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7月20日 星期五


從「猿島要塞」看境外決戰
沈富雄被誤會了嗎?
回應「外籍監護工申請不易,苦了病患與家屬」
君子豹變 拼音霧嗄嗄
奧運不能改變中國霸權主義
回應「豐年祭只是假象」


從「猿島要塞」看境外決戰

☉許昭榮

 最近應邀赴日參加前日本海軍新竹航空隊戰友會,會後,專程到橫濱拜訪二次世界大戰末期,被蘇聯軍捕虜,曾經在西伯利亞「集中營」熬過兩年俘虜生活,現居日本的前日本陸軍台籍老兵吳正男。

  承吳兄撥冗導遊,到橫須賀參觀日俄海戰著名的「三笠」戰艦,以及「猿島要塞」,使筆者想起太平洋戰爭末期,日本人在高雄壽山及岡山構築的地下軍事基地。 猿島要塞(Sarushima Fortress)乃為固守東京灣口,防衛外敵入侵,於明治時代中期,由當時的政府所建造於橫須賀軍港外的無人島│猿島而得名。

  該要塞是由西海岸峭壁開鑿,向東沿著島中央之地下延伸,幾乎橫貫整個島。 所有的設施均在地下,祇有砲台分布安裝在茂密的森林裡,砲口齊向西岸海面。所以敵人不容易從空中或海上發現它的存在(砲台已於戰後拆除)。 這座要塞形成近似J字形,有一條約3X5公尺露天幹道,足供大型車輛通行。沿著幹道兩邊,築構許多房間,有窗口的是兵舍,無窗者為彈藥庫。彈藥庫的上端都設有搬彈孔,以便將砲彈傳送到地面上的砲台。 順著幹道向東走,即進入位於島中央的地下隧道。 這隧道的牆壁都以大約六十公分四方形的花崗石砌成,看起來相當堅固。

 據說,這裡是要塞司令部。 隧道兩邊同樣築有許多房間,以及指揮中心應具備的各種設施。 再往前走,又進入幹道。 順著幹道上坡,即通往環島山路。橫須賀美軍基地的星條旗,竟隔著一條水道,在對岸的旗桿上飄揚著。 回程在新幹線上,「地下要塞」像走馬燈,一直在我的腦海裡旋轉。

 防禦敵人入侵的猿島要塞、促成金門砲戰大捷的國軍地下建設、屢攻不破的伊拉克地下陣地、困擾美軍的北越游擊地道,莫不都是最後致勝的防衛措施。 記得,太平洋戰爭末期,日軍畏恐美軍由台灣西南海岸搶灘登陸進攻台灣,在屏東的枋寮、枋山的山區;在高雄的壽山、岡山;在新竹的十八仙山以及中央山脈沿線的山麓或山腰構築許多地下塹壕及陣地。這些地下軍事陣地,備而未用乃至作廢,實在可惜。

 筆者建議新政府把它們清理出來,加以整修、復活,作為「境外決戰」及「全民國防」的配套措施,以備萬一中共進攻台灣或「境外決戰」失敗時,可利用中央山脈的天然屏障,據以抗敵制勝。 鑑於最近中共日益擴軍贖武,國內在野聯盟日益囂張,台灣內外兩面受敵,危機四伏,加上新政府哈腰忍讓無效,不得不改變國軍戰略思想,將「有效嚇阻、防衛固守」,轉變為「先機制敵、境外決戰」。

 尤其越迫近國會改選與總統大選,本土派和中國派的對立,台海兩岸的對峙,勢必更加激烈。兩岸執政者,雖未必有意發動戰爭,但雙方摩拳擦掌,誰也不敢保證不會擦槍走火! 無可諱言,台灣的兵力、武力均不如中國,但相信人民愛好民主自由的信念和確保主權獨立的意志,足以抵禦內奸與外敵。

 縱即第一戰線的「境外決戰」失敗,守衛灘頭的第二防線又不幸失守,甚至街市巷戰也被擊敗,乃至多半台灣人民都跪地舉手投降,祇要尚有部分勇敢的台灣人固守地下陣地,為保衛寸土而奮戰抗敵,必定會感動天地鬼神,驚動世界人士。

 即使聯合國躊躇不派人介入仲裁,至少美日兩國勢必基於其本身的戰略地位和利益,一定會出兵切斷中共的援軍、補給和退路,與台灣守軍合力夾擊入侵者,殲滅敵軍,贏得勝利。 由上述沙盤推演,足見祇要台灣人民勇敢持續與敵軍交戰周旋,換取美日出兵馳援之時間,台灣必定勝利在握。

  台灣最怕的是,未戰先想輸,以及美日援軍尚未到達,即紛紛乃至集體投降,陷援軍於無用武之地! 我相信,除了統派人士及無骨者外,鮮有台灣人願意繼續淪為外來政權的奴隸。

 (作者許昭榮╱台籍老兵協會創會會長)

沈富雄被誤會了嗎?

