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3月15日 星期四

戒急用忍政策還能再開放嗎?

 財政部長顏慶章昨天在立法院指出,截至八十九年度第三季為止,國內上市與上櫃公司赴中國投資家數總計有三○五家,累計匯出總金額計新台幣一二二八億元,但投資收益匯回總金額只有七億七七○○萬元。如果比照央行總裁彭淮南日前估計台灣流往中國的資金約有五百餘億美元,也就是超過新台幣一兆六千億元,上市、上櫃公司的一二二八億元實屬冰山一角而已。

 這兩項統計之間的差距顯示,財政部所能掌握的數字雖已十分驚人,但脫離掌握、數量龐大的資金流失情形更令人擔憂。對此情形,經建會主委陳博志昨天表示,有些集團在中國巨額投資,但是帳面上卻看不到資金流出,已經違反「外匯管制條例」以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未來執法機關將追查究竟錢從哪裡流出去。同時,財政部與央行也在研擬規範資金流向機制,以確實掌握台商的資金流向。

 即使如此,甚至最近發生中國關閉奇美鎮江石化廠的傳聞,以及中國官員藉機放話恫嚇台商的政治立場,多位官員還是強調政府仍會朝鬆綁戒急用忍的方向調整。而據立委透露的消息,經濟部規劃的調整內容包括取消五千萬美元上限,改採專案審查方式處理五千萬美元以上的投資申請案,而且原本禁止的高科技投資項目如IC、晶圓、筆記型電腦傾向開放,輕油裂解廠投資案則可能改為專案審查,某家積極前往中國投資的企業也打算提出五十億美元設廠生產PVC、ABS的投資申請案。如果這項投資案將來獲得批准,光此一例台灣就將再流出超過新台幣一六○○億元。

 以上種種數據都說明,台灣的資金大量流失確實不是道聽塗說,如果政府真往積極開放的方向調整,台灣的資金將加速流失,最後陷入資金掏空化的困境,也絕對不是危言聳聽。台灣的資金不斷外流,對台灣的產業生存與經濟發展都已造成有目共睹的傷害。政府不僅不把它當一回事,還在政策作為上變相鼓勵前往中國投資,造成更多企業關廠歇業的後果,台灣的失業率尤其是無可救藥地持續惡化。我們實在不了解,政府一面投注鉅資設法解決失業人口暴增的問題,一面又無視中國的軍事威脅和統戰攻勢對中國投資案採取積極開放的態度,這兩種政策作為不是自相矛盾嗎﹖

 昨天,陳水扁總統強調,政府未來的施政目標是三大優先,即投資優先、經濟優先、台灣優先。這種政策構想的內涵,不言可喻是把強化國內投資環境、輔導產業升級轉型、防止產業資金外移當作首要之務。以台灣的主客觀條件而言,的確也只有投資優先、經濟優先鞏固實力,才有能力進而談論台灣優先的價值。但是,政府當局另一方面又在籌畫對中國投資積極開放,無懼於資金流入中國的程度已經相當嚴重,中小企業乃至上市、上櫃公司紛紛搶灘登陸且使中國倍增影響台灣政局的籌碼。我們實在不了解,當局一面積極開放讓中國更得以施展「以商圍政」、「以經促政」的攻勢,一面又提倡台灣優先、呼籲大家不要一味說中國好而詆毀台灣,這兩種言行的結果不是背道而馳嗎﹖

 政黨輪替至今不到一年,國內的產業不振、經濟衰退令人怵目驚心,民眾的痛苦指數也持續上升。然而,政府當局似乎偏聽所謂「時間不在台灣這一邊」、「三通救台灣」等論調,執意將台灣經濟安全所賴的戒急用忍鬆綁,以利企業、資金更大規模、更快速度流往中國。事實已經擺在眼前,台灣冒著百業蕭條、失業攀升的代價,讓資源流往中國創造就業機會,以及提升其擴張軍備威脅台灣的能力,已有造成兩岸對等天秤往中國傾斜之虞。此時,即使有效制止目前企業、資金外流程度不再惡化,對台灣都屬於相當危險的事情了,更何況是放寬中國投資的起碼限制﹖

 台灣的產業空洞化、資金掏空化岌岌可危矣,過去戒急用忍都難以管理的企業、資金外移,一旦積極開放之後勢必更加無法管理。如果政府當局確有投資優先、經濟優先、台灣優先的認識,就不應反其道而行地鼓勵企業、資金加速外移,而是要領導行政部門把目光放在國內,全心全力開拓投資環境、輔導產業困境、防止產業外移,使有心根留台灣的企業都能枝繁葉茂,愛台灣的人都能在自己的家鄉安居樂業。我們在此冒昧提醒,要求人家不要一味地說中國好而詆毀台灣,必須以把台灣建設好作為基本前提,否則空喊口號卻讓台灣的利基逐漸遭到侵蝕,恐怕會被人誤以為也是另一種形態的一味說中國好而詆毀台灣。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