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聞 社論 評論 專題報導 自由廣場 報社簡介 回首頁
中華民國90年11月24日星期六

造勢不應訴諸族群對立
吾愛台灣,吾更愛選票
永遠的李鎮源
熱熱鬧鬧送他走
看錢復美國行
今天,我不買任何東西


造勢不應訴諸族群對立

☉鄭自隆

  接連兩次新黨與台聯的衝突,使得這次選舉留下令人難過的陰影,這二次的摩擦,第一次是刻意造成,第二次則是擦槍走火,這可從選舉策略的角度來觀察。

  十一月二十日新黨候選人何振盛在北港砸台聯候選人李建昇的場子,向李前總統投擲雞蛋,這是個拙劣但卻可以擠上媒體的造勢活動,果然何振盛成功的躍上媒體版面。

 何振盛的舉動,在選舉造勢活動上是典型的「下駟對上駟」,聲勢低迷的候選人找上超級的助選天王單挑,極富「衝突性」與人(李登輝)的「顯著性」,有這兩項新聞價值,焉能不上媒體版面。

  從電視畫面看到何振盛躺在醫院病床上向媒體說,他規規矩矩的講政見說理想,媒體都不理他,他只好採取激烈行動以吸引媒體,這是這個不幸事件中何振盛唯一的「貢獻」,他點出了媒體嗜血的本質,以衝突、熱鬧、偶像為新聞圭臬,忽略選舉中議題討論的重要性,只擷取助選天王五四三的談話,而不對議題做深度的討論,很可惜何振盛這番談話也被部分平面媒體忽略了,這些報紙只報導何振盛如何痛恨李登輝,並把這種仇恨解釋為此次行動的唯一動機,台灣的族群問題日益深化,這些膚淺或是別有居心的媒體應該負一部分責任。

  這種「下駟對上駟」的造勢活動,在選舉上雖然「下駟」是本小利多,但還是要思考風險,隻身深入敵營丟雞蛋,不要說是丟李登輝,就是丟對手候選人也會討來一頓揍,何振盛為新黨副秘書長深諳選舉,想來這也在他所算計的風險中。

 對這種下駟的挑戰,聰明的上駟會不理會甚或嗤之以鼻消遣一番,李登輝當晚的鎮靜就是最適當的反應。 二十二日北市南區台聯候選人邱國昌對新黨馮滬祥下戰書導致馮的女兒被台聯車子壓傷,則是造勢活動中的擦槍走火。

  邱國昌顯然對選舉事務並不熟稔,這種對抗型的造勢活動,從來都是下駟打上駟,也就是聲勢低迷者單挑聲勢看好者,如一九八九年高雄市立委選舉許曉丹緊咬吳德美,今年王筱嬋緊咬章孝嚴,都是這種戰法,從不會有懂選舉的候選人會找上民調比自己低的對手挑戰,這不是造勢而是助敵。

  其次這種對抗型的造勢活動必須要事先做「最好的準備、最壞的打算」,一大群人上門踢館一定會有衝突,所有衝突的可能狀況要預先做沙盤推演,絕對不應該且戰且走到時候「看著辦」,這次車子被圍被拍打,都是預先可以想到的,但是司機顯然心理沒準備,一慌就出事。 出事後,邱陣營的反應更糟糕,沒有對傷者表示歉意,反而替自己找台階下說對方可能是苦肉計,可能自導自演。

 如此一說,即使有理也變成無理。這也顯示邱陣營缺乏選戰危機處理的能力。 這兩件事端都是選戰造勢活動,一件是事先規劃的暴力型活動,一件是因缺乏經驗而導致的擦槍走火。

 選戰中的造勢活動是必要的,透過造勢活動可以吸引「媒體注意,選民關心」,可是這兩件造勢活動所透露出族群對立的訊息卻令人憂心。

  台灣選舉第一次的族群對立是一九九四年台北市長選舉,某黨候選人所操弄的族群集體失落感,激起了特定族群的團結,然而卻使得縫合四十年的傷口再度撕裂,一個特定族群的團結勢必也激發另一個族群的團結,彼此激化,一到選舉這種對立的態勢就更為明顯。

