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7月22日 星期日


中國真的有那麼好嗎?
論「國家主權與合夥協作」
五大教育議題 看曾部長如何面對?
本土化與族群分化
退役軍官之國家責任榮譽意識
填志願,選你所愛,愛你所選
熱門新款手機只要三千?騙人的!


中國真的有那麼好嗎?

☉白毛

 在這陣中國大陸熱,什麼經濟起飛、申請奧運成功、中俄友好條約簽署、新黨大老與退休將領前往北京朝貢、大陸學歷認證等諸多利多等大好聲中,我要說些朋友的親身經歷。

 故事一:某中小型電子公司負責人被屬下大陸員工密告逃漏稅,公安二話不說就予以逮捕。剛開始,被脫光光,吊在滿是蚊子的地下室,後來,靠不斷送錢進去才改善待遇。前後關了八個多月,台胞證被沒收,後經重新申請才得以返台,現在精神還處於錯亂狀態。

 親民黨的人一定粉慶幸他們的黨主席不是在中國大陸A錢、逃漏贈與稅。

 故事二:有一位德國商人娶了一名大陸女子,結婚、買房子置產,沈醉在幸福美滿的生活中。當他回德國辦事,返大陸時,發現女方一家人都不見啦,房子也被賣掉了。目前正追查女方一家中。

 故事三:某台商在台灣籌集親朋好友資金,前往大陸與大陸官方合資,初期,台商是大股,公司中人事、經營都由台商主導,幾年下來,陸資見訂單不斷,經營狀況一片美好,便提議擴廠增資。可是台灣國內不景氣,不要說增資,不倒就偷笑啦,那來多餘錢增資。增資結果,陸資變成大股東,經營主導權也跟著易位,於是一陣人事大搬風,陸資的親朋好友、政治酬庸都來啦。最後台商受了一肚子氣回台灣。我笑說:「那是『爭資』,不是『增資』啦!」

 故事四:某台商工程公司發包工程給大陸工人班底,由於未發包給大陸某包商,包商就唆使工人破壞辦公室、工地。只見一群工人手持棍棒衝進去,見物就砸、見人就揍,台商沒想到這種電影的戲劇情節竟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故事五:年輕友人被公司派往大陸任職,一年多後返台休假,問他有何感想?他回答說:「別的沒學會,就學會吃、喝、嫖、賭。錢也沒剩多少,惹了一身病…。」更慘的是,公司以他一手培養的大陸屬下來取代他。

 故事六:某台商的大陸工人在工作中受傷,公司保險制度完善,保險公司理賠了一筆錢,公司又給了一筆錢。此工人見機不可失,獅子大開口又要求百萬人民幣,公司不從。此工人於是帶領一家老小,賴住於公司門口,吃、喝、拉屎、睡都在公司門口完成,見人就罵。公安視若無賭,也不處理。

 聽到以上的慘狀,不禁要說:「跟你說不要去,你還要去!」

論「國家主權與合夥協作」

☉張維邦

 上個月(六月)底在法國史特拉斯堡(Strasbourg)的舒曼(Robert Schuman)大學參加由蔡政文教授與巴黎第一大學卓必博(Charles Zorgbibe)教授聯合主辦的第八屆台法學術研討會,席間聽到卓必博教授對於阿扁總統「統合論」的評論,認為台灣應該針對國際社會訴求,提出「邦聯」的主張。其實「邦聯」、「聯邦」,國內外早有議論。

問題是:對於台灣各種「善意」的倡議,北京中南海當局一律斷然拒絕,他們的上下限只有一條:「一個中國原則」,其餘免談。而任何台灣的最高領導人,也絕對無法承受此一攸關台灣生存的套牢論調。一旦落入此一套牢陷阱,今後台灣就算花費億兆美元於購置防衛武器上,也無從保障台灣海峽無戰事;相反的,台灣將頓時失去國際社會的 奧援,因為既然台灣當局也承認台灣與中國是共同體,中國可以內政理由,隨時武力犯台,屆時美、日也無能為力,讓台灣自生自滅。許多只懂得考量「商機」的商賈大概懶得去思考這麼淺顯的道理。

