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1月1日星期四

良心、惡性、制度與民主
國民黨的說帖越描越「紅」
中藥臨床試驗的進展-回應「生物醫學研究的倫理和新藥研發」
別讓國科會變成國「苛」會
經濟全球化
《選舉大家談》愚弄選民


良心、惡性、制度與民主

☉邱垂亮

  大哲奈伯爾(Neibur)最有名的一句話是:「人有良知,才使民主可能;人也有做壞事的惡性,才需要民主。」

 民主化就是從傳統的人治變為現代的法治、從人的權威和人際關係為政權主體改為制度權威和制度關係為政治運作主軸、從專制主義轉變為人民選出政府官員的權力結構的發展過程。

  一九九六年台灣人民公開、公平直接投票選舉國民黨的李登輝總統,二OOO年經過同樣程序選出民進黨的阿扁總統,造成台灣有史以來第一次的和平民主政權輪替,台灣進入民主化成功的發展階段。

 但台灣的民主政治要鞏固化,像英美西方民主先進國家永續正常運行下去,恐怕還要我們大家努力打拚,二十年、五十年、甚至一百年,才能大功告成。

  根據民主學家的研究,世上過去二百多個民主政體(不是國家),沒有一個人民個人平均所得超過六千零五十五美元(一九八五年值)的政體民主化失敗,走回頭路,再變為專制政體。所以,根據歷史經驗,台灣經濟發展已遠超過這個指標,經濟不再是台灣民主化鞏固的阻礙因素。

  另一重要民主化鞏固因素是文化,要有長治久安的民主政治,人民、尤其是政治領導精英,一定要有一定的民主文化素養。這方面,台灣是嚴重缺乏。大家看看正如火如荼進行中的縣市長和立委選舉,看到朝野各黨領導人都在大打口水戰。他們一上台,都忘了自己、文明、理性和政策辯論,而是激情演出,罵來罵去,語不驚人死不休,非要把聽眾搞得也瘋狂不可。

 這種戒嚴時代的競選文化、語言和行為,實在是反民主化,不要也罷。這些領袖人物,才是真的在教壞小孩子。 民主文化的培育,是百年樹人的社會工程大業,要世世代代奮鬥下去。但文化建設難,制度建構則不僅不難,還可立竿見影。目前台灣民主化鞏固最燃眉之急的工作,就是民主政治制度的完善建設。

  阿扁最近出新書「世紀首航│政黨輪替五百天的沉思」,指出去年三一八後,台灣歷史上首次的政權移交過程,沒有清冊,甚至連國家安全會議都沒有完整的檔案資料,阿扁於是稱這次的政權移交是「良心移交」,不是「制度移交」;是「口頭移交」,不是「清冊移交」。

 回想起這段歷程,阿扁至今仍百感交集,並以「驚濤駭浪」形容當時的險峻情勢。阿扁的這段話,馬上引來連戰、宋楚瑜等在野黨領袖的群起攻擊,又是口沫橫飛。 阿扁的「驚濤駭浪」是否言過其實,可以評論;但他指出的台灣民主政治體制的嚴重殘缺不全,絕對是千真萬確。

 從根本大法的憲政體制、政府結構、選舉制度、政黨政治、司法獨立、軍隊與文官中立等,到國會亂象、總統與副總統的不和、朝野惡鬥等問題,很多都因為民主運行機制極為缺乏或缺失,都是人治多於法治,人性運作多於制度運作,「良心」(或惡意)決定多於制度決定。

  良心當然要,但絕對不夠,所以我們要民主制度。民主的選舉制度,我們有,當然要珍惜和維護,但一樣絕對不夠,我們還要有很多健全的民主順暢運作機制。這些機制要層層、環環完善建構,才能節制人心惡性的發作和危害。此路非走不可,而且越快走成越好。

 這個民主制度建造工作,我們實在應從這次選舉開始,各黨領袖的人身攻擊口水戰,可以免了。他們應該理性談制度、談政策、談如何拚經濟、談如何維護台灣的主權地位。(作者邱垂亮╱淡江大學客座教授)

國民黨的說帖越描越「紅」

☉沈潔

  國民黨在一些特殊族群黨員的喊殺聲中,把前主席李登輝開除黨籍,暴露它與共產黨一丘之貉的鬥爭本質。

 但它也怕如此欺負一位把台灣帶向民主體制的老人,會引起台灣有良心之士的反感,趕緊絞盡腦汁,由「中央」向下發出「說帖」,信口雌黃,要把李登輝被「掃地出門」罵成「咎由自取」。

