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總覽

失業勞工系列專題 系列二(90/1/30)

失業風暴 勞工吶喊要工作

〔財經新聞中心記者╱綜合報導〕失業陰影籠罩各行各業,從去年下半年起,紡織、機械等傳統產業關廠、外移聲四起,失業成為台灣勞工的夢魘,這股失業潮也颳向暴起暴落的網路產業,網路新貴不到一年從雲端跌落谷底。

 有人失業、也有工作找不到人才,軟體及光電業研發人員永遠不夠,連鎖速食業及便利商店等通路每年需求數萬名部份工時勞工,不景氣時代,只要能放下身段,在台灣不怕找不到工作。

 光是去年下半年,上市的紡織公司中就有中福紡織、福益紡織、遠東紡織及嘉裕等四家出現關廠或縮減生產線情形,慘遭資遣、失業的勞工高達五百餘名,這還不包含中壢工業區內三分之一的染整業關廠、外移造成的龐大失業人口。

 福益紡織位於楊梅的紡織廠前年遭九二一震災衝擊,雖經修復,但生產效率嚴重落後原本標準,在不堪虧損情況下,福益在去年九月底宣布結束楊梅廠生產,資遣七、八十名員工;中福紡織則在去年十月初宣布結束紡織生產部門,關掉中壢廠,資遣約二百名員工;短纖大廠的遠紡也悄悄關閉桃園一家紡紗廠,一百餘名外勞遭遣送回國,一百餘名員工安排到其它六座紡紗廠;裕隆集團在短短二個月內陸續結束台文針織及嘉裕中壢廠生產線,二、三百名員工遭到資遣。

 台灣傳統紡織業景氣不理想已經持續幾年的時間,去年不少廠商在人事成本過高的考量下,決定關廠到國外投資,有些在工廠工作了二、三十年的老員工,一下子失去了工作,即使領到了資遣費,面對未來漫長的路以及還需要用錢的孩子,有些人想起以後的重擔就忍不住掉眼淚。

 在工廠外移之後,紡織業逐漸縮小台灣生產規模,人事遇缺不補的情形持續好幾年,幾年下來人事已經到了不能再精簡的程度,有些工廠已經考慮要再增加人手,但是增加的人數也不會太多,加聘人手主要的目的只是要維持工廠的正常運作。

 失業率攀高,紡織業現在一點也不擔心找不到人,尤其以中南部的狀況更為明顯,過去有些工廠會在大門口長期貼上招募作業員的紙張,最近這樣的情況已經不復見,只要聽說工廠有缺人,就有大批的人趕著去應徵,不會再堅持挑工作、談薪水。

 不景氣籠罩車市,整車廠雖然未傳出裁員、減薪,但緊控各部門預算,除了研發、行銷部門,其餘部門幾乎是遇缺不補,並推動多波優惠退休方案,減輕人事負擔,台灣克萊斯勒、路華汽車等進口車商則採取裁員、減薪作法度過景氣寒冬。

 台灣克萊斯勒在去年十一月下旬宣布裁員及組織架構調整,一口氣資遣十一名員工,占員工人數的三分之一,從行銷、零件服務到財務部門,都有人失去工作,層級最高達營銷副總經理。

 雖然台灣克萊斯勒對外表示,因應景氣寒冬,推動組織扁平化,裁員、資遣是不得已的作法,但在歲末年終遭到資遣,情何以堪?一位被資遣的主管剛新婚不久,背負著家庭、房貸的雙重壓力,又碰上就業市場不景氣,短期間想要換跑道,除非「放下身段」屈就第一線業務人員或體力性勞工,否則很難找到合適的工作。

 這名失去工作的主管只好每天上網找工作、透過親朋好友遞履歷表,但景氣差,年薪百萬元以上的工作實在難找,又不能待在家裡吃老本、靠著老婆養,他說,萬一再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只好到台中、高雄擺地攤,至少碰上熟人的機會較少,以免面子掛不住。