☉顏敏雄

  看到郭長豐醫師的「給沈富雄委員的一封信」(自由廣場,七月十八日)大快我心,因為他所寫的也就是我想說的。再看到李慶雄立委「為沈富雄說幾句公道話」(自由廣場,七月十九日),感覺完全不一樣。 李慶雄認為民進黨的傳統支持者對沈富雄最近言論的失望和不滿是出於誤解。

 我覺得不是,因為沈委員的言論很多是透過電視清楚報導,怎麼會被誤解呢? 公職人員是否是「對台灣的關懷,為政局穩定」,或是掛羊頭賣狗肉?郭醫師就是質疑沈委員這兩點,而不是如李委員所看「絕對是值得大家尊敬」。

  我早就看破民進黨並不是真正全心全力為台灣打拚的黨,有不少人為私利著想,既得利益不肯放棄,也沒有魄力「做大餅」,已經執政,卻缺雄心壯志,雖說在野黨亂政使政務推行困難重重,但是民進黨立委有否盡到「護黨護政護國」的職責嗎?不要說一個拉一個,只要三個拉兩個國民黨之中,心有台灣的立委,說之以理,動之以情,難道他們都是鐵石心腸嗎?沈委員畫地自限,選擇合作對象非國民黨不可,這不使對國民黨已經絕望的人大失所望嗎?他怎麼看不出國民黨與人民越離越遠了?若不是這樣,一個愛台灣的古稀老人還要「重出江湖」嗎?李登輝這樣做還感動不了自稱有台灣心的公職人員,反被怪責他太「殘忍」。到底是誰殘忍呢? 李登輝拖老命復出,是謀定而後動。

 他的八十五加三十五是最起碼的要求,一個執政黨如果連這個企圖心都沒有,乾脆都辭職算了!沈富雄雖然是學醫的,既然立法委員都當了,由醫人變成醫國,國政應該很熟悉才對,怎麼連最起碼的憲政常識都沒有,「要阿扁總統交出組閣權」呢? 李登輝復出,讓不少富有「台灣心,鄉土情」的人雀躍不已,投票給國民黨不甘心,投民進黨不放心的人,終於有第三種選擇。

 原先建國黨成立的原意也是如此,不過可能份量不夠,一被抹黑,跳到水裡也洗不清。所幸,以李登輝的身分地位,雖然遭朝野三黨圍剿,真金不怕火煉,於是用「依附本土的國民黨二軍,豈都是有理想,有使命感之人,恐怕大都是藉新政團尋找政治第二春者」來「畫黑擦白」。

 不管那一黨,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遺珠難免,因為種種因素,未被提名的蒙塵之珠不見得就是差的,以此標準貶損他們,就如同看到一位懷胎婦人就說她以後生下的小孩是不好的一樣,這樣公道嗎?(作者顏敏雄╱新雲林之聲電台認識台灣節目主講人)

回應「外籍監護工申請不易,苦了病患與家屬」

☉行政院勞工委員會

  針對中華民國外傭雇主聯誼會秘書長馮富瑜「外籍監護工申請不易,苦了病患與家屬」一文(自由廣場,七月十八日),勞委會說明如下: 有鑑於輿論反映本會所訂家庭外籍監護工申請資格條件無法滿足家庭之需求問題,經協調行政院衛生署,於九十年四月十六日邀請相關專科醫學會等單位研訂申請聘僱外籍監護工之評估標準,並俟行政院衛生署彙整各專科醫學會對申請外籍監護工資格條件所建議之修正意見後,本會旋即於六月五日、六日及十三日分別邀請相關部會首長開會檢討。

  惟衛政及社政單位曾多次反映,不論受監護人是否係屬需全日專人照護、抑或僅需部分工時照護之情形,因雇主除習於聘僱得全日廿四小時在家照護受監護人之外籍監護工外,部分雇主甚至存有可由所聘僱之外籍監護工違法代操家務,而不易遭查獲之僥倖心理,致使外籍監護工佔據國人以全時或部分工時方式從事居家照護工作之多數就業市場,而嚴重妨礙推介經培訓完成之專業居家服務員就業之成效。

