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3月17日 星期六


戒急用忍政策務必延續與堅守
所羅門王與奴才
一個溫馨的歷史性會面--陪陳總統拜會印順導師側記
總統先生您錯怪我們了
律師錄取名額不應太浮濫

戒急用忍政策務必延續與堅守  

☉蔡同榮

 財政部及中央銀行最近公布一項數據,截至去年第三季,台灣上市、上櫃公司赴大陸投資金額共計一千兩百二十八億,匯回台灣的金額共計七點七七億,僅佔投資金額的零點六三%。在此同時,美國方面也公布中共當局大幅提高其軍事預算十七點七%,使其軍費總額達到一百七十二億美元,為二十年來增幅最大的一次。

 西方國家預估,到二○二○年時,大陸國內生產毛額(GDP)將與美國等量齊觀,並開始超越美國。屆時,中共在擁有世界級的經濟實力後,將為其爭取成為世界超強奠基,並開始對既有的國際秩序權威挑戰。

 經濟問題與軍事問題其實是息息相關的,經濟戰略又同屬軍事戰略的一環,中共大舉發展經濟,同時又藉由經濟發展的成長,大幅擴增其武力的更新與強化。面對中共不斷的「以經養戰」、對台「以經促統」的策略,台灣不可不對中共的步步進逼毫無預警與反制。

 近幾年來,受到中國經濟政策開放的影響,中國在經濟發展上出現前所未有的高成長率。這十年之間,中國對美日等大國產品輸出金額年年大幅成長,台灣對美日等國產品輸出則相對顯得停滯不前。

 從日本經濟研究中心(JCER)的報告,我們得到一個警訊,中國在一九七九年進入市場經濟轉型以來,國內生產總值由一九七九年到一九九九年的二十年之間,國民生產總值平均每年增長九點八%,亦即每九至十年即可增長一倍,這種發展是亞洲四小龍經濟發展的一點五倍。在對外貿易方面,自從中國實施經改以來,中國的總體國力已提昇到世界前五名,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現象實在令人擔心。

 因為,中國的經濟復甦緊接著便是提昇其在國際社會上的政治勢力與外交主導,甚至有充足的經費提昇其潛在巨大的軍事力量,其在國際社會上就會擁有更大的主導權。

 許多西方的戰略觀察家認為,共軍針對台灣海峽所做的軍事戰略部署,並非企圖達成武力入侵佔領的目標,而是常藉「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策略,恐嚇脅迫台北接受北京的條件,與中國大陸統一。

 同時,共軍並意圖以強化其在台海地區的軍事部署,嚇阻美國對其處理「台灣問題」進行干預,或至少使美國感到其干預行為,將付出重大代價。

 而中共有此有利於以武力對美國相抗衡的籌碼,雖與其開放經濟有關,但台灣民間不斷的替中共營造出經濟發展奇蹟、替中共經濟發展鋪路,讓中共有餘力在改善經濟體質的同時,全力更新戰力、購置與研發高性能威嚇性武器,正是造成這種惡性循環的元凶。

 最近,因為奇美關廠傳聞,使得台灣政府有意延後調整對大陸「戒急用忍」政策正放出試探性風向球之際,立即遭到統派方面的高度批判,連執政黨內部份人士也表示不可「因噎廢食」。

 但如果仔細看看台灣面臨中共有計劃的掏空台灣經濟命脈、強化其經濟與軍事戰略價值的話,是不是可以深思,台灣一味的「向『中』靠攏」是走入被併吞的死相同、抑或是讓台灣苟延殘喘的延命丹,相信有智慧、疼惜台灣的人民應該有正確的認知。(作者蔡同榮╱立法委員)

所羅門王與奴才

☉陳茂雄

 三月十三日宋 楚瑜在美濃大批民進黨腐化,民進黨的確隨著台灣的社會風氣而變質,但宋楚瑜最不夠格批評他人腐化。民進黨再怎麼變質,與宋楚瑜比起來,還真是小巫見大巫:總統大選前,宋楚瑜信誓旦旦的說,若他或他家人在夏威夷有五棟房子,他立刻退選,結果被查出他兒子在美國有五棟房子,然而他還是厚著臉皮選下去,宋楚瑜競選團隊說,他說的是夏威夷,不是美國,這等於有人說,若自己貪污十億,就立刻退職,結果他被查出來的是貪污十億零一萬元,這名貪官還大言不慚的說,他不退職並未違背諾言,因為他貪的是十億零一萬元,不是十億元。將別人的一大 筆錢財存放在親人戶頭中,被人告進司法單位,檢察官從未詢問原告,而且不但不傳喚被告,反而拜訪被告,完全聽信被告的說詞,宋楚瑜稱讚司法公正,不過全台灣不知還有沒有第二個人那麼幸運,能遇到這麼「公正」的檢察官?宋楚瑜口口聲聲的說愛台灣,要當台灣的總統,不過他的兒子不住台灣,宋家的大筆財產都往美國送,使他住在台灣的母親廁所的門壞了也沒錢修。九二一震災發生後,宋楚瑜說他很窮,只能捐十萬,可是他卻有令人羨慕的財產在美國。這樣的宋楚瑜竟然還能罵人腐化,不知他對腐化是如何定義?最奇怪的是,這樣的宋楚瑜,竟然有很多民眾不但 不唾棄,反而將他神格化,台灣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有人不問是非,無條件擁護宋楚瑜,打壓台灣意識?其原因是法統勢力並不關心台灣的未來,他們要的是由法統勢力執政,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就算台灣滅亡也在所不惜。法統勢力的心態大家比較容易了解,只是有些非法統勢力竟然也跟著法統勢力走,這才是台灣的大問題。

