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總覽


關懷台灣經濟系列 系列四(89/12/21)

系列四

經濟版圖重整 乍現重生契機

 最近幾家外國媒體及專業研究機構,紛紛指陳台灣金融機構逾期放款過高、資產品質惡化,銀行體系面臨危機;立法院火速三讀通過金融機構合併法,希望透過合併及成立資產管理公司處理不良債權,降低金融危機的負面因素。但這樣做有用嗎?經濟大環境不佳,銀行業能夠起死回生嗎?

 國內金融問題是如何發生的,各界有不同解讀。國民黨立委朱立倫把問題點回溯至十年前,他說,「現在的金融問題,部份原因是一九九○年一下子開放太多銀行設立所造成的,金融機構太多,大家不是在搶燒餅,而是爭食芝麻屑,銀行體系的發展當然會不正常」。

 政商勾結、黑金政治,房地產與股市市場的投機化,也都對金融體系造成不良影響。 朱立倫以數據說明銀行資產惡化的情況,在亞洲金融風暴之前,台灣金融機構的逾放比約為三點一七%,但到上個月,已經上升到五點三五%,其中,學者估計,以農漁會為主的基層金融機構,逾放比已達十%到十二%之間。

 值得注意的是,有部份農漁會的逾放比高達五十%以上,甚至少數已達八、九十%的地步,財政部現在擔心的不是全面性的金融風暴,而是怕這些個別的地雷爆發,會形成本土性小型金融風暴,加上部份經營體質不佳的信合社及排名在尾端的銀行,都會造成連鎖效應。

 台灣省工業會理事長李成家表示,台灣金融業發生的問題與日本十分相似,都是在股票、土地高漲形成泡沫經濟時,企業大量將股票、土地質押給金融機構,作為擴張事業資金來源。當景氣反轉、泡沫幻滅,企業質押股票、土地保證成數不足,發生資金周轉不靈、甚至公司倒閉,銀行的逾放及呆帳就節節升高。

 「企業盲目擴張,在景氣反轉時不支倒地,企業主當然要負最大的責任,但台灣金融機構類似經營當鋪心態,只看擔保品,不重視財務報表、企業經營分析,吃下這麼多逾放,金融機構也有責任」,李成家將企業及金融機構各打五十大板。

 李成家分析,政府十年前大幅開放新銀行成立,又不積極解決農漁會基層金融機構問題,是造成目前金融問題叢生的主因,鼓勵金融機構合併、關閉問題基層農漁會信用部,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之一,解決台灣金融問題長痛不如短痛,但需看政府主管單位有無決心。

 不過,當銀行專注轉銷呆帳及控制資產品質時,意料中的事情發生了,政府財金主管部會陷入兩難局面。紡拓會董事長黃耀堂說,目前紡織業所遭遇的困境包括資金募集不易、銀行對企業緊縮或抽取銀根,影響到企業貸款更新設備及提高產能。

 要解決這些問題,政府可以協助暢通籌資管道,公營銀行對於正常營運及繳息的企業,不要抽取銀根及減少貸款額度,債務可以展延兩到三年的時間,尤其現在中小企業信保基金限制只有中小企業可以申請協助,對於中、大型企業沒有助益。

 黃耀堂的話,剛好點出財金部會金融監理的矛盾。金融主管機關一方面要求銀行注意資產品質、謹慎放款,但同時又要求銀行不要緊縮銀根、協助紓困。緊與放是不同觀點,如何取得平衡,已難倒銀行家們。

 亞歷山大集團董事長唐雅君說,以企業主的角度來看,國外媒體對台灣金融危機的預測,確實讓企業心生警戒。她以自己的企業為例指出,在評估風險時,她也特別要求員工作匯率波動下的匯兌風險,以及協力廠商穩健程度的評估,其中也包括金融機構的風險評估在內。

 唐雅君認為,因為隔行如隔山,金融問題她可能無法具體提出解決之道,但她期望政府能夠提出有遠見的決策,有長遠的想法與做法,不要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雖然台灣整體金融環境欠佳,如果以地理區域劃分,結果出現「北輕、南重」的不平衡現象。安泰銀行總經理劉政德說,台灣經濟呈現衰退,尤以中南部最為嚴重,銀行業在台中以南的逾期放款,不少是以不動產做為擔保品,目前普遍陷入難以處分的困境,未來如果政府或民間成立資產管理公司(AMC),在不良債權的處理上,最頭痛的應屬中南部地區,北部地區相對上比較沒有問題。

 「因為長久以來中南部的發展一直偏重傳統產業,受經營環境持續惡化、成本墊高、獲利困難等衝擊,近年來當地廠商大量出走,雖然南科於幾年前成立,但已是緩不濟急,無法解決南北失衡的問題」,劉政德以一個銀行專業經理人的角度,提出一項值得注意的隱憂。

