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5月11日 星期五


回應「請給監護工一個人性化的勞動條件」
封建舊思想挑戰現代新思維
紛亂的台灣 嗜血的媒體
興票案的推手與砲手
美國調整亞太大戰略
台灣母語師資 教育部非拿出辦法不可!
無力與無心


回應「請給監護工一個人性化的勞動條件」 

☉行政院勞工委員會

 拜讀陳媛琳大作「請給監護工一個人性化的勞動條件」(自由廣場,五月二日),茲說明勞委會立場:

 一、有鑑於我國人口結構逐步邁向高齡化,及國內身心障礙者或中風癱瘓等重病需人照料者日增,故對長期照護體系之建立實為刻不容緩之事。勞委會基於人道考量,同意繼續受理家庭及機構申請聘僱外籍監護工,並開放經政府立案社團法人附設之收容養護機構申請聘僱外籍監護工。惟為貫徹勞委會逐年縮減外籍勞工在華人數之政策決心,目前正與內政部、衛生署共同研商應如何盡早建立國內長期醫療照護體系,而於該項醫療體系尚未建立之前,勞委會為因應民眾需求,繼續開放外籍監護工之申請,但對申請資格及審查標準則予以從嚴規範。

 二、家庭外籍監護工之申請,雖對實際需求家庭提供相當助益,但根據反映,雇主違法指派所聘僱之外籍監護工從事許可以外之工作比例偏高。另雇主以不實診斷證明書,達到合法引進非法使用外籍監護工之目的,亦漸為社會所關注,故勞委會分別於八十九年二月及八月兩度公告調整家庭外籍監護工之申請資格,政策目的在使真正需要監護者,仍得依規定申請聘僱外籍監護工,不需要者,得以杜絕,防止外籍監護工被指派從事許可以外工作。為防杜雇主違法指派所聘僱之外籍監護工從事許可以外工作之情形,勞委會目前已採取相關查察暨規範措施如下:

 (1)補助各縣市成立外勞查察人員,將外籍監護工列為查察重點,藉以管制違法使用情形,且根據查報成果統計,每月查獲違法之件數明顯增加。

 (2)設置檢舉專線,受理民眾檢舉雇主或仲介公司違法使用外籍監護工案件,並移請當地警察機關深入偵辦。

 (3)由就業安定基金提撥適當經費,獎勵民眾積極檢舉及警察機關查緝監護工違法案件。

 (4)對以不實診斷證明書聘僱外籍監護工之雇主或仲介公司,主動移請法務部調查局偵辦。

封建舊思想挑戰現代新思維

☉程萬行

 前一陣子,在「愛憎李登輝-戴國煇與王作榮對話錄」一書發表時,王作榮責怪李登輝「去中國化」,指李將中國文化批評得一文不值,而沒有看到中國文化菁華之處。

 王作榮並不了解李前總統「去中國化」的用意何在,也無法舉出中國文化的菁華在那裡。中國文化涵義廣泛,不過中外學者認為中國文化與儒家思想(四書五經)牽連在一起。換句話,儒家文化就是中國文化的代表。它主要內容是強調人與人之間的為人道理,是以道德觀來規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它被中國歷代統治者,當作考試題材,作為愚民的工具。中國人寫文章,或者談話,懂得引用四書五經的典故,但是極大多數的中國人卻無法在日常生活予以落實。說和寫是一套,實際上做起來又是另外一套,因此中國文化變成虛偽形式、口號文化。在這種文化氣息長大的中國人,很難擺脫窮困、髒亂和腐化的惡劣環境,這種現象發生在未曾受過西方文化洗禮的中國特別顯著。

 中國五千年文化又是充滿著統治者之間的權力鬥爭,對現代文明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貢獻。就中國人一向喜愛誇耀的三大發明-造紙、指南針、火藥等而言,這些跟事實也有很大出入。根據DK Science Encyclopedia(DK科學全書),只提到Chinese在公元前已經利用木屑當作紙使用,並沒有提到紙、火藥和指南針是中國人發明的。因為紙和火藥的發明要有化學的知識;指南針的發明要有物理方面的磁鐵知識。中國的教育制度,到一九一七年才開始引進西方的現代教育課程和制度。在此之前,只有四書五經,沒有科學、數理的觀念和知識,那裡談得上科學方面的新發明呢?

