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總覽


關懷台灣經濟系列 系列一(89/12/18)

系列一

資金嚴重西流 台灣經濟病灶

 編者按: 台灣經濟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國內股市與房市長期不振、景氣燈號逼近衰退邊緣、失業率持續攀高、銀行逾期放款偏高,政局不安正好加速經濟問題的惡化。雖然進出口景氣及工業生產指數,仍有一定的強度,但卻挽不回台灣民眾對經濟前景的信心。

 十年來,傳統產業幾乎出走殆盡,據中央銀行估計,台商匯入中國投資的總金額可能高達一千億美元;目前就連近幾年扛下經濟發展大任的高科技產業也嚷著要到中國投資,似乎不到中國投資,台商就活不了。

 面對一連串經濟警訊,政府官員提出不少方案、大型的經濟會議,一個接著一個展開;但是股市並沒有起色、經濟每況愈下,政府官員表面上信心滿滿、實地裡可說是束手無策。

 理由很簡單,政府官員始終找不到解決經濟問題的正道。憂心台灣前途的有識之士早已大聲疾呼,政府必須正視企業外移中國的嚴重性,在資金、技術、人才持續流失的當頭,台灣已所剩無幾。但有些官員、企業家還不死心,天天高談闊論「中國好」,不僅主張三通、還要求戒急用忍政策鬆綁。

 如果中國市場是萬靈丹,類似日、韓、港、星等開放中國投資的國家或地區,經濟發展卻好不到那裡去?尤其是日、韓兩國,在中國的投資不少,為什麼這兩個國家的經濟始終不起色。

 但可悲的是,執政當局迷失在政治爭權裡、深陷在選舉支票兌現的偏執中,美好且寶貴的半年遭虛度。今天不救台灣經濟,明年花數倍的力氣也不見得能挽回。 基於對台灣經濟的關懷,本報將陸續推出系列報導,透過各界人士對台灣的關心,找出問題、建議對策,提供政府部門施政參考。


 五二○是台灣換黨執政的日子,許多民眾心中充滿了期待,陳水扁所領導的政府,能夠讓台灣政局、經濟發展煥然一新。 但是台灣股市從九千點、八千點、七千點一路下滑,當台股一度跌破五千點之後,民眾的希望破滅了。或許陳水扁總統不會相信這是事實,但當投資人陸續退場,股市成交值幾度萎縮至三百億元以下,景氣對策信號跌至九二一地震時的水準,已不由得阿扁不信。

 民進黨立委林忠正說明了一些事實。他說,「我國今年出口成長率高達二十%以上,但國際收支帳卻面臨赤字,可見賺進來的錢都流出去了,資金外流相當嚴重,這個現象與整個國際經濟情勢以及國內的政局有關。民進黨國會席位不及三分之一,公共政策遭在野聯盟夾擊而支離破碎、搖擺不定、無法落實,政治僵局加速產業外移速度,強化外資對台的疑慮,即使國內資本,也對重大投資案持觀望態度;除投資成長率逐漸下降,股市、不動產價值下跌也造成消費成長率下降」。

 不過,林忠正並不提行政院遽然宣布停建核四對台灣經濟的殺傷力,或許身為執政黨立委必須為政策背書。 證券業對於經濟走疲、股市低迷有另外一種解讀。政治氣氛不佳、兩岸關係未見突破、核四及美濃水庫興建問題引發爭議,是中華民國證券商同業公會秘書長林金存認為影響經濟及台股市場重要的原因。

 林金存分析,朝野政黨無法協調,致使政策模糊搖擺不定,投資人心理上多少會對政府失望;核四、美濃水庫宣布停建,則使廠商擔心以後水、電供應發生問題,影響投資意願,甚至引發產業出走。

 曾做過財政部次長的華僑銀行董事長戴立寧認為,要讓企業根留台灣,需讓企業生產時無需考慮能源等問題,執政者在訂定公共政策時,不能有自己的好惡,雖然他本人反核,但是建不建核四,有必要邀集專家再思考,即使結論不一樣也沒關係,因為核四的安全高於核一、核二、核三,建核四而廢核一、核二、核三反而是好的替代方案,否則不建核四需賠八百億元到一千億元,建核四後將原本需賠八百億元到一千億元的賠償金,來解決基層金融反而一石二鳥。

 戴立寧接著說,台灣整體經濟環境會出現問題,除了政策搖擺不定外,目前許多台灣企業對大陸市場有興趣,甚至前往投資也居關鍵因素。他表示,許多企業都是過去即與銀行有往來,後來到中國投資,把原來與銀行約定的貸款額度搬到大陸去,降低台灣市場投資,結果台灣的銀行財務發生問題,銀行卻很難從中國將此貸款追回,在惡性循環之下,造成銀行資產品質愈來愈差,台灣競爭力因而下降。

