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總覽


關懷台灣經濟系列 系列五(89/12/22)

系列五

勞資都在求活 工時吹皺春水

 有人說:「勞工是推動企業搖籃的手」,台灣勞工任勞任怨,曾經與企業主共同創下經濟奇蹟。但曾幾何時,工廠關廠歇業讓許多勞工失業,企業外移更造成失業率持續攀高。國內失業率是三%或者更高,官方的統計總是和民間預估有所差距。當國營事業的員工和有工作的民營企業勞工上街抗議,要求兩週工時八十四小時,失業的勞工卻只要有工作就滿意,找工作竟然這麼難。

 「目前國內中高齡基層勞工失業問題日益嚴重,如此下去恐將影響到社會安全,政府必須盡早提出解決之道;當前中高齡失業問題的根源,並不完全在於經濟景氣,政府的產業政策方向及戰後嬰兒潮使中高齡人口增加,可說是最主要的原因」,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辛炳隆點出國內失業的原因及嚴重性。

 他說,過去在勞力密集產業時代,高經濟成長就象徵了高就業,然而在知識經濟時代,則未必如此。事實上,政府一味追求經濟發展與成長的結果,是犧牲了國人的工作權;就如同政府致力發展高科技產業,同時在重大投資案大幅放寬引進外勞的額度,卻排擠了更多基層勞工的就業權。因此,中高齡勞工失業問題能否改善,與景氣的振興不見得有必然的關係,重點在於政府不能只以「經濟發展」來衡量產業政策,必須兼而考慮能創造多少國內就業機會。換言之,政府未來必須以創造高就業作為未來推動產業政策的主軸,這是辛炳隆對政府提出的建言。

 身為資方,對於勞工政策及勞工問題,也有許多話想說。 全國工業總會理事長林坤鐘表示,「勞資雙方是共生關係,資方經營不下去,勞方將失去工作,兩者不能以蹺蹺板的對立方式來看待」。

 林坤鐘說,產業界除面對工時縮減壓力外,也面臨嚴重的缺工問題,部份工運團體批評產業界引進外勞是剝奪本地勞工就業機會,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許多3K工作,本地勞工根本不願意做,不開放外勞,等於是逼著產業出走,產業關廠出走,對絕大多數本地勞工反而不利,失業率增加不能怪罪引進外勞。

 為了解決失業及就業問題,勞委會確實花了不少心血,譬如失業津貼、就業補助、職業訓練,但國內失業率仍居高不下。民進黨立委林忠正指出,勞委會日前規劃每僱用一名失業人口,將補貼該企業每月五千元,以解決失業問題,但這些方法會產生「人頭」的弊端,應改採僱用失業人口可抵扣營利事業所得稅的措施,「有營利才能抵扣」,就不會有人頭問題。

 林忠正表示,高科技產業的成長快、就業機會多,甚至有人才不足現象,失業人口多是傳統工商業的中年人,他們需要的是轉業的技術訓練,以轉業訓練,再配合上述獎勵企業僱用失業人口的政策措施,才有辦法解決問題。

 林忠正指出,新政府上任後,外勞人數已確定不會再增加,至於如何適量的減少,則牽涉到傳統產業能否繼續生存的兩難。引進外勞,可以短期性地解決產業出走的問題,但也會影響體力工、原住民、中低收入戶的工作機會。不過長期來看,林忠正說,沒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終究還是會外移到其他工資更低廉的地方設廠,外勞能解決企業外移的問題也是短暫性的,政府必須要能在外勞政策、失業問題、企業需求等問題之間,取得平衡。

 親民黨立委劉文雄認為,政府加強擴大內需,自然就能創造就業機會。以九十年度的中央政府總預算來看,在中央部分,看不出新政府對整體的經建計畫有具體作為,政府對於公共建設,應該不吝投資,也可好好開發九二一地震造成的觀光景點,為將死的經濟注入活水。

 談到當前的失業問題,勞工團體則是一肚子苦水。勞工團體表示,新政府應放棄台灣長久以來的廉價勞動政策、提出前瞻的產業政策與計畫,才能徹底解決結構性失業問題。 勞工團體強調,企業外移是導致失業的主因,而非工時的縮減導致企業外移,例如企業外移早在十年前就發生,但工時案的糾紛是今年才有。

 台灣景氣持續低迷,又面臨工時縮短的攻防戰,政府一句話要勞工「共體時艱」,令人更深刻體會台灣當前經濟的低迷。

 身為勞工,一旦不景氣,雇主無法支應企業的生存,隨之而來的就是工作權不保。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顧問吳永毅表示,當前失業問題的根源在於國家歷來的廉價勞動力政策面臨空前考驗,尤其,在國際勞動力流動障礙幾近消失的今天,與東南亞各國如大陸、越南、菲律賓等國工資相較之下,已完全喪失競爭力。

 另一方面,勞動人權協會執行長王娟萍指出,失業的問題並非這一、二年才爆發,然而,包括政府、企業都將工時縮短的禍首歸給勞工,王娟萍說,這是相當不道德的。 王娟萍強調,政府應有前瞻的財經政策,明確擘畫需要的人力,並交由勞委會培訓,如此才能應付產業轉型所需缺口。然而,從財經部門到勞委會,沒有任何一個部會做得到。

