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總覽


行政革新專題報導 〔下〕(90/3/6)


六減宣示 如何落實當務之急

 除了各部會橫向業務聯繫、協調上,屢遭本位主義的困阻之外,行政層級疊床架屋、業務堆積如山,更是困擾著基層公務人員。

晚上八點多,大部分公務員都已經下班回家,不過在農委會辦公室仍有不少科長級官員挑燈夜戰,繼續批公文、做規劃、審計畫。 一名科長從一堆公文及報表中抬起頭來,無奈地笑笑說:「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開不完的會、批不完的公文,減章、減會、減話,我們絕對舉雙手贊成。」

 不過,農委會另一名科長也略帶不平地指出,在同一個部會裡,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像他們這樣勞碌命,例如在會本部有些單位都必須一個人做三、四個人的事,但是也有一些以前原屬省府而在精省後劃歸會裡的單位,是三、四個人做一個人的事,各部門、各單位之間勞逸不均的情況相當嚴重。

以精省而言,其目的原本就是精簡政府層級,以提升行政效率,不過現在看起來,這個目標似乎並未達成。

  在精省之後,他們這些在中央部會工作的公務員突然之間接收了許多業務,再加上目前地方自治仍未徹底落實,很多地方政府將其應處理的業務往中央推,使得中央部會的工作負荷量大幅增加,行政效率難以有效提升,但是地方上的單位卻有許多閒置的人力,無形中也造成國家資源的浪費。

例如每年幾乎都會發生的大蒜產銷失衡問題,地方政府經常未能積極執行生產計畫目標,一旦生產過剩卻又推給農委會處理,並且要求補助,對農民及政府都造成傷害。

  將焦點轉到法務部,一名法務部司長說,常聽到有人說,「新的領導者帶領一批舊官僚,結果如何如何……」,放眼現今的行政團隊,有些部會確實因為新舊政權輪替,施政心態「上下不同」,傳出一些問題,但仔細探究,主要問題出在首長的觀念,而不是新舊的差別。

 這名司長舉法務部的例子,表示法務部長陳定南為民進黨籍,部屬之中有許多國民黨籍官員,一開始雖有一段相互適應期,但陳部長尊重專業,從未因黨籍問題產生隔閡,九個多月下來,部務運作非常順暢,所以說,「只要首長心態沒問題,就不會有問題」。

  對於陳總統指責行政效率問題,法務部一名科長毫不拐彎抹角地說,陳總統講得很好,指責的事情很具體,不打高空,但張院長就講得「很空、很差」,尤其對「首長與民有約」的政策不表苟同,認為中央部會首長管的是大政方針,不應該「浪費時間」於看似親民、看似直接聽取民意的動作上,這不叫行政革新。

 另有一名科長則直言批評研考會,他說,研考會是倡談行政革新的火車頭,但「他們什麼都要列管,報表一大堆」,部會科光是每天應付報表,就浪費一大堆時間,何來行政效率可言。

 針對行政院方面就行政革新所訂出的「六減」要求,外交部某名科長認為立意的確良善,也看到問題所在,但如何「落實」的問題,恐怕還是未來行政革新目標的關鍵所在。 外交部內部分外交人員所設立的非官方網站「外交改革論壇」,也針對行政革新會議的結論提出看法,某名署名「無奈填表人」者指出,外交部在政黨輪替後,表格的填寫反而「沒減反增」,他並舉出外交部內需要減併的表格,就包括有季報表、月報表、輪值表、值班表、國會答詢表等二十五項之多的表格。  

 另一名署名「小叮噹」者也說,外交部同事幾乎無時無刻不在填表,填這些表格究竟有沒有人看,也真令人好奇,他並質疑每個月填寫的「月表格」來說,哪個外交部人員能預知近一兩個月內,外國會發生的事?填表已成為每名外交部同仁的例行公事,表格不知從何而來,往哪裡去,為誰而填,每日稽催,一日復一日。

 其實,外交部從去年開始,就進行若干行政措施的更新,包括要求公文盡量口語化,自今年起,電報也從傳統的直式改為橫式,但這些改變,在外交部內則褒貶不一。 身為內閣第一大部會,內政部官員認為,未來政府進行組織精簡、整併時,應該回歸大組織方向調整,像有些單位原本無需獨立,就不要再劃分出去,否則反而造成事權分割。

 以內政部而言,這名官員建議,本部與中部辦公室就應該儘快整合,讓性質相關的單位劃歸一起,解決目前行政連繫的障礙;研考單位也應該儘量簡化,加強業務單位人力,如此可以減少許多紙上作業。

