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總覽


關懷台灣經濟系列 系列二(89/12/19)

系列二

大膽西進 救不了台灣經濟

 國內高科技盛會「新竹科學園區二十週年慶」剛過,言猶在耳,包括台積電、日月光等業者,提出開放赴中國投資的要求,而陳水扁總統也不吝於鼓勵,在週年慶會上以企業外移不等於產業外移,大談美國八○年代的例子,希望國人不要對企業外移太悲觀,結果引來台下的企業家們各個讚美、額手稱慶,一副台灣大好美景儼然在握。

 但事情就這麼單純嗎?中國市場真的救得了台灣經濟?此「陸」一開,企業就有了活路嗎?還是加速台灣經濟的衰敗!台灣的產業除了人工、土地成本高之外,有沒有其他的瓶頸待克服?

 台灣省工業會理事長李成家說,「台灣產業發展面臨的最大瓶頸是企業跑得快、政府跑得慢」,台灣資訊科技產業從個人電腦到IC設計、代工、封裝等,僅花十餘年的時間,就建立完整的產業供應鏈,但政府喊出要推動金融自由化、建立亞太營運中心已數年,成效似乎不明顯。

 他指出,在台灣經濟發展初期,政府經建計劃的確成功帶領產業轉型、升級,但在資訊爆炸、知識經濟時代,政府腳步慢了些,政府應該多聆聽企業的聲音,以企業需求制訂產業政策,讓企業帶著政府跑,這樣台灣經濟發展腳步會更快些。

 其實,台灣產業發展瓶頸還不止於此,工業總會理事長林坤鐘,就講出一大堆產業面臨的困境。林坤鐘說,傳統產業現在面臨的困境有「人力不足」、「研究發展與技術提升困難」、「環保標準與執行嚴苛」、「工廠用地取得困難」、「資金取得困難」以及「競爭激烈,利潤微薄」等問題。

 這些問題都是民眾耳熟能詳,但政府始終無力解決。令人氣餒的是,政府經貿部門有意無意地試圖以中國市場,來解決廠商所面臨的問題,結果傳統產業大量赴中國投資,繼續享受低成本的土地、勞力及廠房設備,甚至沒有任何環保抗爭。

 但中國市場真可以解決台商的問題嗎?或者只是獲得短暫的喘息機會。 企業競相赴大陸投資,「戒急用忍」政策應否開放引發各界爭論,長期關注台灣整體經濟發展的民進黨立委許添財認為,戒急用忍應先釐清其涵義,其用意並非限制台商赴中國投資,而是針對台灣整體經濟發展策略的精細規畫,以爭取台灣提昇競爭優勢及融入全球化競爭體系的時間,未來可以有次序地取消限制,但絕非一味「大膽西進」。

 許添財認為,目前外界對於「經濟不景氣」、「產業出走」和「戒急用忍限制」之間的關聯似乎有所誤解,事實上,台灣生產成本提高,產業出走已是長期以來的趨勢,無關乎目前國內經濟不景氣所造成的產業困境,亦即經濟不景氣絕對不是因政府對中國投資的限制所引起。

 李成家也有相同的論點,「部份企業將台灣經濟發展瓶頸與戒急用忍政策畫上等號,有些以偏概全,事實上,戒急用忍政策對九十%以上的企業沒有影響,只限制高科技產業、超過五千萬美元以上的大型投資案等,在中國不放棄武力犯台前,連美國都限制高科技輸往中國,現階段戒急用忍政策似乎仍有必要存在。」他說。

 最近有些企業家一直嚷著要到中國投資,否則就會活不下去,其實這種論點不一定真確。環亞百貨副總經理陳國樑表示,傳統產業發展瓶頸各國都會遭遇,歐洲也有傳統產業發展的困難,像義大利也有這樣的問題,世界各國的傳統產業都會面臨發展瓶頸,重要的是如何「轉型」。

 歐洲精品市場中的名品很多都是家族名品,成員不過百人,甚至數十人,像是鞋業就是傳統產業最佳代表,但是他們找出轉型的方向,朝高附加價值方向調整,創造相當高的利潤,走出國際市場,成為世界一流的名牌鞋商。