 其實就算國民黨拖延時間的「一個 中國、各自表述」版本,台灣也不能貿然接受,理由不難推演。要是台灣也聲稱屬於一個中國(不管是中華民國、中國台北 Taipei China或是中國的台北Chinese Taipei),那麼我國又如何能擴展外交,尋求國際安全體系的保障?至少所有先進的歐美國家永遠不會承認中華民國(除非北京政權崩潰,中國分裂成數國),因為在國際公法上,或是現實的國際社會裡,只有一個中國, 這個國家就是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其餘的一律視為仿冒的中國,幸好(或是可惜)在國際現實政治上沒有像美國制裁侵犯智慧財產權那樣威力的Super 308條款,否則ROC 或是中華民國早就成了歷史名詞。

 國民黨的「邦聯」論版本,表面上比「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有點創意,但基 本上還是屬於「善意表態」層次的範疇。如果「邦聯」真的具有其實質意義的話,那麼北京不可繼續杯葛台灣加入聯合國,有此善意的回應,再來進行「邦聯」的協商不遲。當然也可以同時進行台灣加入聯合國及「邦聯」建構的協商。要不是如此的話,以目前的台灣與中國各自的國內政治生態,不可能在體制上有所突破,倒不如從Souverainete et association (國家主權與合夥協作)下手,向國際社會進行外交宣傳工作。

 Souverainete et association這一概念來自魁北克前總理雷維克(Rene Levesque, 1922-1987)。為了突破魁北克尋求獨立的選舉障礙,除了戮力推動要從作為加拿大一省的政治地位提升魁北克到國家主權獨立外,他強調獨立後,要繼續與加拿大保持經濟緊密的夥伴合作關係。以數百年來台灣的歷史軌跡拿來與法裔魁北克為確保其不受北美強勢盎格盧撒克遜語言文化侵蝕的威脅而尋求主權獨立運動,表面上有點類似,其實大為不同;台灣是個實質主權獨立的現代化國家,而魁北克雖然享有極高度的自主權 (財稅、教育及移民等),卻依然是加拿大聯邦的一個省分。但是「國家主權與合夥協作」(Souverainete et association)的主張對台灣與中國而言,如果雙方有誠意則雙贏,否則各自表述,維持現狀,等待世界資本主義長期持續時段的演變與國際政治經濟空間的「自我調整」變化,來解決台灣海峽間的和平演變競賽的矛盾。

 「國家主權與合夥協作」(Souverainete et association),要是中國可以超越刻意爭取「霸權」地位的政治軍事運作,不阻礙台灣在國際舞台上行使國家主權的權利與義務,如此中國與台灣間的「合夥協作」(association)關係,透過協約的簽署, 可以加速雙方的經貿合作關係,這遠比鬆散的「邦聯」還具有特殊的意義與實際的效果,特別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更是如此。(作者張維邦╱ 歐洲聯盟研究協會理事長 )

五大教育議題 看曾部長如何面對?

☉張復聚(台灣南社台語組組長)
☉鄭詩宗(高醫大學講師南社社員)
☉李勤岸(哈佛大學東亞系教授)
☉ 鄭正煜(台灣南社執行長)

 南社社員、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所長陳萬益教授,為申辦成大台灣文學系,一年來歷經周折,迄今未能定案;不僅如此,一個月後即將開授的小一台灣母語課程,所需一千五百餘名台灣母語師資不知今夕何方?

 本來類似問題教育部均應做系統性規劃的前置作業,奈因中國文化霸權的凌逼,從行政院決策高層到教育部作業基層,均匱乏主動性與前瞻性精神,莫怪教育台灣化作業七零八落、問題叢生。成大台文系申設,前擋於教育部,後礙在主計處與人事行政局,只是坎坷前程的單一個例而已。

 自一九九一年立法院進入大批民進黨立委以後,教育台灣化呼聲漸起,歷經奮鬥,終得國中始授「認識台灣」、國小才有「鄉土教學」課程,連同本年九月開始的台灣母語教學,均是教育部在壓力下不得不然的「政策性決定」。由於政治力講究結論性的議題訴求,教育部遂未能為「不得已接受的結論」,事先完成前置性作業,事後亦無心做應有的補救措施。以下我們提出五大議題,供教育部與關心台灣教育前途的人士思考:

 第一、「認識台灣」的師資何在?九七年開授的「認識台灣」課程,匆忙上路匱乏師資無可厚非,然開課已歷三年,迄無正規師資。單就歷史篇而論,九成五以上歷史系畢業教師,均只修習中國通史、專史與中國斷代史,罕有台灣史基本素養。即便是本年應屆畢業參加實習或將甄選之歷史系畢業生,除台灣師大勉強足夠台灣史學程以外,其他以中國史掛帥之歷史系造就之師資,不知將如何勝任「歷史篇」課程。

 更嚴謹論究,傳襲五十年以中國史為正統的「歷史系」,教育部是何時何日才要鼓勵籌設「台灣歷史系」,培育「認識台灣」的歷史師資?

