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總覽


當前經濟困局勞工如何自處座談會(二)(89/12/26)

系列二

減緩關廠失業 要靠戒急用忍

 吳永毅:做為一個「個別」勞工,絕對無法在經濟困局中自處。 過去舊政府時代內閣,勞工無法參與勞動政策的制定,勞委會也總是扮演為經濟政策擦屁股的角色,少有經濟政策發言權。

 但值此企業外移,嚴重衝擊勞動政策的年代,勞委會應主動從就業、失業等議題,強勢介入新內閣經濟政策與兩岸政策的制定,進行就業衝擊評估,對勞工才有幫助。 過去四十年,舊政府可以用戒嚴體制,低工資、高工時,且沒有工會的廉價勞工政策模式治理台灣企業;但大約十年前開始,此模式隨著中小企業一窩蜂出走至東南亞、大陸時,就已不再適用。

 中小企業關廠熱潮也早在十年前就開始上演,但由於當時關廠的企業普遍是三十人至四十人間的小企業,起不了作用,失業員工的哀怨聲也成不了大氣候。 直到一九九六年開始,中小企業連根拔起外移的熱潮,已牽動到中、上游企業,關廠企業的規模也由中小企業延燒至百人以上的大企業,大量的失業員工,群起重擊,才引起社會的重視,其實台灣關廠熱潮,已關得差不多,接近尾聲了。

 雖前總統李登輝後來感受到企業外移、失業潮掀起的嚴重性,採行戒急用忍政策,限制資金與企業迅速外移,但在企業要求利潤的前提下,便使出千方百計規避法令限制外移投資,而政府對出走企業根本欠缺制衡力量、無法可管。

 我認為,台灣企業現階段若未繼續投資,就無法創造新的就業機會,能維持既有的就業機會就不錯了;建議政府能快馬加鞭將低學歷的勞動力,輔導轉型從事新行業,因為,低成本競爭的勞力是沒得救的。

 此外,新政府若持續沿用舊政府時代的勞動政策,也欠缺國際競爭力,但偏偏新政府在勞動政策上又沒有明確的價值觀,所發表的論述仍維持舊政府時代降低勞工成本,提升國際競爭力的成本策略論調,或者索性劃個綠色矽島大餅,但卻未有具體作為、行動。

 因此,戒急用忍、減緩企業資金快速外流,現階段有其必要性,將可為尚未找到航行方向的新政府爭取時間與空間調整,降低產業快速外移的失業衝擊。

 至於勞工遇到當前經濟困境該怎麼辦?我認為,勞工遇到經濟危機反而不應該退縮,而要勇往直前,逼迫資方加緊腳步轉型升級,至國際市場參與資方與資方間廝殺。

 不應讓資方挑軟柿子吃,有機會退縮反制勞方權益,唯有資方不顧一切轉型、升級,並再創事業高峰,勞資雙方才可找到共同生路。


財經困局禍源 政爭而非工時

 王娟萍:今天要談當前經濟困局勞工如何自處,我認為應先找出大環境的問題,才有辦法討論勞工自處問題。

 雖然今天說不談工時,但台灣的工時制度與經濟困局卻脫不了關係。

 其實,從六月份通過八十四工時案至今,經濟發展仍然很好,舉凡外資、投資都不錯,真的要論及經濟危機的導因,倒是這幾個月的政治鬥爭所造成,經濟的基本面很好,要先解決當前的經濟困局,才有立場談勞工自處。

 目前大家所關心的,就是產業外移所帶來的失業潮,然而,政府應該找出原因為何,以目前這種降低勞動條件的作法,是無法遏止產業外移的,提高勞動條件與企業外移間並不存在必然直接關係。

 要找出解決經濟困局的方法,首先得找出國家經濟政策的前景為何,就我看來,台灣生產線上的勞工很努力,只要不遇到關廠,勞工通常都很安靜、很打拚,這也是台灣勞工可愛的地方,不過,可以預見的是,經濟發展一定會遇到全球化、國際化,勢必面對嚴重的失業問題,但國家經濟的前景在哪裡?既然沒有前景,教勞工如何努力?就連現在有工作的勞工都不免擔心自己將來可能會失業,更何況已經失業的勞工,人生的希望在哪裡?我覺得,要解決勞工的困境,除了政策制訂外,工會組織與工會教育同樣不可或缺。

