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7月11日 星期三


健康面對「台灣大聯盟」的年底選戰
全民健康促進在雲林
真本土與假本土
爭取國籍正名 向日本抗議
制約效應下的「仇日觀」
開放鳳凰衛視應有配套措施


健康面對「台灣大聯盟」的年底選戰

☉李筱峰╱台灣北社副社長
☉王美琇╱台灣北社副秘書長
☉江自得╱台灣中社副社長
☉廖宜恩╱台灣中社執行長
☉鄭英耀╱台灣南社副社長
☉鄭正煜╱台灣南社執行長

  以前總統李登輝先生為精神領袖的新政黨的籌組,引起民進黨內的許多不安,連思路一向清晰的民進黨吳乃仁秘書長都表示:新政黨的成立增加選舉許多變數,年底選戰「不知要如何打?」 新政府執政後,受制於在野聯盟的立法院多數,行政院已徹底淪為跛腳院,八十四小時工時案重擊台灣經濟;金融六法延宕立法遲滯招商期程;包括國土綠化三十億元預算在內的無數建設工程預算未能過關,無法挹注內需之經濟復甦;「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修正草案」等五大選舉法案未能通過立法,導致消滅邪惡賄選等根本事業無法推展。

 在野聯盟在立法院中對台灣安定與發展的危害,難以一一條列,強烈擠壓出年底選戰必須取得國會多數的險峻形勢與迫切需要。 陳水扁總統上台以後,親中華人民共和國勢力不甘於台灣主體關懷的執政優勢,大規模、有計畫之集結形勢已經確立,近如海外新、親、中國國民黨人士本月初在紐約法拉盛舉行「全球海外中華民國人超黨派聯盟」成立大會,提出為未來兩岸整合創造條件等七項主張。在島內,國、親集結共推候選人的形勢逐步形成,若能突破地方集團與個人政治利益,國、親選戰合作原則幾乎已經完全確立,親中國集團的統整性運作將逐步成型。

  面對對手此一集結形勢,台灣主體立場人士豈可置合作之大計於度外?為取得年底一一三席國會多數,我們建議:統整民進黨與新政黨組成之「台灣大聯盟」,為發揮整體作戰之最大效益,我們提出幾點盼能有助於雙方政黨與支持者凝聚共識: 第一、年底選戰乃為重建立法院,確保新政府施政之暢行,進而扭轉當前傾斜中國之劣勢,以免台灣遭受併吞,並開創國家安定與發展的新局面。為確保國會多數之戰果,「台灣大聯盟」所屬黨派,均應尊崇整體聯盟戰績高於個別黨派利益之原則。

  第二、在民進黨黨內提名已絕大部份確立之形勢下,請黃主文先生領導運作之新政黨,盡最大可能衡估各選區之實力,搭配過半當選原則,以取得最大戰果。 例如某一選區若應當選五席,民進黨已提三席,除非民進黨之一候選人實力太弱有落選危機,否則新政黨不宜再作提名。故比例觀念與過半勝選原則應隨時進入思維範疇,並在「台灣大聯盟」提名總數總量管制的大原則下,對提名人數進行精算與管控。

  第三、新政黨籌組成型後,與民進黨聯合作戰計畫應逐步展開。為形成互為犄角奧援態勢,雙方選戰策略主持人員,應長期聚首,共同整合雙方之組織與文宣作戰資源。為促成此一合作計劃,兩黨主要負責人謝長廷主席與黃主文先生應擇期對談,並對外作成政策性宣示。

  第四、為喚醒台灣安定與台灣發展之台灣主體意識,凡所有愛護台灣生活環境與生存條件之台灣住民,均應參加「台灣大聯盟」之結盟運動,共同營造團結氣勢,助成立委候選人當選過半之形勢,故請李前任總統與陳現任總統選擇適當時間點,密集為「台灣大聯盟」候選人共同站台造勢。