 第二、國小「鄉土教學」課程教師何在?迄今為止,全國國小「鄉土教學」,大部份均以拉伕式方式由國小教師配課,故主修體育、工藝、數理教師均可以堂堂上陣擔任鄉土教學,也才有道教、佛教不分;第一次聽到馬卡道族的教師,竟然也任授高雄市「鄉土課程」。類似窘況若無鞭策與施壓,至今看不出曾志朗部長有主動解決問題的意願,教育部基層主辦官員更不可能甘冒統派立委鋒鏑,挺身面對並解決問題。

 第三、台灣母語師資何在?本年九月開授台灣母語課程以後,預估四年以後總計將有四千名至六千名母語教師需求量(預估人數所以有龐大出入在於選修鐘點數一或二小時,部份學校班級數偏少,同一教師需具二種專業,以及未來大勢國中選或不選母語),然而國內現有系、所,顯然嚴重不敷所需,我們鄭重警告:即便本年通過成大、高師等五個台文系、所,加計竹師、南師、東華等校培育之人才,仍然未能供應二十分之一以上之需求量,因此我們要求:下一學年度仍應懸定鼓勵設立台文、台語文系、所之原則。

 第四、「鄉土教學」與「台灣母語」豈能無成績評量?多年前擘劃「認識台灣」之初,原擬以「聯課活動」選修方式處理,幾經向郭為藩部長力爭,才能納入「正式」課程。「台灣學」課程之「妾婦」卑微身分,今日仍深植決策與執行之教育眾官心中。

 本於當前無考試即無教學之教育生態,「鄉土教學」與「台灣母語」均應納入「正式」課程,亦唯有納入正式課程,教育部眾官才不會以草草心態面對嚴肅的師資問題。

 第五、九年一貫課程即將實施;基本學力測驗、申請、推薦甄選等新制升高中、升大學方案亦一一上場。在國中、小與大學教學內涵上、下皆動的大形勢下,「高中課程標準」豈能守舊不變?

 依據前此曾志朗部長在中山大學與南社成員會晤時,亦表示認同及早修訂「高中課程標準」的原則,然依照教育部中教司計劃的期程,高中課程的大翻修須至二○○五年始能完工付諸實施。

 若循此規例,則在二○○五年前,國中以下、大學以上,均有「台灣學」課程,唯獨高中突然斷訊,無法做上下之銜接。結果國中台灣五萬年史之儼然統系,至高中突然割裂於中國史的宰制之下。類似現象,普遍發生於社會學科之所有範疇,不獨是對「台灣學」的嚴重侵害,亦使純教育理論與實務沈陷於邏輯困境之中!

 曾志朗擔任教育部長一年多來,支持陳水扁當選總統選民,普遍認為行政院八部,法務執政最多,教育執政最少。曾志朗部長並未有勝出於國民黨楊朝祥之處。如果沒有加壓即沒有作為,我們不知道選任這樣的部長意義何在?

 如今我們提出五大方向,在漢語拼音、採認中國學歷的堅持之餘,我們請求曾志朗能有一些台灣主體的熱忱,否則曾志朗下台的呼聲,將在年底選戰中響起!


本土化與族群分化

☉王世叡

 前總統李登輝卸任以後,憂心於立法院這個亂源,積極組織政團,投入立委選戰,冀求穩定國家政局,並以本土化為組織號召,此種號召竟引起連戰的恐慌,深怕在立委選戰中落敗,於是再三污衊李登輝分化族群與省籍。

 本月來,連戰接 連三次對李系政團提出嚴厲指責,第一次是本月初參加國民黨北市黨部黨代表大會時表示,有人組政團,要利用族群、省籍、地域、統獨獲取利益,是「司馬昭之心,天下皆知」;第二次是接受外國記者專訪時指出,有人提供假資訊,企圖誤導李登輝;第三次是七月十三日上午,公開批評李系政團,說這些政客要把大家濃得化不開的感情硬生生撕裂。連戰錯了,本土化並不會分化族群與省籍,本土化就是要大家一切以本土為主軸來思考。既然大家都吃台灣的米、喝台灣的水,理所當然要愛台灣,一切思考要以台灣為中心,這就是本土化。簡言之,本土化就是 要愛台灣,照顧台灣,這與族群、省籍分化根本無關。

