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總覽


關懷台灣經濟系列 系列三(89/12/20)

系列三

技術向上提升 永續經營台灣

 台灣人的根在哪裡?有人說,在中國,但原住民可不這麼認為。政府呼籲企業根留台灣,但是有些人一心要往中國跑,中國市場真的這麼好嗎?還是假象?

 台灣經濟發展到一定的程度,和其他世界先進國家一樣,面臨勞工、土地、環保成本上升壓力,「外移」成為企業永續經營的重要口號。 民進黨立委柯建銘認為,台灣產業生產成本提高已不可免,現在最重要的是創造更高的經濟效益和競爭力,提昇高科技產業研發能力、跨國配置分工、創新傳統產業、與生活結合等,方能創造台灣的競爭優勢。

 「廣達董事長林百里曾說產業外移其實是為台灣進行產業升級,因為低階生產線外移後,台灣反而加重R&D(研究與發展)的投資。」柯建銘引述林百里的話說。 國人一直擔心產業外移造成資金失血和產業空洞化,但許多企業早有全球分工的能力,企業除了應以利益原則進行跨國配置分工之外,如威盛公司不斷提昇技術成為國際龍頭產業,也是產業應走的方向。

 倫飛電腦資深副總經理吳正德和柯建銘抱持同樣的論點。「在台灣生活水準往上提高之際,勞力成本上升不可避免,業者前往中國的投資便是基於此,這就宛如水往低處流般的自然,政府該做的是留住真正有附加價值的部分,改善台灣本島內部投資環境,該留的就要留,有用的留下來,沒價值的就讓它到中國生產,所以戒急用忍就應全力開放,但相關配套措施也不能或忘,必須積極改善台灣內部環境。」吳正德這樣說。

 民進黨團總召許添財也同情國內企業艱困的處境。他說,企業並非因為不景氣而赴中國,而是因為產業結構是動態的,企業在必要時自然會出走,尤其是勞力密集的傳統產業,目的在另尋生產基地,繼續接單,這對台灣整體經濟雖有影響,卻是不得不的抉擇,對部分產業也有好處。

 許添財不願意見到戒急用忍政策,被定義在限制台商出走,只為了減損台灣經濟力。明的管道被堵住了,企業一樣會循地下管道出走,戒急用忍藉由種種限制,只是間接提高企業赴大陸的生產成本,讓部分企業在計算其邊際成本的情況下,減少出走的誘因,但長期而言,仍將被突破。

 「政府此刻應該注意台灣正面對全球化的競爭,企業必須立即完成國際化的部署,方能打敗對手。」這位長期待在立法院財委會的專業立委說,戒急用忍政策應該被定位在爭取台灣融入全球化競爭體系的布局,並審慎規畫如何與大陸達成互補的目標,將高層研發技術根留台灣,中低層生產部分則轉移到其他國家,或是透過台灣、東南亞和中國分地生產,以降低生產風險,例如晶圓廠即需做此部署。

 但是,許添財對於戒急用忍的鬆綁則有所保留。「政府調整戒急用忍政策,必須有細膩、精緻的規畫,衡量對總體經濟的衝擊,不見得要墨守成規,但也不能無條件的開放,現階段應該視時機是否成熟,包括廠商是否足以因應兩岸的合理分工,及全球競爭能力是否成熟,再檢討是否有次序地取消限制,未來可以有次序地逐步取消限制,但絕非像許多人一味主張的大膽西進所能解決。」

 台灣的產業被部分學者批評為沒有「根」,接收了外來的技術、設備之後,確實努力的工作並拓銷市場,但只要碰到生產成本高漲,很少人致力於轉型或升級,於是出現外移,整廠往外輸出。

 但這是什麼樣的環境所造成? 大安銀行董事長、義美食品副董事長高志尚表示,目前大多數人皆把高科技產業與傳統產業截然二分,但這種二分法似乎有點不妥,傳統產業指的應是生產傳統產品的產業,多數被視為傳統產業的業者中也有許多生產高科技產品,高科技產業中也有眾多瀕臨淘汰的傳統產品。

 高志尚認為,未來產業切分應分為涵蓋資訊(Information)、通訊(Communication)與高技術(Technology)層次的ICT與非ICT產業。

 其中ICT(資訊、通訊、高技術)產業必須受智慧財產權保護,與世界市場接軌,並隨著世界發展趨勢厚植研發人才、取得資本市場協助,但站在全球性的供應鏈角色中,台灣只能靜態地追趕全球性發展動態。

 至於非ICT產業,由於內需市場已趨飽和,步入惡性競爭、擠壓利潤局面,因此,必須儘速建請經濟部沿用金融機構合併法精神,制定傳統產業合併獎勵法,鼓勵傳統產品產業能合併,進行設備、技術與人才等資源整合,朝大型化與國際化競爭態勢發展。

 元祖食品董事長張寶鄰表示,傳統產業為社會創造龐大就業市場,堪稱穩定台灣經濟的重臣,但目前籌措資金不易,股價也一路下滑成為水餃股,但高科技產業卻享有貸款優先權,且眾多未上市股未演股價就先轟動。

 張寶鄰衷心期盼,政府能協助傳統產業順利籌措資金,且政府四大基金要護盤,也不能把資金全投注在高科技產業,而應提撥部份比率購買傳統產業績優股,為傳統產業注入強心針。

 柯建銘點醒了過去產業發展的盲點,「儘管台灣生產成本上升,卻仍具相當大的競爭優勢,素質高而整齊的人力資源一直是台灣最大的競爭優勢,台灣應持續留住,並培養領導下世紀的產業人才,也讓外國一流人才願到台灣來,而不是到大陸,有關整體環境的改善,應是政府所要主動做的,而不是政府對企業指指點點」。

