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3月1日 星期四

不要拿兩岸交流當作矮化台灣的幌子

 第二屆「台北、上海城市論壇」最近在中國上海舉行,台北市副市長白秀雄率領的訪問團在上海發生一些插曲,十分值得感染中國熱的地方官員、各級民代以及政府主管部門警惕。

 插曲之一是,上海復旦大學校內有一條「登輝環路」,其由來是紀念與李登輝前總統同名的校務奠基者,訪問團提出要求希望安排前往「登輝環路」參觀,卻被陪同的國台辦官員拒絕,訪問團經過溝通力爭才如願以償。

 插曲之二是,白秀雄的演講稿遭到主辦單位刪改,包括打造台北成為「世界級首都」被刪改成「城市」、「網路新都」從文稿中消失。另外,文稿中提到台北市要打造成為世界級首都,目前最重要的問題與挑戰在於「外交的孤立、政治的不確定性以及來自對岸的軍事威脅,台北很少有機會主辦國際會議或活動」,其中「外交的孤立」、「來自對岸的軍事威脅」、「國際會議」一概被刪除。

 這兩個插曲共同之處在於,對於象徵或突顯台灣主權地位的文字與活動,中國方面想盡辦法也要予以打壓、圍堵。不論什麼場合,中國都會以「一個中國原則」粗暴阻撓,不容許台灣擁有任何的主權空間。中國所執的理由無非是,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是中國的地方政府等不切實際的論調。

 其實,中國從來就不曾隱瞞其打壓台灣主權的用心,其對台灣明目張膽的打壓、圍堵言行,也是為了要將其野心昭告於國際。奇怪的倒是,台灣有不少各級民意代表,依舊樂此不疲地前往中國訪問,在北京領導人面前低聲下氣,甚至附和其抹煞台灣主權的論調,完全忘記自己肩負台灣人民的付託。特別是,最近一些地方官員以各種名目前往中國,客觀上不啻給予中國矮化台灣為地方政府的機會。身為民進黨主席的高雄市長謝長廷,先前為了前往廈門訪問,竟然提出所謂高雄與廈門是「一個國家、兩個城市」的荒謬說法﹗

 上個月,台北市長馬英九到香港參加雙城論壇,受到香港方面的隆重禮遇,相較於台灣新任駐港代表張良任備受冷落,兩者實有天壤之別。香港方面的兩套做法,顯然是在執行北京不承認台灣主權地位的政策。綜觀中國方面近來的作為,也可以發現其對台統戰的新攻勢:一方面擺出「一個中國原則」的高姿態,不與台灣的新政府進行對話,一方面則以地方對地方的交流,針對地方官員、各級民代分頭進行統戰工作,以營造台灣是中國的地方政府的總體印象。

 因此,有些地方官員、民代自認有助於兩岸交流、台海和平的活動,恰好為中國施展統戰攻勢提供了機會。試想,所謂以「非官方身分」往訪或「一種身分、各自表述」,在國際視聽上會淡化中國的主權地位?還是矮化台灣的主權地位?台北市忙於推動城市交流之際,中國官員在美國卻大聲叫囂「任何兩岸統一以外的選擇,只有打」,所謂城市交流除了迎合中國「和平統一」的胃口,對台灣安全與主權哪有什麼幫助?各級民代前往中國與北京領導人握手言歡,除了一次接一次聽對岸舊調重彈,對維護台灣主權哪有什麼貢獻?

 長期以來,台灣在中國的國際圍堵下,經由與外國城市締結姊妹市、國會議員互訪等城市外交、國會外交活動,為台灣拓展了不少國際空間。然而,具有積極意義的城市外交、國會外交,近來卻被一些地方官員、民代扭曲成與中國交往的幌子。北高兩市市長為了與中國城市交流,還各自提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和「一個國家、兩個城市」的交流理論。我們實在無法茍同,為何北高兩市不將有限的資源用在與其他國家的城市交流,即使要與中國進行城市交流,何須自我矮化台灣的主權地位?如果地方官員不能站穩嚴正的立場,政府主管單位不是應當立即出面管制嗎?

 最近,中國民運人士魏京生指出,「以為跟中國官員談一談、照照相就可以保障台灣安全,結果是反被中國看不起」,這些話完全可以拿來形容那些地方官員和民代。台灣的地方官員愈是熱中於兩岸城市交流,台灣的各級民代愈是樂於穿梭兩岸,中國便愈有機會遂行其分化台灣內部的統戰策略。是以,所有地方官員和民代皆應從上海發生的插曲,看清中國處心積慮要吞併台灣的野心,不要淪為中國以軍事威脅為後盾的「和平統一」的馬前卒。政府更有責任有效管制這些危險的作為,否則愈來愈多民代向中國傾斜甚而以中國代言人自居、地方政府紛紛與中國方面簽訂合作協議、發表共同聲明,不但台灣主權地位岌岌不保,中國吞併台灣也會只剩下時間問題而已。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