 復依九十年六月十四日「福利產業推動小組第三次會議」中,與會部分單位及社福學者認為外籍監護工持續引進,基本上對政府推動福利產業會有排擠效應,建請本會在檢討外籍監護工申請標準時,仍宜審慎規劃。

  為整合各單位意見並考量社福產業發展,本會於九十年七月六日再邀請經建會、內政部、衛生署及社福學者、團體等,研商「修正雇主申請家庭外籍監護工之資格條件及研議相關配套措施」,會中意見認為應可適度調整雇主申請外籍監護工之資格條件:將「特定身心障礙項目」中之慢性精神病,由現行極重度等級,調整為重度等級以上為標準;「特定病症項目」參考各專科醫學會之建議,調整後由現行卅二項增至卅六項可申請外籍監護工之適用病症。

 其中廿四項由現行規定巴氏量表總分須廿分以下,建議調整至卅至四十分以下為標準;而對癌症末期之病患,為提昇其安寧緩和照護之療護品質,則由現行巴氏量表總分廿分以下,建議特別調整至四十分以下為標準;其餘十一項不適合使用巴氏量表評分之「特定病症項目」,則參照各專科醫學會之建議,免評巴氏量表分數,而搭配其他適用之評估方式。 以上與會單位之意見,將在近期定案後,即予公告實施。 本會對外籍監護工之開放政策,一向主張須不影響國人就業機會,且不得妨礙社福產業之發展。

 故外籍監護工申請之資格條件,確有必要予以適度規範,而對其他不符申請外籍監護工資格條件之老弱殘病照顧問題,宜由相關主管機關列為重大政策優先推動,目前行政院已組成福利產業推動小組,積極規劃中,本會並配合擴大國內居家服務員培訓及就業,以提供社會需要,並保障國人就業權益。本會於調整外籍監護工申請之資格條件後,未來將視國內就業市場情勢及社福產業發展情形,適時檢討外籍監護工之開放政策。

  另考量目前家庭中有不符申請外籍監護工資格條件之照護需要,且顧及病患對家庭關懷之需求,本會鼓勵雇主得以部分工時方式聘僱國內監護工。目前本會已規劃推動「居家照顧推介服務」,結合相關福利團體,加強辦理培訓國內監護工,建立「居家照顧推介服務暨合格保母人員」資料庫,以協助雇主僱用受過專業訓練之居家服務員從事居家照顧工作,除因應國人聘僱家庭監護工之需求外,並可促進婦女及中高齡者就業。

 有關「居家照顧推介服務暨合格保母人員」資料庫,民眾可至勞委會職業訓練局網址http://www.evta.gov.tw,依所在地縣市,點選查詢。

 


君子豹變 拼音霧嗄嗄

☉許極燉

  前些時候,台北市長馬英九突然心血來潮似地宣布:台北市的路標中文譯音要採用北京的「漢語拼音」方式。他說,台北市的路標譯音不是要給本國人看的,是要給外國人,甚至是不懂中文的外國人看的。

 他對中文譯音堅持「漢語拼音」所舉的理由,則說「漢語拼音是國際潮流趨勢,台北市要跟世界接軌就得照外國人習慣的系統」云云。馬英九在做這個「宣傳」時,還堅決說對於採用何種譯音方式,即使可以等到七月而中央定案為「通用拼音」,台北市還是要堅持「漢語拼音」! 眾所周知,地名與路標是觀光的景點,代表一個國家、地域的文化形象。

 台灣的首都台北市非常悲哀,近百年的歷史裡,它的路名和地名都是在標榜外來統治權力。日本時代有明治町、樺山(首任總督)町。戰後至今,從福州街到迪化街,從林森路到雨農街,應有盡有,台北簡直是迷你版的中國。如果,台北市的路標譯音再襲用中共的漢語拼音,則台北在跟世界接軌之前已經先跟中國接軌了。

 台北市民還搞不懂甚麼「XQ」式的漢語拼音,而老外已經「認同」台灣原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了。這是台北市民的屈辱,市民和市議會容允市長蠻幹嗎? 原來台灣受國民黨統治以後,台灣人被逼數典忘祖不要母語(祖先的語言),長期被強制學ㄅㄆㄇ注音符號,對於資訊化、國際化必備的羅馬字不教也不學。國府在大陸時期,一九二八年即替趙元任等人設計的「國語羅馬字」背書過,卻備而不用。