 還有世界文明國家所重視的人文精神-自由、民主、法治、人權、平等、公義、民族自主,都是西方文化的產物。

 王作榮還批評李前總統受日本統治影響,對台灣與中國關係缺乏正確認知等。王先生應該知道李前總統不但受日本統治影響,也受中國國民黨的影響,因此,李前總統對台灣與中國關係的認知,絕對比王作榮更清楚,更正確才對。

 王先生只不過受中國國民黨封建、腐敗、帝王思想的獨裁統治影響,喝國民黨奶水長大,對日本統治和中國國民黨統治的好壞,無法做一番客觀的比較。平心而論,早期台灣人在日本人統治期間,抗日活動時常發生。當時日本政府對這些抗日活動份子,只不過予以警告,或者拘留數天即予釋放。他們並沒有為了抗日而被日本政府判徒刑或者被槍決。這些台灣人的抗日目的是希望台灣能脫離日本殖民統治,早日回歸「祖國懷抱」。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日本根據舊金山和約,宣布放棄台灣主權的擁有,接著由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接管台灣。從此以後,日本人在台灣所建立的清廉政府和守法有秩序的社會,被這群封建、落伍、腐敗的蔣政權破壞殆盡,蔣政權對外借用民主幌子,對內實施獨裁的高壓政策。軍隊紀律散漫,搶劫、強奪等時常發生,引起台灣人的公憤。不到兩年就發生二二八事件。根據官方公布資料,大約有二萬名左右台灣精英被國民黨政府槍決。蔣介石集團又以反攻大陸為藉口,長達卅八年的戒嚴令來鎮壓台灣人。民主、自由、法治、人權,只不過是口號上的名詞而已。這時候台灣人的心情何等鬱卒,可以想像得到,只是敢怒不敢言。

 在政治方面,特權橫行,貪污、歪哥、回扣、紅包等在日本人統治時代未曾聽說的名詞,在台灣社會開始流行。把教育當作愚民政策的工具,以統一教材(標準本),對學生灌輸毫無意義的反共思想教育和偶像崇拜,司法作為打壓異己的工具,違章建築林立,交通混亂,環境衛生和治安逐漸惡化。

 台灣人曾經給中國機會入主台灣,但是中國的腐敗帝王思想觀念,根深蒂固,無法改變,台灣人無法認同。日本統治台灣給李前總統同輩人帶來正面影響,相反的,蔣介石父子領導的中國國民黨統治台灣,卻為台灣人帶來負面影響,所以要批評的對象應該是蔣介石集團,而不是李前總統。

 從王作榮對李前總統的民主改革,造成國民黨因大選失利,而實現了政黨輪替,心理上產生失落感,無法適應,而把整個失敗推給李前總統個人。更荒謬的是,他把李前總統因精簡行政機構提高行政效率而廢省,加上國民黨大選失利兩件事跟中華民國滅亡劃上等號,難道王作榮不懂民主政治的政府是屬於全民政府,不屬於少數人或者某族群的政府;政府是透過全民投票而產生,不是靠欽定或者世襲而來的;政府是為全民利益服務而存在,不是為了少數人或者既得利益者而存在。

 李前總統對中國的口號文化缺失,了解很清楚。加上他受過日本和西方先進國家的教育,平時日、英文書刊看得很多,具有國際觀,做事踏實。台灣在李前總統執政十二年期間,排除萬難,使得民主政治在台能夠落實,贏得國際社會的肯定。王作榮批評李前總統的「去中國化」,不了解中國文化的菁華,只能說是封建舊思想對現代新思維的挑戰。(作者程萬行╱曾任明志工專校長,目前在美國從事研究工作)

紛亂的台灣 嗜血的媒體

☉晨曦

 電視媒體猛追老少配,也因媒體光環圍繞,小鄭媽媽的眼淚天天滴,喊話天天喊,甚至此一事件女主角都喊自殺。

 日昨電視新聞還用近十分鐘的時間捕捉某路人喝醉酒的醜態,用特寫鏡頭捕捉當事人喝醉酒的話,不知居心何在?是為了維護社會治安?還是期望收視率高升? 看最近新聞節目播出的內容,只有八個字可以形容:「慘不忍睹,良心何在」。內容除了政治暴力、政治謊言、自殺事件、失業民眾、醉酒醜態、虐待暴力和老少配等負面新聞外,似乎看不到正面溫馨的新聞。

 我不禁想問:這樣的新聞播放方式,是否已經嚴重影響民眾生活,造成社會大眾心情浮動。以如此貼身、嗜血方式播放新聞,難道是尊重人權和維護民眾知的權利的新聞媒體嗎?