 然憫念李總統年事已高,所有珍愛李總統台灣使命感之政治人物與民眾,在李總統執政十二年,作為「磨仔心」長達四千日之後,應對李總統之劬勞與康健賦予最高的體卹,如非必要,不宜驚動「老帥親征」! 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戰力已經大規模侵入台灣;百分之八十五媒體操於親中國勢力之手;「親中國集團」已隱然形成集結勢力,年底選戰若未能過半勝利,向中國傾斜的形勢恐將更加嚴重,因此此一台灣民主、自由、法治與公民社會的國家保衛戰,攸關台灣全體住民之福祉,深值國人賦予高度關注與思維。

  鑒於民進黨部份幹部與立委參選人,基於成敗得失而惴惴不安,我們在此鄭重呼籲:大家共同營造過半勝選氣勢,使年底零落選、完全勝利。此一大戰略除了民進黨敞開心胸以外,亦端賴新政黨以大格局之提名方式予以促成。 懍於內、外在種種形勢,作為關心台灣前途的知識份子與台灣人民,應以最大的熱忱、關心和參與年底選戰,並共同營造「台灣大聯盟」與台灣人民大團結的氣勢,為台灣的政局安定與民主,發揮最關鍵的力量。

 

全民健康促進在雲林

☉謝博生、邱泰源

  台灣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民眾所面臨的健康問題已轉型為各種慢性病、意外傷害、職業病、環境污染、憂鬱症、自殺等等,對於這些造成國民健康威脅的問題,傳統以醫院式醫療協助民眾順利就醫的方法,並不是最理想的策略。而龐大的醫療支出也對國家財政造成很大的壓力,因此必須改為重視「健康促進」,才能解決二十一世紀威脅台灣民眾健康的問題。

  「健康促進」是人們改善自己健康能力的過程。在個人層次方面:健康促進從心靈的成長、個人生命價值觀的建立,到壓力的調適等健康心理狀態的追求,以及運動強身、適當營養、避免不良生活型態等生理狀態的維護。在社區層次方面:健康促進是追求人文、生活環境的提升,是整個社會追求合理、公平、正義的過程。

 健康促進的行動方針與實務工作,包括訂定健康的公共政策、創造有利健康的環境、提供安全與滿足的工作環境,經由健康教育使人們發展健康技巧,替人生的各個階段作準備,也包括對於慢性病與傷害的調適等。同時需調整醫療服務的方向,由疾病的醫療擴大到以人為中心的生理、心理等全方位的健康照顧。

  健康促進經由有目標的安排,創造健康的生活環境,將健康意識納入公共政策之中。因此,最好是經由地方政府的主導與民間團體的參與,使社區朝健康方向永續發展,才能使健康促進運動扎根。 將健康與教育、環保、福利醫療服務體系結合是使健康促進活動能夠永續經營,具有前瞻性的最佳模式。在這方面,台大醫學院於九二一震災後二年來在鹿谷鄉追求健康社區的努力與目前正在雲林縣推展的模式,應可提供各界參考。

  我們之所以把過去小規模的鄉鎮經驗集合起來,在縣的規模下,加以整合並落實,是因為台大將在雲林縣成立分部。以台大豐富的學術及人力等資源,加上了雲林縣政府及縣民全力的支持,相信可密切的結合。目前為了追求一個把教育、健康、醫療和社會福利結合一起的健康雲林縣,台灣大學在醫學院主導下結合所需資源。 在教育上:先協助雲林縣九年一貫課程的推行,除奠定健全國民之教育基礎外,並請家長了解以健康為主軸的課程設計,把健康概念自然傳遞出去。同時也深入社區與當地民眾並肩推動全民健康促進活動,建立友愛及充滿朝氣的社會。在心理衛生方面:則以「活得久,活得好」為目標,教導民眾學會壓力及情緒管理,培養優質生命關懷態度,創造幸福快樂的泉源。 在醫療保健方面:除了加強雲林縣缺乏之次專科別外,更將建立全縣民眾健康資料。

