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3月20日 星期二


到底拿誰的錢到大陸投資?
新中間路線的政治、社會與治安
三一八疼台灣愛團結
災區重建迢迢路遠--以東勢本街更新重建案為例
何不讓公立醫院法人化?

到底拿誰的錢到大陸投資?  

☉江濤

 廠商到大陸投資,一部份確實是在台灣已經因為人工等各項成本升高,失去競爭力,不得不出走,但是另外也夾雜著許多不可告人的因素,最大部分,是禁不起「祖國」的呼喚、誘惑,大陸官員對台商,可以說是使出渾身解數、極盡籠絡優待,每個台商考察團到大陸,當地的省長、市長、廳長、台辦官員,都出動接待,招待的飲宴都非常高檔,每一個人得到的是極高的榮耀感覺。如果到訪的是台灣企業大亨,更出動國務院官員、部會首長,甚至李鵬、朱鎔基、江澤民都親自出馬接待,動用所有的民族感情,熱情懷抱台商,讓台商得到前所未有的榮耀,而這種榮耀感,在台灣,可以說是他們一輩子也不可能感覺到的,因為他們的斤兩、底細,彼此都很清楚,在台灣,就是政府官員、部長、連戰、李登輝、陳水扁也給他們相同的擁抱,滋味也是大大不同,這種感覺,真的只有用一句「外遇激情」,差可形容!

 到過大陸,接受過大陸招商人員接待的台商,能不動心,能不傾囊到大陸投資的,可以說少之又少,不是蓋工廠,就是蓋學校,好歹也到大陸開個美容院、麵包店、卡拉OK店…。台商不去大陸投資,不是他沒錢,不是他沒膽,簡直就是個異類。而到大陸參訪的官員,也差不到那裡;大家只要看看白秀雄,再聽聽馬英九那一句「到底兩岸誰比較自由?」就可以知道大陸對台灣用情之深,台灣人招架不住,政府再不出面消毒,就是不發病死亡,也是瘋言瘋語! 大陸改革開放,已經超過十年,走得動的,能去的,都去了。

 大部分台商,自己的錢也都用光了,現在再去的,幾乎可以說,每一塊錢,不是銀行的,就是投資大眾、小股東的,玩的只是掏空公司、掏空學校、錢進大陸、債留台灣的遊戲,最令人不解的是,居然還有人一再要求政府檢討戒急用忍政策,一再要求放寬投資限制,真不知道他們還有甚麼錢去投資?有人說,最近一再放話,一再傳出要到大陸投資蓋廠的大亨,早就沒有一塊錢在台灣了,在台灣,沒有一塊錢是他自己的,如果叫他把錢都還給銀行,他連喝杯水、買個饅頭的錢都沒有,但是他還一天到晚叫,是不是真的這樣?看來政府可真要好好查一查,他到底用誰的錢投資大陸?(作者江濤╱會計師)

新中間路線的政治、社會與治安

☉章光明

 當金美齡及其所參與的世大會標榜獨立建國與統獨不可能達成共識的同時,有王拓及沈富雄等委員忙著說明新政府的新中間路線。問題是,究竟上述何者較能代表新政府的立場?

 民眾會以金美齡的話評價新政府,因為她是國策顧問;民眾會認真思考王、沈等委員的言論,因為他們是執政黨籍的立委。至於民眾要相信誰,是個人的選擇。但是當個人選擇累積成社會集體的決定時,其影響至少表現在政治、社會與治安三個層面上的天地之別。

 政治上,統獨絕不是個二分變項,在極統與極獨之間,存在廣泛的連續地帶,這個地帶或可稱為中間地帶,也是走新中間路線的政黨與政治人物所要佔據的位置。新中間路線不可能理會不顧兩岸差異與本土利益而要求立刻統一的大中國沙文主義者,當然也不會鼓勵無視美國反對與中共犯台而要求片面宣布台獨的狂熱激進分子。新中間路線企圖超越統獨爭議,擁抱中間選民,求取二者之間的最大公約數,也就是要在統獨之間找到最大的共識地帶。美國政治學者Robert Dahi認為,各種族群的政治次文化差距擴大,是一國實施民主的嚴重障礙。其理論與季登斯的新中間路線有一貫性,並皆有其實證依據。因此,強調統獨不可能有共識,對國內政治而言,是在激化對立,是在擴大差距,是在扼殺民主,這不是走新中間路線該做的事。

