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3月11日 星期日

台商應從中國打壓奇美事件中得到教訓

 在「台灣論」事件中備受統派政客與媒體攻擊的奇美實業董事長許文龍,據稱中國為了「懲罰」許文龍的台獨思想,國台辦已正式批文下令奇美在中國鎮江的石化廠停工。消息來源更指出,關閉鎮江的兩個廠,算是對許文龍台獨思想的強烈正式反應,接下來還會對許文龍在中國的其他龐大產業有進一步刁難動作。此一消息的真偽目前尚難證實,但中國從台灣大選後,以政治手段企圖影響台商的政治立場,間接操控台灣政局,已是非常明顯的跡象,類此蠻橫霸道、不合文明社會法則的統治手段,在當前台灣一片中國投資熱中,特別值得警惕與省思。

 許文龍在本屆總統大選中支持陳水扁,就已引起中國當局不悅,去年四月八日國台辦副主任李炳才提出警告說:「個別台灣工商界領袖一方面在島內支持台獨,另一方面又在與大陸的經濟活動中撈取好處,大陸絕對不允許這種作法。」當時奇美實業在江蘇投資的工廠就傳出被中國方面以查帳、環保為名百般刁難;最近許文龍在台灣論中被引述的話,被中國當局認定有搞「文化台獨」的意圖,而將他定性為「背叛民族」,乃傳出中國內部強硬派主張關廠,不再讓許文龍投資,以彰顯中國反台獨的立場。

 平心而論,在台灣 這個民主的社會,許文龍的政治立場為何,以及台灣論所牽扯出來的是是非非,不管其他人是否認同,其言論與思想的自由是受到憲法保障,不容他人予以剝奪。這就像部分台灣政客與媒體雖然口口聲聲捍衛「中國民國」,事實上認同的對象是以北京為代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當中國對台發動導彈演習時,這些人不僅悶不吭聲,還出版了一些「暗示」中國如何武力犯台的書,裡應外合,恐嚇台灣人民,但他們的言論還是受到法律的保障,並未受到任何的壓迫。這種統獨、左右兼而有之,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言論與思想自由,就是十多年來台灣民主改 革所建立的最寶貴資產。

 所以,中國當局因為不滿許文龍的政治立場,而有意對其在中國的投資施以關廠,進行經濟懲罰的作法,不僅讓生活在民主社會的台灣人民感到匪夷所思,它更暴露出中國威權統治的獨裁本質,與崇尚自由市場的民主制度之間,存在著無法調和的根本矛盾。這也是吾人在社論中之所以一再苦口婆心、不厭其煩呼籲政府,在中國未放棄武力犯台之前,不能開放戒急用忍、開放三通、反對產業與資金外移中國的重要原因。

 獨裁與民主本不能相容,台商到中國投資,必然冒著法律制度不完備,行政權高於一切的風險,更何況中國又有併台野心,台商到中國等於面臨了「獨裁政權」與「敵對政權」的雙重壓力。台商到中國投資的風險較其他國家的商人多了一層,但其草率的風險評估與一窩蜂的盲目心態,卻又令審慎的外國商人望而興嘆,難以理解。中國因發展經濟的需要,所以百般拉攏台商,即使「縣長幫台商捧洗腳水」亦在所不惜。然而一旦中國壯大,軍事武力愈來愈強,企業的生產技術、行銷管理、研發能力提升之後,台商的利用價值被榨取而光,就會遭到棄若敝屣的悲慘命運。

 尤其嚴重的是 ,台商不斷投入資金到中國設廠,原以為政經可以分離,可以在政經的夾縫中求生存,殊不料,這種想法經許文龍事件後,已證明是非常幼稚的幻想。許文龍不過是在台灣本地的選舉中,主動站出來支持特定候選人,而在台灣論中所說的話,亦只是個人所見所聞,並不是以在中國投資的事業贊助民運人士或法輪功,因此不管其立場與行為如何都是台灣內部的事務,跟中國毫無關連,如今竟因其在台灣的言行而受到警告與懲罰,顯示出中國未來必會利用經濟制裁手法控制台商,達到以商逼官的目的。所謂商人只管賺錢,可以免除政治干擾的政經分離想法,未免太 過一廂情願。如果,中國懲罰許文龍的目的可以得逞,勢必食髓知味,則台商到中國投資愈多,中國操控台灣政局的能力就愈強,中南海將會成為台灣政壇幕後的藏鏡人,這是何等可怕的事實。

 台灣經濟面臨空前未有的衰退困境,政府理應大力改善投資環境,排除非經濟性因素的干擾,讓產業願意根留台灣,以解決日益升高的失業率,而不是本末倒置,在部分紅頂商人、統派政客、媒體的壓力下,一再檢討如何更開放廠商到中國投資。投資中國即使有短暫的利益,將來亦必因政治風險而遭到更大的損失,亦即部分特定企業可能得利,但失去的將是台灣的整體經濟利益與獨立主權。許文龍事件絕非個案,它反映出中國對台灣的真正意圖,與專制政權的野蠻本質。如果國內的政商人士還不能從這一事件中得到教訓,那台灣的沈淪就無可避免了。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