系。為了兌現總統的承諾,法務部乃於近日完成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送行政院審查。

 從這部人權 保障基本法的內容來看,其臚列保障之對象若非現行憲法第二章「人民之權利義務」及增修條文已有明文保障(例如人身自由、秘密、通訊自由、結社自由、言論、講學、著作、出版自由、宗教自由等項權利,在現行憲法均有明文保障),即屬可透過立法及司法解釋活動從現行憲法相關條文(特別是憲法第廿二條)中導出者(例如人性尊嚴、生命權、正當法律程序等項權利,均經大法官多次解釋明文肯定),因此這部草案在保障之對象上已難免有在現行憲法條文上再疊床架屋之嫌。再就此項人權保障基本法與憲法之關係而言,根據草案第八十一條之規定,有關人 權之規定,其他法令與該法條相悖者,應配合修正,因此在保障對象相同的情況下,這部基本法的立法,恐怕會混亂憲法與法律的位階從屬關係。從以上敘述可知,這部基本法究竟是因應國內實際需要而制定,抑或單只是在趕業績的壓力下,採最簡單、省力的方式來實現總統的就職承諾,首先已非無疑。

 其次 ,這部基本法真的對人權保障的實現有實質助益嗎?現代人權內涵的實現,除了在作為古典意義之防禦權層面上有賴國家之消極不作為(不得不法侵害基本權所保障之私領域)外,更重要者,乃是透過國家積極的給付來實現基本人權之內容,在此所指之給付是廣義的,除了在人民權益受不法侵害時,提供司法救濟途徑外,更指國家必須不斷透過具體的立法及行政活動,不但創造人民實現基本權利之實質條件,甚至還給予直接的物質照顧。以憲法十六條所規定之訴訟權為例,其核心內涵即包括上開基本法草案第卅條所規定之正當法律程序原則暨由該原則導出之無罪推定及 證據裁判原則。這些原則其實在現行刑事訴訟法都有規定,然而在刑事司法實務上,檢察官在無庸蒞庭並對自己控訴之犯罪事實負實質舉證責任的長期怠惰下,偵查以濫訴(未有充分證據即行起訴)了事者,比比皆是,在法院方面,一方面由於現行刑事訴訟法對證據法則之規定仍嫌疏略,另一方面法官本身對正當法律程序之體認也不足(例如,迄今仍有不少法官依據最高法院判例採用從未到庭之證人之警訊筆錄作為不利被告認定之書證),以致蘇秉坤案這類離譜判決屢見不鮮。這些現象證明,要實現上述司法人權,一方面必須透過不斷精緻化的立法(例如在刑事訴訟法中增 訂證據法則及對強制處分的程序控制規定,自今年七月一日起搜索權之行使改採令狀主義即屬一例),另一方面則需要行政機關以具體措施落實法律要求(例如,以檢察官蒞庭並切實負舉證責任來減少濫訴)。

 僅舉以上一 例即足以表明,人權的實現實以國家透過積極、不斷的行政、立法活動所為之給付為前提條件。單只是立一部不痛不癢之人權保障基本法,其實對人權保障沒有任何實質助益。新政府若以為藉此就可使國內人權保障水準符合國際人權法典之要求,恐怕是嚴重的誤解。為免遭到以空頭支票兌現總統的就職承諾之譏,新政府應老老實實的檢討、修正各項現行法令中與人權保障意旨不符者(例如工會法對工會組成就有許多過度限制之規定),並積極通過各項具體保障人權之法案(例如保障經濟上弱勢者得接近、使用司法資源之法律扶助法),方為正途,否則最終難免招 致動手不如動口之譏!(作者尤伯祥律師╱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委員)


原來阿扁政績這麼輝煌

☉邱彰

 好朋友對我們的缺點,通常就是容忍、包容、和稀泥,但敵人就不同了,他們的批評往往一針見血,切中要害,你這才知道那點最惹人厭,才有改善的空間。難怪智者說,敵人是一面鏡子,讓你看到自己。阿扁總統上台一年多了,由於媒體過度的渲染,我老覺得他是個受氣包,處處遭到在野聯盟的掣肘,結果是一事無成。沒想到最近看到中國批鬥他的文字,才發現阿扁總統還真偉大,才一年就把自己歷史的定位搞得清清楚楚,不但方向堅定,還政績輝煌呢!在此轉述給大家知道。

 根據中共高層於六月召開的全國對台宣傳工作會議,陳水扁總統上台以後的表現,只有八個字可以形容:「縱容台獨,拒絕一中」,其六大罪狀為:縱容台獨、拖延三通、文化改造、以武拒統、拖延談判,以及擴展外交。

 由於台灣的國情和中國不同,在這兒要為阿扁說句公道話,「縱容台獨」為的就是要尊重憲法所保障的言論自由,「拖延三通」為的是要保留台灣的命脈,「文化改造」為的是要認識自己,「以武拒統」無非鼓勵學術研究,「拖延談判」為的是不往陷阱裡跳,「擴展外交」難道中共自己不這麼做?