 並發揮基層醫師守門員角色,提供醫療及保健並重的服務。落實家庭醫師制度,使民眾小病由自己家庭醫師照顧,大病可立即轉診大醫院進一步治療。平日民眾可藉健康網路及刊物,取得足夠健康訊息,提升自我照顧之能力。 七月十三到十五日,由雲林縣政府與台大雲林分部主辦的「全民健康促進週活動」正式登場,目的是把過去共同的努力落實到行動上。活動內容多元化,包括針對老師、保健志工及醫療人員的各種重要健康促進相關資訊的學術研討、外賓及生命教育演講。

 同時有健康社區營造展示會、健康資訊園遊會及全國醫事人員網球比賽等一系列動靜態活動。 另外,由醫療界及教育界人士所組織的「雲林縣健康促進協會」也將同時成立,共同推展雲林健康促進工作。

 希望藉此能帶動雲林縣甚至台灣民眾健康觀念的提升,確實邁向更健康的人生。(作者謝博生╱台大雲林分部籌備小組召集人;邱泰源╱台大雲林分部籌備辦公室主持人)

真本土與假本土

☉郭長豐

  經過一年的政治紛擾,逼得前總統李登輝不得不復出江湖,以捍衛其十二年來辛苦建立的本土化路線,也讓台灣老百姓看清楚國民黨內所謂「本土立委」的真面目,原來他們不過是一群「有奶便是娘」的政客,「政治理念」對他們來說,不過是騙選票的工具而已。

 以前,奶源在李登輝手上,他們就緊抱李登輝的大腿,以「本土立委」的名目來騙選票,現在,奶源掌控在連戰手中,他們自然緊跟連戰一起背棄「李登輝路線」。 這些人的格調,遠不如當年的新黨創黨元老,他們可以為了堅持自己的政治理念,不惜與黨主席決裂,赤手空拳,破門而出,自立門戶以宣揚自己的政治理念,雖然他們的政治理念與我本人並不合,可是我還是從心裡面欽佩他們。

  對新政府而言,這些所謂國民黨「本土立委」,跟隨連戰一起扯新政府後腿,當他們再經過選戰的洗禮而當選時,他們怎麼可能會認為以前的扯後腿行為是錯的,因此必須修正而與民進黨合作呢?這就是為什麼李前總統會喊出「85+35」的理論了。選舉是零和遊戲,有上就有下,李前總統希望民進黨能固守自己的85席,那麼,其餘的35席要從何而來呢?當然是重新栽培一群年輕的,能貫徹「李登輝路線」的所謂「二軍」,來取代現有的假「本土立委」,才能和民進黨合作,繼續推行本土化路線。

 唯有如此,李前總統才能安心的退隱江湖。 至於民進黨,也不用太擔心,就算不幸被流彈打中,「85+35」變成「80+40」,那又何妨,加加減減還是賺到,從此可以「穩定政局,振興經濟,鞏固民主,壯大台灣」,天下太平,不亦樂乎?(作者郭長豐╱衛生署台北醫院實驗診斷科主任)


爭取國籍正名 向日本抗議

☉ 高志敏

 「在日台灣同鄉會」發起國籍正名運動,呼籲日本政府將我國僑胞之國籍正名為「台灣」,而非「中國」,獲得一百多個團體連署支持,反應之熱烈,遠超過原先預期。署名支持的團體,主要是我國旅居日本的大學留學生會、同鄉會、教會,以及研究台灣的日本學術團體。

 以留學生界而言,北至北海道大學,南至琉球大學,都熱烈支持。 今年三月,日本警察廳發表犯罪報告文件,指出去年一年的竊盜案件,有八成是中國人;而在外國人所犯的兇殺等刑事犯案中,中國人佔五十四點二%。這並非去年才這樣,近十年來都是這種比率。

 另外,中國人租房子,常不守租約,糾紛頻生;而且往往僅住一年,卻將房子弄得面目全非。因此,有些房東由於有了不愉快的經驗,不願將房子租給中國人。 和中國有邦交的國家如美國、加拿大、德國、法國,都將手持中華民國護照者的國籍稱為「台灣」。日本非官方機構如大學,也將我國留學生的國籍稱為「台灣」而非「中國」,但是日本政府卻不顧中國並未統治台灣的事實,在「外國人登錄證」(名片大小,依規定須隨身攜帶)及駕駛執照之國籍欄中,均登記為「中國」。