 在台的外省同胞,已經算是台灣人,他們到了中國,不管原籍在哪一省,中國一概以「台胞」視之。在台的外省同胞在中國時是「台胞」,而在台灣時,如自認為「外省人」,就變成失落的一群,無所歸屬,其內心之痛苦與徬徨,可想而知,既然已在台灣生活了半世紀或出生在台灣,何不自認為台灣人,大家一起來愛台灣,而不再有族群、省籍之分。所以本土化才是化解族群、省籍衝突的良方,而不是連戰所說的「分化」,如果連戰心存中國,自然不樂見台灣族群與省籍的化解,自然會反對李登輝的本土化,而會刻意地把台灣中國化。

 事實證明,舊台灣人是寬宏大量的,台北市長選舉時,有四十五%的本省籍市民投票給馬英九,而只有八%的外省籍投票給陳水扁,可見築起省籍藩籬的不是本省籍,而是外省籍朋友。當初眷村的競選文宣還以「外省人的生死存亡之戰」來強調此役輸不得,這些才是分化族群、省籍的元兇。連戰不思化解這些可怕的對立,而來指責李登輝的本土化訴求,顯然錯了。

 最近中華民國年鑑加上「Taiwan」字樣,就有人氣急敗壞地指責;而外交部在護照上加註「台灣」,也有人反對,如此本土化的動作,竟然也有人反對,這才真的是「反本土化」,如果大家能愛台灣、認同台灣,則不分本省籍或外省籍,大家都是台灣人,就如大家所敬愛的鄭南榕,雖是外省籍,但他是完完整整的台灣人,因為他認同台灣、愛台灣。

 我們希望生長在台灣的人都成為台灣人,同心把台灣建設起來,如果民調九十%以上都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國際輿論絕對會承認我們是個國家,無論申請進入WHO或聯合國,都不會是問題。我們也會省下不少的外交金援經費,把這用來建設國家,大家利益均霑,共同受益,出國旅行不被歧視,這些美麗的遠景,有賴連戰的虛心反省,改變仇恨的心態,變成一位被人尊敬的人。(作者王世叡╱陽明大學教授)

退役軍官之國家責任榮譽意識

☉戴方仁

 職業軍人執干戈以衛社稷,是一項非常尊榮的使命與責任。美國軍官學校培育領導人才,以「國家、責任、榮譽」做為最高標準。蔣介石總統是軍人出身,親筆加上「主義、領袖」這兩項,懸之為「武德」,期許革命軍人念茲在茲,惕厲修養,奉行不渝。

 外傳台灣國軍某劉姓退役中校投效中共人民解放軍,加晉一級,派為南京軍區上校團長,並賦予部隊指揮權,而國防部已發布新聞稿鄭重否認。軍官養成教育中的武德,遭到國家意識模糊不清的奸賊踐踏。其實,深究箇中基本因素,軍人在當前兩岸對峙態勢下,不能嚴守政治中立,加入我執意見和立場,對國家喪失信心,對榮譽徹底摒棄。

 日昨,曾經久任參謀總長的郝柏村,率領一個包括陳守山、周仲南、烏鉞、言守謙、李建中等五名上將的二十餘人退役將官訪問團,打著參加「兩岸軍事與戰略關係及建立兩岸軍事互信機制」座談會的旗號,前往大陸。最為弔詭的是,傳聞這個參訪團的行程包括到北京會見國台辦官員,甚至不排除與中共國務院副總理錢其琛或更高級領導人會晤。

 郝柏村一行人旗號堂皇,行程遮遮掩掩,若是加上北京行程,綜而觀之,明眼人就曉得這是去被「摸摸頭」朝覲。高階退役將領受兩蔣總統培育,理論上應該堅貞愛國,誓死反共,捍衛中華民國。所謂國軍者,國家的軍隊,絕非軍政時期的國民黨一黨之軍隊。憲法亦明訂軍人需保持中立,接受中樞領導。

 今天的高階退役將領,昔年帶兵領軍,高唱反共口號,而今卻山陰道上絡繹不絕,穿梭兩岸,與昔日之敵人把酒言歡。說穿了,不過想要企圖汲取個人政治利益罷了。在所謂的座談會交流溝通中,能不洩漏軍機,已經阿彌陀佛了,台灣人民還能寄望他們「建立兩岸軍事互信機制」嗎?有這般昔日高階將官帶領,風行草偃,較低階軍人的投敵行徑怎不是其來有自?