 北京還認為,陳水扁繼續奉行「戒急用忍」原則,以「國家安全」、「根留台灣」等名義,拖延三通,並阻止兩岸的地方交流,公開反對台灣各黨派、團體人士組團訪大陸。事實上,反對謝長廷訪香港的中國,才真正的阻止了兩岸的地方交流。在文化改造方面,中國認為台灣新政府推行本土教育,策劃以閩南語為國語,以通用拼音取代漢語拼音,並在各大專院校將中文系變成外文系。還在英文版「中華民國年鑑」的封面上,首字加上Taiwan字樣,並企圖將民進黨的歷史定位為台灣歷史。

 在以武拒統方面,中國指責陳水扁提出「決境戰外」和「癱瘓戰」代表以往的「灘岸對決」和「消耗戰」。而台灣也積極向美國購買及訂購大批總值七十六億美元的先進武器,並爭取加入美國戰區飛彈防禦系統TMD。中國認為,陳水扁蓄意將「九二共識」歪曲為「九二精神」,拖延兩岸談判,還凸顯台灣「國家主權」,並意圖參與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積極發展與美日關係,並配合日本右派推動出版美化日軍侵華歷史的漫畫「台灣論」,推動李登輝訪問日本與美國,以此來擴展台灣的外交。

 看來,阿扁總統的宣傳團隊真的要好好謝謝大陸同胞,把他的政績摸得一清二楚,還把他描述成台灣歷史上的巨人。

黃大洲、大安公園及其他

☉韓良俊

 筆者近來醉心於觀賞各類植物,除了假日在家時及上班前經常拈花惹草,營造居家環境中屬於自己的「小自然」之外,前一陣子每星期還多次利用清晨上班前,往台北市植物園跑,享受其小型森林的野趣。

 上星期六臨時改變主意,於六時許即出門直奔大安森林公園,並在假山和水池四周繞行多次。好幾個月沒來,我發現公園裡的植物成長很好,茂盛許多,尤其是大水池一帶,除了可以享受假山、巨石和粼粼碧波等動、靜態的美景外,在水池附近,還能觀賞到將近十種的鳥類,包括都市中不常見的烏頭翁、夜鷺、白鷺鷥等等,而且在此賞鳥時,如果使用望遠鏡細觀,真的可以令人大飽眼福。

 非常可惜 的是,所有這些美景與野鳥,一定要站到池邊的圍籬邊才得以觀賞。從創園的黃大洲市長開始,多少大大小小的官員曾經在大安森林公園來來去去,尤其是市府那些公園路燈管理處的相關負責人員,為什麼沒有一個人想到:在環池的人行步道旁,每一個方位設置幾張椅子,以便能面向水池靜坐,豈不比現在一定要站著觀賞,對市民更親切許多。其實,這一點著想(idea),最初我曾經向當時貴為官派市長的黃大洲市長(為筆者高中和大學兩階段時的校友)當面陳述並建議過,可惜幾年下來,至今依舊未曾實現。大概是我這位同學貴人多忘事,可能聽過當時,早就馬 上拋諸腦後了!

 大安森林公 園這一處的設施尤其令人深覺不解與可議的是,原本池邊已圍有一圈鐵欄杆,已可阻止人們走近水邊了。不知為何,外層後來又加植了一層寬厚的、約一.五公尺高的植栽當做圍籬,似乎故意在阻擋遊客觀賞池景的視線,特別是當他們帶著個子還不高的小孩子遊園時,除非將其抱起,否則便無法親子(或祖孫)共賞池中與池邊的美景,為什麼非要做得如此不親不切不可呢?原本已有的鐵欄杆已可達到阻隔池水、防止危險的目的,且不至於完全擋住視線,尤其是如果加設能正面直接觀池的椅子,不就可能成為全園中最值得流連忘返的景點嗎?為什麼一定非得加上植 栽圍籬不可?為什麼至今那麼多大大小小市府官員,竟無一人能為市民更加親切地設想?