 社會上,多數人處於中間地帶,或至少是新中間路線的潛在支持者。這些人散在社會的各階層,其中,有文化人,像孫翠鳳這樣,一個外省女孩嫁到本省家族,一肩挑起象徵本土戲曲代表的明華園重擔。也有專業人,像前警政署長顏世錫這樣,一個娶了本省姑娘的山東人,他把一生都奉獻在維護台灣治安的工作上。更有許多小市民,可能六歲以前在鄉下阿公家騎牛,上小學時因軍中的爸爸分到房子而搬進眷村,長大後只想認真上班,給自己及小孩一個好的生活環境的上班族。對這些人而言,台灣是他們安身立命的地方,統獨之爭不但沒有意義,他們更不知道自己該歸在其中哪一邊。如果類似像統獨之間沒有灰色地帶的言論持續發酵,硬要這些人表態選邊,那只有把他們全部丟進台灣海峽一途了。

 即使沒有透過通婚,類似住在台東山上的老榮民與原住民之間在生活上相互依存,或一般市場小販面帶微笑地交互運用國台語做生意的畫面,已是台灣社會的常態。社會上激化統獨意識,將打破那漸趨融合的族群,逐次營造的社區。

 作為一個警政研究者,筆者關心以上在統獨意識激化下,政治與社會的不安,對治安所造成的負面影響。割裂的族群,冷漠的社區,將擴大社會衝突,增加推展社區警政工作的難度。而當治安惡化,影響國內投資意願,企業紛紛出走大陸,兩岸出現此消彼長的逆轉現象時,打敗我們的,不是對岸,而是我們自己。

 英日兩國的警政治安良好,是美國警政學者取經的主要對象。他們發現,在先天上,這兩個國家實施警政有個好的條件,是美國無法克服的,那就是種族上的和諧問題,英日兩國種族單一,美國種族衝突問題則非常嚴重。在我們的社會中,也有著與英日兩國相同的條件,然而這項優勢卻在政治人物有意無意地激化統獨意識下,不斷擴大族群之間的裂痕。族群之間的衝突增加,將使政治人物有藉口要求警察扮演政權維護者的角色,而再度使警察淪為政治的附庸和政黨工具。此時,民眾對民主社會警察的期待,將如緣木求魚一般困難。

 抓住中間,可以使我們的民主道路愈走愈寬廣,可以使社會愈來愈和諧,連帶地,可以使治安改善。強調統獨無共識,卻將使民主的道路崎嶇,使族群的衝突加劇,連帶地,治安將會惡化,到了一定的程度,警察不再是民眾的警察,而將成為政治的警察。抓住中間?激化統獨?聰明的台灣社會該選哪一項?(作者章光明╱中央警察大學行政警察研究所教授)

三一八疼台灣愛團結 

☉陳隆志

 三一八在台灣歷史有非常特別的意義。二千年的三一八,台灣人民以神聖的選票,開創台灣史上「政黨輪替」的民主新頁。今年的三一八,國內外的台灣人大家做伙「疼台灣愛團結」,為新政府、為台灣的民主前途加油。

 自去年五二○政黨輪替、陳水扁新政府組成以來,許多政治人不但無法接受政黨輪替的事實,更是「逢扁必反」。在野聯盟透過總質詢、工時案、罷免總統案、核四續建、人事權、「台灣論」等等,一波再一波反對、打壓新政府,造成台灣政治社會的亂象。政治人患著「中國熱」、「大陸病」,紛紛上北京朝拜,有意無意成為中國共產黨分化台灣的統戰工具。以中共武力恐嚇做靠山,親中國統派的聲勢高漲,真欺侮台灣人。

 在這種內外交迫的情勢下,島內的台灣人於去年九月成立「全國台灣人站起來」運動(Say Yes to Taiwan),以發出台灣人維護主權獨立的真正心聲。同年十二月,全世界眾多的台灣人社團也聯合起來於美國首都華府成立世界台灣人大會(World Taiwanese Congress,WTC ),其宗旨是:「1.發揚台灣精神,團結世界台灣人力量;2.維護台灣主權獨立及國家安全;3.推行民間外交,提升台灣國際地位;4.推動台灣加入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

 世界台灣人大會於本月十七及十八日在台北舉行第一次大會,並於十八日與「全國台灣人站起來運動」,聯合舉行「疼台灣、愛團結」大遊行。參加者互相激勵,振奮士氣,心得良多,定期性的大集會確實有必要。

 三一八的週年慶,正是全球台灣人勇敢站起來,勇敢走出去的時刻。咱阿母的名叫做台灣,咱要勇敢叫出母親台灣的名,發揚大海包容的台灣精神,光明正大走入國際社會,建設世界第一流的海洋台灣國。(作者陳隆志╱民間政策智庫陳隆志新世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災區重建迢迢路遠
--以東勢本街更新重建案為例


