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3月7日 星期三

政治人物必須以國家利益看待兩岸關係

 兩岸之間近日來有一些現象值得注意。甫率團由中國返台的台北市副市長白秀雄昨日怒責陸委會「撒謊」、「惡意中傷」、「污染人格」、「無理刁難」;而正在訪美的台北市長馬英九也肯定兩岸城市交流的功能。與此同時,中國外長唐家璇則在北京大肆批扁批美,把台灣問題至今未能解決,歸責於陳水扁總統與美國。而中國財政部長項懷誠更透露中國今年的國防經費將調漲十七•七%,這是中國連續十三年來以兩位數字的調幅擴張軍備。

 坦白說,白秀雄與陸委會之間的是是非非,到底哪方面有無故意刁難情事,不管其真相為何,終究只是官僚體系運作上的問題,並非吾人討論的重點。誠如陸委會的聲明所言,地方的交流是兩岸整體交流的一環,大陸政策仍屬中央政府的職權,而推動兩岸事務切忌情緒化。我們對此事的探討,關注之處在於現階段兩岸城市交流有無任何意義與功能,以及城市交流在中國對台統戰中的策略應用。如果在兩岸的議題上,國內政治人物不能從大環境與國家利益的角度著眼,卻陷入黨派、統獨與意識形態之爭,便容易受到中國的拉一派打一派、單點突破的陷阱。自以為受到風光對待,可以對兩岸交流做出貢獻,其實是讓台灣陷入被分化的惡劣處境,無形中上了中國統戰的當而不自知。

 從民進黨執政後,由於陳水扁始終沒有接受一個中國原則,也不承認九二年共識,中國不但至今仍對之採取「聽其言、觀其行」的冷處理態度,更從不諱言「以商逼政」、「以民逼官」、「以在野黨制衡執政黨」、以及以兩岸城市交流來達成孤立中央政府的策略。職是之故,兩岸之間的城市交流最近似有熱絡跡象,如上海市副市長來台與北市副市長訪中,並且台北市長馬英九與上海市長徐匡迪也互相邀訪,再加上不久前馬英九訪問香港時受到高規格的接待,甚至香港特首董建華都特別予以接見,而身為執政黨主席的高雄市長謝長廷也一再表達訪問廈門的意願,凡此種種皆顯現出中國欲藉由「城市交流」,操控與影響台灣兩岸政策走向的手法。

 事實上,在中國不願承認我獨立主權之前,兩岸進行城市交流,表面看來似乎是基於對等地位,其實是無形中承認了一個中國原則。以白秀雄訪問上海為例,其在城市論壇上的演講稿,不就被刪掉「世界級首都」的字眼,而謝長廷為了訪問廈門,不是也提出所謂高雄與廈門是「一個國家、兩個城市」的荒謬說詞。可見,中國只要發揮「幫台商捧洗腳水」的精神,在城市交流上下功夫,讓台灣一些地方政府官員備受禮遇,受寵若驚之餘,台灣的戒急用忍、禁止三通與主權獨立的防線,也就不攻自破了。

 可悲的是,正當台灣商人掀起中國投資熱,不少人寧可關掉台灣廠,把從台灣銀行借貸的資金匯入中國,天真的認為可以在中國大展身手,開創事業第二春,與部分政治人物、地方官員爭相前往中國朝聖,以受到中國官員接見、照照相為榮,朝野對中國表現一片單相思的熱潮的同時,彼岸對台灣的軍事威脅卻始終未嘗減少,吞併台灣之心只有更加堅定。最近中國對台部署的導彈數目可說與日俱增,高達數百枚。而在美國新上台的布希政府有意出售神盾艦等高性能武器時,中國更密集派出官員訪美,企圖影響美國對台軍售。台灣如果在經濟上不斷失血,軍事上又未能獲得保障安全的基本需要,而國人又缺乏自覺,不知處境的危險,則台灣的命運實在令人憂慮。

 兩岸能夠共存共榮,自是人民之福,而化解歧見的途徑,本須透過溝通交流,故而在正常的狀況下,吾人並不反對兩岸之間的城市交流。然而,現今中國從未放棄犯台的野心,台灣的資金、人才、技術流向中國,台商對中國的經濟成長付出汗馬功勞,換來的卻是中國軍費年年大幅增加,對台灣瞄準的導彈愈來愈多,兩岸的敵對關係並沒有本質上的改變。在這種政治態勢下,不求兩岸的對等往來,互相尊重,卻奢談城市之間的交流,無疑是見樹不見林,捨本逐末的愚蠢行徑。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