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3月9日 星期五


高壓電線的外部成本 誰來負擔
船難之預防
不可放任人民搶變天
中華民國存在嗎?
中國人民的悲劇
25億出賣靈魂?

高壓電線的外部成本 誰來負擔 

☉黃鴻文

 日前英國國家輻射保護委員會(NRPB)已證實,高壓電線確實與致癌有關,研究中發現居住在高壓電線附近的兒童之罹癌機率出現些微但顯著的增加,亦指出高壓電線甚至可能導致成人罹患癌症,而可能的原因是高壓電線會散發出被稱為離子的帶電粒子,並可經呼吸進入人體。事實上,在過去針對高壓電線對人類健康的影響已有相當多的研究,甚至還有醫生主張高壓電線電磁場和自殺率及憂鬱症有相關,只是研究報告未有充分的證據證明。

 台電執行南電北送政策時,一方面求時效,一方面節省電力傳送設備投資,但短視近利的結果卻衍生兩個問題,一是高壓電線、電塔任意設置,一是電力傳送過程中能源的浪費。為了節省土地徵收的成本,台電選擇了由南而北的地面上高壓電塔而非高壓電線地下化;再者,高壓電塔的設置曲折蜿蜒,實在不能理解當初架設的構想為何,唯一能解釋的就是台電也在某些程度上受到特權人士的壓迫,果真如此,那中南部的一般民眾豈不受到不平等待遇?高壓電塔破壞了農村、城郊的自然景觀,專家指出綠地綠景佔地面比例不足易使人們產生精神疾病,都市化已使的原本少得可憐的綠地急遽萎縮,僅存的綠地景觀又被高壓電塔、電線切割得慘不忍睹。而在電力傳輸過程中,因為電阻所產生的電力耗費、電塔周邊靜電產生的雜音都在在影響民生。

 筆者家住彰化,多年前某一天在家門旁稻田裡,發現一群台電人員正在施工,詢問下得知要在我家門前設置高壓電塔。隔幾天,一座高聳、吵雜的鋼鐵巨獸就一直伴隨我家,直到現在,當我看過高壓電線會致癌的研究報導時,不寒而慄。若致癌因子係透過呼吸進入人體,那我們該怎麼保護自己?再者,「我家門前有電塔」,這些人房價的跌價損失誰負責?這些外部成本就像污染、超抽地下水般,外溢到社會大眾,只是這次的兇手是台電。

 相信各位看過「永不妥協」這部電影之後會感動,即使面對擁有堅強的律師團的大型組織,只要站在真理的一方,堅持下去就能創造奇蹟。面對大型電廠,英國已經準備向電廠展開集體訴訟,那台灣辦得到嗎?在台灣唯一維繫消費者的公共機制是消基會,我寄望消基會能夠發揮揭露正確資訊並維護社會大眾基本福利的功能,除公布高壓電線安全值外,針對受災戶給予法律訴訟之協助。我相信這是未來的趨勢,在某些程度上,建構社會公平甚至比創造經濟價值還要重要。

船難之預防

☉楊全斌

 一月十四日阿默高斯號貨輪在墾丁海域觸礁漏油,造成損害超出十億美元、污染海域,事隔一個多月,二月二十日行政院長在施政報告時表示:「該案已交由環保署與交通部處理,而研考會也著手調查相關單位有無通報或處理上的行政疏失」後,整個案子似乎已成歷史,就此束之高閣。

 預防勝於善後,行政院長只將重點放在船隻觸礁後的油污清除,對於該船為何會觸礁以及「防撞」體系的建立並無提及,這對未來船難的預防並無幫助。 該船為何會觸礁?據報導,貨輪從印度載運六萬二千噸的鐵砂前往大陸南通港,船上另外裝有一千五百噸的燃油及一萬二千噸的物資,排水量三萬五千噸,一月十三日晚間在東部海域機械故障,漂流近二十小時後於十四日傍晚在屏東龍坑附近海域觸礁,在發出求救信號後,海巡署派船將二十五名船員救出。另外,海巡署也發現該船求救及棄船有違常理,且投有較高額保險,因此,屏東地檢署也主動分他案調查,事發至今一個多月了,不知調查進度如何?