 兩岸軍事互信機制攸關台海和平,需不需要建立,無庸置疑,然而如何建立,則應該依循正規管道,甚至不妨藉助美國主張且正推動的「第二軌道」進行,根本就輪不到郝柏村等過氣軍頭插手。他們不在其位,卻介入其中,絕對不是什麼「正面的事」。

 美國聯邦參 議員馬侃的自傳「將門虎子」中,對於軍人榮譽守則著墨甚深,最值得郝柏村等一干不甘寂寞、競相前往大陸交流的國軍將領再三捧讀,補做功課。馬侃參議員的祖父,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在太平洋戰區指揮海軍航空部隊作戰,其父在越戰期間,晉升至太平洋美軍總司令,兩代均為海軍上將,傳為佳話。馬侃參議員繼其父祖,進入海軍官校就讀,越戰期間,擔任海軍飛行員,執行空炸北越任務時,遭敵人砲火擊落,成為俘虜,嘗盡苦頭。但是他念茲在茲的是父祖庭訓,以及軍人武德「國家、責任、榮譽」,絕不向北越屈服。身陷黑牢的馬侃,對國家的堅貞絕不動 搖,深刻明瞭軍人的責任在於保家衛國,更能堅守以榮譽做為第二性命,向敵屈服即不啻雖生猶死的精神!

 這樣的一條漢子,在重獲自由身多年之後,從亞利桑納州政壇竄起,成為國會參議員,去年春天角逐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雖然失利,依舊在國會堅持清廉開放改革競選捐獻法案,贏得各方敬重,為的就是他「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我們有所感於 拉法葉艦等軍購弊案動搖國本,更憤見國安局人事處長潘希賢去年六月甫告退役,立刻遠赴大陸台商公司任職,求的固然是事業第二春,卻愚昧到不具保防安全意識,以致自身陷於中共囹圄,更有洩漏國安機密之虞。而郝柏村等高階將領赴大陸「參訪」新聞映照下,更加令人憂心,為何老蔣先生終身推行的軍人武德教育,卻培養出了形同法國外籍兵團般的軍官︱只問權力與金錢。事實上,這些將領軍官比法國外籍兵團軍官更等而下之,因為彼輩外籍兵團軍士雖然只問金錢,不問投效的國家為何而戰,但起碼還維持職業道德,只要是法國外籍兵團作戰的地方,只 有戰死倒下的傭兵,沒有降敵屈服的懦夫,此之謂知恥!此之謂「責任、榮譽」!

填志願,選你所愛,愛你所選

☉洪鼎惟

 末代大學聯考的成績單已經寄發,全國近十三萬名的考生接下來就是要選填志願,然而筆者認為選填志願是和考大學聯考一樣重要的,因為我們將來就業大都是以大學所學的專業科目為專長,所以選填志願不得不謹慎小心!

 收到成績單,大多數的考生都會跑去補習班做落點預測,看看自己可念些什麼學校,然後隨著上榜機率,由低而高把六十六個志願填完,接下來就是「聽天由命」,看自己分發到何校何系了!但這是個錯誤,因為完全不曉得自己所填志願的科系是學些什麼,就像筆者的同學,參加大學推甄,通過學科能力測驗後,才問該科系是學些什麼?未來往何處發展?這是十分危險的,因為很有可能自己有某科特別弱或是沒有興趣,然而所填的科系偏偏又是特別重視那科,可想而知大學四年將會多難過!

 現今選填志願還都一窩蜂的往電機、生命科學擠,不考慮自己的能力及興趣,只是盲目的跟著流行走。如果沒認清自己的優勢所在,而一味的往所謂的熱門科系擠,可是靜下心來想,去念自己沒有興趣,甚至是能力不夠的科系,畢業後能在該領域有著執牛耳的地位嗎?要是在選擇志願時,可依自身的能力及興趣加以衡量,再填出自己的志願表,即使不是熱門科系,依舊大有可為。另外一點就是,即使科系的名稱是相同的,但各個學校所發展的方向並不一定相同,所以在填志願時,一定要了解該系的課程內容及研究方向。

 打開五年前的大學科系排行榜,可以發現名次已經和現在不一樣了。五年前熱門的土木系隨著現今的景氣不佳,錄取分數逐漸下滑,若當初只是依排行榜選擇科系的人,想必很後悔。隨著社會大環境的改變,熱門科系也會變,根據自己的興趣及能力選系才是正確的,請「選你所愛,愛你所選」。 (作者洪鼎惟╱學生)


熱門新款手機只要三千?騙人的!