  國民黨舞文弄墨之士甚多,要對其前主席開刀的歷史文獻,自然集其中之精華,全力以赴。但閱其說帖之陳述,難免使人感到國民黨真是越描越「紅」,講了半天本土化,其本質卻依舊如其在北京之共產黨雙胞惡胎。

  我看國民黨說帖,得到的幾個重要結論:

 第一,本土化是好的、應該的,李登輝對本土化是有貢獻的。

 第二,外來政權是不好的、不應該的,國民黨不是外來政權。

 第三,聯共反台是不好的、不應該的;國民黨是「反共」的、「保台」的。

 第四,「統一」是好的,「台獨」是不好的。 國民黨說它的路線未變,變的是李登輝,因此,它要說清楚講明白,開除李登輝。

 真是如此嗎?國民黨真認為選民如此容易被它的文字魔術所騙?讓事實來檢驗究竟是國民黨變了,還是李登輝變了。 李登輝十二年政績,最重大者在於使國民黨「本土化」,和「中華民國」台灣化。此兩者皆屬以老店新開之手法,改變經營權。

 國民黨本土化,起用台灣本土人士,使其脫胎換骨,在台灣民主化中仍有競爭能力;「中華民國」台灣化則落實主權在民原則,使中華民國作為一個主權國家有其法理基礎,在台灣的主權有其合法性。

  但李登輝此舉造成老國民黨族群之反彈,集體出走,另立門戶,他們反對國民黨之本土化,與中華民國外來政權之台灣化。曾幾何時,李登輝被老國民黨族群轟下台,原來出走的老國民黨紛紛回籠。國民黨在台北縣如此重要的縣長選舉,居然可以不提名本土候選人,而由黨主席私相授受,要全力支持反本土化、力促接受中國統一之老國民黨外省籍候選人。

 國民黨可以讓一個老國民黨出走人物污去幾億元,而不必追究。老國民黨族群為競選,全力批李登輝,要求開除李登輝,而本土人物噤若寒蟬。難道連戰不認為國民黨變色? 李登輝批國民黨走上「聯共反台」,國民黨自稱是「反共保台」。

 國民黨在兩蔣時代,確實反共,而且不惜訴諸武力,要奪回中國政權,但「保台」卻只是保住其政權之附帶作用。在老國民黨出走後,其奔走北京,力勸北京對台灣文攻武嚇,已是眾人皆知之事實。

 其中有人更公然為北京張目,以其代言人自居。去年大選前,連戰的所謂親信、謀士、同學,到處奔走,勸北京不要與李登輝打交道,等選後連戰的政策會「非常不一樣」。連戰敗選後登上國民黨主席寶座,言必稱「一個中國」、「九二共識」,放棄李登輝所提出與中國建立「特殊國與國關係」之論。

 而國民黨反本土人士更奔走北京,促其勿與民進黨本土政府往來,等國民黨上台再說。中國拒絕與本土政府打交道,而國民黨政客甘為中國利用對本土政府進行鬥爭。

 在兩蔣「反共」時代,有此行徑還能辯稱是「反共」? 國民黨承認李登輝改變了兩蔣對中國的你死我活之爭,走向「和平共存」。李登輝要使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對等地和平共存,他並沒有主張「鎖國」,連戰似乎搞不清楚批「鎖國」是在批兩蔣。

 李登輝也沒有主張不與中國交流互動,但誰都看得出國民黨與中國的所謂交流與互動,已經超出一個主權國家之政黨應有的分寸,請求中國來干頂中華民國的內政,那就是賣國行為。 國民黨搬出「國統綱領」的「統一」牌,要塞住李登輝的嘴,證明國民黨沒有變,只是李登輝變了。

 誰都知道國統綱領是體制外、用於對付國內政治的特殊產物,台灣既走上民主政治,如此國家發展前途的重大政策,自當由民選之國會及選民最後決定,豈有讓一些無民意基礎者制定的道理?不但如此,李登輝在一九九九年已提出與中國是特殊國與國關係,以落實及保障中華民國主權國家之地位,這一點國民黨提都不敢提,反而是不斷附和中國要逼本土政府接受「一中」、「九二共識」。

