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3月20日 星期二

記取核三教訓加強改進核能安全管制

 十八日凌晨位於屏東的核三廠發生三A緊急事故,這是我國設立核能電廠以來最嚴重的一次意外,所幸沒有釀成輻射外洩的巨禍。

 核三事故的發生原因,在於超高壓輸電系統的絕緣體(礙子)遭到鹽霧害破壞,必須將核能機組停機以清洗礙子。但是前一天停機的兩部核能機組,因為兩部緊急備用的柴油發電機無法併入輸電系統,造成十八日凌晨核三廠一度陷入「全黑」的狀態。如非後來成功啟動第三部柴油發電機,避免處於無電狀態的反應爐溫度無法下降,一場前所未有的核能危機可能就會出現。

 這件事故平息之後,相關單位紛紛進行檢討,立法委員也要求追究失職人員。核能安全絲毫疏忽不得,如今出現這種可以避免的意外,政府方面自應嚴肅檢討管理上的漏洞,以免類似事故甚或更嚴重的事故再度發生。從這兩天所披露的訊息來看,我們發現至少有以下幾點是值得注意的:

 其一是,目前有關方面多將肇事原因指向氣候,但核三廠的緊急發電設備竟然在緊急時刻發生狀況,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核能電廠的多道安全防護中,最重要的就是電力,緊急發電設備出問題,等於是最有效的安全閥失去作用。這方面若說完全沒有人為疏失,恐怕很多人會認為說不過去。主管能源供應與國營事業的經濟部,務須徹底掌握何以發生如此「不可能的疏失」。

 其二是,鹽霧害破壞礙子絕緣功能並非最近才有的事,事故當天核三廠已計畫進行清洗工作。但是,核三廠先前既知若干線路漏電嚴重,如果警戒心足夠、早一天完成清洗礙子,也許這起事故就可以防患於未然了。核三廠所有人員皆應牢記這次教訓,任何安全防護的工作一定是早做比晚做好,一天之差很可能會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其三是,核三廠發生意外有跡可循,原子能委員會在事前就發現核三廠有二十多次的不穩定狀態。雖然原能會掌握核三廠線路不穩定狀態,十七日核電廠外輸電路中斷後便向行政院面報,但仍然沒有及時防止意外發生。原能會職司監督核能機構,肩負防範核能事故與應變的責任,在這次的安全防護上卻未發揮積極功能,未來顯然應當加強監督的作用,否則形同虛設不啻是拿人民的生命開玩笑。

 其四是,核三事故發生後,據聞陳總統、張院長都在第一時間獲悉消息,然而台電在一個半小時後才向原能會通報進入緊急戒備狀態,至於屏東當地政府和居民則是核三廠向消防單位求援時才知道事態嚴重。任何核能危機中,首當其衝的就是當地居民,當天如果輻射外洩,而當地居民來不及立即應變,後果實在不堪想像。

 不論如何,核三廠的三A緊急事故畢竟解除了。對於台電方面,特別是核三廠、恆春消防分隊等參與解除這場核能危機的人員,我們仍對其冒險沉著應變的精神表示讚許。當然,造成這場有驚無險事故的責任,有關單位還是要切實追究清楚,以查明現行核能安全防護體系的盲點,採取有效措施予以改進。

 這次核安意外沒有一發不可收拾,可以說是不幸中的大幸。剛剛經歷核四爭議的朝野人士,都應當從這場活生生的意外認識到核能安全的嚴肅性,須知任何科技事務,對人類有貢獻,但亦會釀成災禍,而防止災禍發生的不二法門,乃是百分之百遵循科技的要求,切實保養、按規操作,不能隨意自訂辦法,不能任意七折八扣。現在除了核四,台灣還有三個核能電廠在運轉,與其在核四問題上消極攻防,不如積極加強確保核能安全萬無一失。我們尤其認為,政府當局既有建立非核家園的理念,便更應加強做好核能安全的相關工作,千萬不能以之為藉口對核能安全漠不關心。政府方面在核三事故發生後表示,先不談追求非核家園等問題,行政院對運轉中的現有核電廠要求務必要做好安全措施,這種實事求是的態度是正確的。

 此外,核三事故雖安全平息,但應付突如其來的核能危機,實有賴平日的核災應變訓練。過去,不論政府、台電或各核能電廠多偏愛宣傳核能安全無虞,而比較不願意舉行令人聯想核能危機的演習,這種心態是十分不負責任的。台灣既有核能電廠運轉,區域的或全國的災變防範演習就不可免。經過核三事故,我們希望各級政府要認真定期舉辦核能災變演習,讓國人在享用核能發電的同時熟習防範核能災變的能力。當前,與其抽象爭論如何追求非核家園,不如面對現實建立核安家園。原能會官員強調,「每次異常事故都是檢討如何改進核能安全管制的機會」,想必多數國人也做如是觀。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