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總覽

失業勞工系列專題 系列六(90/2/3)

求職碰壁 中產階級回流農村

☉記者翁聿煌、謝介裕、李應豐、廖淑玲、王昱婷、陳淑文、席豔俠、阮瑜怡、鄭旭凱、孫英哲、洪美秀撰稿,洪毓勳綜合整理

 生命總是無時無刻在尋找出路!

 工廠倒閉、企業外移、老闆一聲裁員,雖然擁有專業技能,卻不見得就能為自己保住飯碗,在這場經濟風暴中,對於早與土地脫鉤的白領工作者而言,說失業,真的太沈重、太沈重了!

 房屋貸款、養家活口……經濟的沈重壓力,逼得在這波不景氣谷底中,砸了飯碗的白領上班族,努力、拚命地向上掙扎。他們有人回鄉種菜、有人改行在街頭賣蔥油餅、開計程車,也有電腦工程師為人修理電器。失業的苦,讓這群原來的中產階級,重新思考人生的方向,以及如何在困境中重生。

 走進勞委會職訓局就業輔導中心申請失業補助津貼,四十五歲的陳先生心中有無限的感慨。

 兩個月前,他還是一家外商銀行國內分行的襄理,但是這一波經濟不景氣及對台灣未來前景感到悲觀,讓外商銀行決定撤離台灣,陳先生一下子成為失業者。

 陳先生原本是大學同班同學眼中事業最有成就的楷模,四十多歲就成為外商銀行的襄理,月入十餘萬元,家庭生活美滿,但驟然成為失業者,心中還是有些茫然。

 大丈夫能屈能伸,就這樣陳先生走進了就業輔導中心,申請領取最長六個月的失業補助津貼,並且看看有無適合的工作,翻翻廠商求才的應徵條件及待遇,陳先生實在無法開口提出申請,錢少不說,工作性質也與以往大相逕庭,不然就是要去大陸,他告訴承辦人員,回去考慮考慮再說。

 最近承辦人員再與陳先生聯絡,陳先生表示他已經在一家貿易公司找到一個助理工作,勉強算是學以致用,等機會東山再起。

 二十六歲的施小姐從大學國貿系畢業後,原本在台北一家貿易公司任職,卻在去年十月成為被公司裁員者之一,在景氣不好,且年關將近的情況下,她四處求職也四處碰壁。

 她說,由於沒有收入,工作又難找,她決定先搬回彰化老家,至少可以節省一筆生活費,等過了年再找工作。

 但是回家悶了一個多月,父母親屢次要求她下田幫忙種菜,尤其冬季正值大宗蔬菜盛產期,需要人手幫忙,但是,大學畢業的她,無論如何也不肯答應,她告訴父母,如果要種田,那她幹嘛要花那多時間和金錢去唸大學?

 施小姐說,失業在家中讓她覺得很鬱悶,最後還是答應了父母的要求。

 施小姐說,過慣了台北的夜生活,農村早睡早起的生活讓她相當無法適應,尤其採收蔬菜都是在清晨三、四點,一開始她幾乎無法爬起來,加上冬天溫度低,她都要在父母的一催再催下,才肯起床。

 她說,她根本不願讓朋友知道她現在回鄉下種田,因此幾乎都不和以前的朋友聯絡,她對於回鄉種田心中還是有排斥感。不過,她也承認,農村的種田生活讓她重新調整自己的生活步調,而且有更多的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

 彰化縣埔鹽鄉也曾有一農民到公所詢問,是否可用「以地易地」的方式,將他價值較高的土地去換取面積較廣的農地,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失業的兒子回家來種田。

 對於這種年輕人回流農村的情況,農村鄉親都樂觀其成,因為年輕人回流農村,可以重新培養他們吃苦耐勞的精神,而年輕人更可以利用較高的知識和創意,去改革農村生產,在加入WTO的威脅下,年輕人用創意、知識輔以老農民的經驗,或許可以造成台灣農村的改革。