 如果勞工有足夠的力量,就算缺乏專業知識,可以藉由總工會來教育基層勞工,相當可惜的是,台灣的工會長期受到政黨操控,以預算來控制工會,工會必須面臨長期以來過度依賴的問題。

 只要勞工有自主性,又能維持本身的經濟獨立,就可以不受政黨、政府干預與控制。 要解決經濟困局,我認為工人必須介入政策的決策過程,要有影響政策的能力,當然,前提是勞工的力量必須團結、壯大,同時提高協商能力,對於國家整體經濟政策才能有足夠的發言權。

 另一方面,針對政府亟欲以知識經濟解決經濟危機,我也有幾點不同的意見,我覺得,知識經濟運用不妥,反倒給予社會虛幻的危機,政府使用許多獎勵措施,企業用了這些獎勵,卻沒有進行產業升級,另一方面,如果台灣持續維持這種低工資、高工時的制度,要如何發展知識經濟?另一方面,隨著大陸人才的釋出,可預見的是更大批的失業人潮。

 隨著三通、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等全球化措施來臨,若在兩岸、國際經濟發展沒有明確位置,沒有訂出長遠方向,勞工如何自處,舉例來說,如果經建會缺乏前瞻性的思考與人力需求等規劃,台灣的勞工必須面臨走不進勞動力市場的問題,一個不具創新思想與能力的政府,如何期待未來,政策應以長期經營、長遠發展為要,不能僅是作秀而已。


失業職訓每期參加 畢業結訓還是失業

 吳菊梅:東菱自民國八十五年關廠,到明年二月就滿五年了。雖然勞基法制定了很多保護勞工的政策,但五年來,東菱關廠,失業的勞工卻完全沒有受到任何一條勞基法法令的保護。

 記憶猶新,東菱關廠時,全公司上下皆難以置信。公司員工為了不讓公司生產停頓,還硬著頭皮做了六個月白工,未領薪水,為的就是不讓公司倒閉,讓東菱繼續活下去。

 我從高中時期便至東菱半工半讀,東菱當時在新莊是數一數二的大公司,有二、三百家小公司必須依賴東菱接單生存;在東菱工作二十多年,東菱也從來沒跳票過,年終獎金還很豐厚,並不斷自日本引進新型機器加入生產陣容,當時我心裡便想道:「在東菱一定可以待到退休。」但殘酷的事實確實發生了。

 這五年來,東菱失業的員工中,有五十歲、也有七十歲的,大家皆積極參加職訓局的職業訓練課程,期望再找到事業第二春,但每一期大家都畢業了,但就是少有人能找到工作,繼續就業。

 以我個人為例,參加美髮班三個月,剪了三十幾頭頭髮、也經過三個月的中西式小吃、日本料理等烹飪訓練,並考得執照,但仍找不到工作。 有部份東菱失業員工後來雖到五股工業區某電子公司上班,但工作了二年,公司要資遣員工,仍是以這群五十至五十五歲的中高齡勞工為優先資遣對象。

 一位六十歲老同事也試著去找大樓管理員工作,但大樓管理員限制資格在四十五歲,也未被錄用,我們這群五、六十歲的勞工都想再工作,但年齡大、欠缺第二專長,不知道要失業到什麼時候?建議不管新政府或舊政府也好,能多多創造外資到台灣投資、開工廠的機會,以創造更多的機會,尤其是適合中高齡失業勞工的就業機會。

 職訓局的許多訓練,既然是訓練,也應取消學歷與科系限制,讓更多學歷不高,但真正想培養第二專長的勞工,還有一線生機;職訓局訓練好勞工,也應建立輔導就業與轉業的機制,才不會像我們現在一樣,大家都畢業了,但畢業往往還是找不到工作。

 唯有人人有工作,生活才安定,社會治安才會好,而我們也不用擔心,將來企業紛紛外移,我們的下一代是不是都要外移跟著當台勞。


國營事業勞工 不做代罪羔羊

 張樹榮:勞工就是一般人民,勞工也像環境中的浮萍,勞工對現在的「工時案」、對政局的演變都是無能為力的,只能看環境演變到那裡就靠到那裡;所以,當前所發生的政經問題,沒有理由完全由勞工承擔。