☉張隆盛

 九二一震災已過了一年半以上,新政府上任業已九個月,但是許多問題依舊存在。本人認為最關鍵的癥結是在縣市政府施政錯誤,效率不彰。特別是都市更新的重建案,如果沒有縣市政府公權力的支持與配合,將困難重重。東勢鎮東安里本街的都市更新重建案,就是最好的明證。

 東安里本街的都市更新重建案係於去年初由劉里長及幾位熱心民眾自願發起,是社區自主性由下而上的重建。經過都市更新研究發展基金會的輔導,早於去年三月依法送出事業概要及籌組更新會向台中縣政府申請。但縣府以種種原因耽擱核准,直到六個月後,才於去年的九月發出更新概要的同意函。這一拖延,使得居民重建的信心與意願大打折扣。

 事業概要的審查不是非常複雜的事情,重點在看看文件是否齊備,更新單元範圍是否合理等。真正重要的審查在後面的都市更新事業計畫及權利變換計畫,要由更新審議委員會審議。但是這麼簡單的工作為何需要六個月?縣府延宕審查有各種理由,例如:東勢鎮重建綱要計畫尚未通過不能核准個別計畫,都市更新是新制度承辦人不了解法令如何執行,內政部營建署尚未完成書表格式的制定等等。

 但是東勢鎮綱要計畫在五月份就已經通過,本街計畫並沒有違反綱要計畫,為什麼會拖到九月?內政部營建署研擬關於事業概要所需的書表格式早在三月份就已經完成了,也不是理由。至於承辦人不了解法令根本不成理由,這是公務人員最基本的工作。總而言之,台中縣府拖延,違反都市更新條例第九條規定(應在兩個月內完成審查),行政效率低落非常明顯。

 正當社區積極地籌組更新會並進行事業計畫與權利變換規劃時,突然出現八戶居民自行提出個別重建之建築執照申請,縣政府也核准了,打亂了整體更新重建的計畫。其中兩戶立刻動工,另六戶稍後在今年二月份亦向縣府申報開工。

 縣政府竟然同時發出整體重建都市更新的同意函及個別建物的建築執照,這兩者是互相矛盾的,因為本街當地的地界零亂,雖然少數幾戶地形還算方整,但大多數的土地則畸零不整,必須透過都市更新地籍重新整理,並整體重建,才能解決問題。如果其中少數幾戶不願配合,會造成地界調整彈性減少,有一部分住戶就無法分配到合理規模的土地房屋。

 問題的關鍵在於縣府在核准更新事業概要時沒有依法發布禁限建,且經更新會多次爭取仍不願發布。縣府所持的理由有二:第一、東勢鎮重建綱要計畫中載明本街可以用個別重建或都市更新方式重建,重建方式有很多,不限於都市更新,所以不能發布禁限建。第二、建築執照已經核發下去,更新禁限建無法令其停工。

 針對第一個理由,這種說法是似是而非的。就好比我們從台北到台中,可以搭飛機也可以搭火車,但不會同時又買飛機票又買火車票,只會選擇其一。縣府可以在政策上選擇個別重建,也可以選擇都市更新整體重建,但不能同時選擇二者。縣政府的施政處於人格分裂的狀態,究其原因是發建築執照的是工務局,核准更新及禁限建的是建設局,二者之間缺乏協調。

 第二個理由也不成立。過去幾十年台灣實施都市計畫、市地重劃、區段徵收都有禁限建的措施。所謂禁限建是停止一切建築行為,包含已核准及未核准的建築執照在內。都市更新條例第二十四條也有相同的條文。縣府曾為此點去函內政部要求解釋,內政部也做如上的解釋。法條中雖然明文規定縣府「得」發布禁限建,但是否應該禁限建,就要看縣府人員的專業智慧與行政擔當。一個毫無擔當的政府機關,只會磨損居民重建的意志。

 雖然台中縣政府為了解決此一矛盾,花了不少功夫找雙方協調溝通,但毫無成效。甚至多次協議的結果,只是不斷要求更新會退讓,但對於八戶毫無實質的約束,工程仍然繼續進行。公權力不彰,可見一斑。

 由於更新事業計畫及權利變換相當複雜,牽涉一百多戶人家的權利義務,一旦有些微的調整變更,就會牽一髮動全身,規劃本身的變更都需要長時間複雜的溝通。居民對於縣府公權力不彰,動輒要求更新會變更規劃,使規劃時程不斷延長,相當不耐。

 這個案件原本定於今年一月送件,因為配合個別重建所做的修改,工作時程就必須向後延兩個月。縣政府施政完全不以居民全體最大的利益為考量,只是推諉塞責,毫無擔當。

 東安里本街的計畫被行政院重建委員會選為三個老街重建的指標示範計畫,並且編列本街開闢之工程及徵收費用特別預算,以及立體停車場之興建費用共約三億元,只等規劃方案確定,縣府審議通過後執行。中央政府如此重視,而大多數社區民眾支持(目前已超過七成以上同意)的計畫都尚且面臨這麼多縣府行政上的問題,遑論其他社區的重建! (作者張隆盛╱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政策委員)

何不讓公立醫院法人化?