  李登輝主政十二年,只是回歸本省人外省人一視同仁公平對待而已,他取消的是少數外省統治階級的特權,對同樣在蔣氏政權下的外省被統治階級並沒什麼損失,犯不著隨著那些政客的魔笛起舞,族群對立獲利的只是少數政客,因對立凝聚選票而當選,立委他在做,對立的後果卻由包含他的支持者在內的全民來承擔。

  族群對立的消弭靠的是包容與時間,要懂得尊重不同族群的集體記憶,出生在中國,因戰亂被迫離開家園,年紀大了當然有他的鄉愁,怎可粗暴的罵人家「中國豬」,而台灣人歷經二二八的屠殺,四十年蔣家政權的高壓統治,當然有權主張當家做主,拒絕中國併吞,這和「日本狗」又有什麼關係,語言暴力應受譴責。

 歷經五十年的通婚、共同生活,喝相同的水吃相同的米,頂著相同一片天,理應同舟一命共拒外侮,面對強敵惡鄰,我們還有族群對立的本錢嗎?(作者鄭自隆╱政治大學廣告學系教授)

吾愛台灣,吾更愛選票

☉李筱峰

 在蔣家戒嚴統治時代,常聽到「我愛中華」「反共抗俄」「光復國土」之類的口號,幾乎沒有聽過「愛台灣」「為台灣打拚」的話。

 當時如果敢公開高喊「愛台灣」「為台灣打拚」,恐怕會被打為台獨而捉將官裡去。而今,時過境遷,選舉一到,「愛台灣」「為台灣打拚」之類的口號處處可見。

 不管是不是會A錢,不管是不是曾經把公款存入兒子和小姨子的帳戶,不管是不是在舊金山買了四、五棟別墅,不管過去是不是專門打壓本土語言與文化,不管過去是不是專門效忠專制獨裁政權,不管過去是不是當過白色恐怖黑暗統治的幫凶,不管他們的黨產是不是竊之於國家,…現在他們統統拉高嗓子大喊「愛台灣」「為台灣打拚」…。看來,「愛台灣」的人愈來愈多了。

  不過,「耳孔輕」的台灣人,千萬不要受騙!要知道,江澤民、朱鎔基、錢其琛他們也統統愛台灣,北京中南海那幫中國統治當局,也沒有一個不愛台灣的。他們統統都「愛台灣」愛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份。

 所以,光說「愛台灣」沒有用,還得看看「愛台灣」的內容是什麼,在什麼動機之下喊著愛台灣? 全世界大概再也找不到像台灣這樣充滿著弔詭與荒唐的政治現象│維護台灣主權獨立、致力台灣建國的人,與破壞台灣的獨立主權、不願意認同台灣的國家地位的人,竟然喊著相同的口號「愛台灣」「救台灣」。

 尤其荒唐的是,一個標榜要消滅台灣獨立、專門與那個要併吞台灣的國家互相唱和,幫其所謂「一國兩制」的說詞搖旗吶喊的人,竟然自認為是在「救台灣」,這是那個星球的邏輯?怪不得此君在大學時候「邏輯學」考零分。

  看來,「愛台灣」這句話已成為世上最廉價的口號,任何寡廉鮮恥的人,都可以高喊「愛台灣」,反正這是免本錢的功夫。不過,最近我們發現有一個人,其口號功夫可就非同小可了。

 此人即是張昭雄口中的「泛宋軍」集團的領袖,日前,他在替其黨徒造勢演說時,煞有介事地宣稱:「我們親民黨有兩個原則:一、要有台灣的主體意識;二、不要傷害中華民族的感情。」好一張巧嘴,我真服了他,他竟然可以把獨派與統派的口號,雙雙同時掛上嘴邊。

 反正芸芸眾生的廣大民眾很少有人會去推敲所謂「台灣的主體意識」的內涵是什麼,而「中華民族」的神話反正也已經是習慣成自然了,大家一定會不需經過大腦就聽得舒爽無比。

 長期以來,一個言行都與台灣的主體性相違背、在台灣的母親家裡的廁所沒門,卻可以在美國買數棟房子的人,可以大言不慚說要建立台灣的主體意識,我真不知何以觀之? 台灣的政治口號可以如此廉價地噴灑橫飛,選民豈能不加以細究考核?在這裡,我提供幾個指標來測試這些口喊「愛台灣」,甚至大言說要建立台灣主體意識的人,看看他們到底愛的是怎樣的台灣。