興票案的推手與砲手

☉莊柏林

 「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一書,李前總統登輝對興票案的說法,即連營是推手,李登輝不過是砲手而已,對此,筆者曾為國民黨邀請當告訴代理人律師之一,亦曾有五人律師召集人的構想,只因政治立場的不同,筆者推由張迺良律師擔綱,基於告訴程序的經歷,略知一二。

 李登輝當砲手的情形,於立委楊吉雄於八十八年十二月九日揭發,宋陣營辯解係經李主席授意時,李登輝本人或透過文工會主任即發言人黃輝珍駁斥宋:「嚎哨」「白賊」(說謊)「夭壽」「未見笑」(無恥)「奸巧」,足見宋楚瑜所辯:刻用「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條戳,設立「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秘書長專戶」,係承李登輝意旨而為一節,並不實在,從宋楚瑜將外界捐給國民黨三億六千多萬元(包括一、八十年六月十日陳由豪捐一億元;二、八十年九月十二日中廣公司捐一億元;三、八十年九月十九日起至八十一年十二月十八日各界捐共六千八百五十萬元,其中梁柏薰三千萬元;四、八十年九月十日至八十二年三月十日各界捐共九千二百三十八萬元,包括梁柏薰五千萬元,王又曾三千萬元),轉入其子宋鎮遠、妻妹陳碧雲及宋私人帳戶,亦未經李登輝同意,據此可認定,說經同意,何以離職時未列入移交,由繼任的許水德掌管?又經查現仍活存之前任秘書長李煥等人,亦無此前例?

 律師團深夜進出國民黨中央黨部近十次,商議宋偽造文書與侵占的證據及犯罪構成要件,並草擬告訴狀,修改告訴狀,辦理委任手續,最後於監察院調查報告八十九年二月十日出爐第六天後之八十九年二月十六日,舉行記者會,逕奔台北地檢署遞狀告訴。其間與律師團商議者,均與連陣營有關的要員,於告訴後,筆者亦常受邀至仁愛路連蕭競選總部商議策略,如何讓檢察官把案件動起來,也曾計劃再舉行記者會,由此可見連陣營確實扮推手,而以李劇烈言詞呼應,當然是砲手的角色。

 李登輝當砲手的目的,無非貶抑宋上漲的民調與聲勢,使其無法勝選,並讓連繼承李當總統,李亦曾當眾說阿扁為豎仔(騙子),足見李挺連,刻意要他能當選,連陣營的李「棄連保扁」的說法,顯屬虛構,連對刻意栽培為接班人的李登輝恩將仇報,為在野聯盟,不顧李的反對,放棄興票案不起訴處分的再議權,並遠離李辛苦十二年建立的路線,真是情何以堪。


美國調整亞太大戰略

☉張旭成


 四月初的美中軍機擦撞事件,撞出了美中關係的齟齬,也撞出了美中是「戰略競爭關係」的事實。四月下旬美台軍售會議後,布希總統接受ABC訪問時表示將「竭盡所能協助台灣自衛」的堅定語氣,以及日前決意加速部署「全國飛彈防禦系統」(NMD)的重要演說,說明在布希領導下的美國,對亞太及環球的政策已有一番新思維。

 現任國防部長倫斯斐在柯林頓政府時代曾負責一個委員會,評估美國是否應研發及部署全國飛彈防禦系統,並在一九九八年向柯林頓「獻計」,為因應一些「流氓國家」(rouge states,如伊朗、伊拉克、利比亞、北韓)及潛在的敵人(如中國)對美國的威脅,美國需要部署飛彈防禦系統以強化美國的安全,但柯林頓總統擔心俄國及中國的反彈而將這個計畫束之高閣。在布希就職幾個月後,倫斯斐的想法得到肯定,美國建構飛彈防禦網的計畫將逐步實現,布希還宣稱要把盟邦納入其保護範圍,引起北京震驚。