 總統大選那天 ,宋楚瑜的支持者去包圍國民黨中央黨部,而且行兇打人。不遵守國民黨遊戲規則而違紀競選的是宋楚瑜,而包圍國民黨中央黨部的那些暴徒並未把票投給國民黨,照理應該是國民黨員去包圍宋楚瑜以及那些暴徒,只是具有台灣意識的人太過於溫和,只會自焚,不會打人。這些暴徒包圍國民黨中央黨部的第三天,一群具有台灣意識的朋友聚在一起,關心國家大事,大家心情相當沈重,法統勢力實在欺台灣人太甚,當時有不少人提議,發動群眾反制,但有人極力反對,反對的理由是台灣人一反制,有可能發生巷戰,動亂必然發生,台灣是我們的土地,我們不願意 看到台灣動亂。可是法統勢力自認為是外人,他們要的是統治權,不惜使台灣發生動亂,甚至於滅亡,他們也要爭到底。聽到這些話,筆者感到一陣心酸,台灣人所求不多,要的只是全世界人人都可得到的人性尊嚴而已,但台灣人距離這個期待竟然那麼遙遠,其原因只是法統勢力不認同台灣,不能接受全台灣人人平等參政,只有代表法統勢力的宋楚瑜才可以當總統,若目標不能達到,寧可使台灣滅亡,也不能讓台灣老住民當總統。

 「舊約」有一段陳述,以色列 有兩個女人爭一個小孩,兩人都說自己才是小孩的母親,官員無法判定真偽,最後所羅門王做了一個裁決,要將小孩切成兩半,那兩個女人一人分一半,以解決她們的糾葛。其中一個女人稱讚這是賢明的裁決,另一個則立刻聲明放棄小孩的所有權,只要求不要傷害小孩。小孩的母親雖爭小孩的所有權,但更愛小孩,為了保全小孩的生命,她可以放棄小孩的所有權;惡女人不是小孩的母親,她要的只是小孩的所有權,若不能如願,寧可犧牲小孩的生命,也不能讓別人得到小孩。目前台灣有一批「惡女人」,因為台灣不是他們的「小孩」,他們要的 只是台灣的所有權,若不能如願,寧可讓台灣滅亡,也不能讓真正的「母親」得到所有權。今日是民主時代,所有台灣人都是台灣的主人,也就是台灣的「王」,可是具有所羅門王智慧的人實在太少。有一些台灣人不但不去懲罰「惡女人」,還與「惡女人」組成利益共同體,幫助「惡女人」蹂躪台灣。或許是外來政權統治太久,使弱勢族群養成奴才性,只知道爭取主人的賞賜,忘了自己也是主人,他們更不會為了公益而放棄私利。

 舊國民黨被共產 黨趕到台灣之後,在與美國簽訂「中美協防條約」的第二年,與美國發表聯合公報:中華民國政府不得以武力反攻大陸。舊國民黨放棄「反攻大陸」,又堅拒和平統一,在那種情況下,要使台灣生存得很好,唯一的方法就是在國際上爭取雙重承認,可是舊國民黨不但不如此做,在世界各國都爭取對兩岸雙重承認的情況下,竟然對承認對岸政權的邦交國主動斷交,封殺台灣生存之路,因此台灣不是他們的「小孩」,台灣的生死與他們無關。相對的南、北韓政府都將自己所佔領的土地當作自己的「小孩」,愛自己的「小孩」,就要讓「小孩」好好生存下去,所以 他們爭取雙重承認,即使他們都未放棄「統一」。法統勢力不愛台灣,因為台灣不是他們的「小孩」,從李前總統執政到今天的新政府,他們積極要做的是復辟,若復辟不能成功,寧可使台灣滅亡,也不能讓非法統勢力執政。一些非法統勢力,為了個人利益,竟然去當法統勢力的奴才,幫助法統勢力傷害這個「小孩」,才造成今日台灣的亂象。有這些「惡女人」與「奴才」在,台灣不需要敵國,也照樣會滅亡。(作者陳茂雄╱中山大學教授)

