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7月10日 星期二

「本土化路線」應落實在具體政策上

  最近,「本土化路線」儼然成為政壇的熱門話題,有些人在本土化路線大做文章,宣稱自己的本土化路線才是建設性的路線,而別人的本土化主張則是挑起族群矛盾與對立。事實到底如何,值得一探究竟。

 土化原本不應成為問題,因為任何人對自己生活的土地,對自己所屬的國家,本來就應當要有自然而然的認同。在台灣的歷史上,本土化問題的出現,是起源於長期受到外來政權的統治,本土人民產生追求當家作主的夢想,希望以這塊土地和人民為主體,自主決定未來的命運與前途。從民主政治的任何角度來看,台灣會形成本土化的歷史運動,都可以說是理所當然的事。而且,只要本土化的對立因素繼續存在,本土化的課題就會一直存在。何以故?因為本土化背後的動力便是這種源遠流長的人民意志。

 十餘年來,隨著民主改革漸次推行,終止動員戡亂體制、完成國會全面改選以及兩次總統直接民選,因為特殊歷史背景所醞釀的本土化運動,照理說應可融入正常的民主運作軌道之中,不必再有所謂的本土與非本土之分。但是,實際的情形並非如此。有些政治人物的言行,表面上來看似乎也有顧及本土,但事實上卻沒有以台灣為主體,以台灣為優先。例如,所有國內的政黨,其成員自然都是生活在本土的人民,以此來看當然是本土政黨了,然而,如果仔細觀察他們的政黨綱領,以及他們代表性政治人物的言行,則多少可以發現他們在台灣的政治活動所追求的,並非以台灣長遠利益為最終的依歸,極少數更是打著本土反本土,以任何標準而言都不符本土化的真諦。

 民主化的台灣之所以還存有這種現象,原因在於有些政黨、政治人物尚未脫離舊時代的思維,沒有緊隨主流民意建立起以台灣為主體、以台灣為優先的價值意識。尤其是過去一年間,有些政治人物對別人談本土化,總是秉持質疑或批評的態度,對多數人合情合理認同台灣也表現出難以理解的樣子。尤有甚者,有些政治人物對本土化過度敏感,只要有人強調台灣主體、台灣優先等價值,就大張旗鼓地給戴上各式各類的帽子,似乎本土化是洪水猛獸一般。然而,先聲奪人抹黑對手,難道就可以證明自己所持的本土化路線是正字標記嗎?對本土化的批評如此意氣用事,不是正好說明那些人的價值意識存有問題嗎?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上面所提到政黨、政治人物,明明也已經本土化了,還對本土化懷有負面的刻板印象,令人不得不感到莫名其妙。那些政黨、政治人物也許認為,自己的主張與視野已經超脫被他們批評的本土化路線,但是從台灣以外的角度回頭看來,那些政治主張與其批評的對象之間只是程度之別而已。例如,現在不論對本土化持何種態度,台灣及二千三百萬人的尊嚴、安全與福祉都應當列為首要考量,幾乎是多數政黨及政治人物的共識,除了極少數人之外,那些批評本土化路線的人也不至於公然鼓吹犧牲台灣以完成其他的政治目的。

 不過,大家還是可以輕易發現,在口口聲聲為台灣的政黨、政治人物當中,有些提出的具體主張確實有背離台灣長遠利益之虞。就像近來台灣產業疲弱不振、經濟嚴重衰退,造成愈來愈多的人飯碗不保,那些批評本土化路線的人卻反而鼓吹接受一中共識、鬆綁戒急用忍、開放兩岸三通,把台灣的生路寄託在中國迷思之上。試問,如果按照這些主張而行,造成產業、資金失血相當嚴重的情況更加惡化,使得台灣淪落到經濟甚至政治的附庸地位,國內民眾也無法在自己的家園安居樂業,到底有什麼建設性可言﹖以全球化、國際化當作藉口,規避維護台灣長遠利益的應有作為,還能稱之為本土化路線嗎?

 本土化並不是意識形態,而是實踐中可以檢驗的行動。在不同的時期,台灣的本土化發展情形雖有不同,其認同台灣主體性、優先性的價值意識則毫無二致。已經經過兩次總統大選的台灣,既然要討論本土化的相關議題,就不能只是停留在以泛政治化語言劃分孰為本土、孰非本土,而是應當在具體的政策主張上面見真章。本土化的定義縱使不是黑白分明,但廣大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當前如何挽救台灣的經濟危機,就是一面足以透視真假的鏡子。假使一方面高舉本土化的旗幟,一方面又提出足以腐蝕台灣主權地位、經濟自主的主張,恐怕無法通過這把尺的嚴格檢驗。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