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1月1日星期四

《世紀首航書摘》扁:有人民做支柱 我不孤單  

〔記者李季光╱台北報導〕陳水扁總統新書「世紀首航─政黨輪替五百天的沈思」序言,以「人民讓我不孤單」為題,文中除陳述他對人民的關愛外,也高度肯定前副總統李元簇,認為李元簇向來被認為是「沒有聲音的副總統」,但有時「無聲更勝有聲」。他說,李元簇的沉潛、厚實、睿智,實為台灣政治人物所少見。

  序言全文如下: 去年的五月二十日宣誓就職之後,阿扁以各種方式走遍台灣的每一個地方。搭飛機、坐船、坐車,更多的時候是走路,穿皮鞋、球鞋,還有雨鞋。 有人告訴我,這樣不太像總統。

 但是,握著民眾的手,與他們分享喜悅和憂愁,在越艱難的時候,能夠給人民帶來一點鼓舞和希望,跟他們站在一起,即使是讓民眾發洩心中的抱怨,我的心中也比較踏實。

  每當行政專機從地面滑行起飛之後,我都會忍不住從窗口看一眼我們的土地,除了感動於這一片福爾摩莎的美麗山川,我的內心更經常苦思著:政府應該為人民做什麼?什麼地方做得不夠好?怎麼樣才能做得更好?過去這五百多個日子,這些問題無時無刻不浮現在阿扁的腦海中。

  處在歷史劇烈變動軸線中的台灣,如何在首度政權和平轉移之後找到正確的定位,對內展開魄力的改革和民主的鞏固,對外與全球政經體系接軌,營造兩岸和平與區域穩定……,這些都不能再是選舉語言,而必須化為果決的行動。

  一年多來的執政,阿扁感觸良多。 多元民主的台灣社會,以最嚴格的標準來檢視新政府的一舉一動,這種現象固然反映出政黨輪替後人民對新政府高度的期待,然而在某方面卻也呈現出意見分歧、力量分散的紛亂現象。

  公元二○○○年的政黨輪替讓台灣完成「形式民主」,然而,一個強調理性、尊重和信任的「實質民主」仍等待我們去實現。 就像在艱難中要負責持家的主婦一樣,許多不為人知的苦衷和辛酸,我們必須坦然接受、勇於承擔,目的就是要讓一家大小、讓所有的人民享有安心、穩定的生活。所有的媽媽都能體會持家的辛苦,要維持一個國家的安全、發展和尊嚴,更是不容易。

  這是一項日以繼夜、永無休止的考驗,我們不能有絲毫的猶疑徬徨,只能勇往直前…… 今年九月三十日,阿扁的女兒幸妤出嫁,男方趙家在台南永康宴客。 看著女兒出嫁,阿扁心中有萬分的不捨,那幾天的心情十分複雜。

 除了掛心風災的情況之外,在參加婚禮的西裝口袋裡,還一直放著一份文件,那不是嫁女兒的感言,而是一篇政府的聲明。 九月十一日,美國發生恐怖攻擊事件,影響所及,全球政經秩序受到牽連,依賴美國市場甚深的台灣亦無法自外於這場國際危機。

  九一一事件發生後,阿扁在第一時間掌握所有情資,啟動國安機制進行危機處理。

 隨後更成立九一一專案小組密切掌握情勢的演變,政府相關部門也以最快的時效研擬出五十五項因應計畫和二十一項突發狀況想定和緊急處理措施。

  根據各項情資的研判,美國很可能在九月底到十月上旬之間對恐怖份子展開軍事行動,戰火一旦點燃,對國際和國內的衝擊不容忽視,政府必須在第一時間立即因應,力求安定民心。

 政府事前已經做好周全的應變計畫,各部會也有充分的工作準備。 阿扁口袋裡的那份文件,就是美阿一旦開戰,總統在第一時間要發佈的正式聲明。 外界並不知道其中的原委,甚至有人批評總統府祕書長、副祕書長、公共事務室官員和總統辦公室幕僚「勞師動眾」到台南吃喜酒。

 如果只是單純吃喜酒,只要阿扁家人去就夠了。 事實上,同一個時間,我們還在台南空軍基地預備了一個正式記者會的場地,以便阿扁發表聲明之後,立即趕回台北召開國安會議。

  政府做了十分,外界可能只知道三分,不過這個就是政府的職責,讓民眾免於恐懼、免於憂患。 身為國家領導者,阿扁不能輕忽任何可能影響台灣國家安全與政經秩序的危機,哪怕發生的機率微乎其微,都要有萬無一失的準備。

  今年九月十七日,納莉颱風侵襲北台灣,隔天阿扁前往台北縣市、基隆關心受災的民眾,從早到晚跑了一整天,最後一個行程結束已經是晚上八點。 之後,我並沒有休息,而是等著一通來自日內瓦的電話。

  針對台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最後一次工作小組會議,預計在日內瓦當地時間十八日下午四時三十分結束,台灣所有的入會相關文件是否獲得採認,就等最後的敲槌。 總統府及行政院相關單位也都在等待最後的結果。

  台北時間晚上八點十五分(日內瓦的下午四點十五分),電話響起,歷經十二年冗長、艱辛的談判過程,透過與中國大陸無數次國際外交的角力,台灣終於通過了加入WTO的最後一道關卡。 台灣在國際經貿的角色,即將跨越一個全新的里程碑。

  台灣外交處境的險峻和艱困不足為外人道,國際談判與斡旋的難度更不是他人能夠理解。特別是台灣屢屢遭受中共嚴厲的打壓,外交工作更是吃力不討好。 阿扁上任以來兩度出訪,拓展外交、鞏固邦誼,爭取在美國有尊嚴的過境,為的就是讓台灣在國際社會站起來,讓台灣的民主和經濟成就走出去。