  為什麼一定要接受「一中」,否定自己的主權?如果「一中」不會影響中華民國的主權,中國何苦凡事都要台灣接受「一中」?動用一切壓力,要迫台灣接受「一中」難道不是聯共反台?與一個主張接受「一國兩制」的老國民黨合作,難道不是聯共反台?李登輝提出特殊國與國關係,北京痛批為「台獨」思想,連戰和他的老國民黨族群也隨之起舞,明、暗批之為「台獨」,這不是聯共反台? 在李登輝提出特殊國與國關係的看法時,一個當時身居要職的連戰愛將,跳將出來表功,向國際宣布「今後台灣不再主張一個中國政策」,但連戰敗選下台,其愛將又成「一中各表」的先鋒,並昧於良心,硬說九二「有共識」。

 當年在政府供職者,本土人士均稱雙方並無共識,唯國民黨外省族群反本土人士硬說有共識,這便耐人尋味。國民黨正開李登輝時代的倒車,走向反本土之路。 當然李登輝指國民黨為外來政權,是指它接受民主考驗之前,並非指現在,如指現在當然不正確,因為國民黨已無「政權」。

 但最令人噴飯的是,國民黨稱它反扁並非輸不起,「如果真的輸不起,政權不會和平轉移」,只是「國民黨輸了政權,人民不能輸了國家」。我不知道是那一個黨棍寫出這種笑話。前一句就如郝柏村一樣,用他未搞軍事政變,證明他「民主」,國民黨意即如果它輸不起,政權就不會「和平」轉移。

  後一句更荒謬,國民黨輸了政權,怎麼會「人民輸了國家」?我假定「輸」是「失」之誤,但國家是人民所組成,政權可變,國家何以「失」去?國民黨在中國失去政權,中國人民並沒有失去國家,更沒有「輸去國家」。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人民,只有在被「統一」時,才會失去自己的國家。李登輝的特殊國與國關係,目的便在保衛台灣人民自己的國家,只有老國民黨黨棍,才會黨國不分,以為國民黨「輸去」政權,人民便「輸去」國家。

 連主席「讀」的書,大概就是如此,難怪阿輝伯要罵「歹子」,書讀不通的「政治學博士」。

中藥臨床試驗的進展-回應「生物醫學研究的倫理和新藥研發」

☉鄭毓璋

  看到和信治癌中心醫院謝炎堯副院長以「生物醫學研究的倫理和新藥研發」(自由廣場,十月三十日)為題,對整個新藥研發的過程作深入的探討,尤其對國內目前的中藥臨床試驗多所建言,可謂用心良苦,相信對提升國內中藥臨床試驗水準,並促使中醫藥現代化,會有莫大助益。

 不過謝副院長在文內對目前衛生署中醫藥委員會審查臨床試驗計畫書的能力提出諸多的批評及質疑,以筆者在中醫藥委員會親自參與臨床試驗審查的經驗,感覺謝副院長對目前中藥臨床試驗的審查過程及情形或不甚了解,因此特在此回應說明,期能解答謝副院長對中藥臨床試驗的一些疑慮。

  中藥除了幾千年的服用經驗之外,多缺乏經由臨床試驗證明之統計數據,再加上中藥的成分複雜,品質的一致性較難掌握,造成中藥臨床療效常常無法穩定再現,難以被現代西方醫學所認同,銷售對象大都侷限在台灣、中國大陸、日本、韓國、東南亞等華人市場,其他地區則只能以健康食品之名義行銷,無法擺脫傳統民俗療法的陰影。

 因此今天台灣要發展中藥,就不應停留在過去的古籍有記載,或使用經驗階段,而是必須下定決心,設法將其現代化,提出讓科學家們信服的數據,樹立中藥有效性、安全性的新形象,進而邁入國際化的康莊大道,這也是過去幾年來衛生署中醫藥委員會一直努力的目標。

  不過過去在國內進行的中藥臨床試驗較少,且多以學術研究為主,不論在試驗設計或執行上,均無法符合國際規範要求,因此為加速中藥新藥開發的腳步,並使廠商在申請中藥臨床試驗時能有適當的規範可循,衛生署特於八十八年公告「中藥新藥查驗登記須知」,並在八十九年修正有案,同時中醫藥委員會亦參考歐美相關法規,召開會議,擬定藥品化學、製造、管制(CMC)、臨床前動物試驗、進入臨床階段(PhaseI、II、III)、「中藥藥膠布」臨床前動物安全性評估及人體貼膚測試等資料之審查原則,使審查人員在審查案件時能有共同的標準。

