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7月31日 星期二

桃芝颱風肆虐 花蓮災情慘重

土石流毀村埋屋 大興村二個鄰滅頂

〔花蓮小組╱花蓮報導〕桃芝颱風肆虐花蓮縣,鳳林鎮及光復鄉災情慘重,光復鄉大興部落兩個鄰因潰堤,幾乎遭土石流夷為平地,近廿戶被掩埋或被沖走,造成十七人死亡、卅九人失蹤,加上其他災害,桃芝總計造成花蓮縣二十人死亡、二人重傷、四十四人失蹤。

  桃芝颱風是在昨日凌晨零時十五分許,從花蓮縣秀姑巒溪出海口登陸台灣,而桃芝帶來的豪雨,在二十九日深夜十一時許就開始為光復鄉大興部落帶來危機,夾帶大量泥沙的溪水開始淹入大興村七鄰、八鄰。

  大興溪堤防稍後潰決,大興村民措手不及,許多房舍被「連根拔起」,較堅固的則淹沒在土石流裡。部分村民逃避後,在岌岌可危的房舍躲了一夜,救難人員才陸續趕到,而除了救出部分生還者,死亡人數從最初的四人,持續增加到晚間的十七人,尚有卅九人失蹤。

  光復鄉的大富派出所警員林得夫、蔡振財,於昨日凌晨二時許前往大豐村查看災情的途中,被洪水沖走,目前警車已經尋獲,林得夫確定在車內已殉職,蔡振財則不見蹤影。 除了大興部落,鳳林鎮鳳義里也因豪雨引發土石流,兩名民眾死亡,另有二人重傷、四人失蹤。

  在台北參加國民黨十六全大會的花蓮縣長王慶豐昨日下午一時許搭火車趕回花蓮,四時許抵達,隨即前往全縣災情最嚴重的大興部落勘災,對於災害應變中心無人留守及大興部落土石流災情的原因,他都交代要深入調查。

  花蓮縣災害應變中心掌握到的花蓮縣部分死亡名單包括林得夫及光復鄉大興部落張漢傑、張愛蓮、阮珍傑、陳淑琴、高玉花、徐春蘭、余仕傑、阮慧琳、林美玉、陳阿新、楊雪美、張新華等十三人,鳳林鎮鳳義里范思賢、許金城二人。

  失蹤人口方面,大興部落失蹤卅九人,其他除大富派出所警員蔡振財外,尚有鳳林鎮鳳義里的江姵樺、范明之、范育嘉、范紫琳等四人失蹤。

 


奪命黃流似利刃 直戳村中心

〔記者花孟璟、楊宜中╱花蓮報導〕花蓮縣光復鄉大興部落的居民前天晚上在電視機前邊吃晚餐、邊看颱風預報時,怎樣都想不到,過幾個小時後,他們居住多年的家園,就毀於一場土石流! 電視新聞說,桃芝颱風深夜將在宜蘭附近登陸,部落中的多數人鬆了一口氣,早早休息就寢。晚上十一點以後,開始有濁濁泥水淹入家門,大興溪水位也節節升高,有人開始擔心,但一切都已來不及了。

  大興溪河堤昨天凌晨潰決,溪水夾雜大批土石、樹幹大舉沖入大興村民權街,大興村七鄰、八鄰近廿戶民宅全數遭泥流淹沒,黃色土石流從村子中央筆直插入,像把利刃,殺出了長七百多公尺、寬三百多公尺的血路。 截至昨晚,已知大興部落有十七人死亡,還有三十九人失蹤,是繼民國七十九年歐菲莉颱風造成銅門土石流以來,花蓮縣最嚴重的土石流災情。

  花蓮氣象站分析,昨天凌晨的三個小時內,大興河上游的山區,就下了近五百公釐的暴雨,平均每一小時的雨量超過一百公釐,這種驚人的雨量,任何溪流的堤防都可能無法有效抵擋,這可能是下游光復鄉大興村居民死傷慘重的直接原因。

  昨天上午包括鳳林警分局及派出所、光復消防分隊、花蓮縣救難協會等大批警義消上山救援,救難人員到現場時,只見原先通往觀光地大興瀑布的民權街,兩旁的十餘戶民宅統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大批的土石泥巴,還夾帶著上游沖下的枯木樹幹、檳榔樹幹,甚至還有車輛被埋在土石中,未被淹沒的民宅,屋內也塞滿溪水夾帶的大型樹枝、檳榔樹幹及泥沙土石。

  上午十一時左右,救難人員更在地勢較高的民權街七鄰一零二號、一零六號的二戶民宅內,救出楊明山、陳信展等九名生還者,受困一夜的民眾臉上均難掩驚恐,其中還有一名虛弱的老太太,由救難人員背著下山。 生還者說,他們住在大興廿多年,從未碰過這麼嚴重的土石流,土石是在深夜一片黑暗中突然間衝入,大家措手不及,住在地勢低的人,可能都來不及逃出。

  光復鄉大富派出所警員林得夫和蔡振財昨天凌晨查看土石流現場,上午,林得夫的屍體在加籠溪河床被尋獲,蔡振財還下落不明。林得夫的姊姊不知弟弟已經殉職,還跑到大興尋找弟弟的蹤跡,當救難人員告訴她弟弟屍體已被尋獲後,她雙眼含淚,不斷向大家道謝,現場的警義消人員無不鼻酸。

  花東防衛司令部也派出六十名官兵協助搶救,現場一輛輛消防車、挖土機,在持續不斷的大雨中尋覓遭土石掩埋的民眾屍體。 下方大興部落的四、五十戶則僅有淹水災情,不過家具也幾乎泡湯,救難人員暫時將受災民眾安置在大興國小活動中心。