 與一般的中產階級一樣,劉永明在樹林一家汽車代理商過著上下班的正常生活,靠著自己的靈活手腕及人緣,他的汽車銷售業績每個月都破紀錄,每月除了領到固定的薪水外,外加銷售獎金收入,每月進賬穩定,一家大小靠著他的收入在樹林買了房子及車子,家庭可說是十分美滿。

 為了能傳宗接代,劉永明在生了三個女兒後,與妻子繼續努力,去年底再拚出了一個龍子,更令他的人生充滿了希望及快樂。

 但是,生出龍子的喜悅並沒有帶給劉永明好運,原本年底是汽車買賣的旺季,受到景氣低落的影響,業績無法達到要求及代理商不看好新一年的汽車市場,因此縮減代理地點。老闆考量減少人力及薪水支出下,劉永明成了景氣衰退下的受害者。

 他感慨地說,以前看到失業勞工抗議及勞資爭議事件時,常慶幸自己還有個穩定的工作,現在卻輪到自己被資遣,頓時美滿家庭的夢想全部破滅,看著全家大小及出生不久的龍子心裡百感交集,不知茫茫的未來該何去何從。

 在與太太商量後,劉永明拿著資遣費買了部二手發財車,並且先嘗試吃了好幾天的蔥油餅,並趁機與攤販老闆討教,邊吃邊學下學會了煎蔥油餅的技巧,在學校旁邊開始賣蔥油餅。

 劉永明說,雖然景氣不佳生活受影響,但他相信景氣總會改善,對於前途也有信心,賣蔥油餅也是為了生活的短暫作法,有機會還是會再回到他拿手的銷售汽車這一行。 放下身段

 重新學習逆境謀生

 三十多歲的小陳加入代書工作不到三年,房地產盛景就開始走下坡,剛開始固然沒有大型工地案件可辦,但好歹也有小案可接,不過收入金額陡降,雇用的兩位小姐相繼辭退。

 後來,小陳決定去考職業小客車駕照,同時將自己不到兩年的紅色裕隆車申請改漆為黃色,掛上計程車牌。

 小陳第一天開著車子出門時,特別挑個清晨五點,不是勤快想賺多一點錢,而是怕被鄰居看到。

 但不多久他就體悟,若不放下身段和自尊心,生意又怎麼會上門呢?突然頓悟後,晚上五點不到他早早回家,特別和鄰人打招呼,順便推銷自己的新工作。

 就這樣,當第一通鄰人上門叫車的電話來時,時間竟然是一週以後的深夜四點要去機場接親人回家,鄰人一副不好意思打擾的口氣,讓小陳反而勇敢的跳下床,二話不說接下生意,開車去機場接人。

 就是這一步,小陳覺得靠勞力謀生沒有見不得人,所以開始了街頭討生活的日子。一年下來,計程車生涯小陳還適應,他說,到處不景氣,能夠維持一家溫飽,覺得已是萬幸了。

 「音響有問題﹖好,馬上過去看看」,阿輝收起大哥大後,立即開車到隔街的林先生家,看看他的音響到底哪裡出毛病。

 四十歲的王年輝,半年前還是一家電腦系統整合公司的系統工程師,由於經濟不景氣,公司業務緊縮,不得不採取減薪因應,減薪後營運仍呈現虧損,接著便開始裁員。四個月前公司做了資方常用的手段,讓阿輝知難而退。

 原本是電腦系統工程師的阿輝,公司竟把他調為保全人員,阿輝無法接受這樣的職務調整,只有選擇離開公司。

 當他踏出公司大門之後,發現要找份理想的工作很難,但突然的失業,小女兒剛出生三個月,老大還在念幼稚園,儘管太太仍有工作,卻也造成家庭經濟頓時吃緊,阿輝決定硬著頭皮「打零工」,接一些家庭電器修復工作,暫時維持家計。

