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談鏗鏘集


不知今夕是何夕

  陳水扁出書大談政權轉移辛酸,其實台灣社會的轉型,何止是政治充滿驚濤駭浪,很多民眾的思考與價值觀,以及政客的行為舉止,何嘗不是停留在舊的威權時代?

  過去,反對黨經常以「政治迫害」、「白色恐怖」指責執政者以國家機器箝制言論自由,殘害人權。這種指控在威權統治時代,確實不乏真實的事例,統治者也為了濫權而付出失去民心,丟掉政權的代價。

 不過,即使如此,在民主改革漸獲成效之後,近十多年有關「政治迫害」與「白色恐怖」的指控已經逐漸偏離事實,反而變成反對黨一種有力的政治武器。 最近,經過一年來的政權輪替,不管執政者的政績如何,有無治國的本領,至少情治、司法、警察、軍隊的國家化與中立化,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反對者反擊執政者的武器卻是不變的,「政治迫害」、「綠色恐怖」、「選擇性辦案」的名詞仍然滿天飛,好像台灣還停留在執政者可以一手遮天,操控一切的威權時代。

 以景文弊案為例,前朝的教育部官員多人被起訴求處重刑,前教育部次長林昭賢立即召開記者會指控此舉是政治迫害,並暗示迫害行為跟現任的教育部官員有關。坦白說,檢察官的起訴與求刑是否得當,被告當然有權表達不滿,堅持自己的清白;但是硬要把任何事情都跟政治迫害扯上關係,未免太高估執政者的能力,也無助於案情的澄清。

 不就司法論司法,卻打著「政治迫害」、「綠色恐怖」、「選擇性辦案」的口號進行政治抗爭,欲求證明其清白,在民主社會恐怕是徒勞無功的。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