 不僅戴立寧和林忠正有此看法,不少有識之士都認為,台灣經濟會出問題,其實和資金嚴重外移中國有關。 實際上,由於產業發展環境日益惡化,企業體在勞工、土地、環保、市場拓展等問題一直未能有效解決的情況下,連帶升高了企業的財務危機,也影響了整個金融體系風險攀高,而企業經營不善、甚至外移,更進而導致失業人口增加、民間消費需求減少,進而限制了企業體拓展市場的能力。

 那麼,如何有效降低企業營運成本,強化企業的生產競爭力,讓企業留在台灣永續發展?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表示,目前政府以政策、法規等對市場機制進行太多的干預,使得土地、勞動等生產要素的市場機能早已失靈,政府必須要及早認清這個問題,否則企業營運成本永遠無法有效降低。

 吳惠林指出,以勞動市場來看,目前勞動市場已形成全球化的市場,政府以法規與政策限制國內勞動市場的條件,只是犧牲了本國勞工的就業權而已。企業體在勞基法規定下,為規避工時、最低基本薪資等規定,降低生產成本,因此不是大幅引進外勞,就是外移到海外發展,接下來就形成更嚴重的失業問題。

 「以台灣現有的土地資源來看,企業取得土地的成本還可以再降低;但為何至今企業體仍必須以亞洲地區前幾名的高價來取得土地,主要原因在於幾年下來政府數度進行國土重劃政策的失敗。」吳惠林說。

 國土重劃的失敗之餘,政府還作出了其他不合時宜的重重管制,例如以全球市場趨勢來看,台灣越來越沒有發展農業的潛力,但台灣至今仍有廣大的土地列為農地,同時還有農地農用的限制,這是吳惠林批評的重點。

 面對當前的產業發展最大的問題所在,中央大學產經所教授單驥表示,政府必須儘速恢復產業界根留台灣發展的信心,並重新思考與大陸經貿互動的利弊。 對於政府擬以推動重大經建措施,亦即「擴大內需」的方式,來強化產業發展的環境,單驥認為,固然這是其中一種解決方式,但關鍵在於,除了政府的財力能否負荷之外,國內的有效需求能否具體掌握。

 單驥藉此再度強調信心提振的重要性;他指出,過去高科技產業一枝獨秀,除了政府以資源扶植產業之外,銀行貸款、及民間投資偏好高科技產業,對該產業有信心,也使得高科技產業比起傳統產業有更多發展利基。

 單驥認為,政府當前不僅要重建產業根留台灣發展的信心,同時也要讓民間恢復對國內投資、消費的信心,以使企業便於融資、便於拓展國內需求市場,否則一切問題都是無解。

 對於信心危機,政大經濟系教授林祖嘉也認為是政府首要解決的問題。 「當前金融逾放問題之所以如此嚴重,股票擔保品價值的縮水為一大導火線;而股價的重挫,也反映了投資者的不具信心。」這是林祖嘉觀察國內經濟環境所得的感受。

 林祖嘉說,同樣的情形也出現在房地產市場;他強調,由於國內失業問題嚴重、股市重挫使國人財富大幅縮水,亦使得國人不具消費耐久財的信心,在這種情況下,除非經濟情勢回升,否則房市將更為低迷。

 林祖嘉認為,如此將形成惡性循環,因為股市與房市的低迷,將使得各種解決金融壞帳問題的措施大打折扣,例如資產管理公司就會因為房市不振,無法有效幫助銀行打銷壞帳。

 對於解決政經困局,林忠正提出他個人的見解。他說,創造和諧的政治環境,以提振民眾對政府的信心,是首要解決的問題,政治僵局若持續,會有越多人拿台幣換美金,將加速國際收支帳的赤字惡化,使台幣貶值;此外,金融體系必須儘速整頓,我國金融體系過去經營方式像「當鋪」一樣,靠企業的擔保品、不動產放款,當房地產價值下滑、股票大跌,金融體系逾放比就會提高,而銀行收縮信用,更將加劇企業經營的困難,這是信用緊縮、而非資金不足的問題,政府必須面對。

 對於政經情勢的混亂,身為企業負責人,則有深刻的感受,台灣省工業會理事長李成家就說,「國內總體經濟面各項指標表現並不差,只是政治情勢混亂、朝野政黨互相攻詰,讓民眾對政經情勢悲觀、甚至轉為失望」。

 嚴格來說,新政府為了挽救經濟,確實花下不少心力,並且提出許多對策,但卻始終無效;工總理事長林坤鐘語重心長的說,「政府振興經濟措施,不能口惠而不實,洋洋灑灑一大堆政策,不如落實幾樣措施就好,以行政院十月召開的財經小組會議結論,只要落實四千五百億元專案貸款,監督金融機構不要陽奉陰違,甚至落井下石、緊縮銀根,相信傳統產業一定可走出難關,台灣總體經濟表現也會好起來」。(記者石秀娟、林正智、柏松齡、朱漢崙、高嘉和)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