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3月16日 星期五

暫緩審查中國投資案以防資金血流不止

 政府最近公開的上市上櫃公司赴中國投資金額及回流情形,即使過去認為開放戒急用忍無可厚非的人也不得不感到膽戰心驚,許多立委甚至驚呼以往喊戒急用忍根本是玩假的﹗不論是財政部掌握的新台幣一二二八億元,或是央行所估計的五百餘億美元終歸是流出去了,至於回流台灣的資金按照財政部統計的比例來看實在是微不足道。現在,資金好像取之不盡地流向中國,三大工商團體領袖卻為國內企業展延貸款請命,正好形成一幅諷刺的畫面。這些情況擺在眼前,政府還能繼續坐視更多的資金有去無回嗎?

 就在政府公佈驚人數據之際,某家已在中國大量投資且鼓吹取消投資限制不遺餘力的企業,居然在董事會通過據聞高達五十億美元的中國投資申請案。對此,經濟部高層官員強調,如果該企業強行挑戰戒急用忍政策,經濟部將協調財金單位要求銀行不得貸款給該企業集團,同時該集團關係企業申請增資將從嚴審查,「政府絕對有能力處分不遵守政策的企業」。這位官員的說法,我們早已多次提出類似建議,如果政府及早嚴格管制企業赴中國投資,台灣資金流失的情形怎麼會嚴重到今天的地步?

 有鑑於台灣資金加速失血,惡化國內產業經營的困境,造成愈來愈多的失業人口,我們認為當前政府不能再像慢郎中一樣,慢條斯理地檢討資金大量外流的原因,以及規劃建立未必有效的資金回流機制。即使政府掌握的狀況也已經說明,資金一旦流往中國要再回流台灣可能性相當低,所謂回流機制十分可能會淪為擺著好看的花瓶。我們認為,如今要為資金外流止血,當務之急便是暫緩審查赴中國投資申請案,唯有如此才能在配套機制的協助下,杜絕資金或明或暗流出台灣的管道。

 實際上,上述經濟部高層官員的說法,已經點出資金大量外流的問題所在,接下來的問題只在於政府能不能對症下藥罷了。為使政府當局與全體國人深入體認資金大量外流的嚴重性,我們在此願意進一步分析這位官員所觸及的問題。

 眾所週知,赴中國投資的企業,不可能從中國得到融資,其資金來源幾乎都是國內的資金。國內資金從何而來呢?除了部分的自有資金之外,當然只能仰賴銀行的貸款,大型投資案更需借助銀行團的聯貸。至於銀行所擁有的資金,想當然耳是民眾的儲蓄存款。由此可見,台商、銀行、民眾間的關係非常清楚,也就是台商的錢主要從銀行而來,而銀行的錢又從民眾而來,許多企業到中國投資其實就是拿全民的錢去孤注一擲﹗

 在這種情形下,赴中國投資的企業只要出現財務問題,就可能無法在台灣履行債務,這等於是說銀行的債權無法獲得確切的保障。如果銀行因此陷入經營困境,自然沒有辦法保障存戶的權益。所以說,認為企業赴中國投資是業者的自由、風險完全由他自己負責,不啻是漠視自己的權益被別人拿來當作賭注。而上市上櫃公司赴中國投資,不但未將獲利匯回台灣,也不願意配發現金股利,一旦發生經營問題,投資人手中的股票可能會嚴重縮水。

 另外,政府方面認為赴中國投資的企業風險自負,也是相當片面的認識。須知,政府放任企業出走中國,國內企業為求近利關廠歇業跑到中國投資,產業逐漸萎縮之後政府的營利事業所得稅也會隨著下降,而且失業人口不斷增加,政府的綜合所得稅也會遞減。久而久之,這種變相鼓勵企業出走的經濟政策,必然會造成國家財政上的困難,政府甚至會面臨發不出公務人員薪水、撐不下去的命運。更嚴重的是,台灣如果缺乏充實國防整備的財力,面對積極擴張軍備又掌握台商作為政治籌碼的中國,恐怕只有不戰而降一條路了。

 台灣資金大失血是一個迫在眉睫的問題,政府當局務必要著眼於國家安全與全民利益嚴肅面對。所謂積極開放赴中國投資,絕對不僅是業者經商牟利的單純問題,如上所述,它與國家安全、民眾權益息息相關。在此資金加速外流已到動搖國本程度、統派人士與紅頂商人盲目鼓吹解除戒急用忍之際,政府當局一定要從確保國脈民命的角度,來檢討過去戒急用忍執行不力的疏漏,並且暫緩審查赴中國投資申請案以免血流不止。尤其是,如申請人或關係企業有向銀行借貸或公開籌募資金者更應停止審查,及至申請人將國內債務還清為止再予審議。與此同時,也要以行動儘速落實投資優先、經濟優先、台灣優先的宣示,將可能外流的資金用來輔導國內業者進行產業升級轉型,並加強水電等基礎建設,開拓更好的投資環境。唯有如此,才能反轉資金掏空化的危機,成為挽回台灣產業生產力的契機。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