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7月11日 星期三

《國際索隱》朝鮮族難民 衝擊中韓三地

杜默

 北韓七人家族假道中國前往南韓事件,所以引起國際矚目並迅速圓滿落幕,跟北京申奧活動到了最後關頭之際大打人道牌息息相關。這只是特例。

 事實上,朝鮮難民問題由來已久,北韓難民假「第三國」投奔南韓只是其中一端,中國東北朝鮮族由人蛇集團仲介入韓,並獲市民團體庇護與支援,問題更為嚴重,北京人道遣送之後,不但中朝邊境頓告緊張,南韓支援團體與政府對立態勢益發明顯,直接衝擊韓中朝行之有年的政經分離政策。

 北韓難民和中國朝鮮族甘冒萬險前往南韓,民族情感因素少,追逐「高麗夢」的經濟理由居多,韓中朝三地政府嚴防重打,依舊阻止不了難民潮,近半年朝鮮半島、中國北部至中亞一帶大旱,攜家帶眷另尋新天地的難民人數激增,三地政府除了加強邊防和嚴加取締之外,別無他策。 以北韓而言,原由國家安全保衛部統籌的取締業務,已在前不久移交國境警備司令部,俾更有效防止難民越境或偷渡,同時在越境必經的咸境北道全寧市增建難民收容所。

 在中國方面,北京政府除針對東三省朝鮮族傳教機構和難民支援團體主要人士,擬具四百人黑名單加強監控外,並從今年起實施檢舉北韓非法入境難民者給予二千人民幣賞金,在人道遣送後更由公安當局在中朝接壤的吉林省境內教會與朝鮮自治區密集查緝,嚴防北韓難民依樣畫葫蘆,轉進北京與聯合國難民事務專員公署(UNHCR)辦事處接頭。 在南韓方面,北京開了人道遣送先例之後,支援教會與市民團體大為振奮,「韓國基督教協議會」發起的「朝鮮族同胞生存與人權祈禱會及十字架大遊行」,五日從漢城鍾路區的社稷公園遊行至世宗路中央機關所在地,反對政府將中國朝鮮族視同非法滯留人士強行遣返,並提出朝鮮族移民配額擴大為三萬名、以設定滯留期限取代強制遣返、自動申告者得保障其轉往第三國權益等主張。 目前南韓法律並不承認中國的朝鮮族是自己同胞,除產業研習和探親訪問之外,朝鮮族滯留期限最高九十天,其中,依研修生配額每年不過六千人。

 依南韓法務部統計,至五月底時非法滯留的朝鮮族為六萬零七百餘人,民間支援團體「民族互助運動本部」的數字則指出,加上偷渡入境者的非法滯留朝鮮族總數應超過十五萬人。 這次北京是在和UNHCR、平壤與漢城密集磋商,迅速做成將七人家族依其意願遣送至南韓的決定。但這起高曝光率的難民事件也使中國日後在處理北韓難民問題上更加為難。

 北京從九○年代初期開始即以政經分離方式,審慎維持中國與南北韓對等關係,但北韓難民(中國稱之為「經濟移民」)卻已成為這均勢關係的潛在暗流。非政府組織估計在中國的北韓難民為十五至三十萬人之間,這些人往往混在東北朝鮮族裡做小生意,有些則轉進到中國其他省份,或透過人蛇集團安排偷渡至南韓(據南韓支援團體說,中國「仲介」集團的公定價格是一人七萬人民幣)。

 北京和漢城為避免與平壤交惡,向來低調處理假道中國前往南韓的北韓難民問題,如南韓國土統一院的數字便顯示,去年經中國「投誠」南韓的北韓人為三百一十二人,今年前半年總數即達二百一十八人,顯見這韓中之間暗通款曲的管道極為暢通。

 不過,紙畢竟包不住火,有時仍不免引起國際矚目,使得韓中朝三地齟齬橫生。九七年北韓勞動黨祕書黃長燁投誠事件,導致平壤拒絕北京參加當時在紐約舉行的「四邊會談」;去年一月,北京拒予在中蘇邊境被捕的北韓家族難民身分,並將他們強制遣返,除使中韓關係一度緊繃外,漢城政府也備受國內輿論批評。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