 路華汽車雖然沒有裁員,但業務部門人員都面臨業績不足就得減薪或走人的壓力。為督促業務代表全力衝刺業績,路華汽車訂出一套嚴格的業績辦法,假如業務代表二個月內無法達成銷售目標,將面對減薪壓力,第三個月還是無法達成,可能就不適任,必須走人;店長以上的業務主管也得背負督促業績壓力,假如二個月無法達到目標,就得減薪一半。

 失業風潮也吹向暴起暴落的網路事業。去年十一月三日,主導宏硍偎庥蘢籊こ~發展的宏網集團宣布裁員,「對不起,對不起…」元祫`經理叢毓麟向員工頻頻道歉,被資遣員工在下午被告知,馬上必須在當日下班前收拾好東西走人,短短數個小時就必須結束一切,裁員動作既快又狠。

 「現在景氣這麼不好,找工作很難,更可怕的是,我怎麼向應徵下一份工作的老闆交代我是被裁員的?別人心裡一定覺得我能力有問題。」一位被宏網資遣的員工說。 連宏網都裁員了,其他網路公司怎麼辦?果然資迅人、中時網科、智富網、易達網、飛行音樂網、年代資訊、悅氏中文網、二八五導覽網等網路公司一一宣布裁員計畫,網路公司員工個個成為驚弓之鳥。

 更驚人的是,台灣前三大入口網站蕃薯藤竟然也宣布因業務轉向需要裁員,蕃薯藤再怎麼說也是國內重要入口網站,去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上午十點,蕃薯藤執行長陳正然發給全公司員工每人一封中英文對照的e-Mail,內容主旨在於網路產業景氣低迷,希望員工共體時艱,此時員工即已嗅到公司裁員的血腥味,下午部分員工接獲通知前往另一會議室開會,原來就是資遣會議,一整天下來工作氣氛相當緊張,員工都很害怕桌上電話響起,接到被資遣通知的電話。

 網路產業暴起暴落,原本恣意燒錢的網路公司面對虧損連連又籌不到錢,只好大砍人事經費做為節流之本,而當初興沖沖擠破頭到.com公司工作的員工不禁大嘆人浮於事,不得不向惡劣環境低頭。

 被視為傳統產業的食品業近幾年來積極推動自動化生產改善,人力供過於求的效應逐漸顯現。以龍頭企業統一為例,現場操作人員已出現供過於求現象,估計第一線操作人員「剩餘人力」約達一百人次。

 老企業與員工間的情感較執著,統一堅持不裁員、不資遣的人事政策,並積極倡導優惠退休,但每年願意申請優退的員工寥寥無幾,要挪移這群剩餘人力很難,只能在新生產線設置時,將人力適度挪移,並授權各群主管自行調配。

 有人失業、但也有工作找不到人才。對軟體與光電業而言,研發人員永遠不夠多。與網路公司裁員、工廠關廠失業的情況比較,軟體與光電產業連登一個月廣告,還找不到適當的人選,兩者形成強烈對比。

 根據電機電子工業同業公會統計,我國高科技技術人才的缺口,三年內高達五萬七千人,資訊軟體協會也指出,軟體產業一年也有上萬個職缺,等著有人來補,這樣的數據充分反映技術人員需才孔急,而深受關廠之害的失業者,卻無法填補人力需求,國內的軟體業與光電業,特別能感受到供需不對稱的無力感。

 美商甲骨文台灣分公司協銷部門協理施淑琪表示,軟體業挖角風,並沒有因為網路公司裁員而停頓下來,去年下半年外商軟體公司陸續來台成立分公司,惡化了業界挖角的情況,至今業界仍盛傳,八家資訊外商找不到總經理職缺的情況。

 高階經理人找不到不稀奇,就連業務人員也很難找。施淑琪說,企業資訊化市場興起,CRM、SCM、Marketplace等新名詞對大多數人來說都還是新名詞,更遑論兼具產業知識與軟體技術者,一百份履歷表中,只有一個勉強及格。

