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3月5日 星期一

政治人物對中國威脅不能沒有警覺

 正在台灣訪問的中國民運人士魏京生,最近接二連三對一些政治人物的中國熱提出警告。前天,他與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會面時表示,有些政治人物忘記自己是中華民國人民,跑到中國拍馬屁,不僅共產黨會瞧不起,台灣人民也會唾棄他們。昨天,他與台北市長馬英九會面時則指出,北京當局慣用拉一派打一派的手法,一窩蜂到中國反讓中國坐收漁翁之利,得以造成台灣內部的紛爭,他也強調依中國體制,如何與台灣交流一切都要中央決定,所以跟地方官打交道對兩岸關係的改善不會有效果。

 魏京生從鄧小平推行「四個現代化」之初便深刻揭批共黨政權反民主的本質,他本人也因此付出慘痛的代價,遭北京當局長期監禁。猶記一九九三年,北京當局為了申辦公元二千年奧運,在國際奧委會做決定前的一星期刻意釋放魏京生。結果,北京當局申辦奧運失敗,不久又藉故逮捕魏京生判刑監禁。直到一九九七年柯江高峰會結束,中國才將魏京生當作外交肉票送往美國。是以,魏京生十分能體會台灣政治人物對中國一頭熱的危險性。

 自去年三月十八日大選結束、五月二十日政權輪替之後,一些國民黨籍的立法委員、卸任官員、黨工幹部就紛紛前往中國訪問。這些人過去在執政時期,對北京政權批評不遺餘力,而且經常為戒急用忍辯護、批評兩岸三通會危害國家安全。李登輝前總統提出兩國論,這些人也依此倡言兩岸是國家與國家的關係。然而,成為在野黨之後,許多國民黨人士換了位子就換了腦筋,全盤推翻自己過去的立場。許多國民黨人士到了北京便積極爭取獲得中國領導人接見,在台灣他們則咄咄逼人地要求新政府官員公開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同時把兩國論棄如敝屣,要求新政府以所謂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推動兩岸復談,要求放棄戒急用忍,要求立即推動三通。

 曾經執政的國民黨猶且如此,其他的在野黨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有的在野人士穿梭兩岸為「統一大業」效勞,有的在野人士則毫不顧忌地為「反獨促統」盡力,甚至以北京當局的口氣對新政府橫加批評。這種言行得以在台灣出現,無非因為台灣是一個民主開放的社會,但是這些在野人士可曾想過自己已經背離台灣的民意,淪為北京當局的統戰工具?如果這些在野人士果真認為中國如此美好,為何不到中國長期定居再回台灣宣傳呢?

 值得注意的是,當前患了中國熱的不只是在野人士而已,執政黨當中也有人感染相當嚴重的中國熱。其中最顯著的例子就是黨主席謝長廷,他雖然領導宣示捍衛台灣主權的民進黨,卻出人意表地宣稱民進黨並不排除統一!同時是高雄市長的謝長廷為了前往中國廈門市訪問,甚至提出高雄與廈門是「一個國家、兩個城市」的論調!難怪,新政府在中國政策上也出現調整戒急用忍、試辦小三通、政治統合的大頭病。反觀北京當局,雖然新政府一再退讓,還是堅持所謂「一個中國原則」,對新政府「聽其言、觀其行」。這不證明自失立場反會被北京當局瞧不起嗎?

 許多政治人物感染中國熱,其原因正如魏京生所說的,是因為忘記自己是中華民國人民。他們大老遠跑到北京去拍馬屁,或者在立場上迎合他們,也應驗了魏京生所說的,不僅共產黨瞧不起,台灣人民也唾棄他們。不久前,國民黨籍立委訪問團大張旗鼓跑到中國去,面對北京領導人矮化台灣的高傲談話,不是隨聲附和便是噤不敢言,這不是自取其辱且讓人瞧不起嗎?據聞,在野黨的領導人還準備前往北京訪問,我們認為這種做法對台灣有百害,對所屬政黨則無一利,實在是大可不必了。

 除此之外,最近若干地方政府也十分熱中於兩岸城市交流,台北市在二月份就分別在香港、上海舉辦交流活動,高雄市也向陸委會提出與廈門市交流的申請案。但是,台北市長馬英九在香港受到高規格禮遇,只不過是北京當局用來反襯備受冷落的我國駐港代表,從而矮化台灣的主權地位。台北市副市長白秀雄在上海的演講稿,即使被擅自刪除了「首都」等字眼,除了口頭交代也只好默認了。地方政府官員可能會為推動城市交流而沾沾自喜,但他們可曾想到自己已經為中國矮化台灣主動提供機會?而且也讓中國得以藉此拉一派打一派製造台灣的內部矛盾?

 魏京生對國內政界中國熱的警告,是基於遭到北京當局迫害大半輩子的經驗,值得不認識中國真面目卻對之懷有幻想的政治人物嚴肅省思。當此「朝小野大」經常扭曲主流民意之際,我們尤其期待政府當局和執政黨挺直腰桿,切莫為了虛幻不實的現實利益考量,在國家主權立場上搖擺退縮。政策的錯誤可以改正過來,主權一旦流失卻無法挽回,所有的政治人物都應有此體認。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