一個溫馨的歷史性會面--陪陳總統拜會印順導師側記 

☉釋昭慧

 昨天早上,陪同陳總統搭機至台中清泉崗機場,隨即驅車至華雨精舍,拜會佛教界的精神領袖,九六高齡的印順導師(也是鄙人的恩師)。

 在飛機上,飛機滑動時,他在機艙,隔著玻璃窗,對著機外行舉手禮的憲兵們,竟也揮手答禮。我不禁好奇地想:他們看得到他的回禮嗎?但對基層的感恩,似已成了平民總統的他深刻的道德習慣了!所以包括抵達台中機場,驅車行於台中路途,只要警衛敬禮,他就一定答禮;只要人民趨前搶著握手,他也一定滿臉歡欣而誠摯地伸出友誼之手。

 八時二十分,準時抵達華雨精舍,住持明聖法師與信眾已在門口相候,連鄰居都擁上前來熱烈歡迎著他。「台灣之子」必然深深感受得到人民對他的疼惜之情!

 他上了二樓大殿,上香禮佛完畢,轉向大廳,印順導師此時出來了。九六高齡的他,兩腳無力,行走不便,我很驚奇他不是像往常一般坐輪椅被推著出來,而是讓兩位男居士攙扶著走出來的。我知道他一向深居簡從,不喜與權貴往來,過去連某院長級高官要來拜會,都為他所婉拒。他是一位內斂的人,但他卻用行動表達了對總統的歡喜與接納。

 坐定之後,總統向他表示(大意如此):久已景仰導師,去年即想來拜會請示,卻因知道導師身體違和,不敢前來打擾。今年四月五日是導師九十六歲嵩壽之期,所以提早前來祝壽。導師的佛學成就,被學界公推為「玄奘以來第一人」,上溯一千五百年,無人比得上導師的成就,廣受國際佛學界的尊敬!您「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的胸襟理想,也給了我很大的鼓舞,您提倡「青年佛教」、「人間佛教」的思想革命,已經蔚為當今華人佛教的風潮。您在書中說:您與閩南有緣,您不但是國家的瑰寶,也是佛教界的瑰寶。今天特為拜會導師,請您為我開示!

 導師很謙虛地表示:對總統的稱讚,感覺很慚愧,不敢當!改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既有的傳統已是既成的事實,不是可以立刻切斷的。所以總統從事改革,也只能一點一滴慢慢的來。世間事是不可能十全十美的,凡事有正面就有反面;優點的另一面,往往也就呈現著缺點。但沒關係,只要一點一滴、一天一天慢慢的來,終究是會成功的。人民對您有很深的期待!

 總統聞言表示:聽了導師的一席話,我有很深的感動!導師在書上說:您一生是隨順著因緣,我也是隨順著因緣而受人民託付當上總統。今後我當謹記住導師的開示,為國家為人民創造有利的因緣。

 臨行前,總統贈送導師一幅賀幛,上書「佛國瑰寶」四字。他很禮貌地請導師坐著受贈,導師依然勉強站立起來,領納了總統的賀禮。

 自古先知多寂寞,印順導師一生從事佛教的思想革命,被傳統保守勢力視為眼中釘,連自己身邊的學友,雖然對他有「心嚮往之」的尊崇之情,卻也很難真正體會他思想的卓越,難怪他自喻為「冰雪大地撒種的癡漢」。直到老來,才終於見到整個台灣佛教,以「人間佛教」思想為主流,呈現出積極勇健、無我利他的「青年佛教」特質,好似隆冬已到盡頭,初春回暖,大地綻放出嫩綠的幼苖。

 我在一旁靜想:總統一定感觸很深吧!總統的困境,從歷史以觀,是所有從事改革的政治家與思想家,都要逢遇的困境。國事如麻,改革匪易。敵人與舊勢力虎視眈眈,一舉一動都要小心翼翼,以免因動作過於魯莽,而傷及兩千三百萬同胞的福祉;但舊時同志又難免失望不耐,覺得總統有了政權,就失去了理想性。總統的處境,是如此的「兩面不是人」!此時一代高僧如此透徹人情世事而深觀緣起的「過來人語」,對總統一定有很大的鼓勵作用!