  停電的活動中心內,三三兩兩的民眾坐在板凳上,眼神呆滯,對於這場浩劫多表示不願多談,只希望早日回復正常生活。 救難人員表示,山區有十餘戶民宅,尤其堤防邊還有五、六戶民宅,由於潰堤、土石流的發生很快,估計三十九名失蹤者可能都已被土石流掩埋,但他們還是持續挖掘,希望可以找到更多生還者。

 


屋頂被掀翻 豐濱人廁所躲一夜

 〔記者邱顯明、楊宜中╱花蓮報導〕昨天凌晨零時十五分,桃芝颱風登陸秀姑巒溪出海口處的大港口村,剎那間,整個豐濱鄉就陷入狂風暴雨中,很多人在睡夢中屋頂被掀翻。 豐濱的居民都已歷經數個破壞力驚人的颱風洗禮,在颱風眼靠近台灣東部之際,他們深知該在什麼時候撤離家園,對於警方人員暫避親友處的勸導十分配合,收拾必要行李立刻出門,絕不鐵齒。

  桃芝的颱風眼登陸豐濱後,迅速翻越不算太高聳的海岸山脈,再陸續掃過瑞穗、光復及鳳林三鄉鎮,造成重大死傷災害。 光復鄉是桃芝颱風造成最嚴重災情的地方,每一條溪流都夾雜大量土石。站在河邊,除了黃褐色的泥流怵目驚心,土石在泥流中發出低沈的「叩!叩!」撞擊聲,聲聲懾人魂魄。 從花東公路大興村路段一路向北,路旁原本翠綠的甘蔗園,轉眼全部成為一片汪洋,積水不斷向北流動,在駁坎處積水傾洩而下,宛如長條形的瀑布,道路上泥沙淤積,稍一不慎就可能車輪打滑。

  光復鄉太巴塱部落昨天凌晨被突如其來的大水灌入,幾乎所有村民一夜未闔眼,上午立即忙著將屋內的積水掃出屋外,泡水的沙發、家具,全部搬到屋外,他們指著牆上留下的積水痕跡:「昨天淹到快一樓頂了!」 倒伏的不只是甘蔗,在花東縱谷裡,所有香蕉園都攔腰折斷,剛插秧的二期稻作滅頂,農田被水淹沒,根本看不出田裡究竟種什麼作物! 中秋節將至,柚農一年的辛苦即將有回報,偏偏桃芝來攪局,文旦柚樹上只剩枯枝毫無果實,文旦柚全部掉落地上,飄出濃濃的文旦香,但是,聞著香味,柚農的心卻在淌血。

  鳳林鎮北側的公路公園被大水淹沒後,蓋上了厚厚的泥沙,幾乎成了「泥沙公園」,一旁的花東線鐵路有多處路基被掏空,鐵軌扭曲架空,搶修人員努力防範災情繼續擴大,但從鐵路橋上夾雜了大量的枯枝,可以想見颱風夜裡,大水已經漫過了鐵路橋。

  氣象人員認為,颱風眼應在壽豐鄉與鳳林鎮交界處附近開始翻越中央山脈,壽豐鄉因狂風造成的災情不大,但雨量卻十分驚人,幾處鐵路地下道全部淹水,復興橋以北路段,水幾乎淹到一樓頂;壽豐村內也有多處路段積水及腰,所幸並沒有人員傷亡。

  壽豐鄉養殖專業區的養殖池,在颱風夜裡滿溢,漁民辛苦養殖的魚類隨著水流漂走,天一亮漁民就穿著雨衣迫不及待的前往魚池,有的以漁網從魚池中撈起魚兒,減少損失,或是設法在滿溢處設柵,攔住即將漂走的心血,臉上的水珠分不清究竟是雨水還是汗水。

〔記者邱顯明╱瑞穗報導〕桃芝颱風狂風暴雨過後,位在秀姑巒溪口、首當其衝的花蓮縣豐濱鄉,昨天停電、停話、斷水,對外交通全部中斷,孤懸海邊一隅。

  豐濱鄉公所災害應變中心成員陳建安說,颱風登陸的大港口部落,不少屋頂鐵皮被強風颳走,許多民眾就躲在混凝土結構的浴室、廁所內,度過驚恐的一夜。

  磯崎村長張金盛說,在風狂雨驟中,磯崎村龜庵七戶民房遭龜庵溪帶下的土石掩埋,所幸人員及時逃出,目前都撤離到磯崎社區活動中心。

  在奇比、尤特颱風中,被認為最危險的新社村復興部落,有三戶民宅地基被附近暴漲的溪水掏空,三戶人家在十一點多,冒著風雨倉惶撤到附近的社區活動中心。

  陳建安說,豐濱鄉昨天還有八百五十多戶沒有電,除了豐濱以北的三個村,電話都不通;豐濱鄉往北到花蓮,往南到台東的台十一線,不是折斷電桿阻路,就是路面被土石掩埋,無法通行;光豐、瑞港公路也都柔腸寸斷,對外交通完全中斷。 住在瑞穗鄉秀姑巒溪邊的黃天生經營群富牧場,兩間廠房在颱風登陸時,整個屋頂被強風颳走,冷凍庫被吹到十幾公尺外。

  颱風中心所經的富源村,不少民房鐵皮被風吹走,自強新村積水到大腿之上,台九線富民橋南方路基下陷十公尺。鶴岡村第七鄰海岸山「走山」,整個山勢下滑五十公尺,鄉公所已請民眾疏散。

  瑞穗鄉是文旦產區,在桃芝颱風中,有七成以上的文旦被吹落,損失慘重。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