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0年11月26日 星期一
 

▲Eleanor J. Harrison。

現代的馬雅宗教
主講人◎ Eleanor J. Harrison(馬雅文化專家) 記錄.攝影◎潘弘輝   圖片提供◎世界宗教博物館
 馬雅宗教是世界宗教博物館開館特展的內容之一,Eleanor J﹒Harrison為此次特展的參與人,也是波士頓大學考古學系準博士,本文為其在十一月十日於世界宗教博物館的演講內容,對神祕的馬雅文化與現代馬雅宗教做精闢豐富的介紹。 — 編按

漂浮在水面上的龜背
 馬雅人的祖先們居住在中美洲(包括墨西哥、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宏都拉斯等地),有三千年以上的時間,這些地方遍布著馬雅人的足跡。

  直至今日,尚有許多馬雅人依舊按照過去的生活模式過活,例如現代的馬雅人喜歡穿鮮豔色彩的服飾,這點便與他們的祖先並無不同。他們以村落中心周圍的廣場作為市場,主要的農作物包括玉米、豆類、瓜類及辣椒,所蓋的房子是由幾根樑柱所架起來的茅草屋。這些都與他們的祖先一樣,現代的馬雅人仍遵奉著傳統的宗教儀式,也就是我們所謂的「薩滿教」。普遍來說,他們現在所信奉的宗教已經結合了基督教與馬雅祖先們流傳下來的傳統宗教,所以我們除了看到耶穌基督與聖母瑪麗亞在馬雅人現今的祭典裡出現之外,也可以看到他們對固有文化傳統裡雨神與大地之神的敬奉。

▲發現於瓜地馬拉奇帕遺跡的香爐,古馬雅人相信焚香之燻煙可將超自然靈性喚回(借展自賓州大學考古人類學博物館)。

  古代馬雅人的祭祀原本是以家庭為單位來舉行,後來漸漸發展出巨大的石碑古城後,則由國王來主持祭典,這些古城裡的大都市,根據十六世紀西班牙人的文獻記載,代表著神聖的地方,都市裡包括皇宮、神殿、行政管理中心等,是社會裡上層人士活動的地方。古城內圍的廣場可舉辦市集及公共活動,古城之外及更偏遠的地方,則居住著一般的老百姓。

  十六世紀之前馬雅人的古城大都市景觀如今已不復見,現今的馬雅人不再相信「君權神授」,生活樣貌也不同於他們的祖先,他們與親戚朋友一起居住在小村莊裡,祭祀場所也不再如同以往那樣高不可攀。

  現代馬雅人的宗教觀沿襲了他們祖先對宇宙的看法,認為宇宙可以分為三個部分:天堂、城市、地獄;也就是天、地與地下世界,而這三者是由一棵巨大的宇宙樹所貫串起來的。在馬雅人的認知裡,我們居住的地球是一個長方形的平面空間,而在這長方形的空間裡分成四個向限,分別代表東、西、南、北,他們理解的地球及生存環境,就像一隻漂浮在水面上的烏龜或鱷魚的背部一樣;他們相信世界上存在著很多神祇,而且他們可以藉由人化現為動物或植物的過程,去見證神明存在的事實。我們常可在馬雅人的宗教祭儀相關物品中見到人、動物、植物的影像融合為一,祖先的創世神話,被融入他們的世界觀中,從這點上可以看出,馬雅人的文化傳承自古至今一以貫之。

馬雅文化裡的自然力量
 從一五二一年西班牙人侵略中美洲之後,馬雅人的居住生活與傳統文化不可避免地產生重大影響,他們雖仍保有許多固有文化、習俗,卻無法避免外來文化的強暴。十六世紀時,為了馴服馬雅人變成基督徒,來自西班牙的征服者硬是在馬雅古城的神聖土地上蓋教堂,這種作法表面上雖然奏效,但馬雅人卻將自己的文化與信仰悄悄地暗藏在基督教信仰中,而產生出一種與歐洲基督教極不相同的形態。例如耶穌基督的形象就被與馬雅文化中的太陽神連結在一起,而聖母瑪麗亞也變成馬雅人眼中的月神,所有基督教裡的神明都被馬雅人拿來跟他們文化裡的傳統神明作聯想。而他們敬拜神的方式,便是將神明塑像安置在神龕裡,然後扛著神龕繞行村落,因此在許多中美洲舉行的基督教慶典裡,我們仍可看到許多馬雅傳統文化的痕跡,包括他們對於大自然敬畏的心情!他們會用花朵裝飾神龕,連基督教裡重要的十字架象徵,也被重新詮釋為自遠古以來便一直敬奉的石碑,而具有同樣的意義。
古時候的馬雅人用石碑來與神溝通並表示敬意,他們認為神是神聖的統治者。所以現代的馬雅人把十字架放在最神聖的地方,功能與代表的意義跟古時候敬畏神的石碑是相同的。