 這使來自台灣的國人被誤認為是作姦犯科比率極高的中國人,造成誤會與不便。中華民國國民淪為敵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這對我國國格及國人的自尊是極為粗暴的踐踏與污辱,筆者及友人每次一有機會(如向市役所申請「登錄證明書」時),即向日本政府抗議,但均無效果。

  日本左傾份子不少,這些左派份子親中反美、欺善怕惡,視中華民國、台灣如糞土。國人唯有團結起來,一致向日本政府抗議施壓,日本政府才有可能予以重視,更正其錯誤。

 欣聞國內愛國之士將於今日上午十點到日本交流協會(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二百四十五號,新光人壽大樓十、十一樓)陳情抗議,筆者希望國人踴躍前往聲援,並以電話(○二)二七四一二一一六、傳真(○二)二七三一一七五七向該會表達不滿。(作者為大阪國際大學教授)

制約效應下的「仇日觀」

☉葉紘麟

 台灣人對於日本這個國家的感覺,很奇怪也很複雜。課本的敘述是甲午戰爭、南京大屠殺、八年抗戰,不一而足,或許還會蹦出一個釣魚台,好像都是在敘述日本人的罪惡,連帶地,對於有了日本這兩個字的事物,也開始污名化了起來。

 如果有人對這一段近代歷史加以重新詮釋,很多人會不經思索地罵他「漢奸」,甚至進行所謂的「自強鋤奸」。我有時候覺得,中華民國政府什麼東西都沒有好好傳授給下一代,但虛擬的大中國和如何仇恨日本則教育得很成功。 心理學上的行為學派(behaviorism)的古典制約制學習(classical conditioning)創始人俄國人巴夫洛夫(Pavlov, I. P.)曾經做過一個實驗,他發現狗經過訓練之後,能對一個原本不會產生反應的刺激產生行為反應。

 例如狗看到食物,會流口水,但是聽到鈴聲,卻不會流口水。但是如果每次餵狗吃東西前都搖鈴,久而久之,當狗聽到鈴聲時,即使不給牠食物,都會分泌唾液,顯然狗已將鈴聲與食物產生聯繫。巴夫洛夫因此認為行為是學習得來的,而且這樣的學習有神經系統做為基礎。這就和我們看到橘子(出現橘子的名稱)時,會念出「橘子」是一樣的。 台灣人的許多思維,在國家認同上,統治者要他們「消滅共匪」時,他們就喊著要「反攻大陸」。

 統治者改口說「怕被共匪消滅」,他們立刻跟著反應。我們的仇日情結又何嘗不是這樣的產物?統治者費盡心思,從教育下手,不斷地灌輸日本人的「暴行」,並且常常在特定的時刻再加以強調,大家就對於日本仇視了。但我們並沒有去思考這些灌輸進來的東西是不是真的?如果用台灣人的觀點去看,應該是如何?巴夫洛夫所說:「人類受語言的影響,遠比他們接受現實環境中真正事實的影響為大。

 」在過去威權的環境下,誰能質疑,又有誰敢去質疑? 台灣人對日本人的歷史經驗與中國人不同,台灣人對於日本的看法和中國人也大相逕庭,台灣人沒有必要用中國人的觀點去詮釋事件。日本現在是台灣的鄰國,我們期待台灣和所有鄰國友好與和平,現在已經是後冷戰的國際架構了,用一個過時且非本土的仇日觀,去妨礙我們與一個鄰國的官方或者是民間往來,這樣當然是不智。

 現在,應該是我們試圖去破解舊時代的制約效應,進而逐步建構、思考自己國家的歷史觀和國際觀的時候了。(作者葉紘麟╱民進黨嘉義縣黨部青年發展組組長)