  台灣能夠順利加入WTO是一份苦盡甘來的成果,也是台灣拓展國際空間的一大突破。透過WTO,台灣將與所有會員國享同樣的權利、盡同樣的義務。 更重要的是,台灣將擁有更寬廣的國際經貿舞台,與世界緊密地接軌,提昇台灣在全球經貿體系中的地位。 最令阿扁感到欣慰的是,新政府終於能夠在過去的基礎之上,鍥而不捨地努力與衝刺,順利完成國人長久的期待和付託。

  除了即將加入的WTO之外,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是台灣另一個重要的國際舞台。 儘管中共每年都竭盡所能地從中作梗,我們還是每年都希望運用智慧、尋求突破。

  阿扁從來沒有放棄親自與會的意願,因為這是我們做為APEC會員體的權利和義務,中共不讓我去,是他們的問題,台灣不應該一開始就自失立場。 儘管台灣的總統目前無法與會,但是我們還是希望出席代表足以代表阿扁、代表台灣。

  去年,阿扁屬意前行政院長蕭萬長先生代表出席,蕭先生也有很高的意願,但是最後因為國民黨不點頭而作罷。 今年四月,阿扁前往探訪李前副總統元簇先生。 李資政自從卸下公職後就淡泊名利,僻居苗栗鄉下。

  儘管遠離都市塵囂,李先生憂國憂民之心從未間斷,更能夠以清明之心看盡政治的混沌。 在那次晤談當中,阿扁深刻領會一位長者和智者的風範。 李先生對我說,他在政府撤退之前就到台灣,是自願來的,不是被迫的。五十年來,他從未回過大陸,也沒有想過要回去,大半的人生歲月都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李先生最後很謙虛、也很明確地告訴阿扁,如果國家、政府有需要他的地方,他絕對會百分之百全力以赴。

  過去外界經常以「沒有聲音的副總統」來形容在位時的李元簇先生,阿扁頓時了解,有時「無聲更勝有聲」。李先生的沉潛、厚實、睿智,實在是台灣的政治人物所少見的。 在位的時候戮力從公、謹守分際,卸任之後超脫政黨思維的束縛,遠離權鬥、海闊天空,卻依然心繫國家。

  拜訪李資政之後,阿扁一直掛記著他說的話,希望能夠重用寶貴的人才。 因為李資政豐富的行政經驗以及優秀的法學素養,加上祖籍湖南、目前又是無黨籍的身分,可以說是層級夠高、對國政的了解夠深夠廣、政治爭議性最低,所以最後成為代表阿扁出席十月份亞太經合會總統特使的最佳人選。

  李資政出任阿扁的特使,獲得台灣朝野與輿論一致的支持,可惜中共當局無法體會台灣的民意所趨,無理而且「無禮」地蠻橫阻撓,連邀請函都不發給台灣,不僅破壞APEC的慣例,更完全沒有盡到主辦國應盡的義務和責任。

 所以,我國最後決定有尊嚴的缺席,向國際社會抗議中共的霸道無理。 放眼國際,許許多多卸任的政治人物都能夠在國家面臨困難之際,挺身而出,置國家利益於個人與黨派利益之上。 美國的卸任總統,如老布希和柯林頓,都從未對不同黨派的繼任者提出任何的批評。

 即使是總統大選的落敗者,如杜爾和高爾,也都能展現民主的風範,接受選舉的結果,不斷表達對國家的效忠和對政府的支持。 李元簇先生是一位真正具有民主風度的崇高政治家。

 李先生的民主風範,也成為台灣政黨輪替後,紛紛擾擾的政局之中,非常難得而明亮的一面鏡子。 打從宣誓就職的那一刻起,阿扁的心中就明白,從今以後,許多的事情和心情是無法訴說、也不足為外人道的。

 然而,經過一年多的體會,我不認為國家的領導人一定是孤單的,因為人民是我的支柱,人民也是我的鏡子。 因為台灣四面環海,阿扁訪視地方經常會路過港灣,也多次造訪離島。在奔波的旅途中,有一個景觀經常吸引我,那就是佇立在港邊的燈塔。白色或紅色的燈塔襯托在藍天碧海之中,有一種沉靜、堅毅、無私的美。 儘管燈塔不可能在同一時間給予所有船隻光明,但是它總是固定地、有秩序地、均衡地提供航海的人適時的指引。燈塔不只提供海洋光明,也照見陸地。

  政黨輪替的民主過程,不僅讓新的執政黨必須學習成熟執政,也讓從來沒有失去政權的政黨必須學習反省,成為稱職的在野黨。

  政黨輪替不只讓全世界看見台灣,也期待台灣的民主成就能夠發揮華人社會的燈塔效應,牽動中國大陸改革開放的腳步。越是風雨飄搖、陰霾晦暗的時候,燈塔的亮度和效用越大。

  不過,燈塔並不孤單,因為雨過天青的時候、船隻進港的時候,我們看到許多的人與燈塔作伴。阿扁不是燈塔,但確實是人民讓我感覺不孤單。台灣是海洋之國,「台灣精神」才是兩千三百萬人民可以仰賴的燈塔。 人民的力量才是指引國家進步的燈塔。

 台灣雖小,卻因為有大海的孕育,使得我們的視野、氣魄和胸襟絕不輸給別人。只要我們站穩腳步、堅定信心,民主改革的大方向一定不會迷失。 台灣,一定可以迎風破浪,展開充滿希望的世紀首航。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