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7月11日 星期三

台灣應以平常心看待北京申奧的激情

  國際奧委會將在七月十三日決議選出公元二○○八年奧運主辦城市,而在投票前夕,於所有進入決選的城市中,北京市的呼聲似乎最高,可能雀屏中選,脫穎而出,成為最後的出線者。對於北京申辦奧運的高度意願與努力,以及最後結果即將揭曉,國人也似乎陷入矛盾的情結,政府一方面不斷重申樂觀其成的態度,但也強調奧運的精神在於和平與公平競爭,期盼中國在爭取主辦奧運的同時,也應貫徹奧運追求世界和平的宗旨,停止任何武力威脅,並宣示以和平方式解決兩岸爭端,共同維繫台海和平及區域安全,以示對於中國迫害人權,以及不放棄武力犯台的質疑。

 不容諱言,對於中國的申奧,多數國人此刻的心情可謂百味雜陳,愛憎交織,恐有不知如何應對的矛盾感覺。一方面,舉世體壇盛會的奧運從未在華人國家中舉行,中國若有機會贏得奧運主辦權,做為世界華人圈一份子的台灣,自然也有沾光之感,而政府樂觀其成的聲明,顯然也是出自這種「血脈相連」的心理。而中國在經濟上採取改革開放以來,綜合國力大幅提升,物質建設頗見績效,但是在政治上依舊堅持專制統治,對人民的言論、信仰、結社等自由與人權極盡迫害之能事,因此以民主文明的價值標準來看,中國仍是一個低度開發的國家。就現實層面而言,中國有十三億人口,近年來更擴張軍備,政治意識形態具有排他性,民族主義高漲,如此的大國,如果不能納入國際社會,使之與文明世界接軌,遠則對世界和平勢必是一潛在威脅,近則對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的生命安全,亦必形成立即性的禍端。而入會(加入世貿組織)與申奧(申辦奧運)正是中國與文明社會接軌,開始接受國際規範的「歷史起點」。如果中國再次申奧失敗,使得民族主義情緒嚴重受挫,對台灣人民而言,也未必是一件有利的事。

 另外,也有一些論點指出,主辦奧運可以促成中國的政治改革,並且確保台海八年的和平。紐約時報的報導即指出,目前國際奧委會成員似乎有很強的共識,就是二○○八年奧運應由北京主辦,他們相信北京舉辦奧運可以幫助中國社會更為開放,就像一九八八年漢城辦了奧運後,加速南韓從軍事獨裁過渡到民主自由。而前美國駐北京大使李潔明也在最新一期的新聞周刊指出,如果北京取得二○○八年奧運主辦權,大家可以合理地預期海峽兩岸發生衝突的機率會相對降低;加州柏克萊大學國際研究所研究員克勞福也分析,中國如在二○○八年前對台灣採取任何侵略行動,將會重蹈蘇聯於一九七九年入侵阿富汗,導致美國等六十多個國家抵制一九八○年莫斯科奧運的覆轍。檢視這類觀點,似乎過度樂觀,誇大了奧運的政治效應,而且也缺乏實證的支持。以南韓而言,是否因為主辦奧運而走上民主之路,就頗令人質疑。事實上,一九八○年代中期之後,亞洲的獨裁政權皆受到了強烈的衝擊,菲律賓的馬可仕政權被人民力量推翻,台灣也正逐步開放黨禁、報禁,解除戒嚴,南韓的民主化不是特例,如果南韓是因主辦奧運而走上民主,同時期的台灣、菲律賓的政治改變,甚至八○年代後期蘇聯及其東歐附庸國的崩潰,又該做何解釋?而蘇聯在八○年舉辦奧運,不但沒有使它變成民主國家,而且它的入侵阿富汗,更反證奧運並不是獨裁國家採取軍事行動時最重要的考量因素。台海安全豈能繫於八年後的北京奧運?

 所以,台灣人民的矛盾在於,我們固然對中國申奧樂觀其成,但是又憂心取得奧運主辦權,會不會等於世人默認了中國迫害人權的獨裁統治?而且,台灣的中國熱原本已形成一股歪風,如今由於中國申辦奧運,更讓一些統派人士陷入莫名其妙的狂熱情緒,不僅認為台海的和平安定在望,更妄想奧運具有龐大的商機,可以為中國經濟帶來八年榮景,台商更可搶得先機,股市甚至出現所謂的「奧運概念股」。事實上,這種視奧運為印鈔機的想法,也是禁不起檢驗的。近幾屆的奧運主辦國固然已可從主辦奧運中獲利,但即使賺上數十億美元,以及北京計畫花費三百億元投入基礎建設,以中國這麼大的商業體加以稀釋,其所帶來的商機實在微不足道,遑論八年經濟榮景的期待,未免太不切實際了。

 換言之,在二○○八年奧運主辦城市即將揭曉之際,吾人必須提醒國人,應該以平常心看待北京的申奧活動,不必隨著中國的民族主義而搖旗吶喊。中國申辦奧運,有其複雜的動機與目的,也有極精緻的政治操作,一旦申奧成功,成功的民族主義情緒將可能形成對統治者的支持力量,一旦失敗,受挫的民族主義將轉往何處發洩,更是值得台灣人民關注的焦點。此刻,我們如果不能保持一顆冷靜的心,而隨著中國申奧一頭熱,未來的禍福恐怕是很難逆料的。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