 「國內的戒急用忍政策考量也應以此為出發點,傳統產業不應出走,而是走出國際市場,政府應提出促進產業提高附加價值等相關配套措施,讓傳統產業有效轉型,而傳統產業業者更應思考自己未來轉型利基,才能永續經營。」陳國樑語重心長地說。

 傳統產業在台灣的營運確實很困苦,但除了出走一途之外,難道沒有其他的方式解決?對此,許添財分析說,科技發展迅速,未來產業結構調整也將越來越快,企業出走的數目仍將增加;但政府和企業必須清楚,中國的優勢僅在於可提供較低廉的成本,過去很多面臨淘汰的傳統產業外移中國,確實延長其生存的時間,但若無法提昇自己的競爭力,即使在中國,這些「邊際產業」同樣會遭到淘汰,如果未完成必要的前置作業即貿然「登陸」,只想利用大陸的資源,將只會被大陸套牢,資金也被吸走,讓台灣產業空洞化,還讓產業升級失敗,整體而言,赴中國投資僅對部分廠商有利,對國家卻不利。

 國內學者對於台灣產業困局及兩岸經貿政策也有一針見血的看法。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許振明表示,政府調整戒急用忍政策,除了要能提出有效因應產業外移所造成的「失業潮」方案之外,如何避免資金與技術的流失與保持台灣產業向上提升的發展與潛力,是關鍵的兩個重點。

 「政府在允許高科技產業外移大陸之前,必須要求其開發新產品,並將高階產品的生產線留在台灣,以使台灣維持技術領先的利基,並加速產業結構的轉型」,許振明提出一個具前瞻性的構想。

 此外,許振明也表示,政府必須儘速強化創投事業的融資環境,使創投事業的資金不虞匱乏,才有利於新興產業的融資與發展,如此一來也能使台灣維持產業發展的活力,降低舊產業外移所帶來的衝擊。

 工總理事長林坤鐘不諱言指出,台灣的產業仍以傳統產業居多,由於傳統工業一般來說都是內需型產業,其特性為生產量少但家數多,產能遠超過國內所需,競爭激烈,利潤少,加上資金在資本市場取得困難,尤其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競爭壓力更大,有不少廠商甚至面臨被淘汰的命運。

 「政府必須繼續擴大內需政策,明確定出短、中、長期的總體經建計畫,如鐵公路、捷運、港口、機場、發電廠、下水道等全國主要都市的聯絡網之規劃與執行,有效擴大內需,才能解決產業發展的瓶頸」,這是林坤鐘對政府的建議。

 台灣的產業政策常受限於土地、勞工成本及環保爭議,而且這三項因素在公權力不彰、及未妥善規畫下,愈來愈難克服。 台北市電器商業公會常務理事王友本說,勞工、環保成本提高與市場的拓展,現在看起來很難有向下調整或是轉圜的空間,不過在土地問題上,政府可藉放寬容積率,或是將工業用地釋出的方式,來改善企業取得土地成本過高的問題。

 「日前政府計畫買下工業區土地,以只租不售的方式提供給中小企業,的確紓解部份廠商的購地成本,而廠房容積率,則是下一步努力的方向,同樣是一百坪的土地,若能蓋成更大坪數的廠房,將嘉惠不少中小企業」,這是王友本依廠商的需求所提出的建議。

 亞力山大集團董事長唐雅君說,企業經營陷入瓶頸,不能全部歸咎於成本上漲,一年前外籍品牌進入國內休閒產業時,面對外籍兵團大手筆促銷,也刺激她思考旗下事業的定位,從產品的包裝、人員的訓練、乃至於店面坪數與地段的重新檢討,都讓經營成本提高,但從現在的角度看來,成本的提高卻帶來了更高的收益,只要經營得法,找對定位,大環境造成的成本提高,有時可能是一種刺激,刺激業者追求更高的經營價值。

 成本上漲無可厚非,端看企業主如何發揮經營頭腦。以開店地段來說,「好的點可能被作爛,爛的點也不乏成功例子」,最重要的是相信專業、甚至委託專業,競爭的不二法門是專業,而專業的不二法門是經驗,成本並不是企業成功的唯一條件。(記者黃博郎、高嘉和、卓怡君、楊雅民、朱漢崙、王珮華)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