 以下這幾個問卷題目,是我們台灣北社向立委候選人發出的探詢政治態度的問卷題目,我們不妨用這幾個問卷內容來檢驗他們,問問他們是否贊同。

  一、台灣前途由台灣人民決定,反對中國的一國兩制或「一中」前提。

  二、改革教育內容,放棄大中華沙文主義,強化台灣為主體的國民教育,優先成立台灣文學、台灣歷史研究所。

  三、推動國會改革,包括立委減半、單一選區兩票制。

  四、反對新設核能電廠,逐步廢除核能發電,建立非核家園。

  五、以安全、對等、互惠原則調整對中國關係,尋求以台灣為名加入聯合國。

  六、制訂公投法,一切重大爭議皆得由公民投票方式解決。

  以上內容,他們可願意認同嗎?如果不敢同意,甚至極力反對,那麼他們說要「愛台灣」到底是要愛什麼?他們的口號應該是「我愛台灣,我更愛選票!」 (作者李筱峰╱世新大學教授、台灣北社副社長、台灣主體性聯盟連署人)

永遠的李鎮源

☉韓明榮

  李鎮源院士是藥理界的泰斗、總統府資政,也是台灣醫界聯盟創會會長,一生堅持理想、長期為台灣社會打拚,其努力及奉獻之精神,令人敬仰,足為後世的典範。

  以前對李院士的了解是他在藥理方面傑出的成就,尤其是在蛇毒方面,他曾發表言論,強調學術研究一定要是原著,假使重複別人所做的研究,沒有多大意義。這表示他是開創型的學者。 後來我參加醫界聯盟也是建國黨的黨員,對李院士有更進一步的了解。

 李院士,讓大家印象最深刻的是,他退休之後,在一九九一年發起「廢除刑法一○○條行動聯盟」,在台大醫學院門口靜坐,希望把刑法一○○條叛亂罪唯一死刑廢除,因為這條惡法使台灣不少菁英受苦難、喪失生命。

 同時,李院士的妹婿胡鑫麟醫師也是二二八事件的受害者,所以他對國民黨政府殘酷迫害台灣人的史實,有著切身之痛。

  隨著一○○行動聯盟活動之後,李院士又發起成立台灣醫界聯盟,這在台灣醫界是一個劃時代的事情,日治時代台灣醫界對社會也相當關心,但國民黨來台之後,由於發生二二八事件及白色恐怖,醫界大都只看病人,對於社會運動都不敢有所行動。

 台灣醫界聯盟的成立,可以說是繼承日治時代醫界關懷社會的傳統,再度組織起來,使台灣醫界朋友透過這個組織來關心台灣社會。

 除了台北總會之外,在宜蘭、台中、台南、高雄都有分會,其間對於全民健保、核四以及推動再重返世界衛生組織方面都有參與。每逢選舉,支持本土派的政黨,推薦並拉票,對台灣民主改革運動,也貢獻力量。

  一九九六年,因為民進黨在施明德及許信良兩位主席的任內對於台灣獨立運動有所鬆動,主張大和解、喝咖啡、大膽西進,使主張台灣主權獨立的人士感到憂心,所以成立建國黨,不過建國黨成立之初,因為主席之位太重沒人敢坐,後來才找到李院士。

 李院士的口才不是很好,上台演講,聲調低沈、速度緩慢,有時大家都替他擔心能不能講完,後來證明大家都是多慮的。口才不好並不那麼重要,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顆真誠的心,出來替台灣做事情。

  聖經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第一節說:「若能說萬人的方言,和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

 建國黨創黨時,當主席的,不但要輔導各地成立地方黨部,還要募款,選舉時到各地巡迴演講造勢,主席位子真的不好坐,在沒人敢接的情形下,李院士毅然接下這個重擔,若沒有崇高的理想、堅強的毅力是不敢答應的。

  李院士是一九一五年出生,他在退休之後,從一九九一年至今年去世一共十年的時間,走出他學術的象牙塔,以愛心、行動來表示對鄉土的真情關懷,堅持理想、勇敢走下去。

  盼望李院士的精神能夠繼續發揚光大,台灣雖然目前面臨很多困難,未來一定有希望。(作者韓明榮醫師╱高雄醫界聯盟會長)