開放鳳凰衛視應有配套措施

☉ 葉家興

  最近,香港的鳳凰衛視集團向國內新聞局提出衛星落地權准許執照申請,目前正在新聞局審核中。筆者以為,新聞局固然沒有理由不予放行,但必須審慎考慮其影響,在開放同時要求一定的配套措施。

 中資股份及意識形態均不是政策考量的關鍵點,如果這兩個因素是問題,大陸的中央電視台節目也不會早就獲准在台灣播出。究其所以,必須深刻考慮鳳凰衛視與大陸中央電視台兩者的同與異。 兩者共同處在於節目內容與廣告均以大陸觀眾為主,因此,對陳水扁總統稱為「台灣領 導人」,對李登輝前總統稱為「台灣前領導人」;新聞畫面中對中華民國國號、國旗、 國徽不是略而不提,便是以馬賽克遮蓋住。

 這些是兩者之共同處,因為兩者均以大陸為主要廣播範圍,因此不足為奇。至於兩者不同之處,在於鳳凰衛視大量的新聞主播、記 者來自台灣,曾經在台灣的電視台擔任主播、記者,並且在台灣小有知名度。由中央電視台中的大陸主播與鳳凰衛視中來自台灣的主播口中說出「台灣領導人」陳水扁之類的話,對台灣的觀眾而言,有很大的意義落差。對多數民眾來說,大 陸主播在台灣無知名度,播報官腔十足、又多是八股新聞,因此中央電視台的新聞僅能滿足好奇心,卻絕無吸引力可言。

 大家也都知道該等節目的觀眾在大陸,而其新聞與 二、三十年前台灣的情形一樣,多半是政治的傳聲筒。這層認知不但讓民眾有免疫力,也不會對其產生認同感。鳳凰衛視這些來自台灣的俊男美女主播則不同,由於台灣部份媒體將電視主播明星化,又賦與了爾等專業權威的形象,使得民眾容易對他們產生 一種心理上的肯定與文化上的認同。

 這些主播到了鳳凰衛視的新聞節目中,因為台灣民眾認識他們,對他們的能力有一定的評價,對他們的播報信任感較高,而一旦聽其左一 聲「台灣領導人」、右一聲「台灣領導人」,也較容易產生潛移默化的作用,久而久之,在心理上逐漸接受台灣是個地方政府的認知,並對經馬賽克處理之國旗國徽畫面視為習慣。長久下來,可能造成收視觀眾認同混淆,文化自信淡薄,以及國家觀念錯亂等等彼 長我消的結果。

 不過話說回來,這樣的推論當然是基於台灣民眾對鳳凰衛視主播的接受度高,而其節目在台灣有高收視率的假設。如果,鳳凰衛視在台灣開播後,收視率如同大陸中央電視台的節目一般,那麼上述的顧忌實屬多慮,因為在低收視率的情形下,前述之效果其實只有強化少數人意識形態之作用。而這些意識形態在現今台灣的民主自由社會是被容許存在的。

 鳳凰衛視之開放新聞局不宜橫加禁止。然而,由於大量的台灣新聞主播在該台,以符合大陸政治規範的方式報導和處理台灣的新聞,這便涉及了政治社經文化主導權與角色認同爭奪的議題,因此,新聞局在研議開放之時,宜加慎重行事,設計若干合理可行的配套措施。在此同時,卻又應以大 陸的新聞管制為殷鑑,不宜對其嚴格掌控或諸多設限,以免落得破壞新聞自由之名。

 一 個建議的做法是,以最低管制原則的精神,准許其自由播放,但在一旦出現「台灣領導人陳水扁」之類的播報詞彙時,要求其在新聞畫面中,同時以跑馬燈打出「政府對陳水 扁總統之稱呼為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先生」等等。當然,其他譬如新聞局記者會中,發 言人檯前的國徽以及台上的國旗不得以馬賽克遮掩等等,則是對我方政府與人民應有之 起碼尊重。 (作者葉家興╱香港中文大學財務系助理教授)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