 到了台灣,遲至一九八六年,教育部才公告羅馬拼音,卻名之為「國語注音符號第二式」(ㄅㄆㄇ為第一式),雖曾行文行政院,被駁回後未再有動作,所以至今未獲認可,別說不會教學,知道的人也很少。 一九九六年,行政院「教改總諮議報告書」建議研究國語和母語的「通用標音系統」。九八年初,台北市政府(阿扁市長)即據此研訂了「客、台、華」三語的「通用拼音」(羅馬音標),以減輕學童負擔,並保持與漢語拼音相容(八五%),同年四月,台北市政府的市政會議通過街道路牌拼音系統採用通用拼音。

  然則,九九年市長換人之後,路標譯音系統又開始變卦,一方面中央的拼音政策一直舉棋未定。同年一月下旬,教育部邀集幾個部會和台北市決定要採用「第二式」隨即引起各界反彈而作罷。接著李遠哲院長建議用「通用拼音」。行政院亦指示教育部召集學者研討拼音制度,召集人曾志朗只出席一次而有頭無尾,研討報告不了了之。

 這樣,至翌年總統大選的一年期間,曾經出現過「國語拼音」、「模組式改良漢語拼音」和「漢語拼音」。前二者隨即胎死腹中,而後者引起跨黨派十四縣市長的反對,一直到今天,中央政府未曾再公布任何華語拼音制度。 去年四月七日和八月二十八日,台北市政府分別函催教育部和行政院儘速決定拼音系統。因此九月十六日,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決議採用「通用拼音」。

 四日後,行政院教改小組也要教育部於年底前整合中文譯音與母語拼音方式。起初,曾志朗對這些決定沒異議,就像過去他曾經多次跟筆者同列連署支持通用拼音。

 豈料,十月七日,台北市首先提出抗議,曾志朗開始「豹變」,而於十月三十日獨裁專斷地否決國語會的決議,並且抗拒行政院關於華語與母語拼音的整合,硬是主張要分開處理。一個禮拜後,曾志朗建議行政院採行「漢語拼音」,將來再參採通用拼音,針對XQ作修正。

 但是因違反行政院九二○指令,過一禮拜即遭駁回,於是曾馬搭檔引爆的拼音戰爭甚至招來對岸的參戰,戰犯的罪責大矣! 這半年來,曾志朗從不理行政院的意旨,完全不跟他所聘任的專業學者國語會委員開會「溝通」,拼音系統何去何從一直吊在半空中。

 今年四月初,馬英九還耐性地表示路牌地名涉及譯音問題,要等中央的譯音方案決定再跟進。言猶在耳,突然又表態要蠻幹到底。這回曾志朗「良心發現」,不知是「秀」或是真,要苦勸馬英九透過民主程序取得共識,切勿貿然妄動,以免他日「人亡政亡」!其實他這些「苦言」正是千萬人對曾氏的忠言。

 可是曾志朗依然決心要蠻幹到底!因為他雖然一邊說對漢語拼音與通用拼音「沒成見」,卻更說一定要搞個「台灣版漢語拼音」!其對「漢語拼音」迷戀中毒之深,不言可喻矣。

 漢語拼音系統缺陷之多,與國際習慣用法嚴重脫節,國內外學者早已多所指摘,這跟意識形態無關,不能因中國使用,將錯就錯,而放棄台灣的語言政策自主權!況且為了母語拼音、研擬耕耘多年的通用拼音豈可不屑一顧!君子豹變,禍延拼音系統,台灣人不能再做憨牛了!(作者許極燉╱台灣通用語言日本協會會長)

奧運不能改變中國霸權主義

☉侯榮邦

 二○○八年奧運,北京取得主辦權。

  國際奧會在莫斯科做決定之前,國際媒體幾乎評估北京可以取得奧運主辦權,惟對亞洲乃至世界和平的影響則呈現兩極化,持正面看法者傾向主觀性的期待與願望,持負面看法者傾向客觀性的歷史事實。

  國內某媒體綜合外電報導指出,支持北京者除了占全球五分之一人口的市場因素外,也著眼於奧運可以改善中國的政治現狀,邁向民主自由之路,為世界帶來和平。 現代奧運一八九六年重新出發,近百年來,取得奧運舉辦權的國家不乏窮兵黷武之流。