 北京堅持反對美國部署NMD,因為憂心因此而籌碼盡失。共軍一旦對台動武,以常規戰爭是無法對付美軍的介入,唯有用核武或導彈才能威嚇美國,如果美國的全球飛彈防禦網建構完成並將台灣納入,中國對台海將優勢盡失。具體而言,美國建構飛彈防禦系統,北京擔心有三種不利的後果:一、削弱中國在朝鮮半島和導彈擴散等議題上的政治影響力;二、美國可能將台灣納入其飛彈防禦傘下,形成美台戰略同盟;三、美國甚至將反導彈系統的技術移轉台灣,大大抵制了中國在福建部署的導彈戰力,而削弱了逼台灣上談判桌的籌碼。

 中國已不只一次在聯合國大會及日內瓦裁軍會議等國際論壇上,強調美國部署NMD對全球戰略平衡的危害性,並積極尋求國際支持,北京還強化與俄羅斯的合作關係,預料今年七月即將簽署的「中俄友好合作條約」,反NMD將是重要條款之一。中國目前也正全力發展導彈,並把二十枚液體燃料洲際導彈,大幅改裝成便於機動發射的固體燃料發射導彈。

 布希總統一反過去柯林頓政府的「戰略性曖昧」(strategic ambiguity),明確與堅決表示美國將「竭盡所能協助台灣自衛」的「戰略清晰」(strategic clarity)作法,的確令人耳目一新。他事先警告北京美國政府維護台海和平與安全的決心,讓中國領導人不要造次。

 以往美國立場與政策模糊不清,產生偌大負面後果,一九九五年六月李登輝總統訪問母校康乃爾大學後,中國人民解放軍在七、八月對台文攻武嚇,對台海水域試射飛彈,美國因奉行「戰略性曖昧」政策,不肯明言如果解放軍對台動武,美國將如何回應。解放軍頭頭受到誤導,以為美國將袖手旁觀,導致解放軍一九九六年三月更大規模的軍事演習,也逼得美國出動了兩個航空母艦戰門群三十幾艘戰艦,以預防解放軍「擦槍走火」、假戲真做。

 同樣地,在一九九○年美國駐伊拉克大使在答復海珊總統有關伊拉克與科威特領土爭執問題時,因用詞曖昧,表示美國沒有什麼「特定立場」,海珊會錯意,以為美國不反對伊拉克對科威特的領土訴求,而間接鼓勵海珊出兵科國。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歐洲的和平得以維持,是因為美國「戰略清晰」,協防決心堅定,明確告訴蘇聯及華沙公約國家:攻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任何國家,就是攻擊美國,美國將「竭盡所能」反擊侵略者。

 注重亞太已變成布希政府全球策略重心,而亞太的策略不再以美中關係為主軸,而是以強化美國與亞太地區民主國家(日本、韓國、印度和澳洲)為重心。從美國對台軍售及布希總統所發表的對台政策言論,我注意美台安全合作的擴大。如何提升台美高層的接觸與對話,強化雙方了解與互信,讓台灣充分參與美國與亞太民主國家的正式與非正式合作機制,將考驗阿扁政府外交╱國防團隊的智慧與能力。

台灣母語師資 教育部非拿出辦法不可!

☉楊維哲╱台教會會長﹔李 喬╱台灣筆會會長﹔李筱峰╱世新大學教授﹔ 陳延輝╱台灣師大教授﹔鄭正煜╱台灣南社執行長﹔趙天儀╱靜宜大學教授﹔林清祥╱東海大學教授﹔林碧堯╱東海大學教授﹔廖宜恩╱中興大學副教授﹔吳 晟╱詩人﹔王麗萍╱立法委員

 本來今年六月,教育部應完成一千名HOLO語、五百名客家語及人數不定的原住民語台灣母語師資認證,以應本年九月台灣母語課程所需。唯因有人反映此種認證違背正規教師資格,教育部遂決定依法中止辦理。

 我們支持教育部依法行事,但是請問教育部:目前中、小學有許多代課教師、代理教師、兼課教師,並未具正式教師資格,請問依法如何進入中、小學授課?更進一步而論,若正規人文課程教師、甚至數理教師,只接受三十六小時或七十二小時台灣母語培訓,依何法條,可以取得台灣母語授課資格?