 讓人納悶的是,為何一艘從印度要去大陸的船,會觸礁在台灣的龍坑附近(除非原本就要到花蓮港),而船長竟然可以讓相當於飛機黑盒子的航海日誌被「偷走」或「隨船沈到海底」,真是不可思議。如果船長是惡意來台灣棄船,把台灣當沈船天堂,我們就要特別小心,並給與嚴厲處罰。不過,在這裡本文想要確認的是,為何這麼大的船,要進來我們的領海都不用打「招呼」,就大搖大擺地進來,難道國防有漏洞?關於這一點,國防部表示:「國軍原則上不會監控商船,同時在海上船隻因為故障或其他原因停滯、徘徊的情形十分平常,沒有特別監控的必要。」然而就本案而言,國防部是否太大方了?

 撇開以上可能是惡意的案例之推測,一般而言,大小船隻在台灣四周海岸觸礁或擱淺的相當多,例如德洋福星號貨輪、聖文森號貨輪、新龜山島二號賞鯨船、馬尼拉號貨輪等等,難道這些是無法避免的嗎?

 如果能建立一套有效的「防撞」系統,遠比事後大家交相指責,派一、二千名阿兵哥忙得焦頭爛額,而生態破壞卻已成事實來得好。例如,在台灣四周海深二十公尺處及之內的暗礁處,裝設「浮標警示燈」,日夜警示所有來往船隻,不僅可以提高海岸線的航海交通安全,對於海岸的生態保護也有幫助。(作者楊全斌╱全斌牙醫診所院長)

不可放任人民搶變天 

☉江濤

 白秀雄訪大陸,因為增加南京、桂林行程,與陸委會鬧得不愉快,回來大聲斥責陸委會,白秀雄說,除非陸委會道歉,否則市府不會派人,他也不會去陸委會報告,不是他沒誠意,是陸委會沒有誠信,而且依規定,「有什麼理由要我們去」。

 白秀雄怎麼啦?抱中共的大腿,搞成這副德性,白秀雄難道不知道,中共玩什麼把戲嗎?中共玩的是以商圍政、以地方瓦解中央的策略,中共不承認「中華民國」,只要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出現,兩岸的交流活動就中止,玩的是先消滅中華民國國家意識的遊戲。

 最近一些朋友聚在一起討論如何參選立委,大家都承認,參選立委,得先要加入政黨,要加入地方派系的活動,得花費大筆金錢,即使加入國民黨、民進黨,獲得提名,也不一定會當選;加入親民黨、新黨,獲得提名,當選的機率可能會大些,花費也可能小些,因為外省族群比較凝聚、比較團結,選票不容易流失,但那得先獲得外省族群的認同才行。大家都同意,現階段在台灣要參選,除非加入政黨,獲得政黨提名,獲得地方派系的全力支持,獨立候選人要當選,已經非常困難。筆者說,還有一種方式可以當選,但那要有勇氣,朋友問有什麼方法?不花大錢、不加入政黨而能夠當選。筆者說,可以準備個一萬面小國旗,十面大國旗,只要有大陸的團體到台灣,就到機場插上十面大國旗(用完回收),揮舞小國旗歡迎他們到台灣來,到兩岸交流活動場所,插上十面大國旗(用完回收),再送大陸同胞每個人一面小國旗,相信這一萬面小國旗送完,你的知名度大概也夠了,認同你的人也多了,只要選出的人數超過五位,你一定會當選,不過你一定得先要有勇氣,不怕被殺害才行。朋友說為什麼?因為大陸團體到台灣,只要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活動就中止,研討會就開不成,大陸團體交流就不會進行,你只要揮舞國旗,就能阻止兩岸人民的交流活動,就會上媒體、上報,就能打開知名度,獲得部分死忠台灣人的認同、支持,但你也有可能被主辦、邀請單位攻擊。

