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
中華民國90年11月13日星期二

從莫斯科看美、俄、中的角力
醫者、連橫與連戰
一中即是中華民國?自欺欺人!
談「監委希望新聞局管管媒體」
子拜樹頭


從莫斯科看美、俄、中的角力

張旭成

 普廷總統將於下週訪問華府,並到布希總統德州Crawford老家作客。這安排不但反映美俄高層領導人友誼增進,更重要的信息是普廷在俄國的外交做了重大戰略的改變。一位俄國戰略專家認為,普廷選擇與美國結盟,中俄聯盟已幾乎破功。

 這個「急轉彎」來得太突然,並不是所有俄國高層外交與國防官員都認同和支持,但普廷做了很大膽、也很前瞻的決定。一年多以來,尤其是布希總統就任以後,北京與莫斯科有加強合作、中俄結盟對付美國的趨勢,但「九一一」事件改變了這種情勢。普廷加入布希所主導的反恐國際同盟,極力配合反恐戰爭,提升美俄關係,不可避免地衝擊俄中關係,及改變了美、俄、中的三邊戰略平衡。

 值得鄭重指出的是,「九一一」及反恐戰爭不但改變了美國環球的政策,也影響了列強的外交政策及他們與美國的關係。英國的布雷爾首相搶得先機,在外交與軍事上與布希站在同一陣線,熱烈與積極支援反恐戰爭,不但獲得英國人民的讚賞,也增加了英國在國際社會的能見度與影響力,布希毫不客氣地說,打擊恐怖主義單單表示同情或口惠是不夠的,需要有具體行動。德國、法國及義大利都感受到來自華府及國內的壓力,紛紛表態將提供軍隊,實際參與反恐怖戰爭。在這種大環境下,普廷是識時務的俊傑,俄國不能在反恐戰爭中缺席,必須「選邊」。

 俄國官員並不諱言,與美、中維持友誼最符合俄國利益,莫斯科並不希望聯美制中,或聯中反美,但在現實世界常常事與願違,而必須做出困難的選擇。中俄邊境長達數千公里,莫斯科為了睦鄰,必須與北京維持良好關係;中俄每年貿易高達一百億美元,俄國為保存其軍事工業,每年銷售幾十億軍火給中國,也必須維持良好的中俄關係。基於這種考慮,俄國支持中國所主導的「上海會議」,與中亞四個國家就一些政治及經濟議題加強合作及採取共同立場。

 可是「九一一」之後,更重大的利益及戰略思考超越甚至取代了上述的政策。「上海會議」的重要性已明顯降低,不但俄國,中亞這些共和國與美國也改變了他們先前的利害關係,與中國關係變成次要,俄國加入反恐聯盟之後,中俄關係的重要性也大為降低,因為俄國從美國及西方所能得到的好處太多了。

 這些好處絕對不是北京所能提供的。對普廷而言,受到布希總統的重視,最 高規格的禮遇,不只是他個人的榮譽,也大大提升俄國人民的尊嚴與俄國的國際地位。俄國與美國在反恐戰爭的合作已擴大到其他領域;美國國防部長在十一月初剛剛訪問過莫斯科,美俄就飛彈防禦系統(NMD)與反彈道飛彈條約(ABM)的爭議達成進一步共識,尤其是俄國最頭痛的「北約」(NATO)的擴大,吸收波羅的海三小國為成員的問題,取得美國重大的讓步,減弱了「北約」對俄國的威脅,是普廷很重要的收穫,也給了他籌碼說服持有異議的俄國軍方將領。這兩年來,俄國經濟稍有 起色,但美國與其他西方國家將提供的大筆貸款與經濟援助是錦上添花。