 而從今年度開始,為使廠商所進行之臨床試驗能更符合科學性,所有查驗登記用之中藥新藥臨床試驗申請案,均需先由財團法人醫藥品查驗中心(CDE)進行初審後,再提行政院衛生署藥物審議委員會中藥臨床小組討論,目前該中藥臨床小組有委員七人,包括藥品、毒理╱藥理、臨床、統計專家,並視個案需要邀請相關專家加入審查,審查時委員們除對整個臨床試驗計畫書之科學性、可行性作評估外,對試驗藥品的安全性及受試者權益的保障更是嚴格要求。而為求臨床試驗之執行能符合GCP規範,中醫藥委員會亦於今年開始,以計畫方式委託台北榮總何橈通教授對中藥臨床試驗進行查核,全面提升國內中藥臨床試驗水準。

 另為使民眾用藥的安全能更進一步受到保障,中醫藥委員會亦委託林口長庚醫院建立全國中藥不良反應通報系統,收集並建立相關資料庫。 自八十九年十一月「中藥新藥查驗登記須知」修正以來,已有十三家廠商向本會提出中藥新藥臨床試驗申請,並進入審查流程,其間本會並召開過八次審查會議。

 目前有五個申請案經審核通過,其中兩個已分別准予在林口長庚及台北榮總開始執行。而國外大藥廠如德國Dr. Willmar Schwabe Pharmaceuticals及日本津村株式會社亦陸續派人至本會,討論要如何在我國進行中草藥臨床試驗,足見這幾年我國中醫藥的發展及整體中藥臨床試驗體系已受到國外的肯定,尤其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更是對台灣中草藥的發展情形非常重視。

  不可諱言的誠如謝副院長所言,中醫過去並無臨床試驗的方法,而望、聞、問、切的診斷方式亦無法達到現代科學客觀的要求,不過在衛生署支持下,中醫藥委員會已在七家醫院(台大、台北榮總、長庚、台中榮總、中國、奇美、秀傳)成立中藥臨床試驗中心,各試驗中心將會用現代臨床統計方法來設計適合中藥臨床試驗的模式,以合乎西藥臨床試驗的標準來進行其所執行的臨床試驗,並利用現代科學儀器或生物晶片的發展、或問卷來達到臨床診斷上客觀公正的要求。

 而目前中醫藥委員會亦以計畫委託台大、台中榮總、成功及中國四家醫學中心,進行「評估六味地黃丸對糖尿病病患之療效│多中心之雙盲、安慰劑對照性臨床試驗」,由台大戴東原教授擔任試驗總主持人,其藥品規格及臨床試驗的執行均符合美國FDA的要求,未來一年若能順利完成,將為台灣中藥臨床試驗立下良好典範。而對謝副院長質疑中醫藥委員會審查臨床試驗時的倫理層面,我不禁要說:「謝副院長,您對台灣中醫藥發展近況的認識,要加點油了。」

  就如同電影臥虎藏龍中的對白:「把手握緊,裡頭什麼都沒有,把手鬆開,你擁有的是一切。」在新世紀的來臨,希望我們都能以更寬廣的胸懷及最客觀的態度來重新思考台灣中藥的發展,相信未來要將台灣建造成為中草藥科技島的美夢,很快就能實現。(作者鄭毓璋╱衛生署中醫藥委員會高級研究員)


別讓國科會變成國「苛」會

☉ 何玉山

  任何的制度在執行上都可能造成「不公平」,重要的是,這些制度的實施是否達成或接近原始用意。

 國科會「研究計劃補助」或「研究成果獎勵」兩種制度,好比公司的年終考績,在公佈後總有人認為不公平。但若在多數人公平的情況下,且能遵循制度的原始精神,這些少數的不公平是無法避免的。

  國科會兩項制度已行之多年,曾接受過補助或獎勵的學者不計其數,但回顧一九九○年之前,全台灣的大專院校在SCI(科學引用索引)或SSCI(社會科學引用索引)的論文數能超過一百篇的有幾所?同樣的在二○○一年的今天,全台灣又有多少系所的SCI或SSCI論文數能超過一百篇?又有多少教授能有SCI或SSCI第一作者的論文二十篇以上? 筆者在一九九五年取得博士學位,曾在國外研究單位工作兩年,並曾任職於國內產業界兩年。

 過去四年的工作,發表超過三十篇以上的SCI論文,其中二十六篇為第一作者,被全球研究論文引用百次以上。如此的成績讓筆者有機會成為SCI期刊的論文審查委員。但筆者於二○○○年進入學校執教,是台灣學術界的新人。雖是新人,但確信以筆者過去研究經歷,當可獲得國科會「研究計劃」之補助與「研究成果」之獎勵。殊不知,結果出人意料,筆者竟然雙雙落選。

