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3月14日 星期三

國營事業與公銀行庫人事切不可政黨化

 最近由於一銀董事長陳建隆以公函為江昭儀助選,以及中鋼董事長易人傳聞,引起在野黨強烈抨擊民進黨企圖「綠化」國營事業與公營行庫。不過,行政院長張俊雄則以實際的數據指出,在財政部所屬的國營事業總共有二百廿位董監事,只有十二位是民進黨籍,經濟部所屬的國營事業一百四十八位董監事中,也只有兩位是民進黨籍,亦即在國營事業三百六十八位董監事中,民進黨籍只有十四人,「綠化」情況並不像外界所說的那麼嚴重。在野黨砲聲隆隆,執政黨則舉出實際的數字反駁,孰是孰非固然難有定論,但此一風波則讓國營事業的政黨化與專業化爭議,得到社會的關注,予以深入的探討。

 國營事業的存在,是過去台灣黨國一體的國家資本體制最重要的一環。掌控了特許與壟斷行業,不僅是威權政府統治的基礎,更是資源分配,亦即所謂政治酬庸的重要籌碼。所以除了信仰社會民主的政權,國營事業的設置,可說是威權政府的特色。過去台灣不僅國營事業龐大,更嚴重的是,在戒嚴時代,國庫通黨庫,公私不分,弊端叢生,以致備受詬病。現在政權易人,執政半世紀的國民黨政府下台,民進黨上台,更換部分國營事業董監事,以政黨政治來看,並無值得非議之處。況且,以實際的數據看來,「綠化」問題之所以在政壇上吵鬧不休,其實是被過分渲染了。然而,吾人關切的,倒不是國營企業主事者的黨籍,而是人事的更迭過程,是否能夠超脫泛政治化的影響,而以公平性與專業化為考量,這才是議題的癥結。

 國營事業是一龐大的經濟體,在總體經濟中佔有相當大的產值,例如九十年度國營事業預算編列的營收即達二兆七千多億元,比同年度的中央政府歲入還多出一兆元。而台灣百大企業中,部分國營事業也都名列前茅,其影響力與所涉利益之鉅大,難怪令政黨垂涎不已。不過,國營事業儘管規模龐大,但由於是獨佔事業與官僚系統,除了少數特殊企業表現特出外,大多數國營事業的經營績效不佳,其弊端包括投資報酬率低落不堪、預算編列與人事費用、獎金福利浮濫,而且利用公帑大作人情,尤其是被執政者視為禁臠,成為政治運作的「金庫」與統治的共犯結構。

 解決國營事業弊端的根本方法,就是全面民營化,回歸自由市場的機制。但民營化的工程事涉龐雜,非短期內可竟其功。因此在國營事業未能全面民營化之前,欲提升其績效,只有先讓此一龐大經濟體脫離政黨的控制,不讓政治力介入經濟的專業領域,引進真正的經營人才,才能使績效奇差無比、奄奄一息的國營事業發揮生產力與競爭力。而吾人最憂心的是,民進黨固然尚未將國營事業當成戰利品,大舉「入侵」國營事業,但一些跡象卻顯示出,國營事業的人事,似乎已逐漸成為民進黨為擺平黨內選舉利益,與政治酬庸的籌碼。此所以國營事業董監事之更迭,民進黨籍人士雖然只佔微小比例,但其派任的時機與動機,及是否符合專業化原則,卻引來強烈的質疑。

 民進黨既成為執政黨,當然擁有國營事業的人事權,其對國營事業董監事的更換,乃屬合情合理,若無涉及不法情事,外界實不應過分渲染;然而,為平息國營事業人事更迭的紛爭,以杜悠悠之口,以專業化、公平化、道德操守作為進用人才的考量標準,才是使民進黨免於清議的批評,並有效改善國營事業經營績效的正本清源之道。另一方面,民進黨既能代國民黨而起,則民眾對其顯然有所寄望與付託,因此民進黨絕不能以過去國民黨如何如何,作為自身腐化的藉口。更不能把國營事業當成分贓的肥肉,應堅持專業化取代政黨化。而在野黨也不該運用立法監督之名,干涉執政黨的人事權,如此才能使國營事業的經營免於政治的干擾,經濟的歸經濟,再造國營事業的春天。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