 我們無意就法規層次對教育部詰難,但對教育部事務官僚對如何培育台灣母語師資,匱乏一絲一毫主動、前瞻的願心,深致不滿與譴責。

 本年九月開始,小一即將實授台灣母語課程,明年再加小二,五年後,隨著時序的推移,小學一至六年級總共約計一百八十萬名國小學生,均須每週必選一小時以上台灣母語課程,請問屆時所需龐大教師人力資源何在?教育部規劃近、中、遠程企劃方案又何在?

 若無外在鞭策,依教育部慣性,均難見主動積極性作為。我們深憂,未來六年國小母語,是否將難逃廝混過關的命運?果然如此,實為我們所不願見。

 認證台灣母語教師,依法已不可行,為防草率施教,我們建議教育部鼓勵各鄉鎮及各縣市均成立「台灣母語教學中心」,以任務編組方式統籌課程之規劃與推廣,並在教育部之下,亦成立「台灣母語教學委員會」,以統整其事,藉此應急彌補闕漏。

 其次,在大學「台灣語文教育學系」未大量培育母語師資以應所需之前,教育部應通函各大學,鼓勵開設「台灣母語語文教育學程」,以二十學分至三十學分規劃母語學程,開授三百六十小時至五百四十小時,實授、實學「台灣母語概論」、「台灣母語源流與遷變」、「台灣母語語言文化學」、「台灣文化人類學」等等與台灣母語相關之課程。讓學生體現台灣母語具體實相背後的哲學本質,進而進行宏觀與微觀的哲學深度思考。

 此一「台灣母語語文教育學程」若能修畢學分,並依法規修習教育學程,則依據法定程序,應可取得台灣母語教師資格。由於台灣母語國小課程開辦伊始,教師需求量龐大,不似其他既有課程,待補師資缺額有限,競爭過度激烈,依市場供需法則,大學母語學程開授之後,選修風潮必起,約計二至三年之後,母語學程教師可以正式進入校園,此為最扎實有用之濟急辦法。

 而且母語學程之開授,必可與「台灣語文教育學系」之學術研究與教學、推廣產生連動關係,間接為各大學之籌設「台灣語文學系」奠基。有母語學程大量開設在前,母語學系之師資、教學、課程規劃,以及大量民間出版品之出現,在在均有助於台灣母語系、所的誕生與發皇。

 母語學程之開設,近可濟急,遠利深耕,實在難以忖度教育部不能接受之理由。九八年,彰化師大有志教授,曾進行台灣母語師資學程規劃,並正式向教育部提出申請,卻遭教育部駁回,不知當時教育部用心之何在?

 如今新政府執政,對台灣母文化的追尋,乃是尊嚴而神聖,如果教育部仍然不准,張俊雄院長與陳水扁總統有義務為此一大事負責!

無力與無心

☉沈富雄

 立法院全院各委員會聯席會近日對國營事業預算進行審查,週四上午的第一次會議因為出席人數不足而流會,簽到的五十八人中,執政的民進黨籍立委更只有二十三人到場,缺席狀況相當令人汗顏。

 回顧以往舊政府時代,國民黨立委基於執政黨立場,對政府預算必定強力動員、全力護航,更遑論黨營事業與國營事業之間,相互糾葛、盤根錯節的龐大利益,為維護「黨益」,由黨意下令動員更屬必然。民進黨則高舉掃除黑金的旗號,帶著選民的清新期許入主政府,不可能如以往執政者對政府與國營事業利益的大肆染指,於是在沒有誘因、也沒有進行動員的情況下,出席人數稀稀落落。

 如果從結構性的角度來看,則與國會席次上的劣勢有關。儘管民進黨贏得總統選舉,並拿下行政院長等職位,在外觀上有執政黨之名,但受限於國會少數的限制,六十六席的民進黨立委,並無法單獨居於主導地位,即使全數出席,也難以招架在野黨的人海壓力。逐漸地大部分黨籍同仁的無力感,形成消極心態,也無心於議事。

 因為無力,所以無心;但也因為無心,所以更無力。民進黨現在該做的,不是自暴自棄,而是打起精神,提升執政品質,贏得國會第一大黨的地位,組成穩定多數政府,才能否極泰來。(作者沈富雄╱立法委員)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