 這不是笑話,大陸對台灣,只有兩個字:併吞,說統一,是騙人的,統一要台灣人民都願意,那哪有可能?除非被少數人出賣。如果能夠選擇,台灣沒有幾個人願意在現在的中共政權下過生活。也許,有人會說,那才不,你看,來往於兩岸的人有多少?到大陸投資的人有多少?來往於兩岸也好,到大陸投資也好,那都代表著「個體對群體環境的無奈」,他們都只是搶搭討好中共的列車而已,目的都是萬一有一天台灣真的變天了,真的被納入中共版圖統治的時候,能夠不會受到迫害、殺戮,能夠獲得一點好處,說得好聽一點,他們是看得遠,未雨綢繆,說得難聽一點,他們何嘗不是投機,搶變天?!

 台灣今天,所以經濟不景氣,所以關廠、裁員不斷、失業率提高,有一大部分,是因為台灣有許多人借錢、騙錢到大陸,惡質搶變天的結果,阿扁政府再不拿出一個比較明確的兩岸政策,不僅搶變天的風氣不能遏止,還可能更惡化,人民對台灣的投資,也會停止,甚至出現出脫財產、賣房、賣地的不堪情況,阿扁不可以不吭聲,就是不高聲談「兩國論」,至少也要像國民黨一樣,主張兩岸只有在自由、民主、均富的情況下,才有可能談統一。政府快快想想辦法,不可以像現在這樣,放任人民、官員穿梭兩岸搶變天才好!

中華民國存在嗎?


☉戴正德

 國策顧問金美齡的一句話,「我不承認中華民國」,又點燃了在野立委的怒火。它在小林善紀的「台灣論」所引發的辯論之餘,又刺傷了不論國民黨當政時期或今日民進黨政府都一樣感受到的痛處,為什麼呢?因為一個只為了鞏固特權,另一個則在得到政權之後,失卻了先前為台灣開創萬年契機的理想。

 「中華民國存在嗎?」在台灣的老百姓也許覺得這個問題既荒謬又多餘,這個國家不是活生生的鼎立在這裡嗎?然而旅居外國多年的人,一定會感受到這個國雖然存在於台灣,不過在國際上卻被視而不睹,因為它沒有斬斷過去與開創未來的意願與決心,而只想活在漂浮苟且求生之中。因之,在國際政治舞台上,中華民國是不存在的。這個有國之形也有國之實的中華民國,就因為中國的名字已被別人所登記註冊而被判為非法,是故不被承認。這個國家之痛,只有在海外流浪多年的人才會感受得到。怪不得熱愛鄉土的台灣海外居民,很多人都會投入台灣的建國運動。雖然這個運動目前因阿扁的擁抱中華民國而有式微的情況,不過我們一定不能以為獨立運動的逐漸失去號召力,就表示中華民國已命運回流,不再是國際上被拋棄的孤兒。中華民國並不因阿扁喊了「中華民國萬歲」而死裡逃生又欣欣向榮了。「中華民國存在嗎?」的問題是台灣生死存亡一個最重要的關鍵,可惜扁政府把精力全擺在與台灣國家生死存亡不是最重要的議題上,消磨寶貴光陰,使台灣能獨立自主的機會日愈渺茫,誠為可惜。

 一定有人會說,中華民國的存在,哪裡有問題?我們出國旅行時,不論那一個國家,不都接受我們的護照嗎?接受了我們護照不就表示承認這個國家了嗎?這個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國際上已經接受了中華民國的事,其實除了與我們有邦交的少少幾個小朋友與黑朋友外,全不把我們的護照看成是代表有主權之國家的護照,而只是一張旅行紙而已。他們給我們的簽證不是都蓋在另一張紙上,再貼上去的嗎?換句話說,他們沒有把簽證簽在我們的護照上,因為他們不承認發這個護照的國家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我們的護照充其量只是一個旅行文件而已。一個國家淪落到這種地步,不是令人痛不欲生嗎?