 從去年五二○新政府上台後,交通部不少官員認為至今仍處於「陣痛期」,所有運作尚未穩定,而且首次政權輪替的經驗,讓常務文官充分感受到沒有國民黨或民進黨之分,只有執政黨和在野黨的分別,不管哪個政黨執政,受到民意或國會的壓力,反應與做法其實大同小異。

  對於陳總統的指責與張院長的行政革新指示,交通部官員多持正面回應,認為有錯就該改,各部會也應加強協調,不過為了達成行政革新的減會等要求,各單位近來反而多開了一大堆會來討論。

 有趣的是,張院長指示「減事、減文、減章、減會、減寫」後,最近交通部及各所屬單位的會議、公文都是不減反增,官員表示,為了落實院長的要求,當然得先開會討論。 「小而美、高效率」的部會精簡、組織簡併方案,獲得交通部官員的一致贊同,官員指出,其實各單位有很多業務是重複的,整併可以減少相互協調的需要,同時提高效率。

 官員建議,精簡後的機關單位數量一定要是奇數,組織簡併不能因人設事,希望新政府中有「政治家」,長遠思考國家未來的發展。

 環保署科長表示,陳總統所言革新大方向立意是好的,但批評同時亦在行政革新會議中提出,有損公務人員的士氣,現在社會大眾記得的反而是陳總統對公務員的批評,反而不是鼓勵與肯定。  

 環保署科長表示,部會組織精簡是早有的共識,但其牽涉各部會之間的權責劃分,自是你爭我奪的場面,任誰也不願輕易將自己的業務劃分出去,因此行政院的魄力相當重要,尤其要抵抗來自各方的勢力角逐,遺憾的是,將環保署晉升為「環境資源部」的構想也說了很久,但此次政府部門重新調整並未將其納入參考範圍內,環保署又只能再續繼當「公害防治署」了。

 教育部內的大多數官員對於革新構想大多深表贊同,但對於執行成效卻也仍充滿疑問與不確定;一名科長認為,幾乎每屆新內閣上任,都會提出提升行政效率的計畫,用意雖好,但重要的是改革的想法與做法最好應是由下而上,每個部會視實際運作流程與制度的缺失,提出真正可行的改革需求,例如減文、減會,或是公文e化,這些都須搭配人員素質提升,確立分工制度及加強溝通管道的暢通等配套措施,尤其是跨司處、部會互動,否則光為了減會、減文,可能反而造成電話費大增或是決策延宕等問題。

 教育部內部談組織精簡已經多年,司處的整併推動多年仍未見成效,社教場館重新劃歸文建會,也是協調多年才有的成果。   教育部內部官員表示,重要的是要先進一步確立各部會職權與業務項目,找出業務與資源重複所在,做為整併縮減的著力點,整併也才能真正簡化行政程序、提升效率,不會為整併而整併;相對地,人事變動的安排則須事前做好妥善規劃,才能有效減少部會精簡阻力。

 國科會官員說,決定行政效率的主要因素往往在「人」,而非制度,只要上頭主管不是「非適任人員」,大家工作氣氛融洽,效率就會提高。

 原能會官員則認為,原能會是政策單位兼管制單位,不像環保署、內政部等部會有「中央政策、地方執行」的介面,也沒什麼對外的行政效率可言,但內部的「辦事效率」從夏德鈺上台後,平心而論是比過去好很多,他要求公文往來前先用言語溝通、以電子郵件傳佈告,都收到不錯的效果。

 國科會官員表示,科技單位的確散見於各部會裡,要統統整合成「科技部」是個構想,卻不能為精簡而精簡,得全盤規劃、想好配套措施而非草率為之,另有國科會官員認為,精簡再造需要講求「天時、地利、人和」才能達到效果,現在政局不穩、經濟又不景氣,恐非執行精簡的最佳時機,若選錯時機改造,說不定會有反效果。

  原能會官員表示,整個政府要朝精簡整併方向走是個大趨勢,但精簡是為使整個運作更好,原能會的業務完全沒有跟其他單位重疊,變成附屬單位的話,重視程度往往相對降低,對核能安全管制不見得是好事,所以先進各國的核能安全管制單位都是直屬內閣或總理以獨立運作,政府要做核能管制的理想機制,可能還是要保持原能會現有的架構。

  內閣首長小幅調整已經大勢底定,接下來的重點仍將還原到行政業務如何推動的本身,注入新血後的行政院團隊,部會首長更動後的行政公務體系,會如何來推行政府施政,國人均寄予高度的期待,更盼望能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表現。

(採訪群:記者林淑媛、郭文平、賴仁中、王錦時、蘇永耀、吳明杰、黃忠榮、施曉光、李文儀、魏怡嘉、呂秉原、郭怡君、黃以敬。 整理:羅添斌)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