 在光電人才方面,只有「炙手可熱」可形容,積極發展光電通訊的鴻海,今年曾公開徵求年薪三千萬元的研發人員,充分驗證光電產業的人才荒。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上市公司老闆表示,台灣「人」很多、「才」很少,高科技業進入全球競爭,不斷創新研發是致勝關鍵,生產線作業員的需求是有限的,公司可能不需要太多作業員,卻需要精良的研發人才。

 不景氣時代,連鎖西式速食、便利商店等通路也是吸納人才的主要行業。 台灣麥當勞總裁李明元表示,麥當勞連鎖規模達三百餘家,約有二萬名部份工時員工,以每年流動率六十%保守估計,麥當勞現有的門市每年部份工時新增人力需求就高達一萬二千名,加上今年即將展店三十家,每家店平均近一百名人力需求,總計今年麥當勞部份工時人力需求至少就高達一萬五千名。

 李明元說,雖然失業率逐年攀升,但麥當勞部份工時人員中也有約十%比率進用二度就業婦女與中高齡失業勞工。他強調,麥當勞是個象徵「年輕」的地方,喜歡年輕的感覺、能適應年輕環境的中高齡員工,麥當勞皆竭誠歡迎。

 連鎖便利商店龍頭的統一超商表示,統一超商在台深耕多年,已培養足夠的後勤商品採購、行銷與經營企劃人員,這兩個月受到失業率提升影響,總部流動率便明顯偏低,不缺人才,唯一較缺乏的是資訊人員與熟稔英、日語能力的國際人才。

 至於門市第一線員工,目前全職的約二千五百名,但以流動率七十%至八十%間計算,一年約需再徵才二千名左右;部份工時的由於平均穩定性只有三至四個月,因此一年約需持續徵才高達六千位,但論區域性差異,中南部人力較不缺,北部則因店數較多,人力需求較高。

 失業率節節升高,統一超商積極與就業輔導中心合作,鼓勵並不是把高所得視為工作主要目的,且不是家庭經濟主要來源的二度就業婦女或中高齡失業員工,能調適心理加入年輕的統一超商門市工作陣容。


失業救濟 學者建議輔導就業為主

 〔記者陳中興╱台北報導〕全國歡度農曆新年,但卻有近三十二萬國人處於失業狀態,獨自啜飲無業的苦水;經建會主委陳博志透露,除了政府提供的短期性就業機會外,即將推出的「擴大公共投資計劃」,將增列許多公共工程維修項目,解決部份失業問題。

 陳博志指出,原本為因應美國景氣衰退而推出的擴大公共投資計劃,必須發揮短期經濟支撐效果,為達成此一目的,除了總體面與個體面效果考量外,失業問題也必須納入考慮,因此除了部份「旗艦型」計劃外,這次政府擴大公共支出,將特別挑選對就業貢獻大的「維修項目」,例如全台灣有很多危橋,對於年久失修的老橋進行檢修工程,將是這次政府支出的重點之一,因為這類工作吸收勞工最多。

 不過,這只是暫時性措施,國內失業率已超過三點二三%,分析原因可發現因工作場所業務緊縮而失業者,佔總體失業比重達三成左右,對非初次尋職者來說,居所有失業因素首位;而這項數字在民國七十八年到八十四年間,僅十五%左右,顯示經濟景氣實為左右失業問題的關鍵因素。

 此外,在總失業人口當中,高達三分之一以上都是國中以下學歷者,顯示傳統產業釋出基層勞工無法重新就業,衍生結構性失業問題相當嚴重。 另一方面,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基於關稅減讓、非關稅貿易障礙解除,世界各國具有競爭力商品,將陸續打進台灣市場,據各學術單位研究評估結果,多數傳統產業將因此受到衝擊,基層勞力結構性失業問題必然雪上加霜。