☉郭正典

 由於去年虧損達三、四千萬元,台北榮總日前調漲掛號費及病房費,同時展開減薪行動,平均每人每月減薪數千元,如此大幅度的減薪動作是過去罕見的現象。雖然這一波營運不佳的醫院不只台北榮總,醫院虧損也可能和國內景氣不佳及全民健保的財務困難有關,但公立醫院本身的體質不良絕對與其營運不佳有關。因為對比於台北榮總的經營困境,長庚醫院則展現相當的活力,除了最近啟用數百床的慢性療養病房外,還打算到大陸去興建分院。如果我們不鬆綁公立醫院經營上的諸多束縛,不出幾年,我國的公立醫院可能會在財團法人醫院的進逼下,逐漸萎縮。

 公立醫院經營上最大的掣肘來自人事及會計兩大部分。由於人事制度的僵化,公立醫院必須以高於市場行情的薪資聘用非醫事人員,且必須年年依政府的規定予以調薪,但對於優良的醫師及非醫事人員,卻又無力以合於市場行情的薪資任用之,導致優秀人才經常被私立醫院挖走。對於表現不佳或志不在此的員工,公立醫院礙於公務員服務法的規定,也不能請其另謀高就。如果某個單位已不需要那麼多人力,醫院依法不能隨意裁員或遣散之,但若某個單位的業務量快速成長,醫院受限於編制,也不能增聘人員。此外,在凡事追求卓越的現代社會,若遇有某高科技人才正好合用,然其資歷卻不符合公務員任用資格,此時醫院礙於法律規定,也只能割愛了。不久前通過的醫事人員任用條例讓醫院在任用醫事人員上多了一些彈性,但是在非醫事人員的任用上,則僵化依舊。

 僵化的會計及採購制度是公立醫院適應遲鈍的另一個主因。公立醫院若想發展任何醫療及非醫療作業,一定要在一兩年前就擬出具體計畫且編好預算,然後層層上報到行政院,經行政院核准並經立法院酌量刪減預算後,才能執行,此時距當初規劃時刻,已然落後一兩年,時效已失。實際執行預算時,因為有政府的採購制度在,又有諸多限制。僵化的採購制度有時有綁標的作用,即明知對方的東西並不是最好的,但因對方完全合乎法令規定,價格上也有競爭力,醫院依法只能買他的東西,結果是醫院常常花了很高的價格,卻不見得能買到最好的東西,或買到想要的東西,而造成浪費。

 公立醫院僵化的人事及會計制度造成浪費及低效率已如上述,若因此而造成的競爭力衰退能獲得政府財務上的挹注,則公立醫院的經營也不至於時常捉襟見肘。然而事實上是,政府雖然在公立醫院的經營上立下許多限制,監督時有許多發言權,卻在醫院因處競爭劣勢而需要政府經費挹注時,要求醫院必須財務獨立,自負盈虧。公立醫院除了必須自己賺錢養活自己外,還要自己賺錢來替國家做教學及研究,並在某些作業上配合政府的政策。於是公立醫院的經營就像是穿著盔甲與穿汗衫的人賽跑似的,即使拚了老命跑,也一定會漸居下風。今天的公立醫院有許多大型財團法人醫院與其競爭,而加諸公立醫院的法令限制並不比以往少。公立醫院多了那身盔甲,如何能維持昔日的雄風?更何況現在又受限於財務日窘的全民健保,經營困境日益嚴重。

 公立醫院若能比照中國鋼鐵公司予以法人化的方式,解除僵化的人事及會計制度對醫院經營的束縛,必然可以增加經營上的競爭力,在維持必要品質前提下,提升醫療服務的效率,減少不必要的浪費。「去公立化」是否會造成醫院盲目追求業績的亂象,這要看主事者怎麼經營而定。中鋼能夠成功,就是最好的例證,證明法人化除了能撙節財務外,不必然會犧牲服務的品質。美國許多著名的醫院也都是民營的或法人化的,例如約翰霍普金斯、梅約等醫院中心。因此,筆者以為,在這講求經營效率及服務品質的時代,公立醫院的法人化應有助於提升其醫療品質及營運效率,避免其走進歷史的方法之一。(作者郭正典╱台北榮總教研部研究員、陽明大學內科教授)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