 一九六四年毛澤東在一次與日本社會黨客人談話中曾提起俄國人占領了西 伯利亞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中國固有領土,對蘇聯領導人有很大震撼。毛在世之年,中俄關係惡劣,但中方並沒有足夠的國力收復失土。十年來,中俄關係改善,中國執行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國力大增,雖然北京未再提起西伯利亞是中國固有領土的話,但目前已有幾十萬華人越界到西伯利亞貿易、工作與定居,俄國人的惡夢是有一天中國將不費吹灰之力收復故土。這不是笑話,俄國國會議員與台灣立法委員對話中,很嚴肅地表達他們的關懷與憂慮。俄國外交官雖然強調睦鄰,修好與中國關係,但這 政策不會一成不變,中俄都是大國,中俄條約不可避免地受到歷史、地理及國際政治的制約。一位代表莫斯科主流意見的戰略評論家,很不客氣地在主管東亞的俄國外交官面前說,俄國尋求與中國結盟是錯誤的選擇,俄國是西方國家,與美國及西方聯盟是很自然的,也最符合俄國利益。 (寫於莫斯科)

醫者、連橫與連戰

☉曾貴海

 十一月十二日是台灣欽定的醫師節,但在目前各行各業專業證照制度下,只有醫師因為孫中山先生的醫者身分,醫師節成了國定紀念日。但台灣是不是應該訂定一個國定紀念日來彰顯醫療人員對全體人民的貢獻是值得辯證的議題。

 不過,當我們審視台灣歷史坎坷的進程,特別是一九二一年成立台灣文化協會之後,醫師的社會參與及憂國懷民之心,儼然已成為台灣知識份子的一種精神標竿,也是台灣歷史珍貴的篇章,如果用這個歷史事實來紀念醫師節,對台灣人當然深具意義。

 根據台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中卷所述,組織並成立台灣文化協會的醫界前輩及各界菁英人士,楬櫫「台灣非屬於台灣人的台灣不可」,展開了歷史上全台最為波瀾壯闊的文化啟蒙運動與政治運動。醞釀發起成立台灣文化協會的前輩們是蔣渭水、吳海水、林麗明三位醫師及林獻堂。台灣文化協會於一九二一年成立,其成員與幹部中,醫師約佔四分之一以上。文協自一九二三年到一九二六年之間,在全台各城市舉辦了七六三場群眾啟蒙演講,共有二十九萬六千的群眾參與。當時的演講內容主要是社會、歷史、精神文化、經濟及法律等議題,可以說是全方位的精神文化洗禮運動。  其中有一個講座令人感慨萬千,那個講座是在台北讀報社,從一九二三年九月十一日到二十四日,由連橫講述台灣史,每天的聽眾超過三○○人,內容是:「暗中詛咒總督政治,挑撥民族的反感」。

 時空轉移,連橫的後代拋棄了先祖在台灣歷史上的崇高地位,在二○○○年政權輪替之後,應連接傳承的台灣精神,遭橫逆詛咒,後代以橫柴硬入台灣灶,企圖使台灣人不戰而降。

 紀念醫師節,如果是為了紀念台灣醫師前輩蔣渭水、賴和、吳海水、韓石泉、李鎮源等人和文化協會傳承下來的台灣精神,那應該是台灣人最值得驕傲和紀念的日子。在這個日子,我們應再深思蔣渭水對台灣人病症所下的「臨床講義」,傾聽他最後的呼喚:台灣人應加倍團結!

 七十多年前蔣渭水的臨終遺言,現在仍然刺痛著台灣人的心。(作者曾貴海╱台灣南社社長)

一中即是中華民國?自欺欺人!

☉李世隆醫師(台杏文教基金會董事)

 中國國民黨如是說:「一中當然是指中華民國。」這大概是只有在台灣這個地方,把門關起來說給自己聽的一種自慰方法吧!

 離開台灣,進入國際社會,有誰認知、了解、承認所謂「一個中國」指的就是「中華民國」?自一九四九年以來,中華人民共和國就已經取代中華民國、代表「中國」了!

 世界盃棒球錦標賽正在台灣比賽,有誰看到中華民國的國旗併列在所有參賽國的國旗行列裡?那些口口聲聲要捍衛中華民國、卻只會在內鬥時大搖中華民國國旗的人,有本事能夠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地上與世界其他各國人民一樣,拿著自己國家的國旗嗎?這都只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一中︱中國的代表。哪有什麼「一中各表」的餘地?

 「一中就是指中華民國」,太自欺欺人了!