 自從立法院三讀通過金融機構合併法後,不少人開始對台灣金融的重生寄予厚望。立委朱立倫闡述該項專法實施之後的好處,他說,金融機構合併法及銀行法修正過後,已允許金融業合併及跨業經營,財金部會應該篩選出必須強制合併的金融機構,趕快解決問題,而且需要對各金融機構體質做釐清,好或壞應該讓社會大眾知道。

 「政府不能再存有以拖待變的心理,以為等下去經濟體質就會變好,立法院已通過金融機構合併法,就是給財金部會整頓金融機構的利器,同時要讓民眾了解,台灣確實存在許多體質不良、經營不善的金融機構」,朱立倫說。

 同樣是國民黨的立委何智輝說,金融機構合併法賦予政府強制合併體質不佳的金融機構,特別是那些負債大於資產、瀕臨倒閉危機的金融機構,更須及早處理,以免發生小型金融風暴,不過,何智輝認為,這些作為也僅只是消極的治標之道。

 「政府要挽救金融危機,積極的治本之道就是提出確實可行的振興經濟方案,刺激景氣成長,市場活絡了,資金流動才會正常,民眾獲利,政府稅收也會增加,自然也能化解潛在的金融危機」,何智輝提出救金融必先救產業的看法。

 何智輝同時認為,由於台灣政治環境不穩定,許多外商在台投資案都出現喊停的情況,顯示外資對台灣投資環境已喪失信心,而政府卻將產業倒閉的風險轉嫁到銀行身上,一旦產業撐不住,銀行也會受累,屆時,就很難避免金融風暴的發生,因此,政經情勢要穩定,政府不能光說不練。

 身兼大安銀行董事長、義美食品副董事長的高志尚表示,金融機構合併法順利在立法院三讀通過,控股公司法也可望於今年底前送進立法院審查,兩項法案一旦上路後,將可使經營規模參差不齊的金融界漸露曙光。

 他認為,金融機構合併法,透過多項免稅措施,鼓勵供過於求的金融業者合併,激發國內金融業者合作的可能,並有助於擴大國內現有金融機構的經營規模,讓國外金融機構也有機會和台灣金融業者合作,增加台灣金融業運作的靈活度與國際化空間,且降低經營風險。

 對於國內金融問題的解決,政大金融系主任李桐豪的看法是,讓問題金融機構順利退場、有效解決逾放問題,及強化內部監控與授信品質。 李桐豪說,光是有金融機構合併法還不夠,目前最需要的是存保公司的準備金必須要增加,以貼補問題金融機構的虧損,使其能在不致增加整體金融體系的風險下,助其順利退場。

 李桐豪指出,目前我國中央存保公司的保額內存款約在七兆以上,若按美國標準來看,必須提撥八百七十五億左右的特別準備金,若再加上其他金融問題的解決,如RTC設置等相關金額,恐怕需要一千億左右,然而目前存保體系的特別準備金只有四十億左右。

 「除了補足問題金融機構的虧損助其順利退場之外,倘若金融機構因打銷壞帳而產生資本不足的現象,政府必須要求金融機構以合併與增資的方式,來補足不足的資本,健全其體質」。

 李桐豪提醒政府,在這些問題解決後,為使日後同樣的逾放、壞帳問題不再重演,各個銀行必須使自身的授信及內部監控制度更加現代化、科學化,特別是在風險管理及授信評等方面,不能如以前一樣,只憑直覺、經驗來決定授信的額度。

 近年來,時常對國內金融問題發表看法的台大財金系教授黃達業,對於台灣的金融業到底有沒有救,也提出他的意見,他說,目前國內金融體系由於資訊揭露不全,使好壞銀行難以辨認,因此也使得壞銀行有混水摸魚的機會;他認為政府必須解決此一問題,以降低整體銀行的系統性風險。

 黃達業認為,我國基層金融機構問題相當嚴重,單靠中央存保公司未必能有效解決,最好學習日本的做法,使各農漁會信用部之間共同出資成立基金,在其中一家信用部出事時能由該基金先予以援助,發揮「聯保功能」,以強化基層金融機構的安全網,並輔助及強化存保公司功能的發揮。

 專家們點出了國內金融問題產生的原因,解決建議也一籮筐,但怎麼做?政府敢不敢做?業者願不願配合?這些問號全面關係到未來台灣的金融發展,到底會出現危機或是轉機。 (記者黃維助、楊雅民、王姿文、王珮華、李靚慧、朱漢崙、柏松齡)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