 以第一作者、且在全球水資源領域第二名期刊發表的論文提出申請「研究成果獎勵」,結果得不到任何獎勵。這篇一九九九年發表的論文已被引用十次,相當具學術價值。之後筆者規劃新的研究主題(一九八一年以來SCI沒有任何相關的研究論文),續向國科會提出申請「研究計劃補助」,結果得到四點手寫影印的退件答覆,且「用字遣詞」極具侮辱意涵。

 雖然筆者得不到國科會的任何補助,但靠學校十幾萬元的資助,一年來完成了五篇研討會論文及二篇SCI論文,這是多數獲得國科會補助計劃所看不到的成果。

 不管是否有充足的研究經費,真正具有研究熱忱與使命感的人,仍會執著於研究工作。筆者以此心,繼續在專業領域裡,追求在全球擁有一席之地的目標。 過去以來,已有三篇針對國科會延緩今年「研究成果獎勵」申請作業的評論,筆者以一位台灣學術界新人的心情,以不同觀點來看待這個事件。

 不管國科會的補助或獎勵制度是否修正、取消或延緩,重點在於,制度的基本精神為何?審查的原則為何?審查委員在其專業領域的全球學術地位如何?這些審查委員有資格與能力評斷申請者計劃嗎?如何評估受補助計劃或獎勵成果的後續發展作為?國科會應該朝這些方向省思,而不是每年固定編列大筆經費,補助或獎勵多數對國家發展毫無貢獻的計劃,浪費人民的血汗錢。(作者何玉山╱台北醫學大學公共衛生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經濟全球化

☉陳隆志

  「世界變得愈來愈小」,這是對經濟全球化的最佳寫照。 從八○年代後半期以來,經濟全球化的趨勢日益明顯。科技的進步,提升了生產力,而生產力的進一步發展又大大加快了國際資金的流通速度,帶動跨國企業的高度發展,同時也促使各國經濟更加開放,走向國際化。

 這種國際性的經貿往來、資金流動與技術革新,各國舊有經濟壁壘的逐漸消除,使國際社會形成一個相互依存、共同發展的經濟體。 經濟全球化使各國的經濟相互依存程度加深,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特別是一年來,國際整體經濟環境的低迷不振,引發台灣股市不斷下降、台幣匯率大幅貶值、產業外移帶動失業率持續升高,進出口及工業生產的快速滑落,使台灣經濟成長率預估值屢創新低。

  危機就是轉機!面對當前惡劣的經濟環境,我們不能失去信心,在內有本土性的經濟轉型,外有國際經濟衰退雙重的壓力下,如何使國內廠商加速新陳代謝,進而轉型升級為更高層次的創新者,維持產業的國際競爭力,則是當前的首要課題。

 因此,產業若要升級,資本市場的健全特別重要;在全球化的環境中,跨國企業、資本、人才往最有效率的地方流動,已經是無可避免的趨勢。假使台灣不能隨機應變,只會愈快速邊緣化。

  在全球化潮流下,如何使台灣不被邊緣化?政府扮演的角色,必須由管制者轉換為輔導者,政府必須建立一個滿足企業與消費需求的環境,推動我國資本市場的國際化與自由化,落實台灣成為亞洲最重要的資本管理中心的目標,增加海外控股公司到台灣來上市的意願,使台灣資本市場成為我國產業全球化發展的動力。

 如此一來,可促使國內市場的力量與創意充分發揮,這不單是我們面臨全球化避免信心流失的關鍵,更是我們再創「台灣奇蹟」的主要途徑。(作者陳隆志╱台灣新世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選舉大家談》愚弄選民

☉ 自由人

  宋楚瑜一再說,去年總統大選他被作票作掉。這真是睜眼說瞎話,愚弄選民。他輸阿扁三十萬票,要作三十萬票需要多少個投開票所配合?況且那時執政的是國民黨,若真有作票,理應把票作給連戰,豈有作給阿扁的道理。

  我是台北縣民,周遭許多朋友對這次推出王建參選台北縣長的泛藍軍頗有微詞,難道除了新黨的「小弟」,另外兩黨就沒有優秀人才嗎?  王建在登記前幾天才將戶籍遷到北縣,他連北縣廿九個鄉鎮市都弄不清楚,如何執掌縣政?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