☉楊裕樑醫師(高雄市楊裕樑診所)

 包括兩位所謂政治學碩士、博士在內的「泛統軍」,與執政當局政策南轅北轍,竟然將一個非常簡單的事實與道理,把百姓搞得莫名其妙、「有聽沒有懂」。

 所謂「九二共識」,是九二年不管中國、台灣雙方代表怎麼談,都無法獲致任何「一中」結論。我方於是建議以「口頭各自表述」方式,暫時擱置此一爭議;隨後中方致電台方表示「尊重並接受我方建議」,如此而已。根據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薄瑞光處長所說,「沒有九二共識,只有雙方同意在事務性商談中擱置主權及一個中國歧見的協議。」所以,這所謂的「共識」如果真的存在,也只是「沒有共識的共識」罷了。

 照理說,有共識就應該是「一致認同」,沒有共識才會「各自表述」,這跟「總統不能隨便讓你指揮三軍」一樣是屬於常識問題。更何況中國早就斷章取義,把替它打圓場的奴才們所津津樂道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共識」偷偷地拿掉「各自表述」,回歸到它「頭腦控固力」的三段論,也就是全世界公認的「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因此,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泛統軍」,除非真是「飯桶」,或是別有居心,否則應該了解,聰明的台灣人誰會不知,「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只不過是一廂情願、自欺欺人的自慰想法罷了!

☉張復聚醫師(高雄市永安診所)

 (以下為台語)「到即馬猶teh爭論有一中抑是無」,這本身就已經表示無結論。

 閣再講,若真正有一中的結論,中國就無必要閣再一工到暗叫咱接受一中。這是三歲囝仔ma會曉的常識!

☉韓明榮醫師(高雄醫界聯盟會長)

 「九二共識」其實是「沒有共識」,「一中各表」其實是「為了各自的目的各自解釋」。

 中國對於「一中各表」的解釋是一個中國的原則,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什麼都可以談;國民黨的說法是「一中就是中華民國」,根據國統綱領的一中,亦即未來的一中。而阿扁總統最近所說的是「『接受一中』就是消滅中華民國」,阿扁的認知是:目前在國際上,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當然是無法接受的。所以總括來說,沒有共識的「一中各表」根本沒有多大的意義。

 不過,從各自對「一中各表」的解釋,我們可以了解幾件事 情。第一,中國對於一中的原則是非常堅持的,幾乎全中國上下口徑一致,亦即「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所以,中國對台灣領土的野心非常明顯,這一點台灣人要認清,不可敵我不分;第二,國民黨企圖用「一中各表」來拖延時間,認為「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根本是自欺欺人,中華民國在國際上是拿不出去的,提到中國,國際社會一定是想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黨一直喊「一中一中」,遲早會讓台灣被中國併吞,因此基於國民黨的中國政策對台灣前途可能帶來的傷害,台灣人民 就不應該支持國民黨。阿扁認為「『接受一中』就是消滅中華民國」,這比他以前的新中間路線進步,阿扁總統現在了解新中間路線是走不通的,不能得到統派人士的認同,反而讓主張台灣主權獨立論的支持者失望。

 台灣的立場應該以李登輝前總統所說的「兩國論」為底線,不可講「一中」,甚至「憲法的一中」;講一中,台灣遲早會被併吞。兩國論或「一中一台」的主張合情合理,也是我們應該堅持的。


談「監委希望新聞局管管媒體」

☉陳炳宏

 據報載,趙榮耀等五位監委日前巡視行政院新聞局時,因憂心媒體亂象,因此希望新聞局能「管一管」。最近媒體的角色與表現才剛在陳水扁總統與李登輝前總統的關切下成為話題,現在監察委員又來「參一腳」,媒體真是備受「關愛」,只不知媒體有沒有福氣消受。

 理論上來說,規範媒體表現的力量有三種: 一是自律,也就是說期待所有媒體都能體認自我的專業角色,發揮監督政府施政、守望社會環境,以及促進民主政治發展等功能,是所謂媒體規範力量的最高境界;二是他律,也就是透過社會公眾的力量,建立民間監督媒體表現的機制,隨時檢視媒體表現,防範媒體表現脫軌,這 可能是最值得期待,但卻也是最被視為「烏托邦」的一種規範力量;第三則是法律,就是以立法來規範媒體的行為,是所有規範力量的下下策,非不得已時,應該儘量不用,否則將引發箝制新聞自由的疑慮。