 中間路線者說,別人不承認我們,我們自己承認自己,別人又能對我們怎樣?不過國際政治是詭計多端的,不像個人的自我肯定,能棄別人於不顧的自我陶醉,中華民國如果只有我們自己承認,到頭來我們就會被國際的現實巨浪所沖毀。國民政府時代愚惑了國際視野短缺的台灣人民,但阿扁卻繼承了這個欺騙人民的伎倆,高呼中華民國萬歲去了。中華民國是不是一個國家是政府與人民必須全心加以面對深思的!「台灣論」雖然侮辱了某些人,但歷史的陳述應由歷史學家去判斷,統派人士卻借題發揮,把它國家意識形態化。很多人以為這是一種愛國的表現,但對一本無學術價值與國際說服力的漫畫,花費那麼多的社會成本與時間,只會令人認為台灣的水平太膚淺了。被統派人士牽著鼻子走還不自知,反以為愛國,誠令人感嘆!也許在於我們的內心深處好像有個異常的沈痛需要別人的肯定,但得不到這個肯定的時候,就會歇斯底里發作了!

 今天的巴勒斯坦人不是住進巴勒斯坦了嗎?而且也有了自己的政府,為何他們還一直去追求建國呢?今天我們也有自己的國土、政府與人民,但當全世界一六○個以上的國家都不認為有一個中華民國的存在時,我們就必須覺醒了。在國際政治的殘酷下,中華民國是沒有國格的!怪不得金美齡不承認它。

 台灣的國格如何確定?不要以幾句口號,高喊「中華民國萬歲」來自我滿足,用鴕鳥式的心態來自我陶醉,只會步上毀滅之途。要獨嗎?就勇敢的大步向前,教育人民獨立的必要性與迫切性,並製造新國新民的氣氛,培養台灣情操。要統嗎?定下時間表,回歸中國去吧!不要再模稜兩可,玩弄文字遊戲,用統合論來欺騙人民,更不能朝令夕改,只會擁抱幽靈的虛有物。希望台灣當前的領導人與人民不要再自我陶醉,趕快覺醒去面對統派的壓力,建立一個新又獨立的國家。猶太思想家Hillel所說的,「不現在就做,還要等到何時呢?」(作者戴正德╱中山醫學院教授)

中國人民的悲劇

☉陳美智

 文盲、愚民是專制的沃土,中國有三千年悠久的歷史,就是中國有三千年專制愚民的歷史。

 貧窮的大地,水災旱災相尋,平均二三百年週期的治亂循環(改朝換代,兵荒馬亂、民不聊生)。在短暫的安定中,比例極小的「讀書人」,他們的才智、生命消磨在詩詞歌賦的平仄、對仗中,消磨在八股科考的字斟句酌裡,「正德、利用、厚生」不過是策論用語,讀書人的優越感對平常百姓的精神侵略,多於知識貢獻。

 可惜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是出於政治鬥爭,能破不能立,終至成為最大的愚民劣行。至今中共現代化的努力中,軍事、經濟至上,教育經費的預算,不到全年生產毛額的2.4%,仍是「愚民政策」。而且是極具破壞性的政策:從小學、中學直到大學院校(甚至軍中),中央政府的補助經費不足,政府要各校自籌財源,所有學校、軍營「不務正業」、「努力賺錢」。三月六日江西一小學爆炸,學童死傷六、七十名,就是學校自籌財源。設爆竹工廠,把八、九歲小學童當免費工人,將引信裝入爆竹內,不知因什麼失誤引發的慘劇。

 去年,中共五、六十名偷渡英國的人,集體悶死在冷凍貨櫃中,還有多少我們不知道的中國人民的悲劇日日夜夜在發生中,而中共政權在做什麼?統治者專制集團把國家財力用去研發核武、擴充軍備、發射軍用人造衛星。

25億出賣靈魂?