 起初,阿輝無法適應這種叫修的工作,但看到街頭很多人為生活收垃圾、送瓦斯,他想通了,也激勵自己為了生活要勇敢撐下去。

 雖然比起原先的電腦工程師五萬餘元的薪水,目前的收入不好、也不穩定,不過,由於阿輝的服務好,又懂電腦,慢慢也增加服務客戶項目,而且這樣的收入都無需繳稅,不會有辛苦所得卻被政府「抽血」的感覺,

 不過,他也希望有一天,能從零星客戶的服務中,找到賞識的人,尋得更好的翻身機會。

 在一家知名企業擔任中階主管的陳咸毅,工作了十多年,房子、車子都有了,也有固定的女友,正當人生一切都看似準備妥當時,卻毫無預警地遭公司資遣,霎時間一切美好的未來都化做雲煙,無奈之餘,只好回苗栗老家,寄望從老家僅餘的一塊地,尋找生路。

 陳咸毅是知名百貨公司企劃部門的中階主管,在工作多年後,貸款買了房子,也買了一輛雙B的新車。工作閒暇常陪長官打高爾夫球,屬於優渥的中產階級。除了應付車子及房子的貸款外,陳咸毅手頭上的閒錢也不少。

 與相交多年的女友感情穩定,他原本打算要與女友結婚,可是就在決定結婚前夕,無預警地遭公司資遣,雖然公司付了資遣費,但陳咸毅的年輕美夢在一夕之間崩解。 此後,陳咸毅試著找了幾份工作,但因與原來的工作環境及待遇落差太大,都因無法適應而離開。由於工作不穩定,陳咸毅不僅沒能結成婚,連女友都求去,雖然還有一輛雙B車子,但已屬中古車,房子的貸款也差點無法支付,以往的單身貴族王國就此崩解。

 幸好苗栗老家還有塊地,經過這陣子的求職,備受人間冷暖,陳咸毅決定回老家,試著找找看有什麼出路。

 從營造公司大老闆到美語補習班,四十三歲的廖基宏歷經經濟不景氣的一波波衝擊,多次的待業、轉業沒有讓他心灰意冷,他體認到,人生總要抱持不斷的學習及從逆境出發,生命才會雨過天青。

 家住雲林縣二崙鄉,逢甲都市計劃系畢業之後,廖基宏為了發揮專長,即投入營造業發展,或許是由於本身性格不善交際,廖基宏內心一直存有轉業的念頭。

 後來房地產景氣低迷,在友人介紹之下,廖基宏轉而投資「奶茶舖」的加盟店,為了解決經濟上的壓力,原本在家相父教子的妻子,也開始從家庭主婦走入職場,但仍不敵時代潮流轉變,茶舖的生意不到一年就結束,而愈來愈難維持的營造公司也跟著一併結束。

 想到了未來的生活,尤其是三名稚齡孩子的生活費與教育費,廖基宏開始改變了過去賺大錢、花大錢的觀念與習慣,一切以節流為主,同時也慎重的思考如何在低迷的景氣與社會中,尋找及開創未來的出路。

 由於妻子盧美芠對美語教學相當有興趣,於是他們決定選擇從太太的專業重新出發,再度轉業開設美語補習班,夫妻同心期盼闖出另一個春天。

 中年失業 「錢」途茫茫

 吳文從來也沒有想過,家庭的支柱會無緣無故倒了,與老婆角色互換,自己成了「賢夫良父」……,地震後迄今仍是失業族的吳文感慨說,怎麼也想不到要維持一個家庭生計,竟然是件如此困難的事。

 現年三十三歲,育有二子,家住南投縣中寮鄉的吳文,原本於台中一家知名化學公司擔任專員工作,年薪百萬元,怎料,一場百年難見的大地震,竟讓生活一夕間丕變。 地震摧毀中寮老家後,尾隨而來的是公司要遷廠至大陸,他因有家室,加上兩個兒子還在念幼稚園,只好忍痛接受公司資遣,回家吃自己。