 當年建園工程尚未完成之初,便急著把自己的大名及「題字」(一般大都是別人代寫)豎立在公園入口處,現在又急著勇於揮刀殺入政爭險地的黃大洲吾兄,的確有夠「神勇」,差可為母校及校友們「爭光」(註:榮譽爭光光也),但吾兄是否也願稍稍停下腳步,傾聽一個老同學的良心建議:請勿忘初衷,熱中政爭外,也該繼續關心永遠題有吾兄大名的大安森林公園,切勿只圖得題名之榮,過後即將其束之高閣,以免招致只題不顧之嫌!

 不知我們的傑出校友如大洲兄者,肯否跳開政爭是非之地,傾聽一下小市民非關政治的淺見,並重臨你苦心創建的大安森林公園,來一起靜坐沉思或握手敘舊?(作者韓良俊╱台大醫院口腔顎面外科醫師,台大牙醫學系教授)

阿通伯與台灣鯨豚保育

☉王齡國

 去年七月六日的下午一點三十分左右,通霄海水浴場的沙灘上出現一隻擱淺海豚,經過中華鯨豚協會與通霄西濱海洋園區長達六十四天、一百三十八名志工不分晝夜、不眠不休地長期治療復健,歷經了三次颱風(碧利斯、巴比侖、寶發颱風)、三次野放,終於在同年九月二十一日發現牠出現在日本琉球群島北方海域附近,證實此次擱淺救援野放工作成功,為台灣的鯨豚保育工作踏出一大步!

 阿通伯只是鯨豚救援中一個成功、幸運的案例,有太多太多的鯨豚還是葬身在台灣各地海邊。幸運的阿通伯,給剛起步的台灣鯨豚救援團隊打了一劑強心針,讓大家更有心力可以堅持走下去,可是救援環境的簡陋、人員設施的不足,也讓我們在這次救援行動中感觸良多。緬懷過去,更期待創造未來!期待台灣有更多對生命執著的「傻子」投入生態保育的行列,不僅是侷限在保育明星物種身上,一切所有的生命,都應受到其他生命的尊重。這才是我們耕耘生態保育的真義。

 回顧這一年來的鯨豚保育工作,一點都沒有因為阿通伯的救援成功而擴足前進,反而造成更多的爭功諉過與經費不足的窘困。成功的背後往往有許多無奈與淚水,可是一般人常常無法看到這背後真實的故事。當所有的榮耀與喜悅湧上檯面時,背後的悲情與孤苦就被漠視覆蓋。當某些人因為阿通伯野放成功而沾沾自喜、自得意滿時,台灣的鯨豚救援團隊也面臨了意識紛爭的危機。有些人真的不適合站在檯面上,一站上去,所有的理想、堅持與感動都變質了。

 默默為生命耕耘奮鬥的組織或人士,才是台灣生態保育的強大主流,那些名氣很大、自恃清高的團體或個人,充其量,只不過是台灣生態保育史上的小丑罷了!(作者王齡國╱獨角仙自然工作室負責人)


默默奉獻的學校護士

☉劉秀枝

 自由時報七月六日報導「這也算保健室阿姨」,文中所述,讓身為保健室護士阿姨的我,感到不可思議。

 每個行業中總有害群之馬,我個人從事校護工作三十年,了解校園中學生的健康問題,也明瞭許多校護很認真的在自己的崗位工作。

 校園中學生的健康問題,如慢性疾病、意外事故、齲齒、視力不良、肥胖、流行性傳染病等,校護不斷向教育單位反映,也不斷的推動學校護理各項實務工作,如個案管理、慢性病照護、急救教育、潔牙指導、體重控制、性教育。

 社會變遷,家長忙於生計,家庭的支持系統薄弱,家庭功能愈來愈微弱,對於孩子的照顧越來越依賴學校,學生很多的健康問題常常都是透過學校護理人員發現。希望給我們正面的報導,讓社會大眾認識在校園中一群默默工作的護士阿姨,也讓大眾檢視教育體系對學生的照護是否重視,了解我們的孩子在校園中得到什麼樣的健康照護。(作者劉秀枝╱中華民國學校護理人員協進會理事長)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