 針對企業外移,王娟萍說,根據全國工業總會的調查顯示,影響企業在台持續經營的因素包括競爭力喪失、內需市場停滯等,而工時縮短、工資調漲僅排名第七,將縮短工時與企業外移牽扯在一起,簡直就是牽強附會。

 更何況在全球化、自由化過程中,基於其他國家的工資低、原料便宜,企業會產生外移的意願,如何改善國內投資環境才是政府應努力思考的。 吳永毅也舉例說,例如先前國民黨所提的亞太營運中心計畫就是不錯的構思,雖然中途夭折,但新政府不妨參考這項計畫,規劃出促進產業轉型、前瞻性的財經政策,才是留住企業、遏止失業的治本之道。

 至於在工時爭議上,吳永毅強調,早在八四工時定案時,勞資雙方就已獲得共識,將以不加薪或調薪幅度減少來因應,然而,行政院提出的四十四小時版本,反而讓勞資雙方不知如何解決,王娟萍也說,雖然台灣的工會相當弱勢,但既有的協商機制不容忽視,當初勞資雙方都以不加薪作為八四工時的因應之道,也已進行排班,雙方早就找到平衡點,不過,新政府的臨門一腳,勞資勢必得重新尋找共識,至於是否能重獲共識則不得而知。

 辛炳隆認為,政府除了透過產業政策來提高就業機會之外,必須同時並行另一種方式,亦即藉由創造勞務的「社會價值」,來提高勞動者的就業機會。隨著產業結構的調整,業界所需要的工作技能日新月異,因此部分低教育程度的中高齡失業勞工很難經由就業服務及職訓而再被僱用。對於這些無法依靠本身勞務的「經濟價值」重回職場的失業勞工,政府若要使其重回就業市場,唯一的方式,就是提供不以勞務經濟價值為僱用條件的就業機會,即開闢勞務「社會價值」的就業機會,包括提供社會服務工作。

 「就算是最強調就業市場價格機能的美國,也是透過此種機制來解決部分高齡勞工的失業問題,例如老人社區服務就業方案;此外,像香港政府為了解決失業問題,也計畫透過政府資源,僱用八千名中高齡失業勞工從事環保及社區服務工作。」辛炳隆對政府提出建議。

 首機實業董事長張廣博表示,勞資雙方可以雙贏,無須對立到雙輸,以工時案為例,貿然調降到每週四十二小時,等於逼著更多業者外移,對本地勞工更不利,勞資協商後達成每週四十四小時共識,對勞方有利,也讓資方有調整空間,達到勞資雙嬴。

 力霸皇冠總經理沈其正指出,以企業主的眼光來看,能夠維持現有的工時制度當然是最好的,或許在整體的潮流下勢必會縮短工時,但是希望不要一下子就縮短過多,這樣對企業的衝擊太大了。

 台北市電器商業同業公會常務理事王友本說,看到勞工團體上街頭抗議工時案改為每週四十四小時,他只想到,「失業率這麼高,產業外移嚴重,勞工團體還不斷要求降低工時,一旦廠商撐不下去,外移或倒閉,受損的還是勞方權益」。

 王友本也以自己工廠的作業員為例,作業員普遍認為工作不好找,求職已經不容易,哪裡還會要求降低工時,因此,上街抗議的勞工團體究竟能代表多少勞工的意見,值得存疑。

 亞力山大集團董事長唐雅君則認為,失業率應該是供需失衡造成的,在失業率攀高的同時,企業要找人也往往找不到所需要的人,這種供需之間的落差,政府應該扮演串連、媒介的角色;人力市場出現斷層,企業更應該跨產業求才。

 她以自己所從事的休閒產業為例,休閒產業科班出身者少,通常必須跨產業找人,多年來也培養了不少這方面的人才,因此她建議企業,不要拘泥於經驗而錯失人才,而求職者也不要一窩蜂擠向熱門產業,以免錯估市場需求。

 「台灣失業潮有區域性缺人的現象,中南部勞工過剩,但新竹以北區域人力則供不應求,如何解決區域性勞工失衡問題,才是當務之急」,義美食品副董事長高志尚勾勒出他的觀察所得。

 特力集團董事長何湯雄則表示,台灣是個很特殊的地方,以前根本沒什麼人會在意失業率,但隨著台灣人力密集的製造業天堂光環褪色,用人數量驟減,轉向重點發展用人較少的高科技產業,國人才開始感受到失業率提高的警訊。

 何湯雄建議政府除了獎勵高科技產業外,對於用人較多、技術門檻較低的服務業也要獎勵發展。此外,也應制訂各項吸引國際企業與台灣業者策略聯盟或登台投資的優惠措施,讓台灣的經濟可以活絡起來。(石秀娟、王志宏、高嘉和、朱漢崙、王珮華、楊雅民、王姿文、卓怡君、陳怡伶)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