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3月21日 星期三

國民黨智庫何其不智!

 「戒急用忍」是不是應該解禁?三通應否開放?亦即兩岸政策應該緊縮抑或鬆綁?在國民黨政府時代已是爭議不休的議題,到了民進黨政府上台,仍然是朝野攻防的焦點。在上週日的一場座談會上,朝野在此議題上又出現了針鋒相對的狀況。國民黨智庫提出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鬆綁」法案,主張「開放直接通商」等十二項鬆綁要點,要求政府儘速鬆綁兩岸條例中「不合時宜」的規定,將限制性的相關條文修訂為開放性的思維模式。與會的陸委會副主委鄧振中則指出,兩岸條例的修法,必須顧及兩岸整體情勢的變化,不宜躁進,法律與政策不能脫離太遠。

 此一朝野的論辯對話,反映出台灣政壇最近流行的一句話,就是政治人物經常「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朝野政客皆然,都是只從自身的利益與立場考量,並未兼顧國家與全民的利益。美國的兩黨政治,雖然共和黨與民主黨在內政上常有不同的政策抉擇,但是在攸關國家安全與利益的外交政策上,卻經常具有一致性與延續性,不因黨派之不同,而相互掣肘杯葛,陷在內耗式的爭鬥中。遺憾的是,台灣的朝野政客在攸關國家生存命脈的兩岸政策上,卻出現了難以統合的矛盾、對立與衝突,無法一致對外,致使優勢籌碼逐漸流失,任中國予取予求,有機可乘。

 我們之所以痛陳朝野政客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乃是因為國民黨智庫所提出的兩岸條例鬆綁要點,包括「取消進入大陸地區申請許可之規定」、「開放學歷認證及兵役緩徵」、「開放兩岸直接通商」、「開放金融保險業」、「人民幣進出台灣無須特別管制」、「開放台灣地區人民擔任大陸非政治性團體職務與締盟」、「廣告行為不必再管」、「大陸地區人民購租不動產或土地不必特別限制」等,這些原先禁止之事項不但是國民黨主政時期所捍衛堅持的原則,更重要的是,如此鬆綁的結果,等於台灣門戶洞開,猶如不設防的島嶼,既無法阻止台灣商人縱身跳入中國黑洞,更將使中國政軍經特勢力長驅直入,如入無人之境,而台灣之覆亡,亦恐為時不晚。

 在政權轉移之後,民進黨在兩岸政策上搖擺不定,雖然主政者口口聲聲強調「國家安全」的重要性,但戒急用忍卻逐漸被「積極開放、有效管理」取代。儘管日前財政部公布上市上櫃公司匯入中國資金一千二百多億元,匯回台灣卻不到八億元,執政當局仍無視於台資到中國一去不回的事實,不設法防範於先,卻一廂情願想建立資金回流機制,這是何等幼稚危險的作法。然而,更令人費解的是,一些國民黨政府時代主掌財經政策的官員,在位之時是戒急用忍與禁止三通政策的守護神;卸任之後,卻搖身一變成了力主兩岸三通、解除戒急用忍的急先鋒。此輩人物,尤以前行政院長蕭萬長與前經建會主委江丙坤的言行轉變,最令人印象深刻,匪夷所思。蕭萬長卸任後,力倡「建立兩岸共同市場」,欲透過「市場共享」走向「主權共享」。而江丙坤則在走訪一趟中國後,便忘記了當初如何為戒急用忍政策辯護的立場,一再妄發「三通有助於企業根留台灣」的謬論,成了「大膽西進派」的代言人。

 在中共的統戰策略上絕無所謂「政經分離」,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服務政治而存在。最近的奇美事件,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商人唯利是圖,缺乏政治意識,猶情有可原,但政治人物難道不知中國獨裁統治的本質,以及併吞台灣的野心,竟然還為之附和,真不知居心何在?就連最近中國一些官員像崑山市委書記、深圳市長、寧波市副市長、國台辦經濟局長等,明明是來台招商,卻被台北市長馬英九以此為例質疑「到底哪邊比較自由?」而轉移了問題的焦點,顛倒是非至此田地,恐怕也會讓中國官員竊笑不已。

 台灣正面臨經濟成長趨緩、失業率攀升、資金枯竭化、產業空洞化等經濟衰退危機,救亡圖存之道無他,唯有全面禁止資金流向中國,改善台灣的投資環境,讓產業願意根留台灣,而不是朝野在如何鬆綁兩岸政策上相互較勁。民進黨本無大中國包袱,理應堅守國家安全立場,讓兩岸政策符合台灣人民的利益,此時更不宜躁進,輕率放鬆兩岸政策的限制。而國民黨縱然下台,但戒急用忍與禁止三通係其遺留下來的寶貴的政治資產,其領導者應理念一致,貫徹始終,不能讓一些卸任官員、智庫的不當言論牽著鼻子走。朝野若能如此,台灣才有希望。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