  以農立國的馬雅人,主要的食物以玉米為主,連食物也與宗教儀式息息相關。馬雅人的玉米有紅、黑、黃、白,四種顏色,分別代表著東、西、南、北四個方位。玉米顏色的象徵意義指引馬雅人的方向,這是他們現實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除此之外,在他們的生活中還有許多不同的農業象徵,顯示出他們強調大自然生生不息的力量。對馬雅人來說,所有大自然的力量都可以被神化地看待,例如收成的好壞,端看當年的宗教祭祀活動舉辦得成功與否來決定,他們參與宗教活動的目的,主要為了取悅雨神與大地之神,這兩位神明在馬雅文化中掌握了大自然的三種重要力量:降雨、土壤及播種後植物向下生根的情況。因此,他們的耕作便不只為了謀生,而是已經跟馬雅祖先們傳承下來的文化信仰深深結合、融為一體了。
另外,馬雅人編織所呈現的圖樣,跟他們的祖先相同,都是表達對創世時開天闢地的想像及對大自然力量的崇敬。不同部落的馬雅人設計出來的圖案也會有所不同,所以我們可以從他們衣物的編織花紋與顏色,來分辨出他們到底是屬於哪一個部落的馬雅人。

薩滿教的巫師
 馬雅人的宗教雖已普遍受到基督教影響,卻仍有一大部分是屬於薩滿教的領域,傳統的薩滿教信奉的夜神可以化身為各種生物,而且薩滿教強調占卜、舞蹈、替人治病、以供品取悅神明等這些活動都極富神祕色彩;馬雅的占卜師擁有一套曆法,這套曆法與古時候馬雅祖先的曆法相同,將一年分成兩百六十天。他們根據這套曆法替人占卜、治病。

 傳統薩滿教的巫師具有崇高的地位,同時也是部落裡的宗教領袖,具有進行儀式、幫神像加持的功力,他們會在儀式進行的過程中焚香、念咒語,而且配合音樂伴奏而舞蹈;常用的樂器包括鼓、豎琴與吉他,使用的供品包括鮮花、香;這些物品在整個宗教儀式中相當重要。

  馬雅人認為焚香之後的煙氣,可以讓神明享用,並引領神明化現;薩滿教的巫師身為宗教領袖,對大自然的動、植物都必須相當了解,他們常常會戴上結了彩帶的帽子,進入森林尋找草藥,來替人治病。若要替人占卜或舉行治病儀式時,巫師則會將採集的植物分類,然後使用一些具有象徵意義的東西,例如種子、水晶或玉米核等來輔佐,再加上焚香、念咒,使他自己進入一種類似催眠的狀態,在這狀態中,他便可以接收到來自神明或祖先傳遞的訊息;巫師也可以化身為他本身生命特質裡的其他動物屬性,如果他可以化身為豹或蛇,通常會被認定為靈性的力量比較高。

  古時候馬雅統治者的頭上通常會配戴裝飾品,裝飾品上除了豹、蛇之外,還可見到一些鳥的羽毛,從一個人頭飾圖案也可以分辨出這個人在宗教上的力量與靈力。不管對以前或現在的馬雅人而言,服裝、頭飾與面具,在祭典活動中都不可或缺,而舞蹈更是重要,他們常常在舞蹈之中融入許多神話與歷史典故,藉此來保存與喚醒馬雅人的文化記憶。

  雖然現今的馬雅人不再相信「君權神授」說,但因為馬雅人的家庭觀念很強,所以才能把過去的文化傳承下來,而不至於遺落。在家裡,他們常會舉行宗教儀式,祭拜祖先。中美洲現在於每年十月底到十一月初舉行極具特色的「亡者之日」,便是馬雅人祭拜祖先的活動。而在這融合了基督教與哥倫布尚未來到美洲大陸前的馬雅文化的祭典,已經演變出一種新的混雜形式。他們在去世者的墳上以及家裡的神壇上放置鮮花、供品,相信死者會在這段時間回來享用,並與家人團聚;對馬雅人而言,死亡與重生是一體兩面,密不可分,這也幫助我們更清楚地了解他們的世界觀與文化。

  在西半球,馬雅人是人口數目第二大的原住民族,僅次於印加人。他們雖然歷經了幾百年來的歷史演變,但是現代馬雅人的宗教內涵與內在深層的文化信仰,卻與他們過去的祖先沒有兩樣。馬雅人相信人是可以不斷轉化的,死與生相連,生命是生生不息的;另外,從過去歷史中也可以看出他們展現強烈的決心與堅毅不撓的毅力,自從十六世紀以來,遭受歐洲人入侵與摧殘,卻仍舊保留了不少自己的文化特色;直到今日還有三十幾種古時候馬雅人所講的語言與文字被保留下來,便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11/26)



Maintained by james
自由生活藝文網提供重點藝文訊息,並保留近日文章,以方便網友參考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

現代的馬雅宗教
〈四方集〉北埔、美濃
《愚人 騃語》 不如賞花去
〈書探子〉 書名: 《古希臘戲劇選》



回應建議投稿本刊的三種方式:
email:
reading@libertytimes.com.tw
(請傳txt檔)
傳真:02-25029027
郵寄:台北市南京東路二段137號八樓自由副刊收