 經建會設定陳水扁總統任期內,以三%為失業率常態標準,但由於農業人口比率由過去的二十%縮減為目前的八%,失去吸收失業人口的社會功能,失業率上升到三%以上,在近幾年內將成常態,三%只能作為努力目標。

 對於失業問題,經建會諮詢委員高志尚建議,外勞持續縮減將不利經濟發展,且縮減外勞不應採取齊頭式縮減;經建會針對這點指出,目前勞委會已決定朝縮減外籍監護工人數,來達到縮減外勞目的,取而代之的將是社區網路所開發的女性勞動力。

 此外,單驥、王弓等兩位學者,均主張勿對失業勞力過份保護;單驥表示,我國失業救濟制度包含失業保險金、失業救濟金等短期給付在內,給付標準已高於國際水準,失業救濟太優渥將養成長期依賴,救濟制度應以輔導就業為主。

 經建會人力處則主張,推動部份工時僱用制,合併退休金制度改為個人帳戶制,來減輕企業進用中高齡求職者,由制度解除中高齡失業問題。


產業升級快步走 人力轉型慢半拍

〔記者朱漢崙╱特稿〕隨著經濟景氣的持續惡化,國人今年過了一個最寒冷的冬季,不少人已不在乎法定工時是否有縮短,而是明天還有沒有工作機會。 近年來,產業結構轉型,開啟了失業率的上升,尤以民國八十五年為轉捩點;在八十五年之前,我國每年失業率均在二點五%以下,在八十四年甚至只有一點八%,但到了八十五年以後,除了當年度景氣趨緩之外,隨著產業結構轉型的開始,我國的失業率再也回不了二點五%以下。

 產業結構的轉型在世界各國來看似乎是一條必經之路,美國先前也歷經了一場產業轉型,發展成知識經濟產業,奠定世界經濟領導者的地位。 我國在產業結構轉型的過程中,大量的人力資源自傳統工業中釋放出來,而服務業的興起,對吸收這些失業人口幫助極大。

 主計處的統計數據也顯示,隨著服務業的發展,十年來服務業部門受雇員工共增加了約一百一十萬人,平均每年成長五點七六%,可見該行業在降低失業率方面的確幫了不少忙。

 但是景氣一轉差,服務業的問題就來了,亦使得結構性失業的問題再度被引爆。去年下半年開始,國內金融面表現持續挫低,進而使景氣重挫,使廠商獲利大幅縮水,因而紛紛關廠歇業、緊縮人事;要裁員的話,學歷、體力、技術皆較差,且已屆退休年齡,需要支付退休金的中高齡勞工成為許多雇主的優先選擇對象。

 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台灣所有失業人口中,以高中職教育程度為最多,再來是國中小程度,這與當前中高齡員工被裁員失業的情況不謀而合。

 若深入了解可發現,目前自傳統產業關廠歇業或緊縮人事失業的中高齡員工,有很多其實是中階主管,這些中階主管在失業之後,除了一些管理經驗之外,並無一技之長,也無法轉業;面臨目前台灣當紅,但吸收人力又相當有限的高科技產業,這些人心中充滿了感慨與無奈。

 也許是產業結構轉型的腳步太快了,也許是政府未同步執行好人力結構轉型政策,一方面使得廠商所需的技術人才不足,另一方面又有一大群找不到新工作、缺乏勞動市場所需技術的待業勞工。

 服務業的興起帶動了就業機會增加,使政府忽略了這個潛藏性的危機,但是隨著景氣不佳,很多服務業雇主也開始裁員,包括網路、證券、房地產等業皆是如此,而去年十二月服務業的就業成長率竟只有零點一六%,對解決失業問題的貢獻越來越有限了,於是再次引爆了人力結構轉型的問題。

 失業問題的惡化,在很多方面都會引爆關聯性的負面效果;特別是在國人缺乏穩定收入下,將減少消費,接下來廠商將因此而縮小生產規模,投資勢將減少,最後使得整體經濟繼續衰退。