 一九一六年奧運決定在柏林舉行,當年德國入侵比利時與法國,比賽被迫取消。

  一九四○年奧運決定在東京舉行,這段期間日本發動戰爭侵略亞洲其他國家。

 兩次世界大戰,原定奧運比賽場地都在發動侵略的國家舉行。

 一九三六年柏林奧運,成為希特勒宣揚納粹主義的舞台,隨後坦克輾碎和平假象。

  一九八○年奧運在莫斯科舉行,開幕前不久,蘇聯入侵阿富汗。

 可見寄望舉辦奧運會帶來和平穩定,歷史卻提出血淋淋的諷刺案例。

  流亡美國的中國知名民運人士魏京生則在華爾街日報發表專文,以一九三六年柏林奧運,納粹德國竟引發一場屠殺數百萬猶太人的戰爭為例,反對北京主辦二○○八年的奧運。

 他說如果讓中國主辦奧運,將不僅傷害中國人的利益,更將威脅鄰國的安全,甚至不利世界和平,嚴重違反奧運愛好和平的精神。

  台灣國內的反應,無論輿論或官方大多認為北京取得奧運主辦權對兩國關係(兩岸關係)將營造正面的影響。因此可以說是比較傾向主觀性的期待與願望。僅就官方反應來說,外交部發言人張小月表示政府對北京申辦奧運一事樂觀其成,但也希望中共(中國)當局能夠注重人權紀錄改善,以符合奧運的宗旨與精神。

  陸委會原則上也持樂觀其成的態度,惟主委蔡英文表示任何一件事都有正負兩面的因素,就正面的影響來說可以提高人民對國家的認同,激發大陸(中國)內部國家意識高漲及對國家的信心,並創造出共同的國家目標及刺激經濟發展。 不過一旦北京申奧成功,大陸(中國)民眾在民族主義的鼓動下,對民主的要求將會相對降低,在經濟與民主發展兩者的落差越來越大的情況下,後果令人憂心。 蔡英文說,北京申奧成功並不代表中共(中國)未來七年都不會對台動武,其看法可說相當中肯。

  台獨聯盟主席黃昭堂為理事長的社團法人台灣安保協會刊載「反對中國舉辦奧運緊急聲明」的廣告,其內容的第一段明示:按國際奧運之宗旨與精神,在於促進世界和平,並不在於誇示國力之強大,尤不在於表現政治目的。

 然而中國爭取舉辦二○○八年奧運之餘,竟然乘機統戰,與台灣統派勾結,企圖矮化台灣成為中國之一部分,以打擊台灣國格,遂其併吞台灣之政治陰謀。 新政府成立一年有餘,對中國釋出頗多善意卻未見對方有任何善意的回應。這次奧運主辦權的爭奪戰,未投票之前北京勝選的大勢已定,故政府以樂觀其成,投其一票表示善意,實無關大局。

  但是筆者認為要對付中國霸權主義,政府應秉持堅強的態度,即要求中國遵守奧運的宗旨與精神,放棄武力犯台為條件,然後才明示樂觀其成,投其一票也許較為妥當。

 (作者侯榮邦╱現代文化基金會董事)

回應「豐年祭只是假象」

☉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

  本文係回應自由時報七月十六日第七頁報導「豐年祭只是假象、原住民困苦掙扎」一文。

 原住民失業問題嚴重,原住民委員會責無旁貸,近年原住民就業狀況,本會曾在八十八年辦理原住民就業狀況調查,今年亦分上、下半年兩次陸續追蹤調查,藉此持續了解原住民就業狀況及找出失業原因外,並積極推動促進原住民就業具體措施,從原住民人本及其特殊文化背景,建構一套符合其切身需求之就業促進方案,這些方案主要包括短期與中長期的促進就業措施:一、短期(九十年度,預估有一萬人受惠)針對失業人口,結合各項社會資源,擴大就業機會;二、中長期(九十一至九十三年度,預估有一萬五千人受惠)發展部落產業及加強人才培訓與就業輔導,期盼達成原住民人人都有經濟收入之目標。

  至於原住民豐年祭為族群重要祭典文化活動,除傳承原住民傳統文化、增進族群之情感外,亦藉此抒發情緒,激勵士氣,維繫文化命脈與生命力,本會仍將重視並輔導辦理。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