 總統淳厚、天真且謙遜如童子般的氣質,與導師睿智、安詳而溫煦的表情,讓我想起善財童子與文殊菩薩的身影。《華嚴經》中記載:善財童子向文殊菩薩求法。導師則在《青年的佛教》裡描述兩人第一次晤面的對話:

 ︱文殊菩薩見了善財,就說:「善財!發菩提心是難得的!從菩薩大行的學習中,去完成崇高的志願,那是難得的難得!你來了,好!善財!你要為大乘佛教的普賢行而努力,你將要和我一樣的被人稱美為永久的童年!」文殊菩薩的安慰勉勵,使善財充滿了喜樂與光明,白天的煩擾疲累,什麼都忘記了。

 這是一個溫馨的歷史性會面!由於總統知曉導師內斂而澹泊世事的風格,所以很客氣地不公開此一行程,以免記者擁來,鎂光燈此起彼落,干擾到了老人。但據說總統很重視導師的這番開示,並在巡視中部重建區的最後一站,把導師的慰勉語全部複述於公眾之前。因茲將是日陪同總統會面的過程,就記憶所及,記載如上。

            九十、三、十六 于尊悔樓 

總統先生您錯怪我們了


☉陳信雄

 報載,三月十五日陳總統巡視南投災區時,對於學校重建延宕相當不滿,點名草屯炎峰國小一名退休校長因私利與學校打官司,以致工程無法發包;鹿谷鄉內湖國小,因台大堅持實驗林的副產利益,不願撥交代管土地,導致無法遷校,感嘆如此心態如何教育下一代,強調國家面對改革過程中,未能符合時代潮流的舊有思想與作風,有待心態調整與觀念革命。

 台大就是為了教育下一代,才據理堅持不能撥交有水坑林地,而非所有台大代管的林地,當九二一地震後,內湖國小提出遷校要求,台大實驗林提出六筆林地,提供選擇,該校卻執意選擇離原校又遠,安全評估最差的有水坑林地,因有水坑林地早被判定為崩塌與土石流危險區,並位於山谷集水區出水口,地下水位特別高,象神颱風帶來瑞芳與汐止的淹水災害可為殷鑑,政府豈可單憑鑽探報告,聽片面之詞,無視於一百二十六位學童的安危,草率的命令台大實驗林撥地,一旦發生災害,又要耗費無數的社會成本與國民的稅負,難道這就是所謂愛的教育嗎?

 古時帝制時代,宦官權傾一時,陷害忠良,冤死者無數,如今民主時代,總統日理萬機,但可由幕僚報告中知悉,台灣的自然環境飽受衝擊,九二一地震,南投最為慘烈,斷層帶固屬重要因素,但也不要忘了南投山坡地的開發也最為慘烈。

 清末因皇帝的昏庸無能,在列強的壓力下,不斷的割地賠款求和,我們很擔心,歷史在新政府內重演,「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正反映著我們的心境。

 問題在於有水坑林地不適合建校,而非台大不配合撥地,而報上所謂台大實驗林的「副產利益」,正是不可取代的國家資源,孰輕孰重,再好的工程技術亦難敵大自然的反撲,九二一災後重建寸步難行,中橫封山可為殷鑑。(作者陳信雄╱台灣大學森林系主任)

律師錄取名額不應太浮濫

☉曾肇昌

 考選部於去年九月二十七日舉行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高等考試規則草案研商會議,有關律師考試及格標準之訂定,與會全聯會代表均認律師高考及格應維持一定的水準,實鑑於近年來律師錄取名額過於浮濫,造成律師品質低落,有識之士迭向律師公會反應,適度限縮律師名額錄取,以提高服務品質,俾能獲得社會各界之尊重。

 全聯代 表常務理事呂傳盛即主張民法與刑法均應達五十分,專業科目總平均分數亦應達五十分,錄取人數則以全程到考人數百分之十六為上限,並未反對因應社會需要增加錄取名額。良以近年律師考試低標錄取,社會評價日低。參照日本之律師錄取率,係依人口比例計算,相當於目前台灣錄取率之十分之一。又依現制,取得律師資格並未能同時取得公務人員任用資格,則政府一方面限制律師轉任公務人員資格,另一方面大量開放低標錄取,顯然未考慮律師之出路。因此,政府如認為律師執業資格係屬「專門職業」,自應有一定的水準,俾能獲得社會各界之尊重。反之,政府 如認低標錄取為適當,為保障其生存空間及發展,即應考慮同時授與適當「公務人員任用資格」,為國家社會服務,提高法律水準。

 當然,律師走訴訟路線,殊為狹窄。國人對於非訟事務不熱中,公司行號聘請「法律顧問」者比例殊少。若律師執業集中在法律訴訟,則在法務部積極推廣疏減訟源,加強調解之下,訴訟案件增長有限,因此低標錄取律師,重「量」不重「質」,殊非可取,目前已屬過量。況且,律師之來源,除正式高等考試錄取之外,另有檢覈免考錄取者,如法官、檢察官、公設辯護人、軍法官之轉任律師者不在少數,此時再降低標準錄取,祇有任令其自生自滅而已。 (作者曾肇昌╱全國律師公會常務理事)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