 若以這三種規範力量為思考架構,監委諸公希望新聞局管一管媒體的背後,其實隱含著與媒體角色及表現有關的議題值得深思。

 首先,如果連代表全國公正力量的監察委 員都看不過去媒體表現,而認為台灣媒體真應該好好管一管,那值得思考的問題有二:一是如果全民都認為媒體該管一 管了,那麼媒體真應該深切自我檢討與反省,自己的表現與角色扮演是否已偏離新聞專業與全民期待?不過老實說,目前依台灣媒體表現來看,媒體似乎沒有自我反省的能力與意願,因此要求媒體「自律」成為不可能的任務。

 接著的問題是,如果媒體不能反省,該由誰來管呢?誠如新聞局局長蘇正平所言,除非違法,否則該局實在「不能管」,因為此舉不僅會被認為政治干預新聞自由,也會被認為是開民主倒車,相信沒有一個新聞局長敢去冒此大不諱,因此「法律」好像不可行也不便行。

 那麼最後就剩下「他律」了。表面看來 ,他律好像是目前最可行的規範媒體表現之力量,但是他律的問題出在,誰是「他」?「他」是誰?「他」其實就是蘇正平所說的應被鼓勵發揮監督力量的社會與學術團體,更具體的說,「他」就是你和我,即所有的閱聽大眾。問題是,「他」是一盤散沙,即使有社會與學術團體願意出面監督媒體,但卻很難廣泛得到民眾的關注與支持,一方面因為民眾不知道自己有這種權利,二方面民眾也不認為自己有這種影響力,所以至今有心建立「他律」機制的民間團體還是勢孤力單,常有「狗吠火車」的遺憾,導致「他律」成為規範媒體的「烏 托邦」力量。

 因此如果各界已經對媒體的表現失望,也對媒體自律不抱希望,但是又不想開民主倒車,像監委的建議一樣,強用政治的力量(法律)去規範媒體,那麼就只好寄望新聞局應該好好去集思廣益,如何具體鼓勵或實質協助社會與學術團體去推動媒體「他律」的工作,例如提供經費支持民間團體建立監督媒體表現機制,或協助民間團體設立媒體亂象投訴專線或信箱,共同喚起民眾監督媒體表現的集體意識,由全民一起用最合適的方法來好好「管一管」媒體。 (作者陳炳宏╱台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副教授 )

子拜樹頭

☉鄭黎香

 我第一次看見丈公是在七十六年元月,當時心 情很緊張,因要拜見的是家母最喜歡哼的「白牡丹」、「農村曲」、「滿山春色」、「青春嶺」…等歌的作詞家陳達儒。這些歌曲,我出娘胎就接觸到,家母唱了很多年,收音機也聽了數百遍,原以為是古代的歌,看到丈公才知道,原來他距離我是那麼近,威嚴的外表,人卻非常親切和藹,姨婆的美麗也讓我印象深刻。見了面,丈公寒暄幾句就與阿舅帶我和先生(當時還只是朋友),上「韓上樓」吃料理。自此以後,變成他家的常客,我訂婚、結婚選的日期,與小孩取名都由他老人家包辦。他平易近人的態度,即使在他走了這麼 多年之後,還深印在我腦海中。我常常翻看他的相片,還有他寫給我的信。看到他最後的一首歌詞「吃子拜樹頭」更是感觸良多,這是他封筆多年後,在多方要求下寫的一首:

子拜樹頭

 (一)中國傳統重禮教,本省外省皆同胞,只因早來甲慢來,台灣寶島是咱兜啊,無論是本省無論外省無論蕃薯無論芋頭,不通自誇好頭腦,不通靠你馬會跑,咱的國家咱的社會也有少年也有老,互相尊重不通亂計較,知恩報本吃子要知拜樹頭,士農工商吃子要知拜樹頭。

 (二)中國傳統重禮教,本省外省皆同胞,只因早來甲慢來,台灣寶島是咱兜啊,無論男女無論貧富無論蕃薯無論芋頭,民意代表無亂鬧,貪官污吏無尾梢,做人子兒要知行孝,死水無流會變臭,盡心改革自然水會流,飲水思源吃子要知拜樹頭,安居樂業吃子要知拜樹頭。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