熱熱鬧鬧送他走

☉李欣芬

  十月九日廢除刑法一百條十週年的晚會上,李鎮源院士插著氧氣管,坐在輪椅上,由夫人推著出現在會場,陳水扁總統及全場來賓皆起立鼓掌致敬。

 當時的我望著那羸弱的身影,雖使盡力氣在拍手,但腦中卻浮現不祥的念頭。二十天後傳來他病逝的消息,讓我難過不已。

  蔣經國晚年時,我就讀歷史研究所,有心從事台灣史研究,但白色恐怖使我不敢接觸台灣政治史,所以轉往台灣醫療史研究,因之,我對李院士認識很早,但也僅限於報章雜誌的報導。

 後來在街頭遊行,總算可以見到他,但都只是遠遠望著,隨著他帶領群眾一同步行至終點。 後來我認識楊維哲、張炎憲、李筱峰等多位台灣教授協會的會員,獲他們推薦,二○○○年我成為台教會一員。 就在二月廿六日迎新會上,我見到了景仰許久的李院士,趕緊找出身上的小本子讓他簽名,他工整地簽下大名,並註明年月日。

 日後,每遇見他,一定將身上帶著的紙張或書本讓他簽名,回家後再將它們收藏於抽屜裡,丈夫常笑我:「好像影迷在收藏偶像明星的簽名似!」他不僅熱心參加街頭運動,台教會所舉辦的活動,也必定會見到他與夫人的身影。

 見到他與夫人,寒暄後,我想幫忙倒杯茶水,但他倆總是客氣地說:「我們自己來!」 去年三月五日,台教會假台大校友會館辦「中國文化在台灣的檢討」研討會。

 可能是夫人出國,所以他單獨前來,也由於總統大選投票日將至,大夥兒在休息時刻總圍著他,希望能想出讓阿扁勝選的妙計。中午時,我幫他拿了便當,坐在他身旁吃了起來,他說吃完飯後,要趕往世貿國際會議廳,因為兩點有李遠哲院長「向上提升或向下沈淪」演講。

 我問:「院士他一定跟李遠哲院長很熟,為什麼不請他支持阿扁呢?」他說:「李院長是支持阿扁的!」我又問:「那他為何不出面挺扁呢?」他答他:「李院長當年在美國時,是李登輝總統找他回國出掌中研院的,他怕出面挺扁的話,會對李總統過意不去,當然我會繼續再勸他!」

 我「喔」了一聲,心想「李遠哲院長還滿講情義的!」接著我想到在大學中所開的課程「台灣醫療史」,向他抱怨:「為何從我唸研究所到現在,十五年都過去了,台大醫學院圖書館還是只准台大醫學院的師生借書,外系及外校的人只能入內看書而已,連我那位現任教於台大歷史系的同學都不行借!」他聽後問了一句:「你需要參考那一本書呢?」我答:「杜聰明博士寫的《台灣醫學史略》。」

 他說「這本書我有」,要我留下連絡電話。隔天接到他要我前往仁愛路的「台灣醫界聯盟」取書的電話。 手捧著那本書,走在馬路的當兒,內心好溫暖,因為感受到大師對後輩的照顧。

  去年三月十七日,總統大選投票前夕,民進黨在中山足球場舉辦最後一場的造勢晚會,他率領台灣醫界聯盟的醫護人員上台挺扁,後來李遠哲院長是以錄影的方式,出現在會場挺扁,那一刻我知道:李院長必然受到李院士勸說的影響! 二○○○年十二月九日台教會成立十週年,那晚在聯勤信義俱樂部酒會慶祝,因為事先知道他會偕同夫人參加,我帶了《台灣醫界大師—李鎮源》來讓他簽名,這本書也成為日後我向學生誇耀的東西。

  二○○一年十一月一日李院士息了世上一切勞苦,今天(十一月廿四日)假台大醫院景福館(台北市公園路十五之二號)舉行告別式。

 十四日那天,當我二度前去靈堂向他致敬,向夫人說:「公祭那天來的人一定會很多,景福館很小,恐怕容納不下!」夫人說,主辦的人要她放心,一定會在外面加放椅子,最後她還說了句:「人多比較熱鬧!」是的,我相信台灣民眾一定會熱熱鬧鬧地送李院士走,並且,我們也要李院士放心,因為我們會繼續他台灣獨立建國的心願。(作者李欣芬╱大學教師,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看錢復美國行