 柯建銘說,民進黨過去堅持的環保、勞工等議題也應有所調整,與經濟發展取得平衡點。政府不可能再壓低成本讓產業繼續存活,因為這方面的優勢絕不在台灣,但是創新的傳統產業卻一定有競爭優勢,中鋼、台塑即是最佳範例。另外,一些具有特色、創新,且能與生活結合的產業,如IA、通訊等也將是新世紀重要的產業。前一陣子我國製造的滑板車外銷日本後造成多國轟動,也是成功範例。

 立委徐成焜也認為,面對生產成本的提高,唯有創造更高的價值才能保有競爭力,台灣雖有許多產業外移,但其實仍具相當的競爭力,許多產業低階技術外移,但高階技術仍留在台灣,也讓台灣的生產技術不斷提高,所謂的傳統產業也是如此,例如紡纖業,台灣目前生產的都是較細、較高價值的產品,成為台灣特有的優勢。

 「很多傳統產業確實已經面臨轉型和存亡關鍵,在缺乏進一步技術的情況下,如果能輔導轉型為創投公司,引進專業技術,仍有可能為企業創造第二春」。至於整體投資環境的問題,徐成焜並不認為全是新政府的錯,台灣許多的經濟問題都是國民黨執政時所造成,但陳總統上台後卻未對症下藥,整合又出現嚴重問題,加上民進黨過去強調的環保常與經濟對立,例如拜耳案和核四案造成的後果,已是國際社會評估我國投資環境的負面因素。

 他因而呼籲政府應儘速釐清施政方向,各項財經政策應更加明確,並尋求政經情勢的穩定性,方能強化國內外的投資信心,而非一味大喊知識經濟或廣設科學園區的口號。 台北市電器商業同業公會常務理事王友本指出,對家電業者來說,產業競爭力降低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由於國內市場太小,台灣的家電業者不是出走,就是走向專業代工,專門為家電大廠作嫁,真的要獨力打下一片天地,現在看起來已經不太可能。

 王友本說,戒急用忍確實有其必要,根據早期前進中國的中小企業主的經驗,由於利得匯回受限制,甚至遭到對岸無形施壓,廠商除了不斷再投資之外,別無他法,因而造成業者一一鎩羽而歸,王友本呼籲,中小企業主應記取此西進教訓,而政府更應該負起宣導責任,不要輕忽中國投資風險。

 身為一位女性企業家,亞歷山大集團董事長唐雅君則有一份男人所沒有的柔性認知。「台灣產業會走到這種地步,歸根究柢,就是台灣的價值觀出了問題。」她說。 「政府的刻意扶植與我國教育的偏頗,造就出當前產業不均衡發展的結果,許多人一窩蜂走向高科技,就像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一旦高科技外移,台灣還剩下什麼?而價值觀的偏差,也造成了政府與產業的互動,變成會吵的小孩就有糖吃的怪現象。」

 以土地分區問題來說,國內都市計畫與土地分區相關法規,歷經幾十年沒有修改,也乏人聞問,導致部份有潛力的產業取得土地的成本提高,不利新興產業發展,但如果有人舉白布條抗議時,政府才會關心、才會來改善。

 同樣的問題也發生在環保、勞工上,彷彿只要會吵就可以圓滿解決事情,唐雅君認為這不是健康的現象,也是某些廠商外移的原因之一。 至於台灣產業外移中國嚴重,唐雅君認為,政府當局對於台灣的定位很重要。

 企業外移終究有其壓力存在,但是如何能夠創造兩岸雙贏,就是政府的智慧。「讓企業在永續發展之下,又能兼顧台灣人民的生活水準與品質,是政府的責任,而政府應該對台灣在全球經濟體系做出明確定位,企業才有依循之道。」唐雅君懇切地建議。

 產業發展不平衡、政府長期漠視傳統產業的永續經營權,國內學者也有話要說。台灣科技大學企管系主任劉代洋表示,當前國內產業發展的瓶頸,主要以產業不平衡發展最為嚴重,高科技產業一枝獨秀,傳統產業卻一路低迷,大量關廠歇業的結果,由此引發當前最嚴重的失業潮。

 劉代洋強調,我國在三到五年之後,高科技產業也會面臨同樣的發展瓶頸,特別是面臨來自中國的挑戰,我國高科技產業必須強化技術的升級及研發的投入,一味外移只會使我國高科技產業喪失競爭利基。

 「目前高科技產業與傳統產業就像兩條平行線,沒有交集,政府必須作高科技產業與傳統產業之間的媒合工作,將高科技產業的IT技術引進傳統產業,降低其營運成本。」劉代洋這麼認為。

 對於戒急用忍政策的調整,劉代洋指出,倘若只是下游的製造工程移往大陸,為的是延伸我國的競爭實力,可以接受,但前提是研發重心一定要放在我國,不能使我國喪失繼續提升產業發展潛能與競爭優勢。

 企業發展的根到底在哪裡?台灣人的根又在哪裡?像「心」一樣,不遠求,就在這塊土地上,沒有台灣就沒有台商。 (記者黃博郎、卓怡君、王珮華、楊雅民、朱漢崙)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