 最近很多事大家都怪罪到國營事業勞工,有些政府官員,例如交通部長葉菊蘭用「天之驕子」、「老大心態」來指責國營事業勞工,國營事業勞工為政府承擔所有罪孽,在此特別先作澄清。

 對於國家經濟目前面臨的困境,我歸納以下各點:

 一、失業問題節節高升,而且據學者分析,日後高失業可能形成常態,這令我十分心驚;外勞引進應有所節制,勞委會主委陳菊一開始喊出每年裁減外勞一萬五千名,可創造十萬個就業機會;但到現在,外勞引進卻不減反增,做為一個勞委會主委,陳菊有失立場。

 二、民營化問題,大家千萬不能小看,國營事業裁員減薪引發的失業問題非常嚴重,過去十二年來國營事業民營化,至少刺激一個百分點失業率,就連民進黨籍高雄市長謝長廷都說,高雄市的國營事業不能民營化,因為高雄市有大量國營事業員工,一旦全面民營化,高雄市四%失業率馬上要跳升到八%。

 就舉中油為例,一個高雄廠就有三千多人,苗栗探勘處三千多人,一旦裁員,將造成集體、大量、且一時之間同時發生的失業潮。

 三、中高齡失業嚴重,大家說防止失業勞工應自我提升技術,但一群四、五十歲中高齡者,一夕之間要讓他學打電腦,談何容易,不要說第二專長,這些高齡失業者如果能將第一專長顧好就很不容易了,如何能要求中高齡勞工轉行?我想創造中高齡就業市場是很重要的事。

 四、經濟型態轉變,民國四、五十年代,台灣還處於農業社會型態,六十年代轉型到重化工業、交通事業等低技術產業,難度並不高,到七十年服務業崛起,轉業也不困難,但到八十到九十年代,產業轉型到資訊時代高技術工作,此刻中高齡者轉業就非常困難。

 我們要檢討的是,政府在產業歷次轉型過程中,忽略人力訓練轉型工作,甚至在低技術工作轉型到高技術工作型態時,還有機會可彌補,但政府都錯失機會;例如以前的清大核工系,現在不發展核能,這些人只好外移到國外,又如中油的探勘人才,當新政府不重視油礦探勘時,這些探勘人才也必須外移。

 五、政府錯失社會福利制度建立時機,目前政府財政困難,但現在卻大談社會福利,為何過去台灣在有錢的時候不建立福利制度,到現在讓失業勞工沒有保障。

 至於我對解決當前經濟困局的建言,我有以下各點:

 一、建立勞、資、政協商機制,三者缺一不可,譬如工時案,當時立法院並未參與協商,結果最初四十四工時案遭到立法院推翻;又如勞工董事,政府部門經濟部未納入協商,硬生生被經濟部長林信義否決;勞工不是不能溝通,但必須好好建立包括勞工、資方、政府、立法院等共同協商機制。

 二、建立福利制度,坐而言不如起而行,重視勞工權益應該基於人道主義,對於失業勞工建構福利制度。

 三、希望政府把餅做大,創造就業機會;其中縮減工時就可創造就業機會,工時縮減後,將刺激休閒、服務、媒體、網路、資訊等產業發展,過去大家說「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未來可能三萬六千行,例如十年前美國汽車業遭日本汽車打敗,汽車鋼鐵大城匹茲堡市區大蕭條,工人在街頭只能閒嗑牙;但十年後,匹茲堡轉型成電腦業重鎮,使匹茲堡市區又再度繁榮起來。

 四、工會對企業經營應有干涉權,以德國為例,德國工會有「共同參與制」,企業與勞方千萬勿相互敵視,企業與勞工是生命共同體,雖然勞工的意見有時看起來可能「不三不四」,但是這些意見都是基於無私的立場。

 例如四年前中油公司工安事故連續不斷,工會警覺到工安事故會危及公司經營,傷害勞工身家性命,於是全力支持公司進行工安改革,到今天獲致良好成果。事實上石油工會是在幫中油管理公司,工安改革這類決策,工會從不反對,反而助公司一臂之力,企業應該傾聽工會意見,給予工會發展空間,將有利於企業追求永續經營。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