☉釋昭慧

 電視新聞中,內政部長張博雅宣稱,在美國,只有拉斯維加斯有賭城,這簡直太沒常識了。美國今日賭場,早已不祇內華達州有之,各州見有暴利可圖,早已陸續提出要求比照辦理。據美國反賭博合法化聯盟的調查資料顯示:凡該州設立賭場者,犯罪率必然暴增,民眾染上病態賭癮者亦每年呈五倍數增加。每抽得一元賭稅,政府要為因賭受害的家庭,陪上三元的社會福利金。部長對國外賭博合法化的情形,認知如此粗糙而浮面,竟然率爾作賭博合法化的重大決策!吾人千盼萬盼建立「快樂希望」的新政府,上台椅子還沒坐熱,就急著為區區二十五億的骯髒錢而出賣靈魂,真令人寒心!

 新政府抗拒誘惑的能力顯然是太差了吧?我們有沒有想到,外商用這二十五億做為釣餌,掏空的會是台灣人民數以百億計的資產,留下的會是許多因賭鬼而人倫破碎的家庭,與國內暴增的犯罪率?

 政客不要用技巧言論包裝「賭」的血腥與罪惡事實!美國人民已為賭博合法化而付出了沉重代價,台灣人的「賭性」尤甚於老外,在此情況之下,一旦賭博合法化,賭博被包裝了「高級仕紳、高尚遊戲、老少咸宜的益智遊戲」的標籤之後,你的家人染上賭習的機率會比如今提高最少五倍,你和你的家人成為賭鬼偷、搶、勒贖對象的機率也肯定提高,這是何等致命的吸引力!

 如果你認為賭博是個人行為,別人無權干涉,但是斑斑血淚的實例可以證明:賭博的受害人往往正是不賭博的人︱賭鬼的家屬,乃至莫名其妙被搶被擄被殺的無辜第三者。 特別是在台灣,「賭博」與「暴力」有著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為何如此?原因無它,賭博製造了犯罪的溫床!賭博業滋養了道上的大哥與嘍囉,而賭客輸到一敗塗地時,不鋌而走險者幾希!於是惡向膽邊生,偷盜、搶劫、擄人勒贖、殺人滅口,無所不為。

 倘若讓地下賭場檯面化、正式化,這不啻是以更公開的方式誘引全民當賭鬼,在已夠混亂、夠齷齪的台灣,打造更多的犯罪溫床。

 有人認為:既然賭博無法禁絕,不如將其合法化。但是,色情、毒品與黑道同樣無法禁絕,難道也要將它合法化?

 有人認為:合法化後,納入管理,就不會有藏汙納垢的地下賭場了。請放心,賭博合法化以後,照樣會有逃漏賭稅的地下賭場存在:六合彩、職棒、賽鴿、麻將,乃至選舉時刻就「候選人誰會當選」來押寶下注。

 有人說:反正台灣人愛賭,與其給拉斯維加斯賺取賭稅,還不如自己做莊。但我們有沒有想過:賭場設在國外,吸引的是「輸得起」的中上階層人民;賭場設在國內,吸引的卻是「輸不起」卻意圖一夕致富的中下階層人民?

 賭博之敗壞人心,腐蝕經濟,在開放賭場的國家都已得到驗證。賭場在富麗光鮮的背後,隱藏著大量的罪惡與血腥。我有一年乘赴大馬講學之便,參觀吉隆坡的雲頂賭場,陪同的居士告訴我:在此賭輸者往往因傾家蕩產而淪為娼妓或自殺以終,賭贏者往往招來殺機而屍陳郊野。大馬政府很有意思:可以設賭場以賺華人的博采稅,卻不准馬來人入場賭博。他們是何其保護自己的人民啊!哪像台灣一幫政客,享用的是民脂民膏,卻為了謀取巨利,不惜將人民推入嗜賭如命的罪惡與痛苦之淵藪!

 這幾天,我們會蓄勢待發,冷眼旁觀官僚與民代做些什麼。假使官僚與民代通過任何與「博弈」相關的條款,我們絕不善罷甘休! 我們一定會召喚各宗教人士、各公益社團及社運團體,以及曾經因家有賭徒而天倫夢碎的人民,全面串連起來,發出怒吼,唾棄出賣靈魂的政客!(作者釋昭慧╱中華佛寺協會常務理事)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