☉沈鵬溶

  監察院錢復院長最近代表我國以及陳總統去了一趟紐約和華府。

  由於他的背景:外交部次長主持當年的台美斷交,駐美代表(大使),外交部長,他此行的感受報告,讓我感觸很大。 錢復此行主要係前往紐約市慰問九一一事件。市長基於與臺灣的深厚感情,於繁忙之中接見了他,並接受臺灣贈送的百萬慰問金。

 這位市長是很有個性的人,他剛退還了千萬慰問金,只因那位沙烏地王子言行有違美國國策;他也拒見中國的領導人,因為中國沒有人權!但他對於臺灣的雪中送炭深受感動,這讓錢復覺得我們在美國有難時,與美國站在一起是正確的! 錢復後往華府,拜會了美國國務院,見到了第三號人物,甚受禮遇。

 國務院官員談到中國大使每次見面都提三個公報,他們總回予三加一,也就是再加上臺灣關係法,他們說他們對臺灣的友善乃因臺灣已走上了真正的民主。真正民主不只是可以自由選舉就算了,真正的民主乃在於政權之能夠和平轉移,現在他們對臺灣是既尊崇又友善。

  我深信錢復此次華府之行,的確深受感動。想當年他在「大使」任上或在外交部長任上,要見的人見不到;不准踏進美國政府機構,只能「偷偷摸摸」地在旅舍或餐廳「私下」會面;臺灣發生了一些見不得人的事而使他必須去面對那些不假辭色又高姿態的美國官員,真是點滴在心頭,冷暖不可同日而語!

今天,我不買任何東西

☉吉孟磊、呂靜芬、江慧儀

  從一九九三年加拿大第一次舉辦國際無消費日活動,今天,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一群年輕人聚集在公館台大校門口附近,藉著以物易物的活動,第一次在台灣響應國際無消費日活動。

  你能完全不買任何東西來度過一天嗎?對很多台灣民眾來說,這很可能是一種挑戰,因為台灣一個人的平均消費,是世界其他人的三點二四倍!一日不消費,正是十一月二十四日無消費日的訴求。

 為什麼不消費呢?簡單來說:為了地球。 科學家已經證實全球氣候正在變遷,哈佛大學生物學家E.O. Wilson甚至提出警告:我們正步入地球的第六次大滅絕中。我們對資源的壓榨,嚴厲考驗著生態的平衡,這是不爭的事實。

 過度消費的習慣把我們都寵壞了,人類不但沒有因此而受益,消費至上主義反而像癌細胞一樣侵蝕著我們的心靈,社會繁華的背後,是越來越多的心理疾病。 為什麼需要「無消費日」這樣的假日?為了要從現今消費行為的美夢中清醒。

 現在並沒有一種跨國機構可以平衡各國間的過度消費現象,也沒有任何可實行的理論,把「地球資源有限」的這項事實,納入全球經濟發展計畫內。雖然也有大致算是「民主」的機構,確信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事實上他們給予少數廠商的權益,遠比全體地球公民更優渥。

 既然民主行不通,處於消費社會中的我們只好選擇一日不消費來反制。 雖然短短一日對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來說,可能沒甚麼影響力,但我們想強調的是,去深思探究產品背後的來源,盡量不要消費過量。

 無消費日只是個短期的緊急節制方案,想一想全球的嚴重失衡現象,以及數百萬名飢寒交迫的難民。 無消費日同時也要對全球市場經濟處於供過於求的情況提出警告,商品種類根本多到消費不完,市場卻依舊不斷地擴張。

 如果廠商認為我們將十一月二十四日擅自定義為無消費日是自大的舉動,以為我們會危害到他們的商業利益而氣憤,那麼不正顯示了我們所仰賴的消費機制是多麼地不堪一擊?當然,今年的無消費日活動因為九一一 事件而受到不少原先支持者的批評,認為持續的戰爭已經讓經濟整個衰退了。

 但是,為了支付龐大的社會福利金、與平日軍事行動的開銷,節約更應該成為合理的回應。 今天,國際無消費日,正是國際間不同的國家、不同的民族以一天不消費,不讓錢賺進宰制自然資源、媒體、政治、人民隱私、公共場域的跨國大企業口袋的行動來反省過度消費的習慣,同時檢視全球經濟體制的良機。

 


與我們聯絡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