☉竹本日一

 報紙分類廣告刊登諸如「震旦、聯強、長虹熱門手機驚暴價」、「施樂事達通訊廣場全新新型手機仲夏大特價一律三千!」、「全新手機閃亮登場買三送一(另徵業務!)」,打著通路商的大名,不僅強調全新全配,而且是公司貨可以保固一年,NOKIA的8850、8250、SONY的Z18、易利信的T29全部只要兩千至四千,與市價比可以說便宜多多,還強調「當面交易、專人配送、貨到付款」,讓你產生「頂多東西沒拿到,我也不會有什麼損失」的心理。我就是打著這種如意算盤,結果,近萬塊的新台幣就這樣被騙了。以下是被騙的經過:

 看了廣告,我挑了幾家打電話詢價,後來選定一家,他們的報價是一支手機三千元(除了A288是六千),我一口氣訂了三支(你這個貪心鬼!),我在電話裡跟對方確定「是不是先驗機,再付款」,對方一再承諾後,我們約在一家郵局前交易。他說,他們的業務不收現金,所以要我準備金融卡,驗完貨以後把錢轉帳給他們,但是他叮嚀:「我們是一對一交易喔,你不要帶人來,因為我們的貨是用偽卡去店家刷來的,所以要躲警察,到的時候打電話給我。」我提早到了約定地點,打電話給對方,要他快點來。

 等了十分鐘 左右,對方來電說:「喂!不是說好一對一交易嗎?你旁邊怎麼有一個人?(事實上是一個在打電話的陌生人),我們的業務小姐已經在你附近,不敢拿過去給你。」一番爭執之後,他要求我先把錢匯到他們老闆的帳戶,他們的業務再把手機拿過來給我。這時我警覺可能有問題,他還一再解釋,錢匯過去以後,十分鐘之內可以反悔,能從郵局取消交易,還跟我解釋郵局交易明細表,倒數第二欄的數字是他們的「銷帳編號」(明細表上的銷帳編號四個字並非可以取消的意思,只要錢一轉入對方的戶頭,就沒救了),我質疑他的講法,他口氣時好時壞,軟硬兼施。這 倒還在我預料之中,經過近十分鐘的爭執,我這個白痴答應先轉帳一千塊到他的戶頭,餘額等驗過手機後再轉帳(此時我心存大不了損失一千塊的想法),我照著他所說的輸入他的帳號:銀行代號814(大眾商業銀行),再輸入帳號038100023498,轉完帳後,他硬是說沒有收到,要我再跟他確認一些交易明細表上的資料,還故意說:「好啦好啦,我查看看,有的話,我們小姐兩分鐘就出現在你的面前。」

 時間過了,人 沒出現,但電話又響了:「喂!我們真的查不到,不然你幫我做一些手續,我這邊馬上就查到了,OK?你有沒有看到明細表上面有一個『交易序號』,右上角有沒有看到?6826對不對?這是查詢的密碼,我教你要在哪邊輸入,馬上可以查到,注意喔!你要快一點輸入喔!時間很快就到了喔!」然後要我把提款卡插入,進到跨行轉帳的地方,要我在輸入金額的地方輸入6826。我心想,哪有可能啊!他是智障喔!(比我這個白痴聰明一點)。我當然不肯。他還假裝很生氣的樣子,然後說:「好好好!那你說你的戶口有多少錢?我把密碼改超過這個數字可以了吧? 」我說,裡面只有8073,他又詢問我明細表上的已交易次數,還叮嚀我:「那我現在叫朋友設定,你不再再動提款卡了,免得設定跑掉。」沒多久又一通電話打來:「OK!我已經把密碼改掉了,現在我說怎樣,你跟著我做啊,不然到時候查不到資料,你的錢我就沒辦法了。」

 重點來了,一樣進到跨行轉帳的地方,輸入他的帳號以後,再輸入金額,他說他已經把密碼改成8250,這樣我不怕我的錢轉出去,他又可以知道我有沒有轉帳,於是我在輸入金額的部分按8250。交易表退出來時,出現「交易成功」字樣。然後他們還說要幫我把錢轉回來,叫我去籌錢,說什麼要一個超過兩萬的戶頭才能用。我再笨,也知道不需要了吧。

 一次經驗一次教訓,只能認栽,因為我貪心,所以我無話可說,我仍舊得面對明天的太陽。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