 一年來,他已找過許多工作,也一度因房貸、會錢等種種壓力,屈就領著月薪不到三萬元的工作,直至其妻也走出廚房後,他便決定不再過這種日子,毅然決然向公司請辭。

 如今他是標準的「賢夫良父」,每天除了載兒子上下課、整理居家環境外,種田成為他新的工作。

 吳文說,在兒子上下課期間,就回到中寮種菜、種水果,他說,菜與水果是不退流行的,而且每天要吃,這樣的日子想要錦衣玉食,雖不容易,但至少肚子不會餓著。 吳文說,他僅有高職學歷,再過二年就屆臨男人就業絕緣體的三十五歲大關,除非能找到適合的工作,不然,他還是寧可選擇繼續過這樣的日子。

 已屆不惑之年的愛德華,從事寫作工作已有十二年,期間頗受到肯定。但就如天有不測風雲,兩年前他與妻兒正在渡假時,突然接到上司一通電話,說他被裁員了。

 聽到這個消息,愛德華差點沒哭出來,家裡三個孩子年紀還小,老婆雖有工作,但收入不多,面臨中年失業,他該何去何從﹖領了廿幾萬元的資遣費,愛德華的一些朋友都要他另謀他業,不要再眷戀寫作的工作。

 但習慣用文字觀察社會現象及表達情感,愛德華不知道他還適合什麼行業?尤其中年失業,又沒多少資金,轉行或投資,都要風險。經與公司協商,還是決定留下來,改以特約人員方式,繼續寫作,以稿計酬。

 再拿起筆桿,愛德華更戰戰兢兢了,他比以前更認真、更努力,也期望公司運作有起色,讓他可以恢復成正式人員。

 可惜,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由於工作環境不穩定,已將近一整年沒有收入,對此,他根本不敢告訴家人,每個月固定給家人兩萬元的生活費,他早已用完所有積蓄,雖然在外工作經常是有一餐沒一餐,但他始終相信「天無絕人之路」。

 不願放棄寫作,是因對未來還抱著希望,愛德華堅信「最痛苦的日子,他已經熬過了,未來仍會是美好的」。 四十五歲的彰化市民鄭添財說,原本他在自己兄弟開設的公司中擔任主管,但受不景氣波及,公司關門,他也失去工作,在收入頓時中斷又無積蓄的情況下,日子已不是苦哈哈可形容,對於未來,鄭添財說,日子總是要過,工作還是要繼續找,只希望三餐溫飽,照顧好家人。

 鄭添財說,很多人對於經濟不景氣全歸咎於新政府的施政不當,但他並不這樣認為。他說,失業人口增加,政府當局或許須負一部分責任,但大環境景氣不佳,縮減了體質不佳的廠商的生存空間,才是主因。

 鄭添財表示,失業後,他的處境相當窘迫,因為他還必須照顧其中度肢障的家人。但屋漏偏逢連夜雨,他失業後無處可去,前天晚上他在彰化火車站閒晃時,不但遭警方盤查,還與執勤員警發生拉扯,並因此掛彩。

 鄭添財說,他失業後沒錢過日子,才體會到平日儲蓄的重要,而目前他不企求能找到一份好工作,他只希望三餐溫飽,並照顧好他的家人。

 另一位失業的上班族,今年四十歲的陳進忠說,失去固定的收入後,他最煩惱的是每個月的房屋貸款,心中有坐吃山空的不確定感、不安定感,雖然努力創業,結果反而因為投資錯誤,又虧了一筆。

 陳進忠說,他習慣以借貸的方式消費,但以往由於房價高,貸款購屋幾乎已成為多數民眾購屋的習慣,直到失去工作才感受到貸款的壓力,最怕每個月繳交貸款利息,而房子卻一直租不出去。

 剛失業時,一度雄心萬丈希望自己能創業,沒想到經營盆栽生意還是碰到經濟不景氣,老老實實的工作,卻被倒債,最後不得不回頭來重新找工作,而經過幾次的求職失利,原本的身段、面子等問題都變得無關緊要了。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