 倘若政府在加入WTO之前,還不能對失業問題提出有效對策,只怕我國在加入之後,對人力市場的衝擊將使我們未蒙其利,先受其害。


基市4.62%失業率 全台最高

〔記者朱漢崙╱特稿〕主計處所公布的去年十二月失業率三點二七%,已創下歷年來單月新高;然而這僅是整體平均之下的數字,事實上台灣很多地區的失業率早已突破三點五%,甚至超過四%,大部分地區的失業問題遠比想像中來得更加嚴重。

 倘若細查各地的失業率,可發現全台灣以包含花蓮、台東的東部地區為最高,平均失業率達三點六一%,其中花蓮縣失業率更高達四點一八%。而包含嘉義、台南、高雄、屏東等縣在內的台灣南區則緊追其後,平均失業率為三點五八%,其中以台南市四點三八%的失業率為最高;至於直轄市高雄市,失業率則高達四點零七%。

 北區的失業率則是北、中、南、東四區中失業率最低的,平均失業率為二點九四%,未超過三%;但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基隆市失業率高達四點六二%,為全台灣最高,而宜蘭縣的三點九八%失業率亦直逼四%關卡。

 由此可見,三點二七%失業率實不足以說明很多地區失業問題的嚴重性,那麼這些地區的失業問題從何而來?細究其原因,可發現產業結構轉型及景氣不振為最主要的原因,包括南部的高雄、台南,以及北部的基隆、宜蘭,東部的花蓮等地,皆飽受景氣低迷不振、產業關廠外移之害。

 主計處官員舉例指出,例如宜蘭三點九八%的高失業率,就是由於紡織業、食品業、冷凍水產加工業的外移萎縮所導致;花蓮一向是大理石工業的重鎮,但目前由於環保意識抬頭,加上產業不景氣,使得業者無力進行大理石開採,也因而使花蓮的失業率攀高到四點一八%。

 而台南市先前是我國的製鞋業重鎮,如今隨著製鞋工業外移大陸,台南市的失業率也跟著攀升到四點三八%。

 南部地區,包括高雄、台南等縣市的工業區與加工出口區,在十年前的產業結構由農轉工的轉型過程中,釋出了大量的就業機會;然而如今在這波產業外移的風潮下,廠商大舉移出的結果,頓時使當地居民陷入失業困境,其中南部第一大重鎮高雄市失業率更高達四點零七%,問題之嚴重性由此可見。

 由於傳統產業貨品多依賴海運出口,因此產業外移之後亦連帶使得海運運輸需求減少,接下來就是碼頭工人的生計受到影響;主計處官員指出,基隆市及高雄市都有受此影響,特別是基隆當地的碼頭工人落地生根頗深,不易外移他處,因此使得基隆市四點六二%的失業率高居全國各縣市之冠。

 除了產業外移所帶來的遺害之外,九二一地震災後重建執行進程落後也使災區創造就業機會付之闕如,失業率已持續了一年多的高檔,目前台中縣失業率已高達三點九%,而南投縣亦超過四點零二%。

 那麼,這幾年追求高科技產業的發展,對增進就業機會的幫助究竟有多大?從新竹縣及新竹市的失業率對照可略窺端倪。新竹縣的失業率僅一點五二%,可說是全台灣失業率最低的地區,但新竹科學園區所在地新竹市的失業率卻高於新竹縣,達二點六一%,足足高了一個百分點。

 主計處官員指出,由於湖口工業區位於新竹縣,聚集該區的製造業為當地居民帶來了不少就業機會;雖然位於新竹市的新竹科學園區亦為製造業聚集區,但不同之處在於這些高科技產業的基層勞工多為外勞,而其他部分所能提供的就業機會也有限,因此新竹市失